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现代文学 > 正文

幸福深处,我告诉你什么是友谊_传奇故事_好文学

时间:2019-11-29 00:16来源:现代文学
此后的三年“春晚”我和黄宏连续合作。1991年是《手拉手》,1992年是《小保姆与小木匠》,1993年是《秧歌情》。 看到处在人生低谷的赵本山和黄宏,她没有敬而远之,更没有落井下石

此后的三年“春晚”我和黄宏连续合作。1991年是《手拉手》,1992年是《小保姆与小木匠》,1993年是《秧歌情》。

看到处在人生低谷的赵本山和黄宏,她没有敬而远之,更没有落井下石。而是自然而然地与他们亲密聊天,甚至大胆挽手。宋丹丹这一挽,挽出了自己的高度与气度,也挽出了女人味与“女汉子”的英豪与侠义。

记得大年三十儿我演完《秧歌情》回到家,快夜里12点了。儿子高烧℃。我抱起他就奔医院,孩子病得那么重,我为了“春晚”好多天也没照顾他,我内疚极了。

幸福深处,我告诉你什么是友谊_传奇故事_好文学网。两会期间,宋丹丹与昔日的搭档赵本山和黄宏挽手同行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的赵本山和黄宏,一个“身陷传闻困扰,在家种小白菜,一个月就瘦了三十斤”;另一个则刚刚被免去八一厂厂长的职务,坊间传闻“不排除与军队反腐有关”,似乎也大事不妙。当别的代表唯恐避之不及时,宋丹丹却主动搀起老哥俩,给他们“送去了温暖”,赢来了网友的一片叫好之声。

他昏昏沉沉倚在我肩上,滚烫的小脸儿贴着我的脖子。我用颤抖的声音对坐在那儿正在写着什么的女大夫说:“大夫,我儿子快40℃了,麻烦您给看看。”

有网友用“和平女侠”赞赏宋丹丹的大气。“和平”是宋丹丹在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当中扮演的角色,身为大鼓演员的和平身上带着旧社会走江湖的艺人习气,不信邪,爱得罪人,但一肚子古道热肠。

她抬起头,突然发现是我,随即笑起来:“宋丹丹,你演的老太太真好!”

他们的年纪和身份都不再可能是绯闻的主角。友谊成为这三个人和两对黄金组合的主题词。

“我儿子快40℃了。”我重复了一遍。

“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你的豁牙是怎么弄的?真像!”她依然笑着,“你先告诉我,然后我才给你看,不告诉我不给看!”她依然呵呵笑着。

2007年,宋丹丹出版自传《幸福深处》,赵本山和黄宏是宋丹丹在书中记述的、除了前夫英达和现任丈夫赵玉吉之外的两个重要的男人。

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我想骂人。我觉得委屈,我太恨她了,但我又不敢流露,因为我指望着她救我的儿子。我把眼泪擦了一下,然后告诉她我牙上染了黑颜色。

1989年到1993年,宋丹丹受黄宏之邀五上“春晚”,尤其是1990年的《超生游击队》。让宋丹丹一夜之间红遍中国,“当时我们都还不满29岁,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从那以后我连续4年没上“春晚”。我很厌恶人家见我就笑,厌恶被人称为“女笑星”。我不愿意离自己心中的“大艺术家”目标越走越远。这样下去我永远也别想让人觉得我“有分量”和“有思想”了。

宋丹丹和黄宏第一次合作是在1990年。黄宏写了一个小品《超生游击队》,准备上春晚。在找搭档时,就想到了宋丹丹。黄宏早就知道宋丹丹,他看过她主演的影片《寻找回来的世界》。特别是她在1989年春晚上小品《懒汉相亲》中扮演的那个土得掉渣、一口方言的姑娘,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可是,黄宏也有一丝犹豫。当时,宋丹丹也算是一个腕儿了,她能愿意和自己合作吗?于是,黄宏请人把本子送给宋丹丹。宋丹丹看了本子后,特别感兴趣。

黄宏说他那4年像个离了婚的单身汉那么“飘零”。他不停地更换着搭档,当然,那些小品也不错。

1990年,两人用《超生游击队》登上了那一年的元旦晚会。“海南岛、吐鲁番和少林寺”,成了一代人的标准记忆。

直到1997年底,我与现在的先生新婚不久,他说:“妮儿,往年都是我在电视里看你上春晚,你是明星大腕儿,现在你是我老婆了,你也让我尝尝这滋味儿。等年三十儿,我们全家围着电视看我媳妇儿给全国人民演节目,等你回来吃饺子。”

1991年春晚,黄宏和宋丹丹再次合作了小品《手拉手》。之后,他们又合作了《小保姆与小木匠》《婚礼》。1992年,宋丹丹想有所突破,扮演一回老太太。于是,黄宏就写了小品《秧歌情》,宋丹丹扮演的老太太惟妙惟肖,让她的表演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宋丹丹和黄宏成了一对黄金搭档,两人的名字也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我心里一暖,很快给黄宏打了个电话:“黄宏,今年我跟你上!”

亚洲必赢,1992年,宋丹丹突然对黄宏说不想再演小品了,因为作为小品演员所衍生出来的喜感让她觉得自己无法再回归到话剧舞台。在宋丹丹演《茶馆》中一场悲剧戏时,一出场观众就大笑,心生挫败感的宋丹丹决定退出小品舞台。此后黄宏的小品中开始多了男搭档,和魏积安的《擦皮鞋》、侯跃文的《打扑克》、巩汉林的《鞋钉》都是在宋丹丹退出后创作的作品。

我们一起编排了一个小品《回家》,黄宏在戏里也管我叫“妮儿”。那是我献给先生的新年礼物。

创作辉煌期的黄宏也面临着自己的麻烦,他在渐渐失去了搭档。黄宏和宋丹丹的小品组合维持到了1993年,这期间,两人已经无法达成创作上的意见共识了。

第二年,我们还想合作,天天在一起研究弄什么内容。他每出一个题目,我就反驳,我不大赞同他编小品过于追求“立意”。我认为小品只要能把人逗笑了就算成功,当然,最难的就是把人逗笑。最后,他想出一个点子,演一个修自行车的,帮别人给车打气儿,“气不足就得打点气儿,气太足就得放点气儿”。我觉得还是同样的问题——寓意太深,他却对这创意充满了信心。于是我对他说:

关键时刻送温暖

“黄宏,这样吧,如果你坚持用这个点子,你就和别人演,看能不能通过。如果通过了呢,你们就上,如果通不过,你再回来找我,咱们俩接着琢磨。”

在1993年之后,黄宏和宋丹丹几度想合作,但终由于两人意见不能统一而只好作罢。1998年底,宋丹丹主动联络黄宏再次出山,这对于黄宏来说无疑是太大的好消息,春晚导演组得知宋丹丹再度出山,立即邀请着名编导尚敬以快速度写出了小品《打气》。宋丹丹很珍惜这次合作机会,每次排练时,她都非常认真。可是,不论是念台词还是形体动作,她都觉得很别扭。凭她多年的演出经验,她觉得自己演不了这个角色。

当然,这个小品很顺利地通过了,他和句号演的,叫《打气》。我终于放弃了上“春晚”的念头。

正好这时,赵本山邀请她合作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宋丹丹坦言,当时她和黄宏关系好得就像老夫老妻,所以,当她和赵本山开始合作的时候,黄宏“就像老婆被人抢了那样的难受”。

大概离春节还有十几天的时候,本山打给我一个电话,希望跟我合作。他把“楔子”大概给我讲了讲,我拍手叫绝。老头儿老太参加《实话实说》是个好点子,不拘泥于故事,特定的规定情境,有什么包袱就问什么问题,而且可以充分展现人物性格。

赵本山和黄宏早有交集,赵本山的二婚黄宏亦有贡献。黄宏曾写过一个叫《夜审金瓶梅》的戏曲小品,找了赵本山和马丽娟做搭档,马丽娟是黄宏当时的女友段小洁的朋友,后来成了赵本山的第二任妻子。

很快,《昨天,今天,明天》诞生了。一经亮相,戏惊四座,谁看了都说好。但我笑不起来,因为我发现黄宏不理我了。

这个小品充满浓烈的讽刺道学意味,赵本山演兽医站思想保守的站长,黄宏演新分去的兽医专业大学生。赵本山总批判黄宏看《金瓶梅》,把书没收了之后自己偷偷看。马丽娟演《金瓶梅》书里变出的美女,把赵本山演的假道学领导一场戏弄。

如果说那4年我们俩像“离婚”,那我跟本山的合作在他看来,大概像眼瞅着自己的老婆嫁给了自己的朋友,并且人人都夸人家俩过得好。

黄宏尽力劝阻宋丹丹和赵本山组合,他告诉宋丹丹:听说本子很烂。

虽然我并不觉得做错了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内疚。毕竟快10年了,太多的记忆,太多的情感,我们俩情同手足,常常形影不离。

曾经戴着蓝色或者绿色干部帽出现的三个男小品演员里,郭达早早扔掉了帽子,曾经红的黄宏不得不让位于另一位布帽天王赵本山。

但是很快,我的内疚随着他一次次对我的“视而不见”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很快,我的歉意就被怨恨代替了。

和黄宏的预判背道而驰,《昨天,今天,明天》火了,昔日的创作高手似乎已经丧失了判断力。在宋丹丹终成为“名人白云”之后,宋丹丹和黄宏的关系变得很冷淡。

“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常常想,“我又没卖给你。”

自2009年告别春晚舞台后,宋丹丹与赵本山的交集也越来越少,“乡土夫妻”的路走到了尽头。

“是你先和别人演的,凭什么我不能和其他人合作?”

今年1月15日,宋丹丹在北京宣传新剧,谈到老搭档赵本山的近况,宋丹丹说:“我们生活中很少联系,几乎没有什么联系,离得太远了。”就这句话,被“敏感”的网络编辑直接放到了标题里——“宋丹丹:和赵本山没联系”。放在本山今年“内外交困”的背景下,言外之意,众人皆知。

我越想越气,也开始用“冷酷”回敬他。

而在“两会”上,黄宏被突然免职一事成为舆论热点。“黄宏邀同行政协委员一起入场,遭众人婉拒”的新闻也暗藏玄机。

到了年三十儿晚上,所有演员都在演播室二楼的咖啡厅等着上场。工作人员通知我节目快到了,我就顺着楼梯往下走,正好迎面撞上黄宏沿楼梯上来。

在2015年春天,赵本山和黄宏都面临着一些传言的困扰。这次的“两会”上,宋丹丹先挽着经历了风波的赵本山出现,然后挽着失去了领导职务的黄宏一起去吃饭。

这一挽,让人心中顿生温暖,如日中天时离去,千夫所指时归来。人生低处,才知道谁是朋友。辉煌之时,我在路边轻轻祝福你,平凡时,我在身旁默默支持你。很多时候,不求雪中送炭,但求不要落井下石,不离不弃就好。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幸福深处,我告诉你什么是友谊_传奇故事_好文学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