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书评随笔 > 正文

行使着宰相的权力,月满天心新书

时间:2019-09-19 02:57来源:书评随笔
内容提要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倾流觞,唐诗却蜿蜒着中华文脉最大的一枝分流。五千年文明过眼,唐诗是其中的一朵奇葩。千年历史如烟,大唐始终闪耀着独特的风华。初唐的朝气满

内容提要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倾流觞,唐诗却蜿蜒着中华文脉最大的一枝分流。五千年文明过眼,唐诗是其中的一朵奇葩。千年历史如烟,大唐始终闪耀着独特的风华。初唐的朝气满溢,盛唐的风逸丰美,中唐的绮丽华美,晚唐的余韵悠悠。一首首文采斐然的诗作,一众鲜明恣意的诗人。本书分别选取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共四十余首唐诗,加以解析和阐释,顺应年代脉络,讲述历史风云,带领当代读者领略一个不一样的唐朝,感受那个年代另类的波涛汹涌,还原真实的大唐百态民生。

图片 1

图片 2

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难道这就是答案?

此时,上官婉儿已经41岁了,她终于凭借着才华能力站在了人生的最高处。她真是太开心了!让人惊恐的女皇已经不在,新皇和皇后对自己无比倚重。不必她开口,上官家族便沉冤昭雪,上官仪父子恢复了名誉,她的母亲也被封为“沛国夫人”。一个“昭容”的名号哪里束缚得了她,她离开了皇宫,在宫外开府办公,这简直成为历代妃嫔绝无仅有的一道奇葩。只能说,她只是一个有着嫔妃名号的大臣,是大唐王朝的无冕女宰相。

摘要: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 ...

作为一个以“诗”闻名的朝代,唐朝的着名诗人自是群星璀璨、数以百计。然而奇怪的是,在这样一个诗意蓬勃的时代,有才华有名气的女诗人却并不多,细数起来,仅仅徐惠、上官婉儿、薛涛、李季兰、鱼玄机等寥寥几个。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女诗人几乎个个都是少年早慧,当之无愧的才女神童。然而,她们的命运也大都不太好,一个比一个悲惨。

然而,她并没有专心去走女诗人的路,或者说,她没法选择自己的人生。

编辑推荐

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

虽然上官婉儿无比享受作为女诗人、文坛领袖的感觉,但她真不是诗人,而是政客官员,不得不身不由己地参与到政治中。她不是没看到险恶的局势,只是她太自以为是了,误以为凭借自己多年在女皇身边历练的政治智慧,一定能够摆平各方矛盾,始终荣宠不衰。她一边奉承武三思和韦后,一边也与实力强大的太平公主交好。她看出了韦后的能力不足,于是坚持反对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第一个是初唐时的徐惠。徐惠出身于书香世家的东海徐氏,在家族深厚文化底蕴的浸润影响下,小徐惠不仅容貌清秀,更早早显示了过人的才华。她5月能言,4岁开始读《论语》和《诗经》。8岁时,父亲有意考她,让她模仿《离骚》写首诗。小姑娘挥笔写下一首“拟小山”:

上官婉儿死了,太平公主悲痛万分,很快李隆基也后悔了。他厚葬了上官婉儿,恢复了她“昭容”的名号,并派人将上官婉儿的诗文编撰成集,让文学家张说作序,给予她无限的欣赏与赞美。

专业点评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少得大名则不详”也许出名太早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把她们推到万众瞩目的风口浪尖,也是压力是负担,反而走不好后来的人生。不如定格就在神童时代,留给唐诗一个单纯美好的背影……

文章写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有点恍惚。精明一世的武则天怎么这么大意?怎么将一个身负灭门血仇的女孩留在身边?她不怕她报仇吗?随即哑然失笑,自己是影视剧看多了,真实的历史和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复仇?

章节试读

上官家族和大唐李家渊源很深,并且很长,从上官仪到上官婉儿。上官仪的父亲是隋朝的将领,隋末年,宇文化及在扬州起兵造反,将上官仪的父亲,上官宏杀死,上官仪因为年幼,躲在破庙里,才得以保全性命。可以说,在改朝换代的历史瞬间,他是饱尝了人生冷暖、颠沛流离的。隋朝末年,炀帝大兴土木,荒淫无道,整天搂着美人在床榻上晃悠。一个家庭如果有这么一个人,那他顶多是个败类;如果一个企业有这么一个领导,你可以选择跳槽,让人生重新洗牌;可是,国家首脑成了这样的人,遭殃的,却是百姓。于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盗匪横行,到处造反。著名的瓦岗寨,就是这时候兴起来的。而李渊就是这些造反派中的佼佼者,起兵之后,一个王朝很快易主李姓。大唐初建,处处都是希望。上官仪也结束了逃亡的日子,英姿勃发,准备科举考试。历代的文人,都不甘于做个本分的文人,仕途才是最终的选择。因为文人都没办法养家,不能写作换稿费,经商也被人瞧不起。做公务员就不一样了,不但地位高,工资高,家族也跟着扬眉吐气。上官仪又不同于草根秀才,他是沦落在民间的落难公子,通过仕途重拾家族尊严和面子是唯一途径。但是科举并没有那么容易。唐初,一切都百废待兴,科举制度也并不完善:没有殿试,以文为主,但不局限,诗词歌赋甚至算术都考。没有殿试,也就没有状元榜眼探花这些说法。唐代读书人是很尊贵的,只有贵族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读书,因为笔墨纸砚都很贵,尤其是书,贵得离谱,几乎就是奢侈品,平民百姓买不起。科举制度又不完善,考的知识很杂,就算一个孩子从十岁开始读书的话,也不一定能样样都学精。而且每次考试,考生们都需要长途跋涉,甚至背井离乡,生病寂寞凄凉,一路荒寒,却不一定考得中。在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人们这样形容科举:五十少进士。也就是说,五十能考上进士的话,就算年轻了,所以,才有范进中举的疯癫,蒲松龄一生无数次的考取不中,一直到垂垂老矣。在考生里面,上官仪是有优势的,他小时候家境好,得以系统读书,后来流落,吃了许多苦,更是刺激了上进心。所以,志在必得。古人喜欢说:一举成名天下知,说的大概就是上官仪这样的青年才俊,家世良好,才华了得,又年轻。上官仪这次考的是第三名,太宗皇帝御笔钦点,做了弘文馆直学士。唐太宗喜欢上官仪。据说每次国宴,都要指定他陪在身边,所以,上官仪步步高升,成了最年轻的宠臣,风光一时无限。终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了宰相,权倾朝野了。《论语》中有一段话。子张问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南怀瑾大师解释的所谓五美:施惠于民却不必耗费钱财;使用民力却不会招致怨恨;满足欲望却不贪婪;地位安稳却不骄横;有威信却不刚猛。上官仪后来犯的,便是威信和刚猛并存之罪——他居然在武则天开始攀爬至权力顶峰的时候,帮高宗起草废后诏书!武则天是怎么当上皇后的?脚下的尸骨能堆成山,鲜血能流成河,她怎么会如此轻易撒手!所以,上官仪的命运,在提起笔那一刻,已经注定了。

北方丽人:一个喜欢历史、爱读书却不够优雅精致的女子;一个爱孩子爱教育却不怎么成功的教师。红尘中因文字与你相遇,就是我最大的欢喜。

图片 3

图片 4

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图片 5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学甚少,读书颇多,浪迹十年,终是幼稚,生活白痴,幻想达人。闲读红楼为趣,倦聆古筝怡情。文风无定,时嗔时喜,烟火与婉约并进,犀利伴温柔同行。2008年开始创作,已出版作品《愿得一人白首不相离》《一轮圆月耀天心》《长相思不相忘》《总有一首诗,让你相信地老天荒》《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等。

唯有远在蜀地的薛涛得以善终,然而身为乐妓的她在生前却也历经了比别人更多的磨难坎坷。

然而,上官婉儿天生是个诗人,无论权力多大地位多高,她对诗词的喜爱都是发自肺腑的,都是无法放下的。权力为文学提供了更多的空间,文化也让权力更加生动迷人。在上官婉儿的主持下,朝廷设立了“修文馆”,广招天下文士。一时间,天下文人聚集在上官昭容的门下,他们纷纷追随她的文风,“上官体”风靡上流文学圈。他们也渴望用才华打动才女宰相的芳心,“争候门下,肆狎昵,因以求剧职要官。”在那个自由开放的时代,女宰相“潜规则”个把想要升官发财的才子,还不是小事一桩,还不是顺道的事儿吗?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

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徐惠、李季兰、薛涛这三个小姑娘虽然生活的时代不同,可她们少年赋诗的故事怎么这么像啊?都是在父亲身边,都是脱口而出,写出的诗句都让父亲又惊讶又感叹,并且她们最终的命运也都与这些诗句相吻合——让人情不自禁怀疑是后人的穿凿附会。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图片 6

这一年,是公元664年,上官婉儿刚刚出生,还未满周岁。

图片 7

首先是武则天与自己亲生儿子李贤交锋,李贤失败被废黜流放身死;紧接着唐高宗李治病逝,武则天的三儿子李显仅仅当了两个月皇帝就被废黜;后来武则天自立为女皇帝,开创一代武周王朝。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唐诗中的另一个才女神童。她没有留下名字,只被称为“七岁女子”。这个来自遥远南海的小姑娘,也是因为少年早慧被女皇武则天召来长安。女皇大概是想将这女孩留在身边,只让她的兄长独自返乡。女孩赋诗送别,叹息自己不能与哥哥一起回家:“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稀少。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女皇听一念不忍,便让这个七岁女子随哥哥一起走了。这个女孩的故事自此结束,她消失在历史的视线里。如果没有意外,她必会回到家乡,慢慢长大,然后嫁人生子,安享一生。

再有权力智慧的女皇也要老去,也有掌控不住局势的时候。公元705年,武则天病危,朝中五位大臣发动了“神龙政变”,囚禁了武则天,中宗李显复位。

第三个是盛唐时李冶。李冶字季兰,她虽然出身平民,却同样是聪慧美丽,《唐才子传》记载,说她6岁便能作诗,看到院子中的蔷薇花,便赋诗一首“蔷薇诗”,其中有一句写道:“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李季兰的父亲看到后无比惊讶,他说,这个女孩太聪明了,可写这样“心绪乱纵横”的诗,长大后恐怕会不守妇道。李季兰早早出家,成为一名女道士。她一生未嫁,却也一生恣意纵情,活出了迥然不同与其他女诗人的模样。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鱼玄机也是名动京华,却因为杀死侍女,被问罪处死于刑场,年仅27岁。

久经政治风雨的上官婉儿在这场政变中站队正确,她抛弃了武则天,投入李显和韦皇后的阵营。相比女皇,长期远离政治中心的李治和韦皇后更需要上官婉儿,她被中宗给予了一个“昭容”的后妃名号,不仅继续参与顶层政治,还获得了更大的权力。

这些才女神童们,都曾风光一时、才名远播。然而却都不约而同的,她们最终的命运都不太好。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所有的繁华浓香终将落幕,长安月下的风景已成虚幻,唯有一代才女的风华在史册上始终熠熠生辉。

这首诗透露了这个小女孩的内心梦想:仰望着幽岩,抚摸着桂枝,满怀着内心的期盼和凝想。忍不住问,那一千年才能一遇的君子啊,你为何要独来独往呢?如此流畅雅致的骚体诗,立刻让徐父大惊,他知道女儿的才华已经无法遮掩,她必将要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小徐惠才名远播,备受瞩目。贞观十年,年仅12岁的徐惠走进了长安皇宫中,成为李世民的嫔妃。身份的改变没有让她停止创作,不仅诗词迭有佳作,更写出了一篇文采斐然的政论文章《谏太宗息兵罢役疏》,她的格局与才华,都在唐朝女诗人中首屈一指。

然而,好运不是永远的,权术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用。上官婉儿与韦后走得太近了,发动政变的李隆基在杀死韦后和安乐公主后,根本不听她的解释,毫不犹豫杀死了上官婉儿。这一年,她46岁,距离女皇逊位只有短短的5年。

薛涛之后,历史进入了晚唐,这时又出现一个美女诗人鱼玄机。她也是少年早慧,让着名诗人、花间派的鼻祖温庭筠慕名来访,一诗读过,顿时惊为天人。长大后出嫁做妾,却不被大妇所容,被迫离异后出家为女道士。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李季兰倒是活得久一些,可晚年却因为与反叛朝廷的首领朱泚交往甚密,叛乱平定后,她被“扑杀”。

她其实是有这样的条件的。她出生在衣食无忧的官宦之家,且家学渊源,本人也是才华横溢。如果没有意外,她理应走上一条才女之路,几十年专心读书作诗,在那个诗的黄金时代,或许她会比李清照更有成就。而她的人生、她的故事,就应该出现在风流旖旎的《唐才子传》上,而不是枯燥无趣的《旧唐书》和《新唐书》上。

如此不约而同的人生境遇,是个体的偶然,还是才女神童们的必然?

这首诗名“彩书怨”,以一个思妇的口吻,诉说离别怀念之情,写得情深意切、缠绵婉转。自幼生长在掖庭,上官婉儿并没有过爱情的经历,也没有体验过那份相思,但她还是写出来了,这样的女孩,毫无疑问是一个天才的文学少女。

第二个是上官婉儿。她亦是出身名门,是当朝宰相上官仪的孙女。然而她出生不久,上官仪参与到高宗与武则天的权力之争中,全家被杀。她和母亲虽然侥幸逃过一条性命,却不得不入宫为奴。在母亲郑氏的教诲下,上官婉儿从小便显示出了过人才华。14岁那年,女皇武则天召见了这个女孩,并出题考试。上官婉儿挥笔立成,且文辞优美。女皇十分喜欢,赦免了她的奴婢身份,让她掌管宫中诏命。上官婉儿从此陪伴在女皇身畔,参与国家大事的同时也身不由己地卷入权力纷争中。既有才华又有权利还貌美如花的女子,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代文坛领袖,“称量天下”,任意点评文章。她是唐朝女诗人中文坛地位最高的。

然而她的人生终于错位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中国文学史上少了一个女诗人,中国历史上多了一个“无冕宰相”。

才貌俱佳的徐惠在唐太宗的后宫十分得宠,无奈好景不长,唐太宗不久去世,她思念成疾,拒绝医治追随而去,年仅24岁。

是啊,她原本是天赋秉异的才女,理应在唐诗中大放异彩,流芳千古。只可惜命运将她抛入了政治的漩涡,让她在不适合的舞台上跌宕沉浮,上演一幕幕悲喜传奇。

上官婉儿穿越种种政治险恶,在中宗朝成为无冕宰相,一度大权在手,但却没能笑到最后,在韦后之乱中被李隆基杀死,时年46岁。

公元710年,唐中宗李显死去,韦皇后想要效法武则天。上官婉儿一边按照她的要求起草太后执政的新皇即位诏书,一边坚持加上了相王李旦辅政(武则天的第四个儿子)的内容。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为自己留下后路,可以左右逢源。

第四个是中唐时的薛涛。薛涛出身小官吏之家,也同样是个小神童。她8岁时候,父亲在梧桐树下随口吟诵:“庭园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下句还没有想出来,却听旁边的小薛涛已经应声接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两句诗一出口,就让父亲又惊讶又担心。惊讶的是女儿小小年纪如此才思敏捷;担心的是,这两句诗似乎暗示着随风摇摆、命运不定的意思。薛家后来出事,薛涛流落到成都,沦落为官妓,不得不迎来送往,果然应验了少年的诗句。

正是这首《彩书怨》,让上官婉儿的小才女声名在宫廷中流传开来,三传两传,竟然也传到了武皇后的耳中。得知被自己杀死的上官仪还有这样一个孙女,武则天很惊讶,于是亲自召见。当然面对杀父仇人、至高无上的皇后,小小年纪的上官婉儿不敢有丝毫的怨怼,反而以敏捷的才思、得体的应对征服了她。武则天免除了她的奴隶身份,还给了她“才人”的名号,任命她掌管“诏命”,担任自己的文字秘书。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图片 8

如果可以自己选择命运和人生,我相信,她一定会选择做个女诗人。或者一个人听春风秋雨、写缠绵情思,或者与才子们开派对、联诗做赋,无论如何都将风流一世,浪漫千古。

上官婉儿白天去皇宫中上班,晚上回家开文学派对,享受着众人追捧的无限荣耀。当她站在高高的彩楼上品评天下诗章时,真是风光无两。

朝夕陪伴在灭门仇人的身边,上官婉儿不仅从来没有生出复仇之心,反而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她就因为“忤旨”而被女皇差点处死。后来虽然饶了性命,却被处以黥刑,留下永久的耻辱。

从此她自是更加小心谨慎,一切惟女皇之命是从,不敢稍有冒犯。在武则天身边耳濡目染,上官婉儿逐渐变得成熟能干。她开始代武则天批阅奏折,拟定上谕,处理国事,成了女皇不能须臾离开的左膀右臂。当然,她也见证了一系列骨肉相残、流血政变以及改朝换代。

从14岁来到女皇身边,上官婉儿度过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伴君如伴虎,感性的女诗人没有多少空间发挥自己的文艺才华,也没有机会邂逅一份爱情,她只能把时光消磨在一篇篇文牍圣旨中,把精力浪费在尔虞我诈、互相利用堤防中。野史传说她曾与武则天的二儿子李贤相爱,后来又同武三思有染,甚至与女皇的情人张昌宗兄弟也暧昧不清……这些绯闻无法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那是一个女人的传奇与隐秘。

她叫上官婉儿,祖父曾是大唐宰相上官仪。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到宰相孙女的风光,就遭遇了家门惨变。那一年,唐高宗李治受不了皇后的嚣张跋扈,跟宰相上官仪商量废后,命他起草诏书。然而消息很快泄露,武皇后厉声责问李治,吓得皇帝连忙把责任全都推给了上官仪。武皇后毫不客气,上官仪父子被斩首,女眷被籍没入宫为奴。

这个名门闺秀,本应享受最好的人生和教育,然而却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以最卑微的身份长大。强大的遗传基因给了她文学天分,一本本书给了她精神的滋养与抚慰。在母亲郑氏的悉心教导下,上官婉儿刚刚14岁,就写下这样一首优美动人的诗: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行使着宰相的权力,月满天心新书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