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书评随笔 > 正文

躲不开的劫难,短篇小说

时间:2019-09-07 17:41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公主,王子你们,你们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大叔,你谁丫,这是哪里丫,你怎么穿着古装丫,演戏??南宫乐瑶一大堆的问题在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老的爷爷级别的人物

摘要: 公主,王子你们,你们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大叔,你谁丫,这是哪里丫,你怎么穿着古装丫,演戏??南宫乐瑶一大堆的问题在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老的爷爷级别的人物就跳出来了。南宫向南试着推测了一下对南宫乐 ...

摘要: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为了能保护自己。熙羽和白翩翩决定了要学法术去找尹乔时他居然说王子,公主,你们两位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忘了怎么使用法术,你们可以去书院。对了,你们两位是不是该继位了。王他已经很久不问事情 ...

      清晨的空气清新怡人,雀鸟也都早起捕食,欢快地追逐。可是,并不是所以生物都这么欢欣雀跃…………

“公主,王子…你们,你们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为了能保护自己。熙羽和白翩翩决定了要学法术去找尹乔时他居然说“王子,公主,你们两位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忘了怎么使用法术,你们可以去书院。对了,你们两位是不是该继位了。王他已经很久不问事情了。妖后也去世了,狐族的事情可以让公主来管理。妖王的位子就由王子来继位…公主,王子,臣还没说完呢…”

    这时,山溪绿堤上,两个青春靓丽的身影正努力地晨跑着;可神情不是那么情愿。

“大叔,你谁丫,这是哪里丫,你怎么穿着古装丫,演戏??”南宫乐瑶一大堆的问题在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老的爷爷级别的人物就跳出来了。

听到后面的熙羽和白翩翩自动闪人了。俩人慢悠悠的走到了藏书阁,进去后东翻翻西找找的。发现一些书记载着如何提升法力,如何使用法力。因为这俩个是学霸记忆能力强所以很快的就记住了。提升法力最快方法就是吸收比自己底一级的妖怪的修行,但是这个方法被禁止了,因为有些残忍。白翩翩记住那些之后,超无聊的瞎转了转,发现有本书的字居然是简体字,她拿下来看了下似乎是本日记。

  “姐姐为修炼晨跑提高体质,为什么要叫上我啊…………”苏幼兰不满地发牢骚,从起床洗漱后便唠叨不停。一万个不愿意,不情愿。现在这个时候是自己睡得正香的时候!

南宫向南试着推测了一下对南宫乐瑶小声的说“大概是我们穿越到哪个王子和公主身上了。而他们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不醒了。我们先装失忆。什么都别管。”

xx年xx月x日

  苏晴兰也不习惯晨跑,但是教练黑猫是经过奶奶的同意,才让她们出来跑步的。如果不同意,就是在反对奶奶。那答应奶奶的事就永远做不到了,这样不就辜负了奶奶的苦心。谁叫自己的体质这么不合格呢?想了想,苏晴兰招牌地鼓劲方式,微微蹙眉地目视前方,保持呼吸,不再想放弃地认真跑着。

“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丫。就算您和王子昏睡了一千年。您也不至于不记得我们吧。难道是他对您下的咒还没消失???”尹乔惊讶。

来这边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表现,为了让我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我决定开始写日记了。

   现在才六点半,苏晴兰她们已经跑了一程;虽说山溪的全长不两三公里,但是对于没有运动经验的人来说,确实是个挑战。

南宫向南慢慢开口,因为他本就是A大女生心中的王子所以自然有王子泛“你这么说,我们是被人下了咒,才昏睡了一千年,现在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xx年xx月x日

     “我不行了!我快死了……”苏幼兰大喘粗气地半蹲着原地休息。苏晴兰也是到了极限了,一起停下休息。小黑只说跑步一小时,也没规定跑多少。有出汗就行了!

南宫向南偷偷的向南宫乐瑶眨眨眼。南宫乐瑶也配合“对的,我们昏睡了一千年。让我们错过了很多事,很多人。你和我们说说现在的外面吧。”

在这边生活了几个月,已经很习惯这里了,不知道在那边的弟弟妹妹怎么样了,会不会因为我在那边的死而伤心?

    “咦,晴兰,你们这么早就来跑步啊。真是青春活力……”氤氲水雾,如影飘逸的蓝琥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微笑地打招呼。

尹乔一时半会儿还没从王子和公主醒来的惊喜中反应过来“是是是,瞧我,我带您去白羽宫。”

xx年xx月x日

   “你不是也很早吗?”苏晴兰气息平顺许多之后也微笑道。因为苏幼兰看不见蓝琥珀,以为姐姐在跟自己说话,半蹲弯腰的苏幼兰不耐烦地说道,“你是不是跑晕了!我不是一早就被你拉出来跑步的吗?”还说早,现在我只想睡觉,可恶的小黑,以为我喜欢跟你玩,就可以欺负我。

“白羽???”尹乔边走边介绍着。原来这是妖界,南宫向南和南宫乐瑶现在的身份是妖王之子,并且取名为男的是熙羽,女的叫白翩翩。为什么会昏睡一千年呢。那是因为一千年的某一天有个号称幽谷仙人的跑到怀有身孕的妖后白羽面前说了三句话“你会生出俩狐狸,一只九尾,一只七彩。双狐现,天下乱。得双狐者,必得天下。”就因为这三句话,在白羽生出俩狐狸的时候,有个妖前来夺取。白羽带着刚生完孩子的虚弱的身体拼死救下俩小狐狸。然后妖王翩若在失去妖后时,感觉天都塌了。而后又遭人偷袭身受重伤。被幽谷仙人所救,仙人内疚因为自己的话而害死妖后。于是过了五百年后,因为某种原因将俩狐狸封印。还许诺等俩狐狸醒便受为徒。

我在这边的身份是狐王的女儿,为了狐族的安危,狐王让我嫁给妖王,呵呵,到头来还是这个结局。

   苏晴兰跟蓝琥珀被不知所云的苏幼兰一脸不甘心给惹笑,蓝琥珀恬静地笑道,“其实我可以不用睡觉的。平时睡觉,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也想让自己有活着的感觉……”

xx年xx月x日

   苏晴兰听得出蓝琥珀话里的无奈,可是这么寂寞孤独,你还能微笑着对别人关心;真的让人敬佩。因为有苏幼兰在身边,苏晴兰也不敢跟蓝琥珀多说几句,只是微笑地道别便继续跑步。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常常陪琥珀,不让她孤单。

本来以为嫁过来不好,翩若对我很好,结果我爱上了翩若。我真的很幸福丫。能有翩若这个好男人对我这么好。

     “啊,这里就是白门门主隐匿的地方?不错,果然会选择地点。利用属性火的植物,来提升阳气,遮盖行踪…………”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立于桦树之上,望着一片金黄色的向日葵点头赞许,“真没想到,会这样倒着算计……”没有妖会想到,适合修炼的地方,就是白门主的隐藏之地。那个透露消息给自己的人是不是敌不过白门门主?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管他的,谁先拿到手,秘籍就归谁。

xx年xx月x日

     安静的客厅里,苏幼兰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看电视。好像全身瘫痪了一半,支着头看着电视剧,仿佛只有眼睛不是处于瘫痪状态。坐在桌上的黑猫看着苏幼兰无精打采的样子,摇摇头。这点程度就累趴了,以后不知道要如何坚持。

我有孩子了,可是我高兴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难道这事情和狐王有关系。

突然,一个尖叫声从苏晴兰房间里传来,“啊~~~”

xx年xx月x日

      发生什么事了?黑猫反应敏捷地第一个跑向房间。不会已经被找到了吧?苏幼兰也很快跟过去。忘了一身的酸痛。

今天来了一个叫幽谷仙人的,他说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这两个孩子出生会危及天下。于是就有人陆陆续续的来想要杀了我的孩子,也有人想夺走我,因为得到孩子,神魔妖三界就到手了。

     当打开房门时,苏晴兰跌坐在地上,粉色公主房间里,一切如旧物品,没有什么可疑东西;可又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xx年xx月x日

   “那是什么东西?”苏幼兰盯着暗处一团像毛一样的白色物体。那物体的眼睛好奇又防备地看着苏幼兰和黑猫。黑猫对眼前的不明物体有些熟悉的感觉。可是却说不出在哪里见过?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毛团不像普通东西,因为从它身上能感应到祥瑞的气息。

这几天就是我的预产期了,我的不安越来越重了,我怕我等不到孩子长大了。我对翩若说了,孩子出生,女的叫白翩翩,翩若说男的就要叫熙羽。我听了有些难过。翩若,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要好好的。

   “它,它是我刚才翻开木帘看得入神时,自己从木帘里蹦出来的……”苏晴兰看得苏幼兰和黑猫出现,心里不再那么慌张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往黑猫那边靠近。

我可爱的孩子,如果我真的不在了,记得替妈妈照顾好你们的爸爸。别和狐王扯上关系。宝贝…

 “你是说,它从书里出来的?”黑猫问了苏晴兰。苏晴兰认真地点头。她也没见过此前有什么动物进来。它是真的在木帘里出来的。

白翩翩把日记拿给熙羽看“白羽,应该也是我们的‘老乡’”熙羽点点头。

    “不用害怕。它是守护神物的瑞兽。名叫腓腓。”不知何时出现的白羽妃从容地解开了大家的疑惑。仿佛得到肯定的小孩一般,腓腓终于慢慢地往前移动几步,这时,苏晴兰他们才真正看清楚了这只瑞兽的真容貌。雪白的毛发像云朵般轻盈柔软,两只水晶般的眼瞳显得无辜,呆萌的……当苏晴兰看清楚腓腓的面容后,不经为自己刚才的胆小冒失感到不好意思。这么可爱的瑞兽,怎么可能是怪物呢。好像有点太外貌协会,以貌取人了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腓腓好像知道了苏晴兰的歉意,天真的眼神不再害怕,反而亲昵地跑过来蹭了蹭苏晴兰的手。苏晴兰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亲昵地跟腓腓互动起来。这么懂人意的瑞兽还真是讨人喜欢。可是,会不会像小黑一样突然有一天会说人话的?!苏晴兰神情有些不自然,但愿这种诡异的事只发生一次就好,不然心脏会受不了的!

   看着苏晴兰跟腓腓玩起来,苏幼兰一边观察一边发问,“这只像狐狸又不像狐狸,像猫又不像猫的怪胎。真的是瑞兽?”腓腓似乎真的能听懂人话,当苏幼兰说到怪胎的字眼时;腓腓一口就想咬上苏幼兰指着自己的手指。叫你说我怪胎。

    “幼兰,不得无礼。上古瑞兽也是尊贵的,而且受世人敬仰膜拜。保佑众生平安无事……”虽然腓腓很少,甚至从未现身人间,保佑众生;但是它的忠诚是其他瑞兽无法比及的。而它曾经追随的人,便是白门开山建派的祖师爷。听师父说,历代白门门主从未得到腓腓的认可。所以只知道其名,不知其容。白羽妃凝视着腓腓,想看近在眼前的瑞兽是不是幻影。但腓腓的真实存在毋庸置疑,就连苏幼兰跟黑猫都看得清楚。白羽妃忽然有一个假设浮现脑海。如果说腓腓忠贞一主具实,那么,晴兰很可能便是白门的祖师爷转世!

    不仅因为腓腓可爱的外貌,小巧的身躯,更有讨好撒娇卖萌性格。所以,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赢得众人的芳心。连以前追着黑猫跑的苏幼兰也改换了对象,现在这时代可是看脸的时代,谁的颜值高得到的青睐就越高。当然冷傲的黑猫自然不屑自己的位置受威胁,只是有时候会很不爽地避开被围观的腓腓党。

  “真没想到,腓腓居然会出现。”白羽妃喜欢坐在葡萄架旁,喝茶看星星月亮,跟黑猫聊天。

  “那只腓腓真有那么神奇之处。”黑猫不屑地说,绿紫双瞳有些不屑又有些不愉快的神情。

     “相传,上古瑞兽的腓腓,原本的腓腓并不是这样可爱善良的。它凶悍威猛,滥杀无辜,肆意妄为,百姓惧怕……后来,一位英勇超群的天师驯服了野性的腓腓。从此,腓腓不再作恶,成为其驯养……”白羽妃侃侃而谈。神情里满是骄傲自豪。

   “不要猜也能知道,那位高人便是白门的祖师爷了。”黑猫说道。

    白羽妃默认地点头。现在有腓腓在晴兰身边,或许能弥补没有灵力的缺陷。这样多少能帮到晴兰增进灵力的修炼。忽地,黑猫突然警惕地站立起来,面对即将来临的威胁,作为猫科动物的炸毛。周围的气压骤变,变得让人不安,不舒服。失去法力的白羽妃也能敏感察觉到异样,警惕地望着四周。怎么来得这么快!现在没有灵力,也不知道敌人有多少,能力怎样?

   原本几乎静止的树叶,这时在不断地沙沙作响着,葡萄架咯吱摇摆着。刚才还有闪闪发亮的星星,眨眼间,黑浓的雾霾盘旋遮盖住星光。

    “发生什么事了?”苏晴兰感觉到不安,走出来,发现院子里突然狂风大作,像要变天一样。因为疲劳过度,所以睡得正香的苏幼兰对外面的事情毫无察觉。苏晴兰肩膀上的腓腓现在也是一脸敌意地注视前方。奶奶神情戒备地凝视前方,小黑跟腓腓也是一样警觉。到底发生什么事?难道,是奶奶说的那件事?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去打妖怪!怎么办?怎么办!“奶奶,小黑,我们赶快走。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已经来不及了……”察觉到什么的白羽妃镇定从容地说。就在这时,雾气消散间,一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壮汉悠哉地出现。嘴角是不怀好意的笑容,一脸仿佛不用费力就能打倒他面前的对手的自信。“原来,白门的门主,既然是一个老太婆啊……”话里是满满的戏辱,似乎不把白羽妃放在眼里,轻蔑神情不言而喻。

    “不许你这样说我奶奶。”虽然奶奶是老人家,但是这样的口气真没礼貌,妖怪就了不起吗?

   “哦,原来是门主的孙子啊。这样也好,省得我要一个一个地去找,然后杀人灭口……”那人说地很缓慢,语调低沉。让苏晴兰不寒而栗。毕竟没见过凶神恶煞的妖怪,还被恐吓。黑猫和白羽妃则依然镇定自若,“如果让你恢复功力,你能保证消灭这个狼妖吗?”黑猫小声说着,只有白羽妃听到。白羽妃微蹙眉头,神情复杂,片刻才说,“有,不过,必须恢复五成功力,才能降服这妖怪。”恢复功力,这身躯也只能勉强承载五成的功力,这意味是自己最后一次为晴兰她们做点什么。也是在这世上最后一点时间了。不过恢复五成的功力还是不够,除非再加上“回光返照”之术。恢复的能力才能越大,回光返照之术效用越高,当然自己的生命就会更快结束。就像快要熄灭前的烛光,会变得更亮。可是这些白羽妃没有告诉黑猫。

  “腓腓,把你的力量借给白羽妃。”黑猫冷酷的神情下毋庸置疑的胸有成竹,仿佛一位临场指挥战役的军官般睿智沉着,绿紫色双瞳更增添其隐世高人般神秘魅力。苏晴兰忍不住看失了神。如果小黑是个人类男子的话,一定是骁勇善战,指点江山的才俊。想着黑猫有如古装剧中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男主角的才貌,苏晴兰忍不住脸红起来。腓腓此时的神情与今天一整天讨好撒娇形成反差萌,认真严谨的表情肯定了黑猫的提议。腓腓专心凝神地传输功力给白羽妃。后知后觉的狼妖才想起要阻止,但却被黑猫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地巧妙阻挡下攻击。现在自己没足够的能力唤醒真身,只能靠白羽妃自己了。虽然这样可能消耗她的元气,但眼下只有这个方法了。

     黑猫跟狼妖的对攻不分上下,双方一来一往地过招。虽然一只猫跟一个人对打看起来挺滑稽,但是苏晴兰也没想到黑猫会这样厉害,深藏不露。

   在狼妖反转身就劈上一掌时,黑猫巧妙躲过,险些中掌。忽地,黑猫感觉身后一阵凝聚升华的灵力,邪魅一笑,毫不恋战地撤离。黑猫的打算本来就是为了消耗狼妖的体能,而白羽妃的时间也刚刚好。腓腓已经累趴在苏晴兰肩膀上,消耗部分灵力就像超负荷地运动消耗。

亚洲必赢,    一团如极光般质柔的金黄光芒围绕着白羽妃闭目调息,运气丹田,重新启用自己的灵力,恢复法力,也恢复身体。苏晴兰看着白羽妃从没什么变化,到没有微驼背影,一头白发变换成青丝;更令苏晴兰目瞪口呆的是,她从未见过奶奶年轻时候的模样;更没想到,年轻时的奶奶简直就是惊为天人。那些自喻没有整容,天生丽质,仙气十足的女星,都没有年轻时候的奶奶好看。一头青丝如瀑泻下,背若削成,腰如镐素,明眸皓齿,精致五官,加之一袭白色留仙裙,更是遗世独立的脱俗。这一点就连黑猫也都认同。曾经见过的容貌,如今又久违地重见;不知道值不值得惊喜。

   “白羽仙子的真容果然犹如天人下凡。你若把秘籍乖乖交出来,我也许可以饶了她们的命。你若跟了我,还能想方法保住你的倾城容颜…………”狼妖看见白羽妃的容貌时,亦是神魂颠倒,痴笑连连,也生爱慕恻隐之心。

   白羽妃嘴角上扬,一抹冷淡的嘲笑意味,让白羽妃更显高傲冷艳,“不必了。师父曾教导过,不做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样有辱门风,更有失尊严……”说着,默念着咒语后,一道金光在白羽妃合掌之中喷射而出,倾刻间,一柄长剑横现。此时的白羽妃即冷艳又不失英气。狼妖仿佛被白羽妃的强硬话语点醒,不再痴梦,瞬间怒极面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本大爷没有了怜香惜玉…………”

   面对自大的狼妖,白羽妃没有丝毫情绪,对战中,最忌讳心神被扰乱,自乱阵脚。与此同时,白羽妃已设置好结界,以防打斗中,破坏程度加重,惊扰到其他人。而一旁的苏晴兰忍不住一脸鄙夷,哼,你想得美!脸皮真厚……

    白羽妃的一招一式凌厉准确,却不狠辣,一套白门剑法,几招下来,狼妖便有些吃力招架不住。没想到白门的武功如此了得,看来是自己大意了。可恶!狼妖祭出棒牙锤,动作没有因为笨重高大的体形而减缓,相反地,威力比较一般人要凶猛。白羽妃轻巧躲过,飞身而起,一招蜻蜓点水,敏捷跃过狼妖并击中后背。整个打斗场面,让人惊心动魄,不是你胜一招,便是我胜半式。但总体上的优势还是被白羽妃占尽。但也只有白羽妃自己清楚,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虽然因为回光返照之术再增两层功力,但年老的身体,就算短暂恢复年轻时的体魄,也是无法超负荷承载过多的法力,也不能长时间这样对战。看来真的不得不服老了!白羽妃虽然额头直冒冷汗,眼睛也开始晕眩,身体微抖,但是依然面不改色,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遭了!怕是快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白羽妃的身体会坚持不了,甚至会因此而丧命。黑猫眉头微蹙,传音于白羽妃:不要再坚持了,你的身体会被透支的,你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的。虽然你的功力好像比预期的有所增加!白羽妃停顿一下,没有回头去回应黑猫的疑惑。继续对付狼人。

 一旁的苏晴兰亦是担心无比。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过了今晚,就再也见不到奶奶了。苏晴兰心里说不出的害怕和恐惧,不断地蔓延滋长;慢慢侵蚀自己,苏晴兰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为什么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苏晴兰双手无力地捧着腓腓无助地蹲下身。黑猫担忧地看着苏晴兰,想安慰又不知如何劝说。一个平凡普通,一向天真安逸的女孩,突然要面对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当然会难以接受;更何况,自己的亲人处于危险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要再恋战了。趁现在还有一丝力气,带上她们姐妹逃吧…………”虽然明知白羽妃不会轻易听自己的建议,但是看到无助的苏晴兰就会不舍得。

   “你怎么比我这个老婆子还要糊涂呢!刚才不是已经说过吗?白门,是没有临阵脱逃的门人的……”白羽妃神情依然淡定从容。一个仙气飘逸,青丝如瀑的倩影,却说出老气横秋的老妪口吻。虽然与背影不符,但也毫无违和感;反显气度不凡,大家风度。“晴兰,不要害怕,如果是奶奶的孙女,就更应该好好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苏晴兰恍然地抬头看着白羽妃的背影,虽然一直知道奶奶是个了不起的人,但是没想到有一天会超出自己的预想很多很多。就像电视剧里杨老太君般英勇无双。

    “哈哈哈哈……逃也没有用。一个也别想逃……”狼妖得意地大笑着,仿佛这场对决最后的赢家就是自己般自信。白羽妃警惕地防备着狼妖,忽地,似乎想到什么,大惊失色,“遭了,月圆之夜,狼妖是会变幻真身,理性也会散失,成为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黑猫也是一脸戒备。可恶,怎么没想到这一层。望着天上一轮圆月,皎洁月光冷如死神的镰刀泛起寒光,没有了往常的柔和温馨。

   “哈哈哈哈……想跑,现在晚了……”狼妖面向圆月,长嚎一声,眼睛死死的盯着月亮,吸收月光之精华。狼妖慢慢变化起来。瞳孔紧缩,肌肉爆裂,一个一米八九的男子,变成两米多的狼人模样;强大的威逼感直扑面门。

    白羽妃眼神一冷,威严顿生,不能让这妖物胡作非为,伤及无辜,必须降服。白羽妃默念着咒语,手一挥,剑若有灵,朝目标方向飞去;狼人挥掌劈开,灵剑瞬间变化成三柄,好像有自己的意识般配合着进攻。狼人奋力一顶,粉碎其中一柄,接着第二柄,当狼人与第二把剑缠斗时,灵剑本体就要直击狼人,但还是被躲过。白羽妃眉头微皱,这样缠斗不是办法。白羽妃又默念着咒语。天上云层骤变,黑云越积越密,夜风渐大,风带云聚,电闪雷鸣,仿佛欲摧毁一切的恐怖破坏力……

  “天雷咒……”这是驱魔捉妖的必用咒语,也是神效最佳的一个。但是以现在白羽妃的状况,这么做,明显是以命相搏。黑猫又急又担忧。可让黑猫担忧的不止这些。

    天雷咒一出,必伤无疑。摧毁灵剑第二把幻体的狼人长嚎一声,祭出棒牙锤,与天雷咒对抗着。狼人力气无比强大,妖力也随之倍增。就算是天雷咒,现在的白羽妃功力不如以前,也只能毁其兵器,伤其皮毛,却不能动其筋骨,更别说降服。可恶,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临、兵、斗、者…………诛邪……”白羽妃默念九字真言口诀,并辅之手印。刹那间,伴随贯彻长空的龙吟声,一条神武威严,金光普照的神龙,从天而降,直击狼人。受神龙威压,狼人动弹不得,没有余力反抗,嚎叫一声便被诛杀净化。与此同时,白羽妃也因为虚耗太多,也倒地不起。

  “奶奶…………”苏晴兰着急地奔过去,才发现白羽妃刚才恢复的一头青丝变成白发。这是过度消耗心元的关系,现在的白羽妃真的生还无机,再续无命,扶起白羽妃,拼命呼唤的苏晴兰,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更无法接受自己的奶奶就要离开自己,永远地离开,不会再回来,“奶奶……”

    “晴兰……不……要哭……要好好……照顾……妹妹……家人……你要相信……自己……”白羽妃用尽最后一口气述说着遗愿,面容安详,没有不舍,也没有不甘心。人生在世间走一着,自己爱过,也幸福过。没什么遗憾的。

    苏晴兰不肯接受现实地抱着白羽妃淘淘大哭,悲怆不已。黑猫想要安慰,却欲言又止,只是在其旁边默默地陪着。

   抱着容颜已衰,没有体征的白羽妃,哭泣着的苏晴兰被腓腓一个劲地拉着。缓缓抬起头的苏晴兰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已经站着两位体态轻盈如烟,散发柔和光芒,长袍广袖的一对璧人。

    如仙似霞,明眸皓齿的正是白羽妃;笑靥如花,风骨似画的,就是苏画仙。

   “奶奶……爷爷……”苏晴兰看着眼前的璧人,相偎相依,不甚眷恋,看着死去的亲人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苏晴兰不知是喜是悲。

    “晴兰,不要难过。每个人的最后总要归于阴冥,死亡并不是结束。生命是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循环。没有死亡,也就没有生命循环的价值。只有努力过,幸福过,就足够了…………”白羽妃微笑着说,神情轻松愉悦,像是得道领悟。

 “小晴兰,不用难过,有爷爷陪在奶奶身边呢。能有缘成为一家人,是修来的缘分。要好好珍惜眼前的缘分…………”如镜中月,画中仙的苏画仙依然那样的笑容,一贯喜欢这么叫苏晴兰姐妹,这久违的称谓,让苏晴兰倍感亲切,又是更多的悲伤情绪在兹长,“你们能不能不要离开…………”苏晴兰平静中略带颤抖的声音在哀求着。让黑猫感叹生命短暂,思念无期苦。人生本来就短暂,有缘相聚;自然也有缘散必分之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小黑,今后,苏家就拜托你了。就当是为你即将来临,曾经不惜用忘情咒,也不敢面对的缘分的报答吧…………”苏画仙微笑着,那笑容里似乎暗藏玄机。能这样执着,忘记了她,还能凭着那一丝不灭的情感,在世间游荡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在等待谁?这样的执着令人动容。上天是仁慈的,给你一个弥补的机会,能不能经得起考验就看你的造化了。苏画仙的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让黑猫疑惑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需要记起什么?白羽妃也没想到,那位传说中冷傲不逊,喜欢恶作剧整蛊他人,却也是善良热血,除强扶弱性情中人的女神,转世成为自己的孙女;传闻那位女神因为触犯天规,被逐出师门,最后创立白门,与天界断绝一切来往。苏画仙只是神秘一笑,转向苏晴兰,“小晴兰,记得照顾好自己,还有家里人。逍遥啊,很想再见他一面…………”苏晴兰看得出那是溺爱的表情。从小到大,自己有意识以来,总觉得爷爷是个长不大的老顽童;整天喜欢抓弄爸爸;虽然知道爷爷没有恶意,但总觉得爷爷很幼稚。现在却突然觉得爸爸不是被整蛊,而是被宠爱着。爷爷比奶奶还要宠爱爸爸。现在才明白,爸爸从不气恼爷爷的整蛊。因为爸爸知道爷爷是爱他的!

“……你爷爷已经来接我了,我们必须走了。要好好保重…………”白羽妃微笑道,“如果再遇见那个人,不要再怀疑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最后再帮你一次……”回忆起那段,想忘却不能忘的记忆;这句话是对黑猫说的。

   一阵柔和的白光弥漫开来,给人温暖,安宁的神奇力量。白光中的白羽妃和苏画仙如同仙人般光彩耀眼,慢慢地,飘逸的身躯幻化成闪闪金光,风化于空中。苏晴兰抱着白羽妃的尸身,仰望着闪烁碎片,直至消失于夜空。一向冷漠淡定,视一切变化为无物的黑猫此时的神情也变得复杂;因为他已经记起自己是谁!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在世间游荡!自己又忘记了什么!

      原来自己已经活了这么久了!我是为了忘记痛苦,才使用忘情咒。可是,自己却又漫无目的地行走于尘世,便是为了找到下一个轮回的她。原来自己无法恢复真身,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忘记了她是谁!忘了自己最初的信仰,自然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就做不了原来的自己。

       苏晴兰久久回不了神,直到苏幼兰的声音响起,才把她从虚空中拉回神……

    “奶奶……奶奶怎么啦……”睡梦中的苏幼兰突然梦见模样与爸爸神似的男人在对自己微笑,苏幼兰下意识认出来,这就是自己的爷爷,模样年轻无双,身旁还有一个自己觉得眼熟的美丽仙女,她也在对自己笑。虽然很奇怪,但是苏幼兰在梦里却是忍不住悲伤起来,接着两人就不见了;苏幼兰也从梦中惊醒,“这不是真的,这不是奶奶……”奶奶怎么可能穿着古装的,虽然面容一模一样,但是奶奶不会这么随便地躺在地方的。

   看着惊慌失措,惊恐不已的苏幼兰,不再像刚才那样悲伤的苏晴兰显得冷静,多了一丝成熟,“奶奶说死亡不是结束,死亡是另一个新的开始,所以不用难过伤心,奶奶说她很幸福,因为有爷爷,也有我们…………”苏晴兰平静地面无表情地说着,可明亮的双眼却无声地滴落着滚烫的泪滴,想笑,眼泪却滴得更快。苏幼兰愣愣地看着苏晴兰抱着的白羽妃,想再辩驳,也没了力气,瞬间跪倒在苏晴兰跟前,眼神空洞无物。一旁的腓腓知道主人的感受,一直耷拉着耳朵,神情一样沮丧。此时已然回顾往事溯程的黑猫恍然大悟,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寻找的人,就近在咫尺;自己还陪伴着她慢慢成长;就像曾经朝夕相处那样近距离。突然想起,她对她的朋友开玩笑的话:他这么乖,把他当成男朋友也可以………看着哀伤的苏晴兰,黑猫绿紫色的双瞳深邃幽远;以前是自己的残忍,自私,才让你决然离开。只要能守护在你身边,就算你不再记得我也没关系。

  另一时空里,烛光摇曳,明暗参透。奢华诡异的大殿上空旷无物,只有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一个异域服饰冷艳的女人正观察着一个透着冷光的大圆水晶球,“呵呵呵……师姐,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不济的时候。想当年,这样的小妖,对你来说,不过如同蝼蚁般渺小。可是你倒好,生出怜悯之心。堂堂一个驱魔天师,既然仁慈地放掉妖怪。还说什么万物有灵,皆有善根,感化比杀戮好…………”白冰艳眼神一冷,不屑道,“……哎,殊不知,那只狼妖也曾是你怜悯的对象之一,只不过,我除去了狼妖的善根……”呵呵呵呵,事实证明,不是所以的生物都能控制好自己的善恶念头的。妖就是妖。让狼妖忘记了你的恩惠,他就会原形毕露,凶狠残暴。白冰艳眼神冷漠,视生命如草秸般无情。想当初,师父偏心于你;明明我的能力在你之上;可师父却把秘籍和门主之位都传授于你;自己什么都没有。真的让我很不甘心。白冰艳眼里迸出恨意和不甘。

  “师父,狼妖已经被收拾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是不是继续散布消息……”一个美貌少年尊敬地说。

  白冰艳凝眸深思。这一次,虽然没有了师姐的保护,但是却多了一只瑞兽;还有一只来路不明的黑猫。白冰艳眸子微动,“现在还不清楚那黑猫什么来历,那只瑞兽又恢复多少法力…………”

    “师父,不如,让罗修前去打探,再计划行事……”罗修邪魅,精致的五官,更衬托其冷酷无情。

    白冰艳思索一会赞同地点头,“嗯,你去吧!”殿堂里的罗修优雅地鞠一躬,便消失于原地。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躲不开的劫难,短篇小说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