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书评随笔 > 正文

十年后再读,第十部分

时间:2019-11-29 15:43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第一章自从有记忆的那天开始,我就清楚,我是一名刀手,一个漂泊在江湖里的冷酷的刀手。在家族里,大家都叫我雷诺,寓意黑暗中的光明,而从小,我就被蒙上了刀手这一神

摘要: 第一章自从有记忆的那天开始,我就清楚,我是一名刀手,一个漂泊在江湖里的冷酷的刀手。在家族里,大家都叫我雷诺,寓意黑暗中的光明,而从小,我就被蒙上了刀手这一神秘的面纱。其实,谁知道我的渴望,在绝望时, ...

第82节:梦魇*皇柝*月潋

上一次读小四的《幻城》应该在高中,印象深刻。

第一章

  月神,我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灵力在我身体里如水一样流失。

最近,因为颜值只靠美瞳,特效只看台灯的《幻城》电视剧炒作,又翻了下。

自从有记忆的那天开始,我就清楚,我是一名刀手,一个漂泊在江湖里的冷酷的刀手。

  只是,我好担心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个没有得到幸福的孩子。

亚洲必赢 1

在家族里,大家都叫我雷诺,寓意黑暗中的光明,而从小,我就被蒙上了刀手这一神秘的面纱。其实,谁知道我的渴望,在绝望时,我幻想着,我是一个凡人,正真的凡人,与世无争,内心安宁……

  请原谅我称呼你为孩子吧,因为我比你大很多。在我的眼里,你是个最让人怜惜的人,尽管的外表很冷漠,可是我知道你内心的温柔。

幻城小说

直到十年前的那天我遇到了你,你说你叫薇拉。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学习暗杀术是因为你在很早的时候就被杀死的姐姐,你很爱她。所以你希望以后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声明:小说《幻城》和电视剧《幻城》只有一毛钱关系,切勿对号入座。

十年后的今天,我却只能在梦中轻轻呼唤你的名字,薇拉,薇拉……

  我也一样。所以我将我所有的防护都给了你。

亚洲必赢,重读,除了感觉,语言矫情了不少,人物单薄了不少,感情牵强了不少、忧伤刻意了不少,打怪容易了不少,猪脚光环多了不少,剧情狗血的不少……

终于,我还是失去了你,我在想,你去了何方?何时能回到我身边?

  因为我喜欢你。

还,惊喜的发现,这真的是一本为虐而虐的耽美小说,而卡索和樱空释才是CP,绝逼真爱的CP!

某天,我望着天,天上的云告诉我说,你已经死了,我这才相信,你真的走了,再也回不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姐姐的事情吗?因为在很早以前,巫医族和你们家族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我和你死去的姐姐是有婚约的,可是你的姐姐死了,我不能带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在我已经成人的时候,你和你姐姐都还是小孩子,我看着你们觉得很快乐,因为你们的笑容是那么单纯而明亮,如同刃雪城里最明亮灿烂的樱花。

假设这是一本加上“耽美”标签的小说,应该是这样子,某江体:

最终,我决定选择离开,离开这故土,离开深藏多年的痛,离开我认识你的世界。

  可是我并不是因为你姐姐才喜欢上你的,因为你是月神,你就是你,所以我才喜欢你。没有谁替代谁,你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月神。

书名>《幻城》
作者:郭X明
类型:原创-纯爱-架空玄幻-爱情
进度:完结
简介:

离开的那天,族长告诉我关于你的事,和我的仇人,幻天释。

  可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了,我比你大了接近两百岁,我想你应该找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然后他可以给你幸福,可以让你不需要再用自己冰冷的外表来对抗世间的险恶。

前世,他是捆缚在炼泅石上孤独巫师,因霰雪鸟血溅冰海的成全终成今世的冰国王子,弟弟和王国是全部,但深夜瞭望寂寥的星空,生生世世难有自由。

可当血液喷发,红莲盛开,悔痛汹涌。他义无反顾的走进幻雪神山,他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只要你能再叫我一声——哥哥。

前世的霰雪鸟,今世的雪国天才玄术师,重生的火族王子,哥哥是他全部的信仰,纵然负尽天下人,纵然灰飞烟灭,只要你能——自由的,歌唱。

高贵禁欲美型受X邪魅倾城痴情攻,兄宠弟

在我踏上北上的列车时,风雪吹散了漫天的忧伤,中原大地离我而去。

  我想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地笑了,像你小时候一样的笑容,单纯而又明亮,如同最快乐的风最温柔的云。

** 内容标签:强强 玄幻 虐恋情深 三生三世 年上 BE **

风雪送了我一程又一程,随着我的,还有我珍藏多年的刀,它叫幽魂。

  你知道吗?在幻雪神山里的那一段时光其实是我最想念的日子,我总是看到你笑看到你严肃看到你思考时的样子,我总是在不断地怀疑你因为我内心恐惧你真的是幻雪神山里面的人,可是你不是,你是我最心疼的月神。

毫无违和感,有没有?鉴于《幻城》中还出现了不少女配,还看上去好像不全是炮灰女配脸。来详细看下谁和王——卡索才是真CP。

我知道,这一去再也不能回,我也没期盼,作为一名刀手,能在下一站还活着,只期望能在下一站遇到你的身影。

  以后的路你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防护结界,以后你有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己打开保护你,这是我惟一能够为你做的事情。

梨落

文中不是女配的女配有两个,其中,雪国血统不纯正的巫师梨落,卡索在见她第七天后爱上了她,后来被卡索的父王埋葬在冰海的最深处。也不是不相信小说中一见钟情桥段的尿性。但后来转世重生成为最想成为的人鱼公主剪瞳,到死都没被认出是什么鬼。

亚洲必赢 2

梨落

卡索,你确定,人世30年后不是哪个美女来接你你都会爱上她?后来左拥右抱,还说“最最重要的人”还没有出现,是几个意思?如果弟控,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那还是让你弟弟做你的男主吧。

当然,梨落美女也是很清楚自己的女配地位的,在最后为卡索死后的梦境中说道:

我不怪樱空释,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爱你,而且他的爱超越了简单的亲情、爱情,是那么的浓烈和绝望。如同,他最喜欢的樱花最后暮春的伤逝,一片片如同自尽般的伤痕。

这是一个不讨厌的女配的觉悟。不要自动匹配宋茜的傲娇脸哈。

十年后再读,第十部分。去遥远的北国,一路上,我没少想起过你。

  月神,原谅我吧,以后不可以保护你了,尽管我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安静地看着你生活,没有难过和忧伤,那么我就很快乐了。

人鱼公主岚裳

这个大家都知道是女配。

亚洲必赢 3

岚裳

钦定的王后,爱上了王子,结果还没见几次,被王子的弟弟——小王子玷污了,然后自杀。重生后,成为口不能言的离境。夜夜,掌灯等待。

甚至,再初见岚裳时,卡索想到的也是梨落,她们的面容是那么相似,他在想,也在深海宫的最底层,不知道世会不会成为纯正血统的人鱼。面对重生后他以为的岚裳(其实是梨落),让人家做牛做马在冰冷的宫殿里操劳政事,自己回家陪娇妻。

卡索,对岚裳愧疚,因为自己最爱的弟弟而枉死。并且,最重要的是,王想娶几个娶几个,所以,顺带收了吧。

樱空释

亚洲必赢 4

樱空释,马天宇气场不够

幻城从始至终,卡索和樱空释都是CP,小说中的终极大Boss在直面卡索的时候曾说:

卡索,你想的很对,你和你弟弟几生几世的渊源纠缠都是我操纵的星象。

苦逼的兄弟两个,华丽丽的被玩了。甚至第二世的樱空释根本不是神,也不是人,而是由两瓣花和霰雪鸟的一片羽毛变成的。

卡索是释的信仰,释是卡索的天下,在卡索王子的心中,弟弟释应该是第一位的,自由并列第一吧(毕竟是整部小说的梗),然后是王国,两个女主和婆婆、星旧,跟班一二三四五,路人甲乙丙丁基本一个层级。因为,忧郁的卡索王子经常间歇性难过的要死。

显而易见,卡索也许还有理想一二三四,但樱空释的生命则要单纯的多,第一世为成全卡索的自由死的惨烈。第二世所有疯狂、毁灭的举动也都是为了让卡索获得自由,而第三世,卡索自杀后,按照小四不死绝不忧伤的套路,估计也活不长。就像释自己说的那样,“一切在我眼中只是云烟,而哥哥是我命中的信仰”。

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可悲哀。

所以,真相就是《幻城》根本就是一本耽美小说,再开开脑洞,小四是不是隐性GAY呢。求小四党不打脸。

你曾问我,为什么只有我是刀手?

  曾经我听人说过,云朵之上会有亡灵的居住,我想我也会到上面。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天上看到你,如果可以,我想我就不会惧怕死亡了。因为我还是可以观望你的幸福。

当然,这些也许不重要

《幻城》成书于2003年,那时候的网络小说还远没有现在的璀璨,或者说混杂,被称为“后金庸武侠圣经”的《诛仙》也是差不多时间才起笔。而不是像现在随便的网文爬狗,都能说出穿越、架空、玄幻、同人、网游、耽美、奇幻等等诸多分类,还能看不爽就自己码。那时候,未经过网文洗礼的我们脑洞还远不能从远古到末世,从修真仙人到人兽情未了,从NP到混P随便YY。而《幻城》给了还年少的我们一个奇诡的世界,一个白雪、红莲、倾城容颜、忧伤(还没有小四后来的“明媚的忧伤”)交织的奇妙时空。

看,也许是那时候忙着刷新脑洞了,也许是还没被无下限的网文的荼毒,也或者是真的太青葱单纯世界观太正,直到现在才发现,卡索和樱空释才是真爱CP。什么,他们是兄弟?你……

不过,我留在记忆中的《幻城》还会是十年前初见的模样,我的那些少年时光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这是上天的旨意,从小的记忆中我就是刀手。

  月神,不要再这样封闭地生活了,你身上的冷漠对你是一层最严重的枷锁,我想你逃脱,我要你逃脱。

你相信神的旨意?你轻声问。

  月神,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带着我的生命一起活下去,我的生命延续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可以不快乐。

我不相信,但不得不信,这就是家族传统。

  月神,我要离开了,很难过,很难过,因为我要离开你。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月神,因为你就是你,所以我喜欢你……

你苦笑着说,你不能为我做一回普通人?

  第83节:全部的记忆

我想,但做不到。

  我无法估计罹天烬的幻术极限,因为他的幻术灵力似乎无穷无尽,大片大片土地的沦陷,我觉得无比悲凉。

你侧过脸去,一丝忧伤划过你的脸庞,而我清楚可见。

  我对着苍穹想到我的父皇,我想如果我死在沙场上那么我应该用什么颜面去见我父皇的亡灵,如果刃雪城千万年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那么,我应该如何面对我的血统。

我曾不止一次矛盾过,但矛盾又把我带入无尽的深渊。

  大风从山顶汹涌地吹过去,无数的雪降下来,然后飘落到地面上却无法堆积,因为整个大地已经被火焰烧得变得微微发烫,我甚至可以预见那些邪恶的火焰肆意吞噬刃雪城的样子,无数的女人和孩子的哭喊,独角兽的悲鸣,霰雪鸟嘶哑而割裂天空的啼叫……

在命运的轮回里,我只配在花前月下陪你忧伤一回,而十年,也就这一回。

  站在山崖上,我望着远处的天空,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弟弟,释的面容又浮现在天空里,我对着释说,释,也许哥哥不能再看见你了。

第二章

  之后死的一个是月神。冰族势力的一般被覆没。

没有过多的告别,你就走了,彻底从我生命中消失。

  剩下的一半军队由我统领,可是也日渐减少,甚至已经快要退到刃雪城了。我突然想到我父皇时的那一场圣战,火族也是几乎要攻到了刃雪城的城墙下面。

列车缓缓前行,我裹着风大衣,望着窗外的一切,天空灰蒙得笼罩了天地间的风景,远处的山头,不远处的田野,大片的森林,都覆盖着厚实的积雪,那雪,白得纯粹,就像你温柔的脸庞,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可是,这一次,刃雪城真的要灭亡了吗?

时间漫长而又难以等待,我握着幽魂,看着它,它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而这一切,又像是在记忆着我走过的一切,是我们的相遇,还是诀别的悲伤?

  在月神要士兵传给我的梦境里面,月神的笑容安静而温和,我以前看见的都是满脸冰霜满脸杀气的月神,月神微笑得极少极少。而现在,月神的笑容如同刃雪城里最灿烂明亮的樱花。

在浑浑噩噩中睡去,又在浑浑噩噩中醒来,我知道自己无法选择,那就去结束它吧!以了断这十年的悲痛。

  她说,王,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因为罹天烬的幻术不是我所能够抵抗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幻术达到那么精纯的境界,连王你也不能。只是我并不感到哀伤,我知道皇柝的亡灵在云朵之上等我,他说过他希望我快乐地活下去,可是我让他失望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我却是真正地快乐了。在以前的日子里,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因为我是专门学习暗杀术的恶劣的孩子,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他们爱我,我总是任性地想,我不需要他们的爱,我只要爱我的姐姐。可是皇柝让我知道了爱的博大和无私。王,我现在身上有着皇柝的防护结界的存在,每当我有危险的时候,那个结界就会打开保护我让我觉得温暖。这让我觉得像是皇柝的生命延续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我没有好好的把两个人的生命延续下去。当罹天烬的火焰击碎了皇柝的结界,如同锋刃的火焰穿刺我的咽喉,我听到自己的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我抬头望着苍穹,我想,皇柝在上面肯定会难过的。他说过,我是他在天下最独一无二的月神,他喜欢我,他会观望我的幸福。可是我让他失望了。

列车穿过大兴安岭山区时,风雪更加猛烈,仿佛要吞噬了天地,无数的针叶林掠过我眼前,又消失不见。

  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皇柝要我对你说,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我打开地图,问某地如何走?

  我站在山崖上,望着天边涌动的火光,喉咙最深处不见阳光的地方涌上来无数的伤感和绝望。

那人说,从漠河到冰洛镇很少有人去,而且那里很神秘,你去了是找死。

  我隐约地听到天边沉闷的雷声像是鼓点一样,我感到了脚下大地的震动。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火焰要从地下喷涌而处。

我说,狗屁,死我也去。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了离镜,她站在我的背后,手上提着一盏红色的宫灯,她望着我,像是在说,王,我带您回家……

那人大惊失色……

  那一刻我难过得流下了眼泪,也许只有在梨落面前,我才可以像个小孩子,因为梨落永远会包容我,给我温暖。

一路上,我乘坐无数的交通工具,从大巴到马车,什么玩意儿都拉上来了。

  风吹起离镜的头发,她的头发绵延在空中如同最纯净的蓝色丝绒。我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回去。

当我穿过茫茫的针叶林时,在林海的尽头,我见到了他,幻天释。

  第84节:两个梦境

他身后就是冰洛镇,小的连村落都不如的镇,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活的。

  王,我希望你回刃雪城去,我和离镜留下来守在这里,因为您和刃雪城是幻雪帝国的命脉,而我们,则无关紧要。剪瞳望着我,对我低声说。

像电影情节一样,他冷漠地装了一阵逼,然后哈哈大笑,说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什么无关紧要,我走过到剪瞳的面前,望着她,说,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几乎全部消失了,你和离镜就是我全部的天下,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所以我不会回去。

我说,我猜到你要说这句话。

  王,你一定要回去,在刃雪城里面最后防守,因为刃雪城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惊讶于我的未卜先知。

  既然安全,那么要回去我们一起回去。

我说,我不想和你扯淡,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她?

  王,不可能,全部撤退回让敌人更容易追过来使我们全军覆没。我和离镜在这里抵抗,好让您安全地回去。

第三章

  不可能,要回去也是你们回去。

他只是在冷笑。

  王……

仇人遇到仇人,这是天理不容的事。

  不用说了。我转过身准备离开,然后看到了离镜。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她吗?因为她根本不爱我,她欺骗了我的感情。他的眼神带着绝望。风雪吹散了他飘逸的长发,吹得多么忧伤。

  我对她说,离镜,我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会守在你们旁边,好吗?

她当初嫁给你,现在你又说她不爱你,为什么?

  然后我看到离镜温柔的笑容,她对我点头。

她嫁给我只是故意牵制我,不想让我伤害你和你的族人,我答应过她,但求她爱我一次,可她只爱你。

  然后我就和她一起离开,我听到剪瞳在我身后的叹息。

我不敢相信,却还是相信,这是事实。

  当我走过离镜的身边的时候,我的右侧肩上突然被人重重地砍了一下,一阵剧痛让我失去了知觉,在我昏倒在地面上之前,我看到了离镜眼中的泪光。

漫天的风雪更大了,林雪中的寒风吹散了我的泪,我呆站在原地,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回了刃雪城。

在银白的风雪中,晃过一个人影,我猛地拔出刀,挥刀向前,刀路回转,幻天释持剑挡住,我侧身出刀,幻天释都一一接过,看来他不是等闲之辈啊!

  我走到刃雪城最高的城墙上面,看到不远处的火光,我知道罹天烬带领的火族的精灵已经过来了,可是离镜和剪瞳呢?

我挥舞着幽魂,集合三层回路,凌空劈过,幻天释就像恶魔一样,一一闪躲,他的冰刀不断向我飞来,在我快招架不住时,幻天释突然像中毒一样倒下,我慢慢走过去才发现,他死了,而且死的很离奇,他竟然把冰刀拿反了,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脏,我说,你死的有点丢逼啊!

  我走回大殿,然后看到只有几个人还在大殿里面,一个年轻的巫师对我说,很多人都已经逃亡了。没有人想过这场战争会胜利。甚至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我在很多的梦境里都看到过罹天烬的幻术,那不是我所能够抗衡的。

转过身,我默默离去……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满身血迹的士兵跑进来,他年轻的脸上是悲怆的表情,他摊开双手,然后我看到了他手心里的两个梦境。

知道多年以后,当我翻开尘封已久的族谱时,赫然映入我眼中的是,雷诺,幻天释,薇拉,同父异母三兄妹。

  我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然后倒在了玄冰王座上。

我竟然就这样杀死了我哥哥,又失去了我妹妹,并且有这样一个荒唐的爱情悲剧。

  我知道,离镜和剪瞳,也已经离开了。

又是风雪交加的一天,我来的你的墓前,我的爱人,我爱的人,也是我的妹妹。

  第85节:梦魇*离镜*鱼渊

我轻轻把刀放在你墓前,转身悄然而去……

  王,我以为再也无法看见你了,可是,当我在雪雾森林中看到你的时候,我几乎要热泪盈眶,那些如同飞雪一样的往事从我的内心深处翻涌起来,我忘记了所有的语言。只记得那些星光如同扬花般飞扬的夜晚,我喜欢躲在冰海的岸边,看你在屋顶上寂寞的身影,看星光在你如同银色丝缎般的头发上舞蹈,看你的眉毛斜飞入鬓如同锋利的宝剑,我喜欢看你的长袍在风里展动如同绝美的莲花。

我漫无目的在江湖漂泊了几十年,被岁月的痕抹杀过,被爱伤过。

  可是,王,你叫我的名字,竟然叫的是梨落。我是岚裳啊,前世为你自尽的岚裳啊。

最终,却在这江湖里慢慢老去……

  那一刻我是多么难过,无穷无尽的难过。所以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前世我无法成为你最爱的女子。

2013年12月28日

  王,在我还是岚裳的时候,我自尽的一刻想到你的面容,我是多么想成为你生命中最爱的那一个女子,可是我知道,梨落比我先遇见你,而且她那么善良,那么美丽。每次我想到她被埋葬在冰海最深处我就觉得忧伤。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

  我不怪樱空释,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爱你,而且他的爱超越了简单的亲情、爱情,是那么浓烈而又绝望。如同他所喜欢的樱花最后暮春的伤逝,一片一片如同自尽般的伤痕。

  当我转世之后,我知道我按照我的意愿变成了你前世最喜欢的女子,我的容貌几乎和梨落一模一样,可是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还是我的悲哀。我只知道,当你叫我梨落的时候,我多么难过。

  每天晚上我总是为你掌灯等待你的归来,我喜欢在夜色中等你,当我看到你从夜色最浓的黑暗中出现的时候,我总是会感觉到幸福。因为我让你感觉到,有人在等待你。

  而被人等待,应该是一种幸福吧。

  我总是傻傻的想,我应该是幸福的吧,因为卡索等待了我几百年,甚至隔世了依然等着,而且耐心地等待我的长大。我是个多么幸福的人啊。

  也许王您觉得好笑吧,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因为你是个那么善良而深情的人,可是你总是忧伤和难过围绕着,王,记得你的弟弟对你说的话吗,哥,请你自由地飞翔。

  王,当你熟睡的时候,我总是听到你低低的呼吸声,可是你的眉毛总是皱起来让人觉得是哥受伤的小孩子。

  你在别人面前都是坚强而刚毅的王,可是在我面前,我总是看到你脆弱的一面。我总是看到你盈满泪水的眼睛。那让我多么难过。

  所以我只有每天晚上点一盏宫灯,然后掌灯等待着你的归来。等待着你的温暖。

  王,尽管我前世是深海宫的人,我对水的操纵能力登峰造极,可是那不是我所喜欢的。相反,我觉得梨落这样血统不纯的女子,才可以带给你最多的温暖。所以成为梨落这样的女子我觉得比成为灵力卓越的幻术师更好。因为可以给你更多的温暖。

  王,今世我是个无法说话的女子,我无法告诉你我就是那个等待了你几百年的小人岚裳,我无法告诉你在你叫我梨落的时候我有多么难过。可是我想,如果我能够说话,那么,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岚裳。如果我做那么多的事情给你那么多的暗示,你都不能明白我是谁的话,那么,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王,我还是离开了。

  当我死在罹天烬的手上的时候,我很难过,不是因为我快要消散的生命。而是我突然想到:

  没有我为您掌灯,您在回家的路上,会觉得难过吗?

  没有黑暗中的那盏光芒,我担心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怕黑怕迷路。

  王,如果有来生,我愿意一直为您掌灯,等待你归家。

  王,我要离开了,不过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第86节:梦魇*剪瞳*雾隐

  我终于成为了血统纯正的女子,成为了深海宫灵力卓越的人鱼。

  可是,我却永远地丧失了卡索的爱。

  在我的前世,我没有陪着卡索一起生活下去,因为我是个血统低下的巫师,我没有深海宫人鱼的顶尖灵力,我无法为卡索延续下灵力更加精纯的后代,于是我被葬在了冰海的最深处。那个寒冷得几乎连鱼都没有的地方。我清晰地记得刺骨的寒冷刺破我的肌肤的感觉,生命一点一滴的流失,以及灵魂渐次离开身体时的惶恐。

  我仰望着高高的水面上的苍穹,那里只有很微弱很微弱的天光渗透下来,我含着眼泪呼喊我的王,可是我知道,他永远都无法听见,甚至,他不会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我的眼泪同海水混在一起。我想起卡索的面容,他的脸上总是弥漫着雾霭一样忧伤的表情,隐忍地生活下去,顺从于命运。

  然后我的生命消散在冰海里。在我生命消散的最后一刻,我的周围突然出现大群大群的深海鱼类,我看到它们闪光而森然的鳞光。

  我叫剪瞳,这是我转世之后的名字,我被深海宫的老人们发现于一团浓郁的水藻中,绿色的细若游丝的海藻将我严实地包裹起来,当她们拂开那些水藻的时候,她们看到了我的面容。

  其实她们不知道,年幼的我也不知道,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了,她们发现我的地方,正是我被囚禁被埋葬的地方。

  我终于知道了命运的无常和残忍,如同一个霸道的人注定要让世间所有的人尝尽命运轨迹中的无奈和可笑,那些充满嘲讽和黑暗的时光的裂缝。

  当我年幼的时候,我的记忆依然残存在卡索的身上。我总是听到有隐约的声音告诉我,我要成为卡索的妻子,我要嫁给刃雪城伟大的王。

  这样的声音反复出现在我的梦境和生命里,如同不可抗拒的召唤。

  而在我成年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这种召唤的意义,因为它要我靠近卡索,靠近这个身上残存着我几百年前的记忆的男人,靠近我前世中最珍惜的温暖。

  我靠近他了,站在他的面前热泪盈眶,可是他却叫我,岚裳。岚裳。

  我潸然泪下。

  我想他也许已经忘记了,那个站在长街尽头,那个跪下来对他说,“王,我接您回家”的梨落了。

  然后我成了他的侧室。我的灵力的确比前世的我有了很多的精进。我可以轻松地阅读那些大臣呈送上来的梦境,可是轻松地释梦告诉他们正确的做法,我可以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我可以让卡索可以不那么累。

  其实我的身心都是疲惫的,不过每次我看到卡索在梦境中甜美的笑容我都会觉得快乐。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忧伤的男子,那个为了天下忧伤的男子,可是却永远不关心自己的男子。宫女们告诉我,以前,卡索总是累得趴在大殿的桌案上,然后深沉地睡去。

  我总是希望可以为他多做些事情,因为前世,我不能成为陪伴他的女子。

  卡索每次都会对我微笑,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暖,他说,剪瞳,不要那么累。

  而我总是对他微笑,在他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纯银色的头发。一晃一晃,在他眼神的波纹里,晃动成前世我和他初次见面时漫天的落雪。

  只是,在我嫁给卡索几年之后,他娶了另外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成为了他的正室,她有着同我前世一模一样的容貌,我听到卡索温柔地叫她,梨落,梨落。

  我站在人群里,伤心的感觉如同灭顶,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下来,滴在他们牵手走过的红毯上。

  钟声响起来,我听到人们的祝福,那些欢呼声在我的头顶汹涌而过,我像是躺在奔流的溪涧下面,听着流水从头顶漫过去,无声无息地漫过去。

  从那以后,我经常一个人呆在大殿里,为卡索处理那些冗长而烦琐的梦境,听所有大臣的上奏,日复一日地消耗我的灵力。而卡索,总是早早地就回寝宫去了,他说,因为离镜在寝宫的门口,掌灯等他回家。他说怕她在风里面,会很冷。

  我望着卡索离开的背影总是难过,可是我什么也不说,继续释梦,继续消耗我的灵力,我想,我成为一个灵力超卓的女子,为卡索分担忧愁,这是多么的理所当然。

  可是,我不知道卡索有没有想过,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大殿中,会冷吗?

  我想我这一生,也许都是要奉献给卡索的。因为我爱他。因为他是个应该得到幸福却一直被幸福隔绝的人。每次我看到他脸上如雾霭般沉沉的忧伤,我就想看到他笑的样子,如同阳光,清澈而明亮。

  终于我还是为卡索而死了,死在火族的新的王子手上,罹天烬的幻术超越了我太多,我一直以为我是人鱼中灵力最好的人,可是,我发现,即使我的灵力再多一倍,我也无法赢过罹天烬。他天生就是上苍的宠儿。

  在我死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笑容,模糊而邪气,如同火族大地上长开不不败的红莲。他对我虚空地伸出手,然后我的身体就从地上升了起来,如同有手把我凌空托起。

  然后我看到罹天烬的眼神中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他说,剪瞳,云朵上住满了亡灵。

  他的手指突然合拢,然后我的身体里突然传出撕裂的剧痛,那一瞬间我的头颅高高地飞起来,我看到了下面自己四分五裂的身体。纯白色的血液浸染在黑色的大地上,如同积雪融化一样。

  周围的一切渐渐模糊,我恍惚地看到天空上卡索的面容,他的脸上依然有着如雾霭般沉沉的忧伤,他还是叫我,岚裳,岚裳。

  我想告诉他,我是梨落啊,几百年前接您回家的梨落啊。我的忧伤从胸腔中汹涌上来,卡索,为什么在我死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呢?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吗?

  卡索的面容消散了,我听见自己的头颅落在大地上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我想对卡索说话,可是再也发不出声音。

  我想告诉他,无论如何,请你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第87节:释,原谅我

  我站在刃雪城高高的城墙上面,大风凛冽地从我的脸上吹过去,我的凰琊幻术袍在风里发出裂锦般的声音。

  我俯看着我脚下夜色中黑色的疆域,厚重而深沉的疆土,我看得到上面无数的冰族巫师和火族精灵的厮杀,白色和红色惨烈的纠缠。红色和白色的血液和绝望的呐喊一起混合着浓重的血腥味道一起冲上遥远高绝的苍穹,里面还有独角兽和掣风鸟的悲鸣。

  我突然想起了几百年前自己死去的哥哥和姐姐,他们的独角兽就死在几百年前的那一场圣战中,而几百年后,当他们的弟弟成为了新一任的王,可是却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灭国的危险。

  我的心如同苍凉的落日,有着绝望的暖色光芒,可是却将沉入永远的黑夜。

  我将那些梦境悬浮在我周围的空气里,我看着那些光球上浮动的光泽,泪流满面。

  樱空释,剪瞳,离镜,皇柝,月神,潮涯,蝶澈,以及早些死去的片风,星轨,辽溅,还有离开我的婆婆星旧和父皇母后。我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们从夜空中浮现出来的面容,然后又如同烟雾般消散了。

  地平线的地方传来沉闷的雷声,如同急促的鼓点敲打在整个幻雪帝国的上空。

  我看到白色的巫师袍在火焰的吞噬下四分五裂,那些火焰迅速地曼延到了刃雪城的叫下,我看到城墙内四散奔逃的人群,听到小孩的啼哭,妇人的呐喊。

  之后,我看到几千年几万年屹立不动的刃雪城大门轰然倒下,那厚重黑色的城墙倒塌的时候,我听到我内心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眼泪流下来。因为我看到了我的父皇坚毅的面容,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失望地望着我。

  我没有想过,刃雪城竟然在自己的手中被 毁灭了。

  我看到了城墙下站在黑色战车上迎风而立的罹天烬,他的头发如同火焰一样。我看到他充满邪气的笑容,突然想起了我的弟弟。我难过地对着天空喊,释,释!

  我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知道是罹天烬。

  我念动咒语,扣起无名指,然后无数的冰剑从我的胸膛穿越而出,我看到自己的血液沿着那些锋利的冰刃汩汩而下,一滴一滴洒落在黑色高大的城墙上面。

  那一刻,我突然听到了辽溅苍凉的歌声,就是那些在沙场上被反复吟唱的歌声腾空而起,在凛冽的风里,一瞬间传送开去,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在聆听。包括雪雾森林中所有年幼的孩子,包括刃雪城中四散奔逃的人群,包括幻雪神山里所有灵力高强的人,包括深海宫中美丽的人鱼,歌声如同光滑细腻的丝缎一样飘荡在高高的夜空中。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我不知道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对还是错,只是,我想,生命的最后,我要给自己自由。我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也许以前我会因为种种牵绊而活下去,即使活得如同囚禁也无所谓,可是现在,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都不见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呢?我想起那些美好的传说,似乎天空上云朵上真的住着亡灵,我想,也许,释,我可以再看看你了。

  我倒下去,在我倒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出现在我身后的罹天烬,我看到他如同红色雾气一样氤氲的瞳仁渐渐清晰,最终变成如同火焰一样清朗的光泽,然后,他的眼眶中突然噙满了泪水,他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哀伤。

  然后我听见他难过而低沉的声音,他说,哥,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你怎么会离开我……

  我突然明白过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倒在地面上,对着我思念了几百年的弟弟伸出手,可是我的手指已经没有力气再握到一起了,其实我早就应该明白,除了释,没有人会有那么邪气可是又甜美如幼童的笑容了。

  然后周围在一瞬间黑了下去,我陷入永远的黑色梦境。

  身边突然温暖如春,仿佛盛开了无数的红莲。

  释,原谅我,没有等到你。

  第88节:梦魇*罹天烬*殇散

  我是罹天烬,火族最年幼的皇子。可是,我的灵力却超越了我的任何一个哥哥姐姐。

  每次他们看见我的时候都会躲得很远,因为他们怕莫名其妙地死在我的手上。因为,我从来不觉得生命有什么值得我尊重的地方。生命只是一个脆弱的梦境,只要我高兴,我就可以捏碎它。

  我的父皇很宠爱我,我在火族皇室的家族里几乎为所欲为。我的父皇总是对我说,成大事者不需要在乎小的琐事。所以,我成长为桀骜不驯为所欲为的男子。

  我是火族里最英俊的男子,甚至火族的人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这样精致的面容,我的父皇总是把我看作他最大的骄傲,他总是对我说,烬,你会成为火族最伟大的王。

  我的父皇喜欢带我站在火族疆域最高的山顶上俯瞰脚下起伏的大地,他告诉我,这就是我将来的王国。我看着下面黑色中隐隐发出火光的大地,内心空旷而萧索。我告诉父皇,这里不是我的理想,这里的土地永远贫瘠,父皇,你看冰海的那边,看到了那些白色的大地和宫殿吗?我会将那片土地印上火焰的记号。

  我的父皇望着我,眼神森然,他说,你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这样的张狂和不驯。

  我不知道我内心为什么有着那么强烈的愿望要打破那座白色的城堡,我只是觉得那座金碧辉煌的城堡如同一个监牢。可是它到底囚禁的是什么,我却无从知晓。我只是隐隐地知道,我要打破它。

  我的灵力似乎是天成的,火族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像我一样可以操纵如此精纯的幻术,在我没有成年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家族中所有的人了,包括我的父亲。整个家族为我的灵力感到惶恐,只有我的父亲很是骄傲和自豪。我记得他被我打败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只是过了很久,他突然笑了,笑声苍凉而嘶哑,他说,不愧是我的儿子,然后他望着天空大声地喊火族历史上最好的幻术师是他的儿子,罹天烬。

  我不喜欢我家族的任何人,我总是孤独而桀骜地站在风里面,长袍飞扬如同火焰,我喜欢天空孤独的濯焰鸟,它们总是一只一只单独地飞,从来不和其他的鸟一起。只是我总是觉得那只孤独而庞大的鸟儿是在寻找着什么,为了它寻找的东西,它可以这样几百年几百年心甘情愿地寂寞下去。

  我喜欢这样的鸟,因为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不顾一切。

  我总是伸出手指对着它们的身影变换我的手指,我看到从我指尖发出的光芒,我知道自己拥有最好的幻术和灵力,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什么。

  我只是隐约地觉得,我要毁掉冰海那边的国度。

  于是,在我成年之后,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站在了冰海对岸的白雪皑皑的大地上,用火光照亮了整个苍蓝色的天空。铺满整个黑色大地的火种。

  杀死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冰族巫师简直不用任何的力气,我的灵力凌驾于他们百倍之上。我记得我杀死了两个容颜绝世的巫乐师,还杀死了另外两个拥有同样绝世容颜的女子,这两个女子,似乎就是冰族的王的妻室。其中一个在死后下身变成了鱼尾,我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突然觉得这个画面似曾相识,仿佛在很多年前有过一样的画面,死亡的人鱼,流淌的眼泪,和记忆中模糊的樱花的伤逝。

  我高举着手中的火红色的剑,召唤着所有火族精灵前进,我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刃雪城,看到了它高高的如同监狱般的城墙,还有城墙上迎风站立的冰族的王。

  我的笑容突然撕裂如同璀璨的莲花。

  我想我快要实现我的理想了,这座城堡必定会毁在我的手上。

  当我迈上城墙的时候,我看到了冰族的王,可是胸腔中突然一阵剧痛,如同地震产生的深深的裂痕。脑海中涌动着华丽的梦魇,所有的记忆在我的眼前一幕一幕闪过,我突然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我是幻雪帝国的二皇子,我是樱空释。

  在我前世死的时候,我看着我哥哥的面容那么难过,我想到我还是无法给他自由,这座刃雪城必定会如同监牢一样囚禁他的一生,他永远都无法按照他的意愿活下去。

  所以我想,如果有来生,我要成为灵力最强的人,我要毁掉刃雪城这座囚禁了我哥哥几百年的牢笼,我想看到我哥哥站在阳光下自由的微笑,因为我曾经见到过,在流亡凡世的时候见到过,那个微笑是多么温暖,多么好看。

  那是可以让我潸然泪下,让我用一生去交换的笑容。

  我想哥哥可以重新抱着我,走在风雪飘摇的街道上,为了我而用幻术杀死侵犯我的人,因为他告诉我,我就是他的天下。

  我想亲吻他的眉毛,因为他的眉上总是有着忧伤的表情,如同沉沉的暮霭一样忧伤的表情。每次看见他的样子我都好难过。

  我的哥哥应该是自由地翱翔在天上的苍龙。

  而来世,我真的成为了灵力最强的人。我成了火族最年轻可是最霸气的皇子。

  当我站到刃雪城最高的疆域上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哥哥,卡索。可是,我却无法相信我看到的画面,我看到他胸膛上穿越而出的锋利的冰刃,看到了我哥哥的血液从刀锋上汩汩而下。

  然后他倒下去。

  我心目中惟一的神倒在了我的面前,我仿佛听到整个世界崩塌的声音。

  在他倒下去的时候,我哭着叫他,我说哥,哥,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他的目光同以前一样温暖而柔软,充满怜惜,我知道,他几百年都在挂念我,他的嘴唇动了一下可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模糊的气息从他的嘴唇间发出来,我知道他是想叫我的名字,释。

  我走过去,抱着我的哥哥,他躺在我的膝盖上,他的手伸出来,想要抚摩我的面容,可是却突然垂了下去,然后我看到他眼中消散的光芒。

  哥,你为什么不抱抱我?为什么离开我?

  我抬起头,天空浮现出我哥哥灿烂如同朝阳的笑容,那是他在凡世突然长大成人的样子,那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我哥哥的怀里,我还是个小孩子,可是,卡索,已经成长为如同父皇一样英俊挺拔的王子。他望着我微笑,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了。

  我想起哥哥为我杀人的样子,想起他抱着我走在凡世的样子,想起他将我抱进长袍中不受风雪的样子,看见哥哥把我从幻影天的大火里救出来样子,我看到哥哥脸上忧伤如暮霭的样子,看见天空上无数的亡灵。

  一阵又一阵连绵不断的剧痛在我胸腔中撕裂开来,火红的鲜血从我口中喷涌而出染红了我和哥哥的幻术长袍,一瞬间,那些血液全部变成了盛开了红莲,红莲过处,温暖如春。

  哥,有我在的地方,你永远都不会寒冷。

  请你,自由地,歌唱……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十年后再读,第十部分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