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诗词歌赋 > 正文

吴均古诗,周弘正古诗

时间:2019-08-22 02:49来源:诗词歌赋
纷吾少驰骋,自来乏名德。白玉镂衢鞍,黄金玛瑙勒。射雕灵丘下,驱马雁门北。殷勤尽日华,留连穷景黑。岁暮竟无成,快来坐默默。——南北朝·吴均《赠任黄门诗二首其二》 輶轩

纷吾少驰骋,自来乏名德。白玉镂衢鞍,黄金玛瑙勒。射雕灵丘下,驱马雁门北。殷勤尽日华,留连穷景黑。岁暮竟无成,快来坐默默。——南北朝·吴均《赠任黄门诗二首 其二》

輶轩通八表。旌节骛三秦。听歌酬敏对。继好伫行人。贺生思沉郁。萧弟学纷纶。共有笔端誉。皆为席上珍。离羣徒悄悄。征旅日駪駪。亚马逊河分郎中。一曲悲千里。海内一生亲。中朝流寓士。痛哉悯梁祚。于焉三十祀。钟仪絷不归。盛宪悲何已。陇头心断绝。尔为参生死。回首望长安。犹如蜀道难。函关分地轴。华岳接天坛。行旜方境逝。去棹舣江干。芦花霜外白。枫树叶子水前丹。翔鸥方怯冻。落鴈不胜弹。辉辉盛王道。时务婴疲老。九流倦视野。十年变怀抱。何以敦歧路。凄然缀辞藻。江南有桂枝。塞北京有线电萱草。斗酒未为别。垂堂深自小编保护。——南北朝·江总《赠贺左丞萧舍人诗》

四时易荏苒,百龄倏将半。故老多零落,山僧尽凋散。宿树倒为查,旧水侵成岸。幽寻属令弟,依然归旧馆。感物自多伤,况乃春莺乱。——南北朝·周弘正《还草堂寻处士弟诗》

赠任黄门诗二首 其二

南北朝:吴均

吴均(469年-520年),字叔庠。南朝梁教育家,文学家,时官吴兴主簿。明人辑有《吴朝清集》。

吴均

逢风时迥度,逐侣乍争飞。犹忆方塘水,今秋已复归。——南北朝·庾信《赋得集池雁诗》

赋得集池雁诗

夜静琼筵谧,月出杏坛明。香烟百和吐,灯色九微清。五岳移龙驾,十洲回凤笙。目想灵人格,心属羽衣轻。蕙肴荐神享,桂醑达遥诚。熙然聊自得,挹酒念浮生。——南北朝·周弘让《春夜醮五岳图像和文字诗》

春夜醮五岳图文诗

六国始咆哮,驰骋未定交。欲竞连城玉,翻徵缩酒茅。折骸犹换子,登爨已悬巢。壮冰初开地,盲风正折胶。轻云飘马足,明月动弓弰。楚师正围巩,秦兵未下崤。始知千载内,无复有申包。——南北朝·庾信《拟咏怀诗二十七首 其十五》

拟咏怀诗二十七首 其十五

南北朝:庾信

六国始咆哮,驰骋未定交。欲竞连城玉,翻徵缩酒茅。

折骸犹换子,登爨已悬巢。壮冰初开地,盲风正折胶。

轻云飘马足,明亮的月动弓弰。楚师正围巩,秦兵未下崤。

始知千载内,无复有申包。

1

赠贺左丞萧舍人诗

南北朝:江总

江总知名南朝陈大臣、国学家。字总持,祖籍济阳考城。出身体高度门,幼聪敏,有文才。年十八,为宣惠武陵王府法曹敬伯军,迁长史殿中郎。所作诗篇深受梁武帝重申,官至太常卿。张缵、王筠、刘之遴,乃不平时高才大学生,皆对江总雅相推重,与之为忘年友。侯景之乱后,避难会稽,流寓岭南,至陈文帝天嘉五年才被招募回建康,任中书里正。陈后主时,官至大将军令,故世称“江令”。任上“总当权宰,不持行政事务,但日与后主游宴后庭”,“由是国政日颓,纲纪不立”(《陈书·江总传》)。隋文帝开皇四年灭陈,江总入隋为上开府,后放回江南,离世于江都。

江总

乘和荡犹豫。此焉聊休憩。连山去极端。长洲望不极。参差照光彩。左右皆春色。晻暧瞩。游丝。出没看飞翼。其乐信难忘。翛然宁有饰。——南北朝·萧衍《天安寺疏圃堂诗》

天安寺疏圃堂诗

河图论阵气。金匮辨星文。地中鸣鼓角。天上下将军。函犀恒七属。络铁本千羣。飞梯聊度绛。合弩暂凌汾。寇阵先中断。妖营即五分。连烽对岭度。嘶马隔河闻。箭飞如疾雨。城崩似坏云。英王于此战。何用李牧。——南北朝·庾信《同卢记室从军诗》

同卢记室入伍诗

六国始咆哮。驰骋未定交。欲竞连城玉。翻征缩酒茅。折骸犹换子。登爨已悬巢。壮冰初开地。盲风正折胶。轻云飘马足。月亮动弓弰。楚师正围巩。秦兵未下崤。始知千载内。无复有申包。——南北朝·庾信《拟咏怀诗 十五》

拟咏怀诗 十五

南北朝:庾信

六国始咆哮。驰骋未定交。欲竞连城玉。翻征缩酒茅。折骸犹换子。登爨已悬巢。壮冰初开地。盲风正折胶。轻云飘马足。月亮动弓弰。楚师正围巩。秦兵未下崤。始知千载内。无复有申包。1

还草堂寻处士弟诗

南北朝:周弘正

南朝陈汝南安成年人,字思行。周颙孙。年八周岁,通《老子》、《周易》,十五补国子生。起家梁太学大学生。累迁国子大学生,于士林馆助教,听者倾朝野。博学,善谈玄及占候,兼明释典,当世名僧亦多请质疑滞。侯景占建康,附景为太常,掌礼仪。后投元帝,授黄门刺史,迁左户少保,加散骑常侍,校雠秘府图籍。入陈,累迁大将军、里胥右仆射。侍西宫讲《论语》、《孝经》。撰有《周易讲疏》等。

周弘正

春郊斗鸡侣,捧敌两逢迎。妒群排袖出,带勇向场惊。锦毛侵距散,芥羽杂尘生。还同克制罢,耿介寄前鸣。——南北朝·褚玠《斗鸡东郊道诗》

斗鸡东郊道诗

季父鉴祸先,辛生识机始。崇替非无徵,兴废要有以。自昔沦中畿,倏焉盈百祀。不睹南云阴,但见胡尘起。乱极治方形,涂泰由积否。方欲涤遗氛,矧乃秽边鄙。眷言悼斯民,纳隍良在己。逝将振宏罗,一麾同文轨。时乎岂再来,河清难久俟。骀驷安局步,骐骥志千里。梁傅畜义心,伊相抱深耻。赏契将何人寄,要之二三子。无令齐东晋,取愧邹鲁士。——南北朝·刘义隆《北伐诗》

北伐诗

楚材称晋用,秦臣即赵冠。离宫延子产,羁旅接陈完。寓卫非所寓,安齐独未安。雪泣悲去鲁,凄然忆相韩。唯彼穷途恸,知余行路难。——南北朝·庾信《拟咏怀诗二十七首 其四》

拟咏怀诗二十七首 其四

南北朝:庾信

楚材称晋用,秦臣即赵冠。离宫延子产,羁旅接陈完。

寓卫非所寓,安齐独未安。雪泣悲去鲁,凄然忆相韩。

唯彼穷途恸,知余行路难。

1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吴均古诗,周弘正古诗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