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诗词歌赋 > 正文

宋词鉴赏,转自网络平台

时间:2019-11-29 15:48来源:诗词歌赋
九张机 一张长沙,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乌贼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六首) 两张长沙,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九张机

一张长沙,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乌贼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六首)  

两张长沙,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无名氏  

三张长沙,吴蚕已老燕雏飞。DongFeng宴罢长洲苑,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一

四张仲景,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一张长沙,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五张仲景,横纹织就沈郎诗。大旨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二

六张长沙,行行都是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胡蝶。停梭大器晚成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两张长沙,月明人静漏声稀。千头万绪相萦系。织成生龙活虎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七张长沙,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三

八张仲景,回纹知是阿什么人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厌厌无奈,不忍更思索。

  三张仲景,中央有朵耍花儿,娇红黑色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九张长沙,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辞行。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四

《九张机》十一首 作者:无名氏

  四张仲景,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一张仲景。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五

两张仲景。月明人静漏声稀。盘根错节相萦系。织成意气风发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七张长沙,春蚕吐尽生平丝。莫教轻松裁罗绮,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三张仲景。大旨有朵耍花儿。娇红铁锈红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六

四张仲景。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春衣,素丝染就已堪悲。尘昏汗污无面色。应同秋扇,从兹永弃,无复奉君时。

五张仲景。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黄金时代对化生儿。

  《九张仲景》是词调名称,《乐府雅词》列“转踏类”。“转踏”是用部分诗和词组合起来的叙事歌曲。《九张长沙》的样式比“转踏”轻易,是用同风度翩翩词调组成联章,合为大器晚成篇完整文章,重在抒情。可谓“组词”。

六张长沙。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鹩辛舸浩?炉添隶书,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在这里后生可畏组《九张仲景》前边,曾慥有风华正茂段序言,云:

七张长沙。春蚕吐尽生平丝。莫教轻松裁罗绮。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醉留客》者,乐府之旧名;《九张长沙》者,才子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春怨。章章寄恨,句句言情。恭对华筵,敢陈口号。一掷梭心后生可畏缕丝,连连织就九张长沙。平素巧思知多少,苦恨春风久不归。”

八张长沙。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从词的自己并整合这段序言看,那组无名的《九张机》并非民歌,但含有浓重的民歌色彩。应是先生模仿或加工民间词而成。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对此评价颇高,称之为“绝妙古乐府”,“高处不减《风》、《骚》,次亦《子夜》怨歌之匹,千年绝调也。”又云:“词至是,已臻绝顶,虽美成(周邦彦)、白石(姜尧章)亦无法为。”

九张仲景。一心长在百乌贼。百花共作红堆被。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第意气风发首,“一张长沙”,从思妇夜织入题,“织梭光景去如飞”,惊讶年华流逝。“兰房夜永”是孤眠人所在及其觉得。此句点明时间、地方,又见相思的情景。“呕呕轧轧”以下,用织锦表明告别愁恨与期盼团圆的情义。那是数千年中华封建主义劳动妇女标准形象的心境描写,情调凄惋动人。有民歌韵味,造句用词却很文雅,如“兰房夜永”、“春恨”等胸中有数是透过文士加工的。

轻丝。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裁缝衣著,阳春歌舞,飞蝶语黄莺。

  第二首,承继上首,“月明人静漏声稀”,写早晨织锦。“根深蒂固相萦系”有双关意,丝寓情思,缠绵柔和。后三句用晋人窦滔被放流沙,其妻苏氏织锦为回文以寄相思的传说,宛转回环,读之倍觉凄伤。

春衣。素丝染就已堪悲。俗世昏污无气色。应同秋扇,从兹永弃,无复奉君时。

  第三首,“三张长沙”承上首“锦字回文”伸发。“宗旨有朵耍花儿,娇红桃红春明媚”象征织女的精华青春和能够爱情。后三句,表明对爱情渴望,反衬虚度青春的忧惧心思。杜十娘《金缕衣》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可与之参读。阵廷焯认为“三张仲景,吴蚕已老燕雏飞”生机勃勃首“刺在言外。”可供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

歌声飞落画梁尘。舞罢香风卷绣茵。更欲缕成机上恨,尊前忽有断肠人。敛袂而归,相将好去。

  第四首,用“鸳鸯织就欲双飞”象征相待如宾永结合欢的美好素愿。“可怜”一句转折,痛惜时光流逝,在忧思煎熬中红颜渐老,白发先生。用杜牧《齐安郡后池绝句》句:“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绝对浴红衣”,借成双作没有错鸳鸯之对浴,反衬思妇的孤栖寂寞。词彩华美,风调俊逸。

  第五首,跳过“五张仲景”、“六张仲景”,为“七张仲景”,写失望后的伤心,“春蚕吐尽毕生丝”,借“丝”、“思”二字谐音,用春蚕吐丝比喻心中柔曼绵长的情思,并用春蚕吐尽生平丝象征持始终如一之坚决。“莫教”以下,亦用象征手法,希望裁制衣服时小心裁剪,不要把锦纹上之鸾凤分开,意味着不要毁掉费力编织的美好爱情。发出呼唤,渴望挽留失去的爱恋,语近凄厉。

  第六首,“春衣”前本有“八张仲景”、“九张仲景”,并有“轻丝”少年老成首。“春衣”是十风姿洒脱首中之最后风华正茂首。“素丝染就已堪悲”言素丝染后,失去了本来的白花花,所以兴悲,用《直指方·说林训》传说:“墨翟见练丝而泣之,为其能够黄,能够黑。”“素丝染就”借织锦成衣,完结“九张仲景”所表的织锦全经过。兴悲引起下文。“尘昏汗污无气色”,言春衣被人轮奸,被尘埃粉汗沾污,失去原先光泽。白乐天《缭绫》诗亦云:“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这里比喻织女的清白心灵和美观姿色,因被侵蚀而少气无力衰老。“应同秋扇”以下,用秋扇之见弃,痛惜自个儿的造化之悲伤。班婕妤《怨歌行》云:“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成合欢扇,团团似明亮的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八月会至,凉飙夺炎暑。弃捐箧笥中,恩遇中道绝。”绝望的忧伤,见弃的埋怨,蕴藉在同秋扇命局与共的比喻中。采用以上六首组成联章比原本十风度翩翩首更为优质。删节之五首如下:

  五张长沙,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大器晚成对化生儿。
  六张仲景,雕花铺锦未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炉添石籀文,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八张长沙,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长沙,一心长在百乌贼。百花共作红推被,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轻丝。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裁缝衣著,春季歌舞,飞蝶语黄莺。

  这黄金年代组词后,附有以下诗文:

  “歌声飞落画梁尘,舞罢香风卷绣茵。更欲缕成机上恨,尊前忽有断肠人。敛袂而归,相将好去。”

  或许是曾慥所题。 (陶先淮)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宋词鉴赏,转自网络平台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