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诗词歌赋 > 正文

秋蝇原文,陈莹中画像赞

时间:2019-08-22 02:50来源:诗词歌赋
滑石泉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

滑石泉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东坡来饭辩才师,元祐真人宥密时。生长太平经战伐,浮沈薄宦寄喧卑。五朝遗老今谁在,万事当时恨独知。此世阅人如传舍,吾人安更用名为。——宋代·项安世《次韵田将仕年八十八岁作诗自喜三首 其一》

次韵田将仕年八十八岁作诗自喜三首 其一

我读醉翁思颍诗,恨不六翮西南飞。頖宫朅来滨颍水,颍水虽同非颍尾。羡君匹马秋风前,吏隐去作南昌仙。霜威凛凛肃普天,环湖潇洒皆当年。时丰铙鼓如寒蝉,想见丝缗上钓船。太白还光醉翁死,邻家仍无隐君子。山高水深谁与知,只恐未乐君先悲。朱方豪士森戈矛,青云蹭蹬犹督邮,不如黄鸡白酒相与醉即休。——南北朝·邹浩《送裴仲孺摄汝阴尉》

送裴仲孺摄汝阴尉

风髯飞动俨长身,缥渺襟期不受尘。岂是恝然忘应物,亦知蕞尔漫劳人。若非事业惊当世,也合文章作近臣。此外世间无处著,却须汗漫跨麒麟。——宋代·项安世《送罗机宜秩满东归三首 其二》

送罗机宜秩满东归三首 其二

宋代:项安世

风髯飞动俨长身,缥渺襟期不受尘。岂是恝然忘应物,亦知蕞尔漫劳人。

若非事业惊当世,也合文章作近臣。此外世间无处著,却须汗漫跨麒麟。

1

秋蝇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忆昨随侍游鄞川,穷探欲上苍崖颠。峥嵘古寺忽邂逅,眸子顾我惊瞭然。子时苫块惨无意,挥麈岂暇论幽玄。星离雨散已五载,谁谓此地方周旋。胸中突兀富经史,欬唾落纸珠玑圆。明明君王正侧席,何事版籍从拘挛。匡庐胜槩半境内,足以寄傲追前贤。穿云漱涧遍所历,妙句流落人间传。却来隐几北窗下,博山深炷沉香烟。细观身世究竟处,何者当好何当捐。纷纷万事付一笑,聊复尔耳姑随缘。吁嗟二轮挽莫住,愿子于此同勉旃。——南北朝·邹浩《送楼谦中赴江州德化主簿》

送楼谦中赴江州德化主簿

我读醉翁思颍诗,恨不六翮西南飞。頖宫朅来滨颍水,颍水虽同非颍尾。羡君匹马秋风前,吏隐去作南昌仙。霜威凛凛肃普天,环湖潇洒皆当年。时丰铙鼓如寒蝉,想见丝缗上钓船。太白还光醉翁死,邻家仍无隐君子。山高水深谁与知,只恐未乐君先悲。朱方豪士森戈矛,青云蹭蹬犹督邮,不如黄鸡白酒相与醉即休。——南北朝·邹浩《送裴仲孺摄汝阴尉》

送裴仲孺摄汝阴尉

旧日潘怀县,长怜簿官卑。清秋一摇落,绿鬓两衰迟。今代诸孙在,遗风百世知。四声哦激烈,九折诉嵚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秋蝇原文,陈莹中画像赞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