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诗词歌赋 > 正文

宋末词人张炎,宋词鉴赏

时间:2019-11-02 20:08来源:诗词歌赋
解连环 孤雁 张炎(1248年-1320年),字叔夏,号玉田,晚年号乐笑翁。祖籍陕西凤翔。六世祖张俊,宋朝著名将领。父张枢,“西湖吟社”重要成员,妙解音律,与著名词人周密相交。

解连环

图片 1

  孤雁  

张炎(1248年-1320年),字叔夏,号玉田,晚年号乐笑翁。祖籍陕西凤翔。六世祖张俊,宋朝著名将领。父张枢,“西湖吟社”重要成员,妙解音律,与著名词人周密相交。张炎是勋贵之后,前半生居于临安,生活优裕,而宋亡以后则家道中落,晚年漂泊落拓。著有《山中白云词》,存词302首。张炎另一重要的贡献在于创作了中国最早的词论专著《词源》,总结整理了宋末雅词一派的主要艺术思想与成就,其中以“清空”,“骚雅”为主要主张。

  张炎  

我当初喜欢南宋醇雅词,是因为它的“清空骚雅”的风格,自成一家。在学习醇雅词时,却不料总也进入不了状态,摸不清醇雅词的章法,背诵篇目也往往背过就忘,真是焦急。在我看来,南宋醇雅词是诗词解读中的难点,只有深谙诗词写作技巧章法之人才能够道破天机。而我也只有不断提升自己,来努力使自己有资格解读醇雅词中的咏物词。

  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怳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谁怜旅愁荏苒?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

玉田因《南浦·春水》一词被称为“张春水”,而又因《解连环·孤雁》而被称为“张孤雁”。玉田写这首词所经历的是国破家亡,元蒙民族统治中国,渐趋稳定,很多人纷纷北上谋求出路,而他自己就像个离群孤雁一般,在这个大环境中依然保留有自己的心性。这首词极力渲染他的孤寂。

  南宋词坛的名家姜白石推崇前蜀词人牛峤的《望江南·衔泥燕》为咏物而不滞于物是说咏物要切合物,但又不能停留在物上。假如咏物而只停留在物上的话,即使你写得怎么维妙维肖,境界也不高,意义也不大。这个说法是颇有道理的,历代著名的咏物词的确也大都如此。被张炎《词源》推为“真是压倒今古”的和韵词,苏轼的《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是通过咏杨花来写爱情的;也是被张炎《词源》评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的姜白石的《暗香》,是通过咏梅来怀旧的,《疏影》是通过咏梅来写兴亡之感的。这都是咏物而不滞于物的。张炎自己的这首《解连环·孤雁》也正是这样的咏物词。

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恍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

谁怜旅愁荏苒。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

  这首词上片的“楚江空晚”、“离群万里”、“自顾影”、“沙净草枯”、“水平天远”极力描绘出一个空阔、黯淡的境界来衬托雁的孤单,紧接着用“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把失群的雁排不成雁阵和《汉书·苏武传》雁足传书的故事巧妙地融化为一,进一步点出雁的孤单。据孔行素《至正直记》说:“张叔夏《孤雁》有‘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人皆称之曰‘张孤雁’。”可见这在当时也是受称赞的。

上阕前三句写发生事件及地点。一只大雁在南方失意离群,“楚江”指的是南方地区,孤雁离群用了“怅”、“恍然”、“惊散”这样胆战心惊的字眼,可看出家国之痛对于张炎心灵的摧残。起句就运用了肃杀暗淡笔触,奠定全诗基调。“空晚”表达的是一种傍晚辽阔境遇,更凸显了孤雁的渺小与凄凉。周密《花犯·赋水仙》: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宋亡后,许多人都归附元朝,想为自己奔得一个前程,而作者有自己的志向和追求,如同孤雁一般,漂泊无助,守护着自身清高追求。

  转入下片,作者用重笔以绵绵不断的旅愁,以汉武帝弃置陈皇后的寂寞凄凉的长门冷宫,以桓伊抚筝歌“怨诗”的凄清声调来渲染孤雁羁旅哀怨之情。水穷云起。在极端哀怨中,它想到失去的伴侣,想到失去的伴侣的栖止,想到失去的伴侣的心情。从失去的伴侣的心情又幻想到有朝一日忽然重逢的惊喜和坚贞的操守。描写是那么的细致、曲折而又自然,没有给人刻意为之的感觉。

“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孤雁不由于对自身境况产生怜悯之情,形影相吊,只有另找栖身处。想要下,却未下,只见寒塘之处,荒沙漠漠,衰草瑟瑟,寒水暮天相接,寂寥凄怆,孤独之感更进一步抒发出来了。读来似有惊魂未定之感。“下寒塘”出自崔涂《孤雁》:“暮雨相呼失,寒塘欲下迟。”

  张炎在《词源》中说:词的“末句最当留意,有有馀不尽之意始佳。”《解连环·孤雁》这首词的结尾,就是这种理论的实践。这首词的结尾仍然和它的前面部分一样,没有用“孤”、“独”、“单”、“只”这类的字、词来作结,却是和史达祖《双双燕·咏燕》的结尾用美人独凭画栏反结“双双燕”本意一样,用“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作结,以双燕反结孤雁。词显然宕开,用了双燕,但“未羞他”的还是孤雁,作者自始至终紧紧扣住的还是“孤雁”。而这样反结,却既有波折之妙,又给读者留下了很宽广的思索余地。

“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这句写法巧妙。雁群飞行通常排成人字形,而孤雁单飞排不成字,所以是写不成书信,看上去只是一个点,带回一点相思。“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将这种故园之情表达得更多明显。这里运用了一个典故,“苏武托雁寄书”,生怕这样徘徊迁延会耽误苏武传达他们思念故国之心愿。此处用苏武典故暗指困于元统治下有气节的南宋人物。

  但是,张炎这首词并不只是单纯描摹孤雁的形、神及其境遇,而是把雁和人巧妙地融化为一,写雁的孤单就是写人的孤单,写失群孤雁及其困苦是用来比喻他自己国破家亡后,南北奔走,羁旅漂泊,过着和过去“翩翩然飘阿锡之衣,乘纤纤之马”(戴表元《送张叔夏西游叙》)显然不同的、困苦、凄凉、孤独的悲痛生活。这正是他在《清平乐》中写的“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谁家”,在《甘州》中写的“零落一身秋”所表达的思想感情。

上阕突出描写孤雁的内心世界,“不滞留于物”,下阙由实转虚,更显“清空”本色。“谁怜旅愁荏苒”,孤雁旅途之劳顿之愁恨绵绵不绝,有谁可以怜惜呢?“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这里用了一个典故,汉武帝陈皇后罢退长门宫的故事。长门宫所弹的是陈皇后的怨,况且筝柱斜列如雁行,所以也可以指代孤雁之怨,从而抒发自己亡国之思。杜牧《早雁》也有诗云:“仙掌月明孤影过,长门灯暗数声来。”钱起的《归雁》有云:“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

  当然,张炎这首词也并不仅只是用失群孤雁来比喻自己的漂泊生涯,他在上片“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之后,又重复用苏武的故事:“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前后同用一事,而词意不显得重复,这既说明玉田文字技巧的惊人,更表现了他感情的沉痛。在这里,他显然既是怀古,更是伤今。这时在大都还囚禁着被掳北去的那些坚持民族气节的爱国者,他非常怀念他们,崇敬他们,就像他怀念、崇敬苏武一样。其实不止于此,就是对那些隐居不仕的宋朝遗民,他也是怀念、崇敬的,在他自己说“动黍离之感”的《月下笛》中,他念念不忘的“犹倚梅花那树”的“翠袖”佳人,就是这些遗民。词下片末尾的“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则又明显地是指投降元蒙统治者而得到高官厚禄的南宋状元宰相留梦炎之流,在这些飞黄腾达的败类面前,词人虽困苦而“未羞”,这表现了他的坚贞,也表现了他对坚持民族气节者的肯定,对屈膝投敌的败类的鄙视,同时也表现了词人对故国的感情,对现实的态度。

“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这一句进一步表达了孤雁多么思念同伴啊,多么想找到雁群啊!料想自己的伴侣还栖宿在芦花中,他们是否正惦念我在春前,会转程从旧路飞回北边。这一句是虚写,婉转空灵;“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秋风瑟瑟、暮雨潇潇,空晚的渺小孤雁在思念中呼叫着同伴,突然它又害怕,害怕自己不胜那突如其来的巨大喜悦和幸福所冲击。崔涂《孤雁》:暮雨相呼失,寒塘欲下迟。作者心思细微,由呼到怕,极为精细地刻画了孤雁备受离群之苦后幻想自己重见同伴时激动而焦躁的矛盾心理。

  我们可以说,张炎这首《解连环》咏的是孤雁,但它没有拘于孤雁,而是曲折地表达了作者身世家国之感的。是咏雁也是咏人,是亦雁亦人,浑化无迹的佳作。(马兴荣)

“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这样当双燕归来后栖息于画帘半卷的房檐,我也不会羞惭。意思是即使双燕在春日融融中翩翩归来,孤雁也不会羞惭,也不愿意变成双燕,寄人篱下,以博主人一笑。最后一句正暗含了作者不愿意归附元朝统治,表现了孤傲清高情怀,升华了孤雁及作者的形象。含蓄而委婉地表现了作者的态度。

全词以“孤”字为线索,处处体现出孤意,运用描写、烘托、渲染、虚实、抒情等写作手法,通过对孤雁的刻画,把张炎的家国之痛和身世之感尽数蕴含在孤雁这一形象之中。

本诗涉及到孤雁的诗词有以下几首:

周密《花犯·赋水仙》: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

崔涂《孤雁》:暮雨相呼失,寒塘欲下迟。

杜牧《早雁》:仙掌月明孤影过,长门灯暗数声来。

钱起《归雁》: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

涉及到的典故:苏武托雁传书,陈皇后罢退长门宫。

图片 2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宋末词人张炎,宋词鉴赏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