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诗词歌赋 > 正文

越山见梅,宋词鉴赏

时间:2019-11-02 17:24来源:诗词歌赋
点绛唇 ●点绛唇·越山见梅 越山见梅 吴文英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行人去。暗消春素。横笛空山暮。 越山见梅 吴文英      

点绛唇

●点绛唇·越山见梅

越山见梅 吴文英 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 行人去。暗消春素。横笛空山暮。

  越山见梅  

吴文英

             她在逆境中仍显自若大方,新鲜的时节的蔬菜,排骨冰水沥净大火汆去糟血,两三味辛料,文火慢炖,有生命力般的散发着热腾腾的浓香, 赤脚走着摆弄陶瓷碗碟,原木铺砌的木地板年代久远,发出木板挤压的声音,在路边树林里采立春的小葱,细细切碎撒进热汤。     一个人坐在地毯上背靠沙发,薄如蝉翼的烟纸捏一小撮烟草,手指熟练的卷着烟,舔湿烟纸点燃,深吸一口。会思考如何继续,没有接续又会是怎样。

  吴文英越山见梅,宋词鉴赏。  

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

            她相信生活和世界只有自己,你欢颜它就无畏,如此固执的只身流离在每个陌生的地方, 生活无法滞留。这样的路上每一步错误都是警戒,如果深陷就是自我毁灭。

  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行人去。暗消春素。横笛空山暮。

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

           年少时喜欢用铅笔或者墨水笔写字, 遇见的,看在心里,记在白色的纸上。用力写下每个字,心里踏实,仿佛可以不畏离难情愁,柔韧能屈伸,像初开的玫瑰花苞,水融则舒展 , 风干亦留色。那是快乐的时光, 暖色的记忆,素色的衣服,简单的自来卷长发,不浓妆,眼里有清澈的悲伤,听不流行少见歌手的歌曲,记录着, 演唱者的名字和文字,见他见你,只笑不语。轻言看淡世事,只是在成长中的落寞。心中有深深爱着的人,以坚强的姿势生活。

  这首词,意境悠远、空灵,借天寒幽独的梅花,写出一种苍凉、冷寂的心境。

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

             用挫败的空白,安静的准备食物, 原始动物的行为,来面对未知。或者她会埋头痛哭,却知道哭泣后的束手无措更让自己为难。从小有言教诲, 如梅冷傲立寒冬,如笛声箫音落群山。需渡几数年华恍然懂此韵意。

  此词不专意咏梅,而是写孤独的盘桓中无意与梅相逢。逢梅之后也未着力写梅,略加点染之后,还是写诗人自身的心情和周遭的环境,梅在词中并未作为一个主体的描写对象,而是诗人情绪的一种触媒和表征。

行人去,暗消春素,横笛空山暮。

  上阕一开始,先叙述“越山见梅”的过程:春天来到,时值深冬。诗人携酒外出徜徉,因天寒路远,未能赴千岩山中,只在近处的越山见到一株寒梅,它长势不旺,花也开得不繁,在天色将晚的暮色中,迎寒伫立着瘦削的身影。“瘦还如许”是一个拟人化的联想,这可能是一个自喻,也可能是一个她喻,总之诗人把这株梅花看成一个在逆境中依然展现着顽强生命力的人格的象征,虽然清瘦,虽然寒冷,虽然近晚,却依然绽放着她的明艳和清芬,睥睨于这寒冬的荒索。

吴文英词作鉴赏

  下阕一开始又把描写角度转向词人自身:“晚色天寒处”的、瘦得如此可怜的梅花,引起词人的“无限新愁”,那该是因为这梅花太像词人自己了吧,他不是也如此清瘦地独立于人世的寒风冷雪中吗?他不是也坚强地挣扎于这时代的苍茫暮色中吗?梅花勾起了词人的“无限新愁”,他想对着在风中摇曳的梅花倾诉自己的襟怀,但又明知花不解语,难以对话。“行人去”即是指词人怅然远去,只留下梅花在冬天的寒风中暗暗消尽那春天般的莹洁──雪白的花瓣。这,也不正是诗人才华在这冷漠的社会中日益消尽的象征吗?诗人远去了,梅花在诗人的视野中渐渐消失了。暮色苍茫的空山中只有一丝笛音在震颤、缭绕。“横笛空山暮”,多么悠远、多么凄恻的意境呵,这该是诗人的心声在震颤。在千百年后的今天,它依然在我们的耳边、心中缭绕,缭绕……(张厚余)

吴梦窗的这首《点绛唇》着力之处既不在句法章

法的光彩夺目,亦不在刻意追险求奇,一字一句皆出自天然。只是由于其立意之高、取径之远,使得这首词读来颇具灵性,处处流露出真实性情。体现了梦窗词清疏空灵的本色。

;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起二语,从侧面着笔,所感甚大。春天还未到来时,人们自然不会携酒探春,更不会到这万壑千岩深处来。;千岩;,点题越山。时梦窗寓居会稽(今浙江绍兴),常游稽山,赏梅对雪,颇多词作。次句点出;酒;字,便流露微讽之意。;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点题;见梅;。

;瘦;咏梅常语。本词谓;瘦还如许;,可见词人已非初次在此见梅。四字包含着无限轻怜细惜之意。作者在词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梅花,仿佛一位超凡脱俗的女郎,在千岩路畔,日暮天寒,悄立盈盈,满怀幽思。

这片二句,更推深一步。;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这新愁,到底是词人见到梅花后产生的愁绪呢?

还是说梅花在寂寞无主的环境中如有幽愁?在寒风吹拂下,相对更无一语。那里因为怕它化作千万片缤纷的落英,当然,更怕的还是才得相逢,离别之情尚未诉完又要别去。纵有无限的新愁旧绪,彼此也无法互倾心愫。古人咏花,多用;解语;故事,此词中活用又反用此意,尤觉婉曲动人,末三句转笔换意。;行人去,暗悄春素,横笛空山暮。;这也是;无限新愁;的注脚。借咏花而注入人事,可说已达到一种出神入化的浑融境界。仔细品味个中情景,词人所眷恋的女郎的形象,已是呼之欲出。;春素;,指洁白的梅花,这里借喻女子素洁的形体。;暗消春素;,写梅花在春日里悄无声息地凋残,也喻女子为离愁而暗暗消减了容姿。咏梅诗词,多用闻笛故事。因为笛曲中有《梅花落》曲,听到声声横笛,回荡在空山暮色以之中,自然就联想到梅花的零落了。本词末三句所表现的是离索之思,蹉跎之恨,而又写得这样温婉浑厚,含蕴不尽,如同空山中回响的笛声,余音袅袅,给人们留下了充分思索的余地。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越山见梅,宋词鉴赏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