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古典文学 > 正文

我不是乞丐,喜剧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时间:2019-11-29 15:54来源:古典文学
喜剧电影 作者:梦想 主要人物:周老汉----一个从农村出来的老头,大约60岁上下,朴实善良能吃苦。本来他是去儿子家享福的 一个穿着褴褛,步履蹒跚的老汉来到了中央大街宽阔的路口

喜剧电影 作者:梦想 主要人物: 周老汉----一个从农村出来的老头,大约60岁上下,朴实善良能吃苦。本来他是去儿子家享福的

一个穿着褴褛,步履蹒跚的老汉来到了中央大街宽阔的路口。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好多次都快要把老汉撞倒了。这个老汉在路口踟蹰不行,脸上模糊地显示着恐惧的表情。

傍晚的一场小雨,被秋风不声不响的收回,某农家院落,不时传来几声土狗的咆哮,没有人被吵醒,唯有夜空中星辰的闪耀才为农村的寂静增添几分“喧嚷”。曲曲扭扭的乡间小路,在月亮的映衬下形成一条即将干涸的河床,一块块凸露的泥土,一汪汪凹陷的水洼,还有一阵阵凉爽的秋风。一条黑影悄悄从某个农家小院走出,急切的脚步踏在水洼上,留下明晃晃的月下清波,没人看见他的离去。
   黎明的阳光得意地散发出几分灿烂,整洁宽敞的马路上,已有车辆有序地行使着,阳光下的人群慵懒地享受晨间最美好的一刻。都市的喧嚣开始复苏,人潮开始涌动,一个孤独的身影正逐渐被人潮所淹没,像汪洋大海的一叶小舟,人潮涌向哪里,他的身影就漂向哪里,无人理会也无人问津他的去路,只是偶尔会坐在便道旁的石凳上,轻轻磕破几个土鸡蛋,不急不缓地剥皮,然后将鸡蛋囫囵放进嘴里,直到这时才会有人向他投来怪异的目光,看着他那不雅的吃相和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军用水壶。
   没有人比他更落魄,也没有人比他更脏乱,分叉打结的长发将他的脸遮的严严实实,路人无法看清他的轮廓,只能从漏洞百出的衣服中来胡乱虚构他的面貌,而他,是从遮挡眼睛的阴影中来分辨外面光彩的世界,他的眼神在暗处熠熠生辉,像丛林中,悄悄躲在暗处的猛兽,那双眼睛闪着神秘的光芒。
   人无法能分辨出他的年龄,偶尔也会有些好心人向他投来几块钱的硬币或纸币,但都被他狠狠的砸了回去,用几近正常人的语气骂道:“拿走你的臭钱,老子不是乞丐,不是!”没人看清他的目光是多么的凶狠,但从他骂人的口气判断,底气十足!那些好心人只能回他一句“神经病”,便将善意收起,以冷漠应对。
   漂着,流浪着......路人都以为他是乞丐,多次向他伸来援助之手,大把的零散纸币或许能让他奔入小康的行列,却都被他将钱币统统砸了回去,然而,快捷灵敏的双手,却总是不自觉的伸向别人的口袋,就像他手中的土鸡蛋,来的无声无息,却总被他认为是光明正大,就像昨天夜里,某个农村房舍内,满满一壶的烧酒是那么的手到擒来,取之有道。
   某市,接近市中心某个路段竖起一道扎眼的警示牌:“为确保道路交通安全,请勿向乞讨人员施舍钱物”引起过往此路段的市民纷纷热议。
   这时,一名衣衫褴褛,比乞丐还要落魄几分的人影从此处一闪而过,他的步伐有些急切,红绿灯在他眼中就像无形之物,来往车辆对他也似有些忌惮,但丝毫没有停车的意思,而是选择从身边绕过。
   乞丐横穿马路,在十字路口边缘与一辆开着白色“凯美瑞”的司机争吵了起来。“你这娘们眼睛瞎啦,你会不会开车?撞坏了老子你赔得起吗?”乞丐怒骂道。
   车主摇下车窗,看到车窗外活脱脱一“犀利哥”映入眼帘,唯有不同的就是他满头散乱的长发,将半边脸完全遮挡,分不清年龄,看不清相貌。但车主说话还算和气,从车窗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道:“呀,你没事吧,我前几天刚考得驾照开车还有些生疏,这是一百块钱你先拿着,就当我请你了,让自己吃好些。”说着将一张红色纸币向他递了过去
   “嘁,拿走你的臭钱,看到马路对面的警示牌没有,告诉你,那是对付乞丐用的,有钱了不起啊?老子不是乞丐!不是!”那人拨弄一下挡在眼前脏乱的长发,露出一双狠狠直视车主的眼睛。
   车主被那双眼睛吓得有些慌乱,身子蜷缩在驾驶席迟迟不敢下车,想要一走了之。那“乞丐”却迅速用身体将车拦下,趴在车头向车内望去,惊道:“好家伙,我还以为是谁家的千金小姐呢,原来个粉嫩的尼姑,丰田凯美瑞,呵,少说也得二十多万吧?看来我今天是遇到“锦衣帮”了。”乞丐的一番话,随之引来过往路人的兴趣,纷纷围观。
   “这世道啥稀奇事都有,穿的像乞丐的硬说自己不是乞丐,那些身体健全不像乞丐的,粘着路人满街要钱,这尼姑不好好在庙里清修,竟然开着名车满世界瞎晃悠,天呀!”一名过路的中年男子向车内看了一眼,便摇头唠叨了一句。
   “我说老兄啊,话可不能这么说,不然会让人家笑你没见识的呢,哈哈......”几个结群的青年在一旁附和调笑着。
   “你,你要怎样?车是我朋友的,你管得着吗?还有,是你不守交通规则横穿马路的,你明明就是个乞丐,给了你钱,你还要怎样?”尼姑躲在车内,对着乞丐怒道。周围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你争我讲,议论纷纷。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姑娘家,何必这样为难人家,给了你钱就赶紧走吧,看到马路对面的警示牌没有:为确保道路交通安全,请勿向乞讨人员施舍钱物。人家没有报警就已经算不错了。”周边有些人开始有些看不过去,纷纷向乞丐指责。
   “你们都他妈的闭嘴,老子身体健康,四肢健全,再说老子是乞丐,小心我晚上砸烂你们家玻璃。”“乞丐”怒视着众人,心中却想着:“哼,看老子不将你们偷个精光。”他已然范了众怒,再说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便不再纠缠,看了一眼正躲在车中打电话的尼姑,更是惊慌失措,一溜烟便脱离人群的视线。
   没有人敢去拦他,不会有人傻到和一个乞丐拼命,但还是有些人冷嘲热讽道:“嘁,不是乞丐?谁信啊!瞧他那身打扮,如果手中再加根棍子,可就名副其实了。”之后又不知是谁甩出一句:“马后炮......”
   围观众人并没有注意到车内的尼姑,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转向那疯乞丐身上,看到乞丐灰溜溜逃掉,便一哄而散。
   某偏僻小巷,几个年龄相仿的青年聚集在一起,一个矮个胖子守在巷口把风,一有陌生人靠近那胖子便懒懒的大声说道:“撒个尿怎么这么长时间?”这时巷内的一群人便有了警觉,只听巷内有人回道:“尿憋得时间太长了,你再等等,一会就完”若没人理会,胖子就会发几句牢骚,若感觉过路人有可疑,那胖子便会提醒道:“瞧你这出息相,小心有城管堵了你的管子”这时巷内几人会靠近巷口一侧的围墙,几人可以轻易翻过围墙,逃之夭夭。
   某偏僻小巷,几个年龄相仿的青年聚集在一起,一个矮个胖子守在巷口把风,一有陌生人靠近那胖子便懒懒的大声说道:“撒个尿怎么这么长时间?”这时巷内的一群人便有了警觉,只听巷内有人回道:“尿憋得时间太长了,你再等等,一会就完”若没人理会,胖子就会发几句牢骚,若感觉过路人有可疑,那胖子便会提醒道:“瞧你这出息相,小心有城管堵了你的管子”这时巷内几人会靠近巷口一侧的围墙,几人可以轻易翻过围墙,逃之夭夭。
   “咦,钱怎么就这么点?小四,你该不会是私吞了吧?”巷内,一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被三名穿着各异的青年围在中间。若说他们是一伙的怕是鬼才相信。众人中,那个比乞丐还不如的人不急不缓走了出来,一身扮相恐怕就属他最抢眼了。“我说干爹,您就行行好吧,什么狗屁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我负责的区域连个乞丐都没有,刚来的路上碰见个倒霉的尼姑,一身行头灰秋秋的,还他妈开着本田要撞我,我说爹呀,您就宽恕我这一次吧。”小四终于还是没露出那张隐蔽的脸,但一番说词,却是让笑声响彻整个小巷。
   “哈哈哈哈......干爹,您当初怎么收了这么个活宝啊,您瞧他,如果露出那张牛屁股脸,怕是我这肚皮都被他给撑破了,哈哈哈哈......”一名穿的像白领的青年笑得前仰后合,眼泪汪汪。中年男子本就不苟言笑,却被笑声感染,一道诡异的疤痕顺着眼角一直淌落到下巴,不笑还好,一笑比鬼还难看。
   “咯咯哼哼,哈哈......我说你这小鬼,听说前几天在李家庄偷了人的鸡蛋,最后不过瘾,愣是将人家一年也喝不上一回的烧酒也虏了去,我说你小子还有没有良心,你知道人家的鸡蛋可是要卖钱给自己的娃娃上学用的,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中年人终于将脸绷了起来。
   “干爹,您不是教我们,就算偷不到,也得把墙给人拆了吗?怎么?这时你知道内疚了,忏悔了,还是改邪归正了?”小四玩笑道。“滚你妈的!”啪!一个巴掌印子狠狠落在小四的脸上,索性,如今他的脸只是被埋在乱发之中。“告诉你混小子,老子闯荡江湖多年,虽然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却一直谨记牢记:“偷富不偷穷,偷商不偷官,记住了!”啪!又是狠狠一巴掌,从小四的黑发中淌出一滴鲜血。
我不是乞丐,喜剧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干爹,算了吧,小四是我们几人中最小的,事情过去就算过去了,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了个外人而伤了咱父子的感情不是?”一名一身休闲装,年龄稍大点的青年劝解道。
   “老大,这也有你的责任,以后帮我好好教导教导这混球!”说着中年人便要转身离去,看了一眼在一旁莫不吱声的小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什么哭?”说着便塞给小四伍佰块钱,便匆匆离去。
   这时,众兄弟连同把风的胖子齐齐向小四围了过来,胖子道:“小四,以后记住干爹的话,他平时对我们怎样,大家也都放在眼里搁在心上,他这是为你好。”胖子是老三,与小四年龄相仿,除了小四就属他最小,所以两人也是众兄弟感情最好的。老大老二也纷纷安慰这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兄弟。“小四,走,把你这身行头换了,咱兄弟四人去好好喝一杯,我请客。嘻嘻,你们还不知道吧?我这次转战到火车站了,收获颇丰哦!”白领打扮的老二对着众人一脸奸笑。
   “好你个老二,干爹怎么可能将如此好事让给你?快说,你是不是贿赂干爹了?火车站平时可是他在盯守哦。”老大嫉妒道。
   “得了吧,你那比我也差不到哪去,再说,你们谁比我手快!”说着,眨眼功夫,老大的两条鞋带不知何时已被老二拿在手中。
   “虚虚实实,亦幻亦真,最会骗人的是自己的内心,你可以活的真实,但永远无法做真实的自己,因为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上当了。盗术与魔术其实是相通的,魔术的伎俩是借位;分散别人的注意力;还有就是光学作用。偷盗也是如此,他是一门艺术!”老二左手的两根手指夹着老大的鞋带,得意洋洋的传授三人自己的经验。其余三兄弟齐齐愣在原地,片刻便伸出三根大拇指,齐声道:“高明!”
   偏离市中心的某个角落,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人静静守在取款机旁,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让接近此处的路人无人敢近身。片刻,大概几千元的现金便被取了出来,然而,正当他拿钱离去之时,一个闷棍结结实实落在他的后脑,中年人两眼顿时泛白,却又狠狠的摇着头,想要极力保持清醒,耳边的车跑笛鸣,似乎是从一个巨大瓮缸发出,钱被他牢牢攥在手中。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妈的敢和老子争底盘,也不看看你有几条命,今天老子就废了你!”十几个混混打扮的人在他身后追赶,在最前面并追骂的是个身材瘦长的高个子。“给我站住,站住......”身后的混混边追赶边叫嚷着。中年男子使尽浑身力气硬是从马路中央的围栏,连滚带爬的翻了过去,一辆出租凑巧驶来,便顺势而去。
   李家庄
   一名穿着掉色迷彩服的村民正在自家院落扫去秋落的叶子,虽只是一个小院,一间失修的破房,却显得干净敞亮,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屋内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找见的大物件。“当家的,当家的,别扫了,快回屋里来,快着点。”屋内,一名妇女叫嚷道。
   “咋了,叫魂呢你,来了!”男人进屋,二十几张红色百元纸钞齐刷刷摆在小土炕。
   “哪来的?”男人惊道。
   “天上掉下来的。”妇女指指房顶上的一个小洞。         

喜剧电影作者:梦想主要人物:周老汉----一个从农村出来的老头,大约60岁上下,朴实善良能吃苦。本来他是去儿子家享福的,阴差阳错的却没有找到做大老板的儿子,于是,便开始了坎坷的寻找历程。本剧就是围绕此线索展开。周顺发---周老汉的儿子,一开公司的大老板,对周老汉很孝顺,但在生意上却老奸巨猾,拖欠一群民工的工资半年多也没有还钱的打算。王秀云:周顺发的妻子,贤惠善良,重视亲情,视儿子为生命中的宝贝。洋洋:周顺发的儿子,上小学3年级,聪明伶俐,富有正义感和爱心。小童:王秀云的弟弟,洋洋的小舅,一个在电台上班的年轻人,性格沉稳,和洋洋的关系很亲热,经常替王秀云接洋洋上学放学。赵丽:小童的女朋友,漂亮大方,喜欢孩子,不喜欢油嘴滑舌的人,比较听母亲的话。马上就要和小童结婚,小丁:民工的小头目,为人正直善良,知恩图报,为了要回属于大伙的工资,费劲艰辛,后为了救洋洋,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乞丐:一个从大学出来体验生活的教授,化妆做乞丐,终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小偷甲、小偷乙:狡猾奸诈,花样百出的两个小毛贼,终为了敲一笔大钱,铤而走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周老汉的老伴去世之后,在城里做房地产生意的儿子周顺发便让他到城里和自己一起住。由于工作繁忙,周顺发没空亲自接乡下的父亲,于是,周老汉便坐着火车来了。在火车站,人生地不熟的周老汉,竟然没有见到前来接自己的儿媳王秀云。在翻找口袋寻找儿子住址时,他才发现,口袋里的东西全被小偷偷跑了。同时,他还无意间落下一枚五分的硬币。陌生的城市里,为了生存下去,周老汉只好讨饭为生。幸好他遇到了好心的民工小丁,才有了和周顺发团聚的机会。得知周顺发一直拖欠小丁等民工的工钱时,他便催促儿子早些还钱给人家。但周顺发却一直推脱。看不惯儿子所作所为的周老汉很生气,便找到小丁,自愿让小丁绑架自己,然后要挟周顺发。但结果没成功,却使小丁和民工遭到了暴打。周老汉不愿花儿子用这些卑劣手段挣下的钱,遂在半道上摆脱周顺发手下人的护送,再次踏上了流浪的生涯。看一个老艺人靠卖唱挣到了钱,会说快板的周老汉便灵机一动,在大街上说起快板来,不过却没挣到钱,但却意外地与两个小偷相遇,并中了他们的圈套,差点被宾馆的服务员扣留。从宾馆脱逃后,周老汉只好继续讨饭,并认识了一个搞行为艺术假装乞丐的教授,周老汉的经历和平实的话语使教授终于对人生大彻大悟。而在两人歇息的桥洞下,周老汉终也意外地与孙子重逢。与此同时,那枚遗落的五分硬币在经过数次转手之后,竟然被两个小偷误认为是一件宝贝,在两人绑架了周顺发的儿子洋洋后,周顺发却误以为绑架儿子的事是民工小丁干的,便千般威胁。为了要回拖欠的工程款,小丁后将计就计,为了救下洋洋,铤而走险,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本剧的语言生动有趣,故事情节悬念不断,矛盾迭出,幽默中不乏人生哲理,苦涩中透着生活的真谛,鲜明地反映出了小人物身上那些可歌可泣的人性光芒,弘扬主旋律,提倡真善美,可以说,这是一部值得观众深思的人生悲喜剧。 剧本正文: 1火车站外景 日随着嘀的一声长鸣,一辆火车开进车站,缓缓停下。各行各色的旅客从站内涌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大约有60岁左右年纪的农村老汉。老汉上身穿着灰色的的确良长袖衫子,下身穿着黑色的长裤。他一边走一边张望,脸上交织着生疏和新鲜两种复杂的表情。一个打扮入 时的女士从周老汉的面前经过。周老汉忙上前几步,拦住了女士。周老汉:同志,俺找周顺发,你知道周顺发在哪儿不?女士:你找---周润发?神经病!女士说完,便快步走开。周老汉:同志,你说啥,俺没听清哎。女士扭头瞪了他一眼,没理他,走开了。一个年轻人从远处走了过来。周老汉看女士已经走远了,便凑了过去。周老汉:小哥,你认识周顺发吗,俺是他爹,俺要找他。年轻人:你找周润发,你是他爹,就你这样?周老汉:俺知道他在城里干大事业,但事业再大,他也是俺儿子。真哩,这还能有假?年轻人:老同志,看你这打扮,像个艺术家呀,你是不是在搞行为艺术呀?我可没空和你玩,我有急事呢。年轻人说完,不等周老汉说话,便快步走开了。周老汉:真是怪了。周老汉无奈地用手挠了挠头。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周老汉:同志,等下,俺问你个事儿。中年人:啥事?周老汉:俺打听个人,周顺发,你认识不?中年人:周润发?周老汉:不是周润发,是周顺发。中年人:周顺发?不认识,他是你啥人,你找他干啥?周老汉:俺是他爹,俺一直在乡下住,前年呀,俺老伴不在了,俺一个人住在乡下,儿子不放心,就让俺过来一起住,他可是个大孝子,为这事说了好几次了,俺拗不过,这不,就来了。他说今天在车站来接俺,可俺没见着他。中年人:你有他地址吗,电话号码也行,我帮你联系一下。周老汉:有,有,都在纸上记着呢。周老汉放下行李,先掏上衣口袋但没有找到,接着开始掏裤子口袋。一枚硬币从他口袋里滑落出来。这枚硬币落到地上后,弹了起来,然后快速地向前滚去。这枚硬币穿过人群,越过马路,一直不停地向前滚去。镜头拉远,已经看不清周老汉和中年人的面容。中年人:你别急,再想想,纸条到底放哪儿了?周老汉:好,好,我再找找。糟了,纸条不见了,我的那卷钱也没了!马路对面,一只脚伸出来,啪的一声踏在了还要继续滚动的硬币上。停顿片刻,套着锃亮皮鞋的大脚抬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硬币。在阳光的照耀下,硬币正面的国徽闪闪地放出光来。原来是一枚五分的硬币。 字幕:寻人启事 2火车站外的马路外景日一个胖子环顾四周,附近的一对年轻男女在说笑,一个母亲在哄孩子,还有一个中年人在打电话,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胖子。胖子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枚硬币。胖子嘴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又用手搓了搓,仔细地端详硬币,然后,傻傻地笑。 3马路对面外景 日

他看样子是不知道去往何处,到处都是人,把他吓坏了。

正在他不知道该怎样做时,一个年轻人走到他跟前,友好地问他:“叔,你这是要去哪儿?”

老汉似乎没听到年轻人说的话,头也没转过去,而是径直走开了。

年轻人的好意没有得到回应,有些沮丧,也许他是今天遇到什么巨大挫折了,所以在老汉离开后他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了,默然站在路口。

一伙儿中年人气势汹汹地经过年轻人的身边,问他:“刚才那个老头儿你认识吗?”

年轻人一脸茫然,摇摇头说道:“不认识,刚才我只是想帮他指路。这个忙我都没帮成……”

年轻人委屈地说着,全然不顾这伙人不耐烦的表情。

“闪开!”这伙人气愤地推开了年轻人,就好像他挡住了他们的道路似的。年轻人一个趔趄,差一点倒下。

看样子这些人是在追逐前面的老汉。不知道老汉干什么事情了,让这伙人这么生气。年轻人很好奇,跟在这伙人后面想要看个究竟。因为按照他们的速度,不出几分钟就能把老汉追上。

他走了几步就追上了他们,看到老汉已被那伙人捉住,其中一人抓着老汉的胳膊,使他动弹不得。

“嘿,老家伙,把东西给我们拿出来!不然,别怪我们对你这个老头儿动手!”

年轻人见这个老头儿身体很衰弱,担心这伙人殴打他太重再出什么严重后果,决定上前帮助老头儿。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这么生气?这个老头儿做什么了?”

这伙人本来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因为年轻人的干预一点道理都没有。不过,这伙人似乎又想要让他评评理,对他说:“我们这么火气大,还不是这个老头子干的好事!你问他干什么了吧……哼,问了这么半天,他一句话也没说!”

老汉看了年轻人一眼,这时他正面向年轻人,而背对那伙人,他向年轻人露出一种求助的意思,透露着一丝痛苦和不安,眼神不敢一直朝向他,看了一眼便转过头看向别处,倒也没有想着赶快逃走。

年轻人见这伙人把自己当作一个被倾诉之人,便开口询问他们:“我看他很害怕,也不开口说话,不如你们说一下,他是在哪里冒犯你们了?我看你们怒气冲冲的。如果他是小偷,我们一起把他逮住,送到公安局,也算是我们立了功劳。”

“他倒不是小偷,”其中一个男人说:“只不他老是到我家乞讨,我家孩子善良,背着我给了他好几百块钱了。这家伙学精了,自那以后常常往我家跑。他倒是学精了,我儿子却越变越傻,给了他钱倒还觉得自己占了什么便宜似的,整天乐乐呵呵的。”

年轻人从这个男人的话中感受到他的气愤,看样子他是对老汉乞讨有些厌烦了。年轻人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就像感同身受一样,对这个男人很同情,也改变了当初对老汉的印象。  不过,单从这一点,这个男人也不该带着另外两个男人追打老汉吧?莫非另有隐情?

“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抓他?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小气了?就当破财免灾吧,钱也不多。我是觉得,对他太较真没什么好处。我这么说不是替他说话,你们别介意,我是为你们考虑……”年轻人靠近其中一人耳朵边轻轻说道。“你们要是下手太重,把这个老汉打坏了,可就不是损失那几百块钱的事情了。”

“那也不行啊!”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一个人大声说道:“刚才他还去我家乞讨了呢!我就纳闷了,他怎么就认准我家了呢?他不会去别人家乞讨啊?我就是气不过这一点!”这个人个子是最大的,如果他们几个人是混社会的,那几个人肯定心甘情愿做他的跟班。当他说完这几句话后,其他人都点头愤然表示赞同,其中一人又上前把老汉抓紧了,吓得老汉又一哆嗦,脸上的汗水都要把尘土洗掉了,弄得脸上污渍斑斑的,就像贴上了一些巧克力面膜。

老汉手里空空如也,没有拿着一分钱,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口袋,而且破破烂烂的,不可能藏着东西。年轻人首先注意到这一点,就把这一情况告诉给大个子中年人。

中年人这才仔细打量老汉,上瞅瞅,下瞧瞧,眼睛睁得浑圆,愣是想要从衣服破窟窿里发现纸钞的痕迹,只是未果。

老汉哆嗦着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大个子,弱弱地说道:“大哥,我这次真没要钱,你家儿子给了我一颗糖而已,不信你看……”他张开嘴,用舌头把糖果递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人一下子就用手指把糖果像弹珠一样顶了出去,让糖果翻到地上,沾染了尘土。

老汉吓得捂住嘴,眼睛眯紧了,然后很快睁开眼,可惜地看着地上的脏糖果,嘴里发出一阵叹息声。老汉不忍心浪费,想要蹲下身把糖果捡起来,刚弯下腰,中年人就一脚把糖果踩到下面。

“哼,这糖果也是你从我儿子手里乞讨来的,扔掉了也不能给你!”

年轻人从老汉眼睛里看到了一种绝望,这种情绪还在嘴巴和喉咙里兜了一圈,然后他慢悠悠地离开了。中年人没有拦住他,或许是刚才的举动对老汉的羞辱已经安慰了之前失去金钱的恼羞成怒,也可能是自知不可能从老汉手里收回以前的钱,就任他走去了。

老汉走得越来越远,中年人一伙最后看了一眼,吐了一口唾沫,用脚踩着猛拧几下,没有和年轻人说话就径自走开了。

当那伙人走远以后,年轻人快跑了几步,很快赶上了老汉。

老汉一看是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心里虽然很疑惑,但念在刚才他对自己的帮助,他还是热情地和年轻人主动说话了。

“小伙子,刚才多亏你了,要不然我得被揍一顿。就我这弱身板,可真经不起那种敲打了。”

“哪里哪里……”年轻人笑着回应了一句,转头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话锋一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在哪里乞讨来着?”

老汉紧张地哆嗦着说:“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去那里乞讨了。”

“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问问而已。”

老汉这才喘了口气,稍稍安了心。于是,老汉一五一十地把自己乞讨的地点和为何总是朝那个男孩乞讨告诉了这个年轻人。

一个面朝热闹街市的独门独院里,大个子中年人对孩子说道:“昨天我看到你之前一直给他捐钱的那个乞丐了,以后他就不会再来了。”

孩子本来还在高兴地玩着电子游戏,听到爸爸说的那句话,一下子就把游戏关闭了,拉下脸来看着爸爸:“爸,人家那么可怜,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又不是我主动给他的,是他来到这儿了,我总不能不给吧。你难道就忘了之前给我讲的传统美德了吗?”

“孩子,你真傻!你没想过,为什么那个老头总是到你这儿乞讨啊?你以为他是在你这儿买东西来了?你也不是开超市的。”

爸爸继续说:“你还太小,很多事情还不太懂,老师对你说乞丐是可怜的,你就这么信了。实际上,乞丐也有可恨的………”

外边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儿子飞快地跑到门外,娴熟地打开院子的大门,充满期待地向外张望。他的眼睛再次亮起来了!

“啊,是你!”

没错,站在门外的人是一个乞丐。爸爸也看到了,气不打一处来,刚才给儿子说的话算是白说了。

乞丐伸出了手,颤颤巍巍地挪动步子靠近孩子。孩子激动地从兜里掏出百元零钱,乞丐激动地颤抖更厉害了。

孩子看到乞丐的颤抖,心里大为震惊,伸出来的手停在了半空。

乞丐震惊地停止了颤抖,呆在那里。这时,另一个乞丐从一旁过来:“宝贝,我才是你想见的乞丐呢。他是冒牌的。”

孩子看到这个乞丐后,立刻变得很高兴,大喊道:“对,就是你!给!”说完,孩子就把钱塞给了这个乞丐。

“宝贝,你真是一个好孩子。现在你爸爸对你有偏见,以后你会比你爸爸更有出息的。”

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来,等拿到钱的乞丐走远以后,孩子回屋里了,只留下门外的乞丐呆呆地站在那里,开始怀疑这个世界。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我不是乞丐,喜剧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