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古典文学 > 正文

石牌大捷,石牌保卫战成为抗战转折点亚洲必赢

时间:2019-11-29 15:39来源:古典文学
日军自己说的伤亡数字不可信 石牌保卫战发生于1943年,是鄂西会战的一部分,作为被说成“大捷”和转折点的一场战斗,石牌保卫战并不为很多人知晓。但在一些文章和媒体中,称此

日军自己说的伤亡数字不可信

石牌保卫战发生于1943年,是鄂西会战的一部分,作为被说成“大捷”和转折点的一场战斗,石牌保卫战并不为很多人知晓。但在一些文章和媒体中,称此战之重要程度,不亚于苏联二战时期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是扭转我国抗战局面的一场有重大意义的战役。

三评《石牌伟纪|意义犹胜“钢锯岭”!》

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总是把其伤亡数字说的少之又少。曾经看到过的数字,日军在平型关死的人数,只有一、二十人。“五.一”反扫荡死的人数,更是只有个位数。近又有人说,整个鄂西战役,包括石牌作战在内,日军只死了700来人。

果真如此吗?

《石牌伟纪》一文中说到:“石牌保卫战是中国抗战的重大军事转折点,被西方军事家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比在国内抗战史上的地位高得多。自此以后,日军转入战略防守,中国军队转入攻势,直到两年后日本投降。”

这个我就奇怪了,日军动员数万至十数万大军,在入川水口地域战略要地,发动气势汹汹的战略进攻。死的人这么少,咋就会停止进攻了呢?

我们先来看看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这是一个严重的谬说,当然这一说法最早并不起自《石牌伟纪》,而是早有讹传。

鄂西,也是三国时期,刘备晚年发动征吴作战,沿长江出川,一路过关斩将的兵锋所向。特别是石牌作战,这个地儿,可是从长江水路入川的咽喉要隘。当年刘备被东吴后起之秀陆逊火烧连营,几乎全军覆没后,遭东吴军队咬着屁股追击的路线,就从石牌下方通过。吴军追过石牌后,一路狂进,逼近四川奉节。要不是后来镇守江州的大将赵云,率救兵从半路杀出,截住追兵。刘备几乎死定了,三国故事可以提前结束。

此战役发生于1942年6月28日,截止于第二年的2月2日,历时199天。斯大林格勒是苏联重要的石油和粮食补给地,如果德国占领此地,就切断了苏军的补给线,同时自已也能获得强大的资源。为此双方均非常看重这场战役,其结果也是血腥的。战后估计,苏德双方伤亡约200万人,苏联红军合计伤亡约113万,德国伤亡约85万(苏联的估计是150万),斯大林格勒战役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惨烈的战役之一,双方投入之大,伤亡之巨,是史所罕见的。但此战意义却是非凡的,尤其对于苏联来说,此次会战不仅结束了德国自开战开始以来的攻势局面,也使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

为什么是谬说?我们就来量化比对一下,看看斯大林格勒战役与石牌保卫战有怎样的不同:

日军从这股路线,如果拿下石牌要塞,扫清障碍,也完全可以直追进重庆,活捉老蒋,至少可以逼老蒋订城下之盟,乖乖投降。可才死700来人,日军就放弃进攻,失去这大好的灭亡中国机会,这怎么说得过去呢?当初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战争狂人,账算错了吗?难道用“武士道”思想武装起来的皇军,如此稀屎软瘫吗?

亚洲必赢 1

从作战时间跨度上对比,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自1942年6月28日始至1943年2月2日止,历时七个多月(有一种说法是199天),而石牌保卫战自1943年5月28日始至6月3日止,历时仅6天。

从日军在滇西的腾冲、松山作战的态度看,完全是不到全部变成死尸,枪声不会停止。而日军在鄂西作战,数万至十数万大军。死了区区700来人,就熄火中止攻势,可能吗?

从参战兵力上对比,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参战兵力最多时超过110万人,火炮15501门、坦克1463辆、飞机1115架。德军总兵力最多时达101万人,火炮10290门,坦克675辆,飞机1216架。石牌保卫战仅仅是鄂西会战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整个的鄂西会战,包括安乡、南县地区战斗,包括枝江、公安地区战斗,包括清江、石牌地区战斗,还包括追击阶段战斗,这么多的战斗加起来,双方全部的兵力,也只有24万余人,至于重装备,如坦克装甲车辆、火炮、飞机等,就更无法与苏德双方相比。

以日军说出的少之又少的兵力损失,战争后期的日本,何至于街上鲜有精壮男人。街上见到的,多是低头无语,一脸凝重,毫无笑颜,匆匆行走的女人。日本国内的各种劳动场合,工厂、矿山、修路、海上作业,男劳力严重不足。只得用女人充数。还要从其占领下的朝鲜、中国东北、台湾和沿海一带甚至南洋各国,强抓数量庞大的劳工,去日本干牛马活。抗战中后期,大约1942年后,日本国内男丁奇缺,兵源枯竭。不仅未成年人被征入伍,还强征其国外占领区内的台湾、东北、朝鲜等地青壮年,补入编制内师团当炮灰。战后的日本,何至于寡妇充斥,男少女多。比例严重失衡到女人成婚都难上加难。多少妇女象如获至宝一样,争先恐后“慰安”前来占领自己祖国的美国大兵呢!与之相反的是,为抵抗日军的侵略,牺牲重大的中国,却没听说出现过女多于男,男女比例失衡的社会现象!

展开剩余84%

从战果上对比,斯大林格勒之战以苏军伤亡112万的代价,歼灭轴心国军队84万(苏方说150万),保卢斯集团被全歼。而包括石牌战斗在内的整个鄂西会战,国军以伤亡49115人和被俘4729人的代价,只歼敌3500余人,俘敌88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官方统计数字),不曾成建制歼敌一个大队。

日本人自己死要面子,不必理谕。我们自己以史为鉴,才是正道。可当今国内,也还有人为日军当年的行为辩护,貌似站在当年的“皇军”立场上说话,混淆视听。说是日军之所以从鄂西撤退,是因为战略目标已经实现。并非因为死伤重大。而且日军根本没有拿下石牌,打进四川的打算。云云。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没想打下石牌,那何必发动进攻石牌的作战呢?石牌发生过大战,这是民国时期军、民双方都有见证的史实。直到本世纪,石牌当地还有老人回忆当年天昏地暗的血战。感慨日军的丧心病狂和国军的无畏献身,无不津津乐道。

石牌保卫战又如何呢?

一场战役或战斗,时间长短、规模大小也许并不意味其所产生的意义的大小,有时一个小的事件或一场规模有限的战斗,也足以产生极其伟大的意义,但石牌保卫战是不是呢?不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后,对于轴心国而言,是损失了在东线战场四分之一的兵力,并从此一蹶不振,直至最终溃败。对苏联而言,则标志着收复沦陷领土的开始,从此一路反攻,最终取得攻克柏林的伟大胜利。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是苏德战争的转折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这一点恰如其分,当之无愧。

主张日军伤亡极少的人,也许不知道,“皇军”并非什么善碴。 "九.一八"事变,日军大本营事先也没有占领整个东北的打算。后来呢,你看到了吧!日军大本营甚至事先也没有过进攻和占领南京的打算。后来呢,你也看到了吧!日军出兵缅甸,意在截断滇缅路。缅甸沦陷后,大本营的战略目标早已实现,并没有继续从滇西进攻云南的打算。结果,前线将领一路狂进,打到怒江,才被阻止。日军的这些罪恶,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终由脱缰野马一样的前线将领现场发挥,见好就进,定夺“建功“,先斩后奏,主动创造”出来的。不管在任何地域,任何方向,任何战场,任何时间,如果不是遇到坚决抵抗,死伤惨重,光脚踢了石板,贪婪的日军是不会心软歇手的!

石牌镇位于宜昌以西、野三关以东,在长江西陵峡南岸拐弯处,因江边有巨石立于此处像一块令牌而得名。石牌据守长江天险,距离宜昌只有约20公里,是当时的军事要地,拱卫重庆的第一道门户。

石牌保卫战没能产生这样伟大的意义。石牌地处战时陪都重庆的东大门,战略位置敏感,故当日军进攻时,大概国府误以为日军是要攻略重庆,因而调集重兵,势在必守。然而日军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呢?当时这是个谜,国府没有猜到,现在当然早已不是秘密。原来,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急需在中国掠夺更多的战略资源,运送更多的兵员与军需品参加太平洋作战,但作为当时重要运输工具的中国内河航运的船舶却越来越少,而且宜昌到岳阳段长江水道在中国军队手里控制着,行不通,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无法使用,而若将这些船舶派上用场,他必须得打通长江航路,就为这个,他发动了“江南歼灭战”,中国则称作鄂西会战。

石牌保卫战发生于鄂西会战期间,我们说的”鄂西会战“,日军称为“江南江北歼灭战”。

1943年4月,日军第11军制订了作战计划,其主要内容:

日军之所以发起此战,目的很明确,日军占领宜昌后,发现从宜昌到岳阳再到武汉的长江水路还控制在中国军队手里,宜昌附近有日军的53艘满载物资的货轮,想要运往武汉却不可行,因为一出宜昌就会遭到长江两岸中国军队的炮轰。再者,武汉到岳阳的长江航道、武汉到沙洋镇的汉水航道,一直受到第5战区128师、第6战区挺进纵队和共产党的新四军、游击队的袭击。

“1.作战目的

亚洲必赢 2

加强扬子江运输能力,使宜昌附近的船舶在下游通航,同时歼灭由洞庭湖至宜昌对岸的扬子江右岸地区敌野战军。

这让日军决定打一场歼灭战,意图消灭长江两岸的中国军队。

2.方针

会战开始后,蒋介石一度认为日军的目的是重庆,因此下令坚守石牌。毕竟石牌离宜昌那么近,而宜昌离重庆也只有几天的水路可达,老蒋很怕日军溯流而上,兵临城下。

作战区域大致分三部分,各区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消灭各该区之敌。

1943年2月,日军俘虏了第128师师长王劲哉,江北战役结束;5月5日,日军又发起了江南战役。

在些期间,使在宜昌的船舶向汉口通航。

战斗进行到5月18日时,王敬久第10集团军被击溃;日军的目的达成了一部分。

3.使用兵力(略)”

5月28日晚,日军第13师团第65联队在进攻石牌上游的三斗坪时,遭到国军第32军第5师一个营的猛烈阻击。这场激烈的战斗,离石牌要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看到没有,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进攻重庆,而是第一,打通宜昌到岳阳航路;第二,歼击我沿岸野战军。

29日到30日,第11师数处阵地被突破,国军各部开始后移或就近转移。很明显,从29日开始,第11师阵地已经崩溃,江防军、第18军、第18师、 及第13师都已经开始撤退,日军却在此时停止了进攻。

经差不多一个月的会战,其结果,他的第一个目的完全达成,从此日本鬼子控制的船舶可以在该段水域畅通无阻;第二个目的基本达成,参战的国军第六战区有生力量遭到沉重打击,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整个会战的行动都是按照鬼子预定的时间、空间进行的,目的一经达成,即主动撤出找斗,保持战前原有态势,始终掌握着战场上的主动权,因而可以认为是基本上实现了战役企图。

亚洲必赢 3

这是整个的鄂西会战,那么单就石牌保卫战来说,它是这次会战的一个组成部分,作战时间是自5月26日起,至31日止。这几天的战况十分激烈,守军第139师、第67师、第18师与敌拚杀的十分英勇,牺牲特别的惨重。然而也就是在石牌激烈拚杀的27日,日军悄悄地将他们早已在宜昌掠夺到的50余艘16000多吨的船舶开走,经过沙市、监利驶到了武汉。小鬼子打这一仗的最大企图实现了。

当第18军军长方天确认日军已经在31日深夜撤走的消息以后,大喜,命参谋长赵秀昆向战区和重庆军令部进行报告:已经击败了进攻石牌的日军。

对于第六战区来说,这次鄂西会战,和以往任何一次会战一样,牺牲特别惨重,而斩获甚微,是得不偿失的。只不过由于会战后期,日军达成了控制水道和运走船舶的作战目的后,于31日主动撤退,国军在发现敌撤退后发起追击作战,最后以日军退回原防结束了会战,因而被六战区和国府夸大战绩将其称作“鄂西大捷”。当然,出于鼓舞士气振作民心的需要,也出于争取美援的需要,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在石牌保卫战中,众将士浴血苦战为国捐躯的惨烈,也应该给予褒扬,使后人铭记。但需要搞清楚的是,战时这种任意夸大战绩的作法即便是允许的,也只能从宣传的角度去考量,而不能作为治史的依据来使用;牺牲固然值得肯定,但牺牲的多寡与杀敌的战果也未必一定成正比。

继而,不可思议的夸大宣传也出现了。在蒋介石接到方天电文以后,指示外交部长宋子文通报美国总统罗斯福,该电文中这样写道:“敌进攻我长江上游要塞之三个最精锐师团,已为我军完全击溃......"

由于国军在此战中对外公布的战绩有太多的水分,弄的在美国的宋子文都不好意思了,在其给蒋介石的汇报中,便说道:“稍具常识之人,必觉我方如仅获如此少数战利品,敌人决无五万余人之死伤。以各国战事常例判断,敌方死伤不能超过五千人。无怪美军部及史梯威不信鄂西战事之激烈,更不信敌人此次有胁迫陪都之企图,而证明文以前向军部及各人所述鄂西战况,为不实不尽。窃查我方军事宣传之幼稚,已非一日,往往以儿戏视之。且其报告损害政府之威信甚于敌人之宣传,其效用等于第五纵队参加工作。”

几乎没怎么与日军接战的石牌守军第11师阵地上,出现了大规模的与鬼子拼刺刀的白仞战,师长胡琏也被说成了大大的战斗英雄。

早在当年,国府的有识之士就把这个神话给拆穿了,台湾八十年代重写的战史也给予否定了,不管是石牌保卫战,还是整个鄂西会战,都不曾产生像斯大林格勒战役那样卓越的战果和伟大的意义。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前,是德军追着苏军打,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是苏军追着德军打,可鄂西会战之前与之后,有什么变化吗?在这之前共发生过16次大的会战,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豫南会战、晋南会战等,都是日军追着国军的屁股打,在这之后又有5次大会战,常德会战、豫中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等,又有哪一次不是日军追着国军的屁股打呢?直到抗战结束前几个月的湘西会战,仍然还是日军追着国军的屁股发展进攻。说什么“自此以后,日军转入战略防守,中国军队转入攻势”,说着不害臊吗?还说什么石牌保卫战“被西方军事家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我又要问了,哪一个西方军事家说的?出处何在?

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石牌保卫战不是抗日战争的转折点,丝毫不是,丁丁点点也不是。在整个八年的抗战中,中国战场就始终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转折点。

亚洲必赢 4

网上如此多人将石牌保卫战说成是抗日战争的转折点,是由于一系列有意无意的误读造成的。这误读,追根溯源,源于对石牌保卫战期间蒋介石所做指示的曲解。

整个鄂西会战中,日军战死1025人,伤3636人。被吹为核心战斗的石牌作战,仅仅战死286人。

据指挥这次鄂西会战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回忆录记载,鄂西会战之石牌保卫战期间,“战区接奉委员长电话指示:石牌要塞需独立固守十天,希望成为我国之斯大林格勒,如无命令撤退,即实行连坐法。”

后来,第18军参谋长赵秀昆在回忆中说,方天让我亲拟战报,写夸张些,于是就写了敌军伤亡人数至少三万人以上,据目击者称,连日来,敌伤兵运至宜昌者已达万余。其中,除”仅北斗冲一地者即有2300具敌军尸体“是我编造的以外,其他内容都是军令部捏造的。就18军正面而言,日军至多有三四千人,却被夸大成两个师团,把敌人人伤亡夸大为几万人,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在回忆录中也曾说到:“我最高统帅并手令江防守备部队诸将领,明示石牌要塞乃我国之史大林格勒,为聚灭倭寇之唯一良机。”

赵秀昆还提到,在大小朱家坪进行血战时,胡琏早已经在江边准备了要逃走的小船,随时准备要跑路的,后来日军突然撤走了,他才冲出来捡的便宜。

蒋委员长历来有在战时给前线将领下手喻或打电报的习惯。鄂西会战发生时的1943年5月,正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不久,其在全世界、尤其的同盟国之间正被大肆宣传热炒,老蒋借此热炒之胜利消息来鼓励前线将士,严令死守石牌,十分的正常。

关于把石牌战斗说成是”斯大林格勒“,也是完全没有的事。

但有一点请注意,不论是中枢的蒋介石还是鄂西前线的众将士,将石牌喻作斯大林格勒都是在战前,都只是希望国军能像苏军死守斯大林格勒那样严防死守石牌要塞,而并没有谁在战后将石牌的战果与意义类比斯大林格勒,更没有谁说过石牌保卫战的胜利是抗战的转折点。

亚洲必赢 5

不仅当年战斗进行中没有这个说法,就是战后,不论大陆还是台湾,多少年来也一直不存在转折点这个说法,只是到了前些年,网络论坛活跃起来,紧接着各种自媒体又活跃起来,早已被拆穿的当年出于宣传需要而夸大了的战绩又被当成信史捡拾起来,一些无聊的写手杜撰历史故事的风气也活跃开来,各种臆造的东西如雨后春笋般接二连三地冒出来,石牌保卫战成为抗战转折点的说法才被炮制出笼。

不仅战斗规模及影响与斯大林格勒完全无法对等,国军在后期的任何宣传中也没有把石牌战斗比喻成斯大林格勒。虽然战斗开始前,蒋介石在电话里指示说,石牌要塞需要固守十天,希望成为我国之斯大林格勒。战后,蒋却未再提及之说法,更未把这次战斗说成像斯大林格勒那样有着非凡的转折意义。

想起前些年看到的一则报道,说某个地区的一个农民,因自己的生日恰好与历史上某个皇帝的生日是同一天,便坚信自己是皇帝命,于是黄袍加身,在自家土屋里登基称孤册封太子,最后被当地派出所拘留。在他看来,只要一事相同,就应万事皆同,既然古时候的那个人是这一天出生后来做了皇帝,那么他也是这一天出生,他便也会做皇帝。说石牌保卫战是抗战转折点的,其认识水平无疑是达到了与这位皇帝同等高度的,在他们看来,既然蒋委员长说了要像保卫斯大林格勒那样保卫石牌,那么石牌就相当于斯大林格勒;而既然石牌相当于斯大林格勒,那么石牌胜利的意义就相当于斯大林格勒胜利的意义;而既然斯大林格勒的胜利成为苏德战争的转折点,那么石牌的胜利也就应该是中日战争的转折点。就这样,石牌保卫战成为抗日战争转折点的说法在这一逻辑的推理下凌空出世。

日军为何突然在31日后撤?其后撤是因为作战目的达到了而已,不仅重创了第10、第29集团军和江防军,滞留在宜昌的53艘货船也顺利驶向了武汉。从这个层面上看,鄂西会战是日军胜了,国军败了。会战使第六战区部队被各个击破,伤亡及失踪近5万人,致使第6战区已无兵可调,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为有当年蒋委员长把石牌喻作斯大林格勒的说法,也因为众将士复制了这一说法,说石牌保卫战相当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还能勉强找到出处和理由,但非要将石牌保卫战说成抗战转折点,就是荒谬的了,但那些喜欢跟风炒作的写手们不觉荒谬,相反,他们或感到好奇,或为了溢美他们心目中伟大的国军,或为了哗众取宠以求得涨粉,便也加入到这样的创作队伍中来,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不算,又使出小说家的笔法添枝加叶,遂使这一说法越传越神,传的跟真的似的。

亚洲必赢 6

哎!让人说什么好呢!

夸大敌军伤亡,减少自已的损失,是历来战争中常见的现象,这并不为奇,可把一次无关紧要的小战斗,夸大成整个抗日战争的转折,则有点过了。尤其是凭空想像的白仞战和硬吹捧出来的英雄,让那些真正为此战流血牺牲的先烈们情何以堪?

鄂西会战并非没有真正的激战,除了前面说的大小朱家坪以外,6月5日,王耀武第74军第51师和第58师,在河北松兹县境内与护卫日军第13师团司令部的第17旅团遭遇,双方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发生了激战,日军第17旅团两个大队长被击毙,同时干掉了400多鬼子,其实上相当于石牌战斗中第18军战果的两倍。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石牌大捷,石牌保卫战成为抗战转折点亚洲必赢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