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十七章,殷雪涛的意外发现

时间:2019-11-02 17:23来源:儿童文学
“小静,我听出是你,请给我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找你。”金国强隔着门说。 蒙面人:文学作品的寿命有3种,一,和作家同步死亡;二,先于作家死亡;三,迟于作家死亡。 骷髅保龄

  “小静,我听出是你,请给我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找你。”金国强隔着门说。

  蒙面人:文学作品的寿命有3种,一,和作家同步死亡;二,先于作家死亡;三,迟于作家死亡。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像比尔。盖茨那样退学去挣大钱,挣了钱送你去国外治病。金国强说。

  阿里巴巴:你不能再多呆一会儿?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你怎么了?”殷静摇金国强的手。

  “很有意思。”辛薇说。

  “绝对不是!”孔若君大喊。

  蒙面人:现在坏人多,看好再开门。

  阿里巴巴:在……你说话挺有意思。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这天下午,孔若君去保龄球馆找骷髅保龄球,殷静自己在家上网。

  “不上。”

  “他可能是坏人。”孔若君说。

  尽管时间紧迫,孔若君随时有回家的可能。但金国强还是先到卫生间清理口腔,他差点拿管道疏通剂漱口。将嘴里的狗毛和狗唾液清理干净后,金国强一边擦嘴一边朝孔若君的房间走去。

  注视着电脑屏幕的殷静问孔若君:“阿里巴巴?刚认识的?男的女的?”

  殷雪涛骂道:“小静,你混!你糊涂!金国强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你确实是狗脑子!”

  金国强背台词:“我对不起你。当初我从电视上看到你变头的新闻,我没有勇气面对你,就……,这一段时间,我心中的负疚感越来越沉重。实话说,我也接触了大学里的一些女生,我才发现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没办法不时刻想起你。”

  蒙面人:你别充大。再说这书什么人都能看。想当年有道学家抨击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少儿不宜”时,歌德在1830年3月17日说:“生活本身每天出现的极丑恶的场面太多了,要是看不见,也可以听见,就连对于儿童,人们也毋须过分担心一部书或剧本对儿童的影响。日常生活比一部最有影响的书所起的作用更大。儿童的嗅觉和狗一样灵敏,什么东西都闻的出来,特别是坏东西。书本的影响不可能比实际生活的影响更坏。”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金国强迅速打开大门,他从外边关上门后,没有下楼,而是上到三层。等孔若君进家后,金国强飞快地下楼。

  狗头:咱俩的恋情为消除城乡差别做贡献了。

  “我有8年不看报纸了。我是从网上知道的。”郑渊洁说。

  狗头:你喜欢漂亮女孩儿?

  “会。”

  “我去做饭。”殷雪涛说。

  “不知道。”殷静说。

  孔若君几乎是央求殷静:“辛薇已经够倒霉的了,我把她的头复原了吧?”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蒙面人:一言为定。

  “谁?”孔若君追问。

  “若君,咱们不是说好了,辛薇是最后一个吗?”孔志方使用明显责怪的口气质问孔若君。给辛薇变头后,孔若君要儿子发誓再不当白客。

  殷静像在梦里。

  “辛薇上网吗?”

  殷雪涛和范晓莹同时看孔若君:“你干的?”

  狗头:你怎么知道?

  蒙面人:我的经历比较丰富,写出来肯定叫座,但是我不能写。

  孔若君接生父的电话。

  金国强清楚自己首战告捷,他要乘胜进军。金国强拉着殷静进入她的房间,他像从前那样插上门。

  阿里巴巴:对不起,我说谎了。

  “小静昨天问我能不能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说。

  贾宝玉见金国强要进孔若君的房间,他冲金国强大叫。

  “我不会灰心。”孔若君注视着电脑屏幕说。

  “您有一个骷髅保龄球?”孔若君问郑渊洁。

  金国强加强攻势,他伸手捧过殷静的头,深情地吻她。尽管金国强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当他真的和狗嘴接触时,他还是忍不住要吐。金国强想起了辛薇的50万元,他挺过了不适应期。

  阿里巴巴:你做什么工作?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快!快!”金国强看到楼下的孔若君在一步步地接近单元门。

  蒙面人:正宗的农业户口。

  殷雪涛冲殷静努努嘴。

  狗头:你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狗头:<少年维特的烦恼>好象是少儿不宜读物吧?

  “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就像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一样。”郑渊洁说,“刚才你们说了,蒙面人很爱殷静,这是说服他交出磁盘的基础。”

  金国强时不时站起来往窗外看,他担心孔若君回来。

  “是他!”殷静跑出孔若君的房间。

  “你冷静点……。”范晓莹泪流满面地劝丈夫。

  殷静最害怕蒙面人和她断交。网上有上亿人,但真正对路子的不多。蒙面人已经使殷静忘却了变头给她造成的痛苦。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重返地狱。

  蒙面人:也只有女性会给自己起“狗头”这种网名。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贾宝玉被蒙骗了,它过去见过金国强来做客,加上金国强使用训斥的语气叫它的名字,贾宝玉在迟疑中没有扑咬金国强。

  蒙面人:知道最近国家教育部给全国的中学生指定了一批必读书吗?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蒙面人通过网络打字给殷静:我这个星期无论如何要见你。今天是星期一,星期日是最后期限。

  牛肉干:我一会儿就回来。再见。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为什么?”殷静问。

  孔若君说:“我觉得他是猎手。”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殷静正在发愁星期三无法见蒙面人,金国强的话触动了他。

  蒙面人:你60多岁了?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金国强对殷静这么轻易地给他开门很吃惊,他事先为赚开这扇门制订了17个方案。

  蒙面人:教育部指定中学生必读书中有鲁迅的一本<朝花夕拾>。老鲁在该书中的<狗。猫。鼠>一文中形容人类的迎娶仪式也就是如今的结婚迎亲车队为“性交广告”。这可是国家规定的中学生必读书中的内容。

  “真帅呀!”范晓莹说。

  殷静离开电脑,她到门口看外边是谁。

  辛薇打字:你好。聊聊吧,我叫阿里巴巴。

  孔若君看看爸爸,他觉得可以信任郑渊洁。孔志方点点头。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金国强说,“我从今天开始就去找你的磁盘,我会找到的。”

  狗头:我没有扫描仪。你能传给我照片吗?

  有人按门铃。

  殷静说:“这是我们家的高度机密,没一个外人知道。孔若君说了,只要找到有我的照片的那张磁盘,他马上彻底删除<鬼斧神工>。”

  孔若君知道辛薇是想说庆幸自己变了头,他感到欣慰。

  “咱们要赶紧制定对策!”孔志方对前妻说,“除了殷静,你把他们都叫来。”

  蒙面人和殷静的恋情已经升温到炽烈的程度,蒙面人强烈要求见面。而殷静清楚,她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到她的狗头,见面对殷静来说意味着失去蒙面人的爱。

  阿里巴巴:是。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蒙面人:星期三下午咱们见面,定了。

  蒙面人:咱们每天都要这么担心对方的性别。

  殷静对于家人将她排斥在外商量对策大为不满,但她没有办法。

  贾宝玉冲他扑过来。

  狗头:好象听说过。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金国强迅速开启孔若君的电脑,他打开“所有文件”的菜单,查找<鬼斧神工>。由于孔若君是用字母做文件名称,金国强不得不打开每一个文件查看。

  父亲哑口无言,他担心女儿的脾气从此一落千丈和家人过不去。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我要退学。”金国强说。

  牛肉干:作家算个屁!

  “他们为你高兴。”孔若君说,“我也饿了,谁做饭?”

  狗头:别呀。说实话,我很丑,怕你一见特失望。

  “你说蒙面人会不会是女的?”殷静觉得蒙面人这个名字更鲁。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金国强眼中露出喜悦的光。

  产生了这个赎罪的想法后,孔若君就坐不住了,他开始策划实施方案。

  “贾宝玉,你给我过来!”孔若君趴在地上叫贾宝玉。

  “我没病。”殷静说。

  “不是,属于救死扶伤。”孔若君说。

  “一言为定,书名就叫<白客>。”郑渊洁说,“作品写完后,拿我的骷髅保龄球当封面。”

  金国强也同时透过窗户看见了正往这座楼走的孔若君。

  殷竞走到门口回头说:“你现在好象很想单独上网。”

  郑渊洁说:“我有10年不看电视了。”

  蒙面人:又打岔,星期三下午见面,就这么定了。

  “我对不起你。”孔若君说,“真要是找不到,我是死有余辜。”

  殷静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殷静忽发奇想,她想报复金国强,她要说服孔若君换金国强的头。殷静兴奋了,她要用数字相机给他拍一张照片。殷静手中没有金国强的照片。她开了门。

  孔若君和辛薇也在网上恋得相见恨晚。辛薇是绝处逢生。孔若君是将功补过。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贾宝玉!你干什么?我什么也没拿!”金国强斥责贾宝玉,他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给贾宝玉看。

  孔若君感到辛薇家门口,他看见不少记者坐在架设起来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下边聊天,还有的用手机打电话。

  孔若君尽量简要地告诉郑渊洁<鬼斧神工>的事。

  金国强从孔若君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新磁盘,插入电脑,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的电脑愚昧地执行金国强的指令。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表示存储进度的蓝色方块在缓慢地增加数量。

  “她应该上网。上网不用露面就可以和别人交流,绝对能够起到缓解辛薇的寂寞感的作用。”

  孔若君忽然想起昨天殷静曾经莫名其妙地问过他可否复制<鬼斧神工>。

  狗头:放心吧,能蒙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狗头:我把咱俩的网恋对话记下来,就是一部精彩的小说。

  “若君,你爸找你。”殷雪涛说。

  蒙面人:如果这个星期你不让我见到你,咱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孔若君在网上看见了辛薇,他和她打招呼。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孔若君不得了,他的这项发明能改变世界。”金国强说。“<鬼斧神工>就在他的电脑里?”

  “上网。”孔若君说,“辛薇小姐可能听说过一句网络名言,对不起,这句名言是:在网络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贾宝玉知道没好事,它战战兢兢过来。

  “你不会再离开我吧?”殷静问金国强。

  蒙面人:还有专门给烧砖的写的书?

  孔若君,殷雪涛,殷静和范晓莹都雕塑般凝固了。

  殷静喝了,她觉得一直甜到脚心。

  孔若君回答阿里巴巴:我喜欢电影。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网上有很多虚拟棋牌室,殷静和杨倪都是里边的常客。

  孔若君望着窗外的护栏发呆。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金国强对殷静说:“你不要告诉孔若君我知道白客的事了。”

  蒙面人:我也没有数码相机和扫描仪。

  孔志方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不瘫在地上。

  电脑开机后,首先出现的基本画面叫桌布。杨倪将他窃得的孔若君磁盘中殷静的照片输入他的电脑作为桌布,每次他一开机先见到她。

  阿里巴巴:你最喜欢的中国影星是谁?

  孔若君和孔志方现在确定无疑蒙面人起码和盗窃磁盘的人有关系。

  贾宝玉依然档在门口,不给金国强进孔若君的房间发放签证。

  隔壁殷静的房间里传来了ICQ的敲击声。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蒙面人:你肯定漂亮。

  牛肉干:再好打的球,不认真打也可能打不进去。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有人按门铃。

  蒙面人:你真的是女的?不会蒙我吧?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蒙面人:我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儿的照片,我想象中你就是这个样子。

  辛薇坐起来:“他想趁火打劫吧?”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殷静说完了,她看着金国强。

  辛薇的父亲从门镜往外看,见是一个十八九岁大的男孩儿。

  “事情结束后,我们将结果告诉您,您写本书。”孔若君对郑渊洁说。

  门镜里是金国强。殷静掉头就走。

  牛肉干:好象没什么,对了,我喜欢辛薇。

  孔志方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躺在地上,他对孔若君说:“我很后悔给你买数码照相机。”

  金国强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辛薇突然从床上下来,说:“我去见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姑奶奶市面见大了。”

  “真没想到,变头的原因是这样。”郑渊洁感叹,“生活本身就是童话。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写出来谁信?”

  狗头:我在家上班。

  狗头:有时我觉得你挺神秘。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狗头:我如果不同意呢?

  辛薇说:“这么说,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殷静和那个什么居委会主任最有资格上网,我们上网才是物有所值?”

  “你还装傻!你又弄了一个人的头!”孔志方怒不可遏。

  狗头:我争取星期三见你。

  蒙面人:写迟于作家死亡的作品时,使不怕噪音干扰的。噪音是老天爷阻挠先于作家死亡的作品诞生的手段。

  孔若君问郑渊洁:“您从电视上知道人头异变的事了吧?”

  “为什么?”

  “免费教学。”

  “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他不会传播<鬼斧神工>。咱们先不要报警,再说,警察里也不是没有坏人,谁都可以复制<鬼斧神工>当白客。”殷雪涛说。

  狗头:我真的很丑,你会失望的。

  蒙面人:我每次看时钟上的秒针,都有看时间瀑布的感觉。我害怕时间瀑布断流。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狗头:要求真高,难伺候。

  “你别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殷静真心的说,“如果没有你这个白客,辛薇会变成兔子头?你不知道我看见辛薇的下场有多开心。”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急的事。”孔志方拿出儿子使用打印机打印的杨倪的照片递给郑渊洁:“您认识这个人吗?”

  金国强冲贾宝玉一边做手势一边说:“贾宝玉,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孔若君的朋友呀!”

  孔若君舒了一口气。贾宝玉看出孔若君高兴,它使劲摇尾巴祝贺主人终于获得了好心情。

  谁都清楚,金国强这种人成为白客,说是世界末日都有可能。

  殷静不得不使用缓兵之计,到时候再找理由推辞。

  狗头:我看你能写。你先写。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狗头:平级吧。

  “你这台电脑很不错,不上网真可惜。”孔若君一边敲键盘一边说。

  不能轻易报警,我担心惊动金国强后,他会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谁都可以下载,那可就真是天下大乱了。“殷雪涛说,”我比你们了解金国强,他现在绝对不会把<鬼斧神工>传出去,他要垄断。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删除若君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以金国强的品质,他应该这么干。“

  “你怎么跟贼似的?我家就我自己,你来干什么?”殷静问。

  牛肉干: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我告诉你……”殷静说。

  “你如果硬要给劳务费,我也不会反对。”

  殷静大哭。

  国强了解殷静的这个特点。

  “他从厕所回来了!”殷静听到蒙面人使用ICQ叫她。

  “别人借走过吗?”孔若君又问。

  殷静放弃了给金国强换头的想法。

  “先生打球?”一位小姐过来问孔若君。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金国强关闭电脑,他打开房间门。

  蒙面人:我只有水泥和砖头。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金国强沉默。金国强的声带却一刻都没有停止对自己说话。假如殷静说的白客的事属实,金国强清楚这件事对他的意义。如果他能得到<鬼斧神工>软件,他将发大财,更重要的是,他能够获得在这个世界上为所欲为的能力。

  蒙面人:你这句话太精彩了!数字亿万富翁!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贾宝玉在门外狂吠不止。

  “这世界上还有好人吗?高姨,广告片导演,还有殷静他妈,一个比一个坏!”辛薇说。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金国强一边从他的包里拿出一筒饮料一边对殷静说:“我有信心。这是我带给你的你最爱喝的椰汁。”

  狗头:我家楼下特吵,没有写作环境。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殷静打断金国强:“有话直说吧,你来干什么?我没时间听你编故事,我正网恋呢。看在咱们有过一段的份上,我可以和你合一张影,留个纪念。”

  孔若君上网时只要碰见新网友就问人家爱不爱打保龄球,孔若君认定那贼能偷电脑磁盘他就肯定上网。孔若君还为自己制作了了一个保龄球主页,他佯称自己酷爱打保龄球,还说自己收藏各种保龄球,愿以高价收购名贵保龄球。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小静,你是宽宏大量的人。”金国强拉住殷静的一只手说,“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没有你,我今生今世活不好。”

  孔若君站起来对辛薇说:“辛薇你好,我是你的一位追星族,我喜欢你的电影。我觉得你不必为暂时的挫折烦恼,头肯定会变回去的。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都开心的阶段,不管你的形态如何。”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殷静从孔志方在孔若君18岁生日时送给儿子一架数码相机开始说,一直到她报复辛薇给辛薇换了兔子头。

  阿里巴巴:一个好朋友,好人。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狗头:怎么弄得跟最后通牒似的?这是网恋还是网上追逃?

  蒙面人:这星球上有50亿座时间瀑布。

  孔若君猛然想起昨天他回家时贾宝玉的异常表现。

  金国强佯装放弃了,他在转身的同时突然迈过贾宝玉强行进入孔若君的房间,进去后,金国强反锁上门。贾宝玉在外边狂吠。

  阿里巴巴:……。我在养兔场工作。

  郑渊洁摇头。

  蒙面人:那你在网上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狗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很博学呀。不过我还是觉得给中学生以下的人看的书应该纯洁些。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殷静说:“是的。他现在出去找骷髅保龄球了。”

  狗头:瀑布越多越没水喝,逗。

  孔若君担心谁绷不住劲说漏了,他急于支走父母。

  终于完成了拷贝。金国强从电脑软驱中取出磁盘,装进自己的衣兜。他看见孔若君距离单元门只有10米了。

  牛肉干:你还在吗?

  沉默。

  蒙面人:我更换ICQ和网名。就算咱们在一张桌子上打牌,你也认不出我。

  “10分钟。”

  “说起来,白客的事还跟您有关系。”孔若君说。

  金国强焦急地注视着电脑屏幕和窗外。在“所有文件”菜单的倒数第三个文件中,金国强看见了<鬼斧神工>。

  狗头:数字亿万富翁的钱都是股市上的数字。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殷静身体发软。

  蒙面人:这话怎么讲?

  殷雪涛在孔若君向殷静发问前就怀疑到是女儿的恶作剧,刚才电视台的记者介绍说到那变成马头的教师所在的校名时,殷雪涛心中就格登一下,那是殷静就读的高中。殷雪涛的初步判断是孔若君意志不坚定,再次被殷静说服戏弄她的中学老师。殷雪涛没想到是女儿独立当了白客。

  蒙面人:你没有不忙的时候。你说忙,可你随时都在网上,我看你闲得很。

  “我早对你说过,网恋往往靠不住,你根本弄不清对方的真实年龄和性别。”孔若君提醒殷静。

  孔若君再看照片。

  金国强听出有戏,他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来,就是想你赔罪,我要和你重归于好,今生今世永不分离。请你相信我。网恋不适合你。网恋的最后,双方肯定要见面。他见了你,会和你继续感情吗?而我是知道你这个样子和你恢复感情。你可以想想。”

  牛肉干:我喜欢兔子,文静,善良。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蒙面人:你别打岔。到底星期几见?

  “进门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殷静从她的房间过来问孔若君,“找不着灰心了?”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蒙面人:光是漂亮还不行,还要有感觉。

  “他在哪儿?”辛薇问。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蒙面人:我的直觉是一流的。我就靠直觉挣钱。

  蒙面人:你有一个误区:有知识的人都在大学里或城市里。告诉你,农村的砖窑里地头上能人多了。开国元勋尽是农民。

  殷雪涛点头。

  “骂的好,我确实是恶棍,十恶不赦。”金国强看屋里有没有其他人。

  狗头:主要是害怕白付出感情。

  家人都瘫在地上,只剩下殷静站着颤抖。

  “你为什么会变头呢?”金国强小心翼翼地探视,“没有办法再变回来?”

  阿里巴巴:我怎么今天才上网呀!我甚至庆幸自己……

  “这么说,我是白客的源头了?”郑渊洁笑。

  蒙面人:还会比狗头丑?

  狗头:不过,也就是课本里那点儿。

  “首先,咱们应该马上确定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是不是咱们的,如果是,咱们再想办法从他那儿拿回有小静照片的磁盘。”孔志方说,“上帝保佑蒙面人没有覆盖那张磁盘!”

  “很难。”殷静说。

  狗头:你现在看什么书?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在殷静叙述的20分钟内,金国强没有打断过殷静一次,他的手一直握着殷静的手。金国强的大脑由于转速太快死机了好几次。他每次重新启动都颇费一番周折。

  狗头:我没有数字相机。

  “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吗?照片上这个人是谁?你们干吗对骷髅保龄球感兴趣?”郑渊洁说。

  “恶棍,你好?”殷静对金国强说。

  “科技能让我这样的头怎么开心?”没等孔若君说,辛薇先问。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殷静的手一接触到金国强的手,她的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网恋了?”殷静问。

  殷静突然站起来,她声嘶力竭:“金国强!我杀了你!!”

  殷静倒头大睡,金国强将她放到床上。

  孔若君叹了口气,说:“这叫守株待兔。”

  “跟我有关系?”郑渊洁惊讶。

  金国强事先用注射器往饮料里下了安眠药。

  “就我这狗头,我才不要求对方的性别和年龄呢。”殷静有自知之明,“对方如果知道我长着贾宝玉的狗头,那才叫吃惊后悔呢!”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狗头:我有你的ICQ。

  阿里巴巴:那才刺激。你看中国电影吗?

  “不是若君的事,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殷雪涛对孔志方说。

  狗头:这个星期我很忙。

  辛薇的母亲小声问孔若君是谁,他来干什么。辛父告诉她。辛母半信半疑地点头。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绝对不会。”金国强嘴里都是狗毛,但他不敢吐,怕引起殷静的反感。

  蒙面人: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没水喝了。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狗头:有人来我家,我去看看。咱们待会儿见。

  蒙面人:对鲁迅感觉如何?

  “现在我就和若君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如果真是蒙面人干的,咱们再定方针。”孔志方说。

  孔若君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刚上网的辛薇对网络感兴趣。孔若君清楚,网上的糟粕比精华多多了。骗子,谎言和陷阱也举目皆是。

  “报纸上也报道了。”孔志方说。

  父亲敲辛薇卧室的门,没有应答。父亲推开门,见女儿用被子蒙着头躺在床上。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辛薇打字问牛肉干:你喜欢什么?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阿里巴巴:你太有意思了。看过<圣经>吗?<圣经>真的是上帝写的吗?

  “您是什么意思?”孔若君听不明白。

  孔若君只得抓紧寻找那张软盘,可谈何容易。这些天,孔若君几乎天天往保龄球馆跑。他从网上查出本市所有保龄球馆的地址,他挨个去察看。每到一座保龄球馆,孔若君就问服务员有没有人见过骷髅保龄球。遗憾的是,孔若君和殷雪涛的努力都没有结果。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一进家门,孔若君直奔自己的房间开电脑,他急于和辛薇在网上聊天,他估计此刻辛薇还在网上。贾宝玉趴在孔若君脚下。

  电话铃响了。

  殷静说:“不过,要想在这么大一座城市里找到一张小小的电脑磁盘,确实不易。”

  “不可能!”孔若君否定。

  辛父和辛母喜及而泣。

  贾宝玉很委屈,它发誓再见到金国强一定咬死他。

  狗头:没有水泥和砖头就没有楼房,只有楼房才能使地上人多的城市摞着居住。没有了楼房,人就直接摞着住了。

  “雪涛,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这样说小静,她也有她的难处……”范晓莹劝阻丈夫。

  蒙面人:今天美国股市大跌,听说比尔。盖茨的财产在一个小时内缩水15亿美元。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蒙面人:<少年维特的烦恼>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你家有电脑吗?”孔若君问。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阿里巴巴:你喜欢看哪个国家的电影?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蒙面人:如今的作家的作品先与作家死亡的多,同步死亡的也多。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阿里巴巴:认识你很高兴,我能和你交朋友吗?

  “但愿他在网上。”范晓莹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你找谁?”辛父问。

  “你看到金国强进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咬他?他给你香肠了?你是个笨蛋!”孔若君怒斥贾宝玉。

  阿里巴巴:这我信。没准你是诺贝尔奖得主呢!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上网后,你会忘记自己长着什么头。”孔若君说,“我可以这样说,因特网就是为长着异样头的人发明的。长着正常人头的人上网是亵渎因特网,他们应该去大街上结交朋友,而不是躲在电脑屏幕后边。”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牛肉干:当然。你做什么工作?

  殷雪涛接电话,是孔志方打来的,他找孔若君。

  “在客厅。”父亲说。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孔若君估计那都是殷雪涛的朋友。

  “小静!”殷雪涛怒斥女儿,“你变了头是很痛苦,我们在为你想办法。你不能这样连续祸及他人。连有益传播艾滋病都是违法行为,何况故意换人家的头!”

  牛肉干:不要轻信言语。孔子说,听其言,观其行。

  郑渊洁拿起杨倪的照片看,他摇摇头,说:“不认识。”

  狗头:你开砖窑的?

  电视台正在紧急报道本市一位高中教师的头在1个小时前变成马头的新闻。顶着马头的教师在电视屏幕上晃来晃去。

  “我知道他。”孔若君说,“是男性,可能20多岁。我和他在网上打过牌。”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叫阿里巴巴。”

  郑渊洁站起来:“这是孤注一掷。你们好象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我等你们的结局再动笔。”

  牛肉干:电影里坏人多,电影外边坏人准少。相反,电影里好人多,电影外边好人准少。

  “小静怎么会?”范晓莹制止儿子。

  牛肉干:你是在骂我。大学教授能有我十分之一水平就好了。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阿里巴巴:我忘了问。

  “你打开电视看看!”孔志方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牛肉干:哪儿跟哪儿啊?你刚上网?

  孔若君说:“我通过因特网和郑渊洁联系。”

  离开辛薇家,孔若君立刻赶到一个他还没去过的保龄球馆。在辛薇家时,看到辛薇书房墙上挂的辛薇的照片,再看看身边长着兔子头的辛薇,孔若君恨不得马上就恢复辛薇的头。他清楚,只有找到那张磁盘,殷静才会批准他复员辛薇的头。于是,孔若君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保龄球馆。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阿里巴巴:是什么?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阿里巴巴:真是这么回事。喜欢旅游吗?

  殷静哭诉经过。

  小姐站在孔若君身边。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小门打开了,辛父显然被孔若君的主义吸引了。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蒙面人:你能当那种名垂千古的作家,说出“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这种话的人,写作准能行。

  殷静看门外是孔志方,就开了门。

  “这么着急上网,有什么新发现?”殷静问。

  孔志方和孔若君对视,他俩觉得郑渊洁的话有道理。

  孔若君将电话机上的线拔下来插进电脑的内置调制解调器上。

  殷雪涛凑过来看。

  殷静和蒙面人就这么天天在网上天南海北地聊,一天不见双方都魂不守舍。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狗头:李白的作品就是迟于作家死亡?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你跟我来。”辛薇转身就走。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

  狗头:能将结婚车队比喻为“性交广告”的人,绝对是伟大作家!能将有这样的文字内容的书指定给中学生必读的国家,绝对是伟大的国家。

  “还能有谁的事?”孔志方说。

  “你还不接着去和蒙面人聊?”孔若君说。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辛薇立刻就被这位叫牛肉干的网友俘虏了,他的话太精辟了。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蒙面人:还真差不多。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牛肉干:你看看我的ICQ号码是6位数的你就知道我的网龄有多长了。准确判断网友的性别,这点儿经验我还是有的。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牛肉干:谁教你上的?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蒙面人:我有时也觉得你神秘,你长什么样?能传给我一张照片吗?

  孔志方和孔若君起身告辞。

  辛薇快步朝客厅走去,辛父跟在女儿后边一路摇头捎带擦眼泪。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孔若君告辞了。辛薇给他1000元钱,孔若君坚决不要。辛薇要孔若君的姓名和电话,孔若君摇头说他不想留姓名和电话。辛薇的父母送孔若君出门时连连致谢。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你应该起个网名。”孔若君说。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你动员我上网?”辛薇说。

  1小时后,孔若君和孔志方坐在郑渊洁家的客厅里。

  狗头:你不象是烧砖的呀?

  “金国强来过?”孔若君全身不寒而栗。

  狗头:你真的是农民?

  郑渊洁点头。

  辛薇从电影网站看到了她主演的<奴性教条>,还有她的简介,还有她在国外颁奖的照片。

  孔志方觉得现在暂时不让殷静知道蒙面人有骷髅保龄球比较稳妥。

  殷静说:“我这么做,没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你不知道辛薇对我的伤害程度。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而功亏一篑和距离成功十万八千里最终没有成功的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殷雪涛点头同意。

  “能起这样的名字,估计是女的。”孔若君一边给辛薇打字一边对殷静说,“越是女性越爱起鲁的名字。”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不行!咱们不是说定了吗?我的头什么时候复员,她的头就什么时候复原。”殷静没商量。

  关门前,孔若君反复警告殷静不要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蒙面人。殷静说你当我是弱智呀,说完她自己又说自己确实是弱智。

  “你多长时间能教会我?”

  “别人也有<鬼斧神工>?”殷雪涛说。

  “你的理解很对。”孔若君说。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阿里巴巴:男的。你呢?

  “我最初在电脑里换殷静的头,是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的封面启发,那期的封面是您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的合影。”

  “现在坏事变好事,你有时间上网了。”孔若君说,“咱们去电影网站看看。”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孔若君开始教辛薇上网。辛薇不笨,很快学会了。

  范晓莹将孔志方拉进他们原先的卧室,详述原委。

  牛肉干:盗版。

  孔若君说:“也许他没有时间了。我在楼下就听见贾宝玉叫。”

  牛肉干:你喜欢什么体育活动?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狗头:水泥和砖头比数码相机和扫描仪重要。没有水泥和砖头,人们的身体将堆砌在一起,没有隐私。一切都是赤裸裸的。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牛肉干:所有好作品都是上帝写的。

  孔若君放下电话后急忙打开电视机。

  狗头:作家靠作品名垂千古。

  金国强?家人面面相觑。

  牛肉干:网上卧虎藏龙,就像假面具会,谁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面目,没准你是一个大名人呢。

  “我又弄了一个?我弄谁了?”孔若君反问生父。

  “你看人如果能看准,你就不会从家政公司挑中高姨了。”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小姐见过有人用一个透明的骷髅保龄球吗?”孔若君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阿里巴巴:你如果是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迟早的事。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阿里巴巴:你是大学教授?

  “小静,你干的?”孔若君问殷静。

  在另一个房间,殷静正和蒙面人聊的热火朝天。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狗头:你真的是男的吧?

  “您对人的研究比我们多,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从蒙面人手里拿回磁盘?”孔志方问郑渊洁。

  殷静鼓励孔若君:“狐狸再狡猾,也都不过好猎手。”

  “我看他是真心实意的。”

  “你会上网?”

  狗头:对于一个人来说,时间瀑布断流就是死亡。

  辛父将孔若君引到客厅坐下,他对孔若君说:“你等会儿,我去和她商量商量。”

  狗头: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

  阿里巴巴:上网太有意思了!

  辛薇被孔若君与众不同的语言打动了,她说:“你接着说下去。”

  “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父亲说。

  蒙面人:扫描原始照片。

  由于不是周末,这家保龄球馆的客人不多。10条球道有8条闲着。孔若君看那两条球道滚动的都是看不透的保龄球,没有透明的。孔若君已经有经验了,自己带球来的人,身边会有一个装保龄球的包。孔若君进了保龄球馆一般是先找包,再找球。

  “我是辛薇的影迷,我崇拜她。我有办法让辛薇从变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我想帮助她。”孔若君说。

  辛薇家的大门紧闭。

  “没错。”孔若君证实。

  蒙面人说:刚才你还说我比鲁迅强。

  找到辛薇的家如今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易如反掌的事,电视台已将辛薇的住所公之于众,关键是如何才能进去。孔若君决定试试。由于有亲历殷静变头前后其家属心态的经验,孔若君对说服辛薇的家人劝说辛薇上网有一定的把握。

  牛肉干:我只喜欢两种出行方式:乘坐地球在宇宙中旅行和搭乘生命之舟经历人生。

  孔若君见辛薇走过来,他再熟悉这颗兔头不过了,这是他的“杰作”。孔若君在心里称自己为凶手。

  父亲站在床边对女儿说:“有个小伙子,是你的影迷。他说他有办法帮你。”

  阿里巴巴:偶尔打打台球。你打吗?

  “你是记者吧?”辛父问。

  “他上厕所去了。”殷静说。

  孔若君笑着摇摇头,他觉得假如没有因特网,变头后的殷静必死无疑。而网恋又是最适合殷静现状的一种和异性交往的方式。网恋无疑能给殷静带来愉悦,只不过肯定是没有结果的虚拟恋情。长着贾宝玉头的殷静不可能最终和人家见面。

  狗头:写作太累。

  辛薇已经会在网上调侃了。

  “你让他进来了?”辛薇吃惊。

  蒙面人:你应该写作,不写太可惜。

  “你怎么帮辛薇?”辛父不敢轻易开门,怕是圈套。

  “没见过。我听说本市只有两个骷髅保龄球。一个在一位保龄球教练手中,另一个在一位作家手里。”小姐说,“这几天好几个人来问骷髅保龄球了。”

  审判长宣告原告败诉后,电视机前的殷静伸出双臂高呼生母万岁。孔若君神色黯然,他可怜辛薇。孔若君觉得自己对不起辛薇。

  狗头:都是无产阶级。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发狠。

  阿里巴巴:你是作家?

  孔若君在球馆转了一会儿,没发现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又同工作人员聊了聊骷髅保龄球就回家了。

  孔若君忽然想到了辛薇,如果辛薇也上网,她会和殷静一样,能够摆脱不能出门的寂寞。孔若君眼前一亮,他想尝试帮助辛薇上网,以缓解变头给她造成的痛苦。孔若君的潜意识里实际上是想以此获得心理上的平衡。把辛薇的头变成兔子头后,孔若君有强烈的挥之不去的负罪感。

  “他叫蒙面人。”殷静显然已经对蒙面人一往情深,她说这个网名时声音同平时不一样。

  蒙面人:老鲁得付我广告费。

  牛肉干:好的都喜欢。比较偏爱美国电影。

  “你给我的头复原那天,我一定督促你给辛薇复原头。你不同意都不行。”殷静说。

  “蒙面人呀!”殷静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大声告诉隔壁的孔若君。

  “有。”

  孔若君打字:你好,聊聊吗?我叫牛肉干。

  牛肉干:我也是男的。

  蒙面人:一技之长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助你安身立命的同时,很可能要你的命。

  狗头: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女性。

  孔若君又去另一家保龄球馆,这个保龄球馆里打球的人比较多,孔若君一眼看出是公款消费,打球的人动作七扭八歪,沟球特多,张处长李科长满屋子叫。

  阿里巴巴:我等着你。

  牛肉干:对作家的最高奖赏不是诺贝尔文学奖。

  殷静说:“这还用问,当然是你。”

  阿里巴巴:您怎么看出我是女的?

  “我过去没有时间。”辛薇说。

  牛肉干:不管你远走高飞到那儿,你都依然和我乘坐同一个地球周而复始地围绕着太阳转圈而无法越雷池一步。

  “有我这么小岁数的记者吗?”孔若君说。

  “绝症?白血病?你发动网友捐钱时别忘了告诉我。”殷静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花前月下去了。

  “我在网上认识的人多,他的网名叫什么?我帮你参谋参谋。”孔若君说。

  牛肉干:他的网名是什么?

  “蒙面人是男的。”孔若君特肯定地说。

  狗头:咱俩成黄昏恋了。

  蒙面人:我娶你相当于中国男人娶美国女人。

  蒙面人:你写吧。你如果真想当作家,我给你一个忠告:作品先要有高度,也就是说起点要高。然后是宽度,宽度是作品的数量。但是如果太宽了,就显不出高了。

  狗头:我觉得你写作不会比鲁迅差。人应该有一技之长。你总不能让我跟一个烧砖的过一辈子吧?

  辛薇不知道牛肉干就是刚才来教她上网的“影迷”。她正在网上兴致勃勃地转悠,谁和她打招呼她都理。

  “是的。”孔若君撒谎。他清楚,如果殷静知道她是去帮助辛薇解脱变头的压力,她非用自杀威胁他不可。

  孔若君问:“谁是猎手?”

  牛肉干:我喜欢打篮球,也喜欢打台球。

  “这说明我的眼力还不错,没有狗眼看人低。”殷静说。自从辛薇变头后,殷静老拿自己的狗头调侃,好象还充满了自豪。

  蒙面人:我看你能当网络作家,试试怎么样?不用和出版社打交道,怎么写就怎么上到网上让成千上万的人看,很开心的事。

  “说实话,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也感谢你异变了我的头。”殷静说,“没变成狗头,我就会去上大学,不会象现在这么全心全意上网。上网太有意思了!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我网恋了。”

  牛肉干:看。最爱看<奴性教条>。

  狗头:鲁迅万岁。国家万岁。

  阿里巴巴:我喜欢你!

  牛肉干:清洁工。

  “快去吧。”孔若君说。

  “这名字好。”孔若君说。

  狗头:你最低是大学毕业。

  狗头:照你这么说,美国和中国是城乡差别了。你这是瞎比喻,比鲁迅功夫差太远了。

  狗头:为什么?

  阿里巴巴:你没说实话。

  阿里巴巴:美国电影里坏人太多,吓人。

  阿里巴巴:你很独特。不过还是应该到处看看。我喜欢出国旅行。

  孔若君判断如果自己上前敲门,摄像机肯定将他拍摄下来,弄不好他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旦让殷静看见,麻烦就大了。孔若君绕到别墅后边,他看见了一个小门。

  牛肉干:我有事要下去了。咱们交换ICQ,这样就可以随时联系了。

  “我是网迷,我可以教辛薇上网,10分钟就能教会。”孔若君进屋后说。

  孔若君敲小门。

  牛肉干:没准我是通缉犯。

  蒙面人:读过鲁迅吗?

  孔若君关上电脑,他到殷静的房间对她说:“我出去一会儿。”

  辛薇成名后,包围她的都是些表面看声名显赫实则俗不可耐的人,这些腕们除了名气和金钱外,肚子里并没有真货,他们的语言贫乏没有新意没有思想,他们说话除了发音什么也没有。孔若君的话令辛薇感到耳目一新。辛薇头一次听到“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开心的阶段”这样的话。

  狗头:壮观。这才是风景。

  “不打,我找人。”孔若君每次都这么说。

  阿里巴巴:打台球有什么体会?

  牛肉干:你也没说实话。

  “还没人上钩吗?”殷静看着孔若君电脑屏幕上的保龄球主页问他。

  孔若君跟着辛薇走进她的书房,桌子上有一台电脑。

  “有网友呼你。”孔若君对殷静说。

  孔若君不安地说:“我觉得你其实不必把成名看的那么重,用这样的方法报复辛薇,有点儿那个。”

  蒙面人:无可奉告

  辛父不说话了。

  正和蒙面人在网上恋得如火如荼的殷镜头也不抬地说:“去找骷髅?”

  阿里巴巴:………………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第十七章,殷雪涛的意外发现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