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吹捧大王历险记,班先生和颜小姐的轶事

时间:2019-11-02 17:21来源:儿童文学
有一次,我几几乎在地中海里把生命也给丢了。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在马赛附近景色宜人的海里洗澡,却见一条大鱼张开了巨嘴,飞也似地向我迎面游来。这时,时间实

  有一次,我几几乎在地中海里把生命也给丢了。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在马赛附近景色宜人的海里洗澡,却见一条大鱼张开了巨嘴,飞也似地向我迎面游来。这时,时间实在紧迫,我想要逃生,也真是难似登天。我毫不犹豫,连忙把身子尽量缩做一团,两脚挺得笔直,双臂紧紧向躯体靠拢。由于这样的姿势,我直接滑过了它的牙床,落到它的胃里。

  假使允许我相信各位的眼神的话,那么我与其让你们为了听我讲述,不惮再三提出要求,还不如我自己多辛苦一些,把我生平的奇迹讲个畅快。你们这样彬彬有礼,对我悉心奉承,我不得不下决心,将月亮上的旅行作一结束之后,马上讲些其他的故事。好吧,只要你们喜欢,就请你父再听一个,而这故事的可靠程度,跟刚才讲的没有两样,然而就它的特色和奇异来说,那是有更上一层楼之妙的。

其实,我从来没想过有人会询问班先生跟颜小姐的故事,毕竟......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美好的故事,更甚,只是短暂得像烟花,只留下一点足迹。可是,有人询问,认真回想后还是想要将他写出来。

  大家不难想象,我虽在它的胃里,耽搁了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时间,但却感到温暖如春,舒适得很。我便在它的胃壁上慢慢地又揿又捺,心想它最好把我马上放走。因为里面地方很宽敞,我满可以打拳踢腿,欢蹦乱跳,将它好好摆布一番。但是,由于我的双足迅速活动,仿佛它没有比这更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了,我就索性跳起了苏格兰舞步。它顿时慌乱不堪,大声惊叫起来,又把半个身子在海面上高高举起。因而它就被一艘路过的意大利商船上的船员发现了,不用多时,它便在捕鲸炮下丧失了生命。它被拖上甲板后,我就听得那班船员七嘴八舌,为了取得更多的鱼油,他们到底从鱼的哪个部分开刀才好。

  关于布赖登的西西里游记,我是如饥似渴地拜读了一遍,这游记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因此我一心想到埃特那去。一路行来,我并没有碰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不禁寻思道,因为有好多不认识的家伙,把些在我看来极其平常的事,却捏造成若干海外奇谈,那无非是想补偿自己的那笔车旅费实了,他们对听众故意说得天花乱坠,如果我把它们说出来,即使是一批最差劲的人儿,听了也会感到不耐烦。

颜小姐和班先生相识于一个社交APP,那是一个没有特殊头像,适于隐藏的地方,你可以不露面、不显示地点,甚至连性别都不显示出来,依靠的只是文字或是声音。到现在颜小姐都还记得两人相遇的那一刻,那是深秋的某天下午,颜小姐依照习惯开始整理自己的房间,心情并不很美丽,手机突然一声响,是APP的提示音。打开后是一位陌生人发来的消息,是表情里的‘祝贺’,其实有些烦躁,还是礼貌的回复了。

  我懂得意大利语,所以陷入极度惊慌之中,害怕他们也把自己来个开膛剖腹。因此我便走到胃部的中央,拣了个最适当的位置站好,里面反正有可呆十来个人的地方,因为我也想象到,他们要么在头上开刀,要么从尾上打段。等他们从鱼肚上戳穿了一个窟窿,我这场虚惊马上平息下来。转瞬间,只见一丝微弱的光线透射进来,我便声嘶力竭地向着他们嚷道,说我能够见到你们这班先生,又得到你们这班先生的鼎力相助,使我从窒息欲死的困境里获得自由,我真是铭感五中!听得鱼腹内有人声在叫唤,他们脸上那股惊讶不置的表情,我是无法栩栩如生地形诸笔墨的。但见一个赤条条的汉子,两手空空地从里面踱了出来,他们变得格外仓皇失措了。一句话,我的先生们,真如我现在给你们讲的那样,我也把自己的遭遇,源源本本地讲给他们听了,谁知他们听后,几乎怕得要死。

  一天早晨,我从山脚下的一座茅屋出发,自己很有决断,哪怕是赴汤蹈火,我也要把这驰名遐乐的火盆的内部结构,好好探索和研究一番。走了三个钟点的艰难途程,我终于爬到了山顶。那山顶当时正在隆隆地震动,而且已经震了三个星期了,这火山震动情况的种种迹象,在历代的记载上都有所反映,如果它们的反映是如实的话,那我这次显然是来迟了,然而我从自己的经验而谈,这些迹象是很难形诸笔墨的,所以我这时就要更加用心地勉为其难了,除非我的试讲宣告失败,那我就得白白地浪费时间,而你们也会感到十分扫兴。

“我今天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宅不下去了”

  那时,我需要消除一下疲劳,便纵身跳入海里,把自己的身子好好冲刷一阵,然后游至岸边,找到了我本来脱在那儿的衣服。据我估计,我被禁甸在那巨怪的胃里,充其量不过二个半小时。

  我在火山口兜了三个圈子——你们不难想象,那喷火口多怕人唷——我一眼望去,觉得只是从外面观察,无法增长我的见识,必须当机立断,奋身跳进这喷火口去。刚刚跳到里面,我就好像来到了一口热得要命的蒸锅里似的,烧得通红的煤块,接连不断地飞上来,把我这可怜巴巴的身子,有不知其数的地方,不管部位要害与否,全都给严重地烧伤了。

“真的?恭喜”

  此外,飞上来的煤块,力量相当厉害,但是我身子沉下去的分量,却远远地超过了它,所以,片刻间,我顺利地落到了底部.我首先听到的,却是一片可憎可恶的鞭答声、吵闹声、呼唤声以及诅咒声,它们仿佛就在我的周围似的。我把眼睛一张,看啊——我可不是跟独眼巨人伏尔甘他们做伴了吗?这班先生们,照我最聪明的想法,早该把他们撵到吹牛王国里去,想不到他们这一帮子家伙,为了个人的名誉地位,大家争吵不休,把人世间闹得昏天黑地。我这次的突然出现,倒使他们重新安静下来,而且言归于好。伏尔甘忙不迭地拐着腿儿,走到他的柜子前,取出了橡皮膏和药膏,亲自为我敷好,要不了多久,我的创伤已经愈合了,他又在我的面前,摆下了一瓶只有神仙才能享用的琼浆玉液,以及其他极品美酒。等我的疲劳稍事恢复,他就把我介绍给他的老婆维纳斯,并再三嘱咐他的老婆,只要我在客观上有所需要,她都得使我称心满意。她带着我来到的那个内房,布置得富丽堂皇,她让我坐下的那个沙发,很可寻欢作乐一番,她那整个体态,犹如天仙般地妩媚动人,她那温柔的心情,又是如此和蔼可亲——总之,这一切的一切,用语言是根本无法描摹的,当我想到这一点,就变得神思恍惚了。

“谢谢”

  伏尔甘给我详细描绘了埃特那山的一切。他告诉我说,这座山完全是由他烟囱里飞出去的灰土堆积而成的;又说他往往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去惩罚他的下属;又说他在这种情况下,本人已是怒不可遏,便把烧红的煤块向他们身上扔去,而他们却是那样的敏捷灵巧,非但躲过了扔来的煤块,而且逃到了人世间,以摆脱他的羁绊。“我们彼此间的不和睦,”他继续说,“有时候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他们在人世间所造成的气象万千的景象,据我所知,就被你们世人称做‘火山爆发’了。维苏威山同样也是我们的一个工场,把我引到那几去的,是一条海底的通道,它至少有三百公里那么长短。那儿的伙伴同样的不太和睦,所以也有同样的‘火山爆发’。”

“实不相瞒,我是HR”

  我乐意接受这位火神的谆谆教诲,却更高兴跟他的老婆暗渡陈仓,要不是那些幸灾乐祸的家伙,在伏尔甘面前搬弄是非,并在他那善良的心里,煽旺了一股争风吃醋的怒火,那这地府我简直是乐而忘返了。一天早晨,我正准备管那位女神穿衣服,不料伏尔甘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一把将我提到一个很陌生的房间里,凌空放在底下很深的一口井上,他说道:“你这个忘思负义的世人,回到你来的那个世上去吧!”说罢,他不容我稍有反抗,就往井中一扔了之。我不断往下掉去,速度却一刻快似一刻,真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六神无主。然而,等我陡然清醒过来,便感到四肢无力,却发现自己来到了波涛万顷的海里,海水映着阳光,闪闪发光。幸而我从年轻的时候就懂得水性,游泳的各种方式,我都十分娴熟。所以,我犹如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那样,即使在这惊涛骇浪中,我也是这样的自由自在,呀,在我看来,我目前的环境仿佛在天国里一般。

正在找工作的颜小姐看到这个,怔住了,因为前天她刚面试了一家公司,自我感觉很有希望,而如今遇见一位HR,面试时的疑惑应该都能解决。于是开始谈起前天面试的过程,班先生告诉颜小姐,“我觉得你很有希望”。两人再讨论,颜小姐才知道班先生已经工作四年了,才知道班先生喜欢“heart and soul”这个短语,而同样的这是一首歌,一首曾经颜小姐十分喜欢的歌;再接着说,便聊到了音乐,班先生给颜小姐推荐了《南下》《月》《这个年纪》《我期待》《一个人的天荒地老》,几乎每天一首;聊天时班先生正在逛亚马逊,原来两人都喜欢看书,班先生更新了一套王小波的书,准备买安东尼系列,颜小姐看上了再版的《树号》;班先生拍了一张书柜的部分照片,里面有几本都是颜小姐书柜里的书,还有颜小姐感兴趣的书,例如茶道,于是喜欢喝茶的两人探讨起了各类的茶。这一天,两人断断续续聊到了凌晨十二点多,从学生时代的干部生活,到工作后需要注意的事,从喜欢的书到喜欢的茶,从音乐到歌手,还有游戏,还有星座......

  我纵目四望,但是遗憾得很,我所见到的,无非是一片大海;连我目前所在地的气候,也跟伏尔甘主人的烟囱里大相径庭,感到非常的不舒服。我终于发现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像岩石那样大得惊人的东西,正向着我这边漂浮过来。不久,我已看清楚了,原来那是一座浮游着的冰山。我探索了好久,总算找到了一个登陆所在,由此我爬上了那座冰山,一直爬到了山顶。不过,我从山顶远眺,却见不到一丝陆地的影子,心头感到绝望已极!最后,将近黄昏时分,我这才看见一艘向我驶来的海船。在够得上招呼时,我就大声疾呼;船上人却用荷兰语给我回话。我径自跳入大海,泅水到船边,被他们拖上了甲板。我便向他们打听,我到底在哪儿;而我得到的回答是:南太平洋。这时我方才完全明白。原来我当时从埃特那山掉下来,对直穿过地球的中心,落到了南太平洋;无论怎么说,这条通道要比绕地球一周,那是近得多了。这条通道除我之外,可说还没有第二个人经历过呢,如果有机会再走一遭,那我肯定要全神贯注,把它好好考察一番。

可能真的太过有缘,两个巨蟹座的人,都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很长一段时间,有很多共同喜欢的东西,可以不带话题聊很久,其实,这是颜小姐想要的,但此时颜小姐对班先生的定位是“只谈风月,无关真心”,一个不知名姓不知现实的好友。而正因为太过相似,所以即使交流百无禁忌,还是掌握了度,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现实生活中的一切。

  我向船员要来了一些食物,然后和衣倒在床里。但是,这班荷兰人却全是些无知无识的人。我的先生们,真像对待你们一样,我也把这些冒险的经历,实事求是,简单扼要,给这班船员侃侃谈来,不意他们当中有好几位,连船长也包括在内,都流露出一副怀疑的神色,认为我的故事缺乏真实性。他们在船中和蔼可亲地接待了我,我完全在他们深厚的情谊中生活着,所以不管好歹,即使我有诅咒,也得把它藏好在口袋里。

每天早晨,先醒的一个人会给另一个人发消息,然后再开始这一天的聊天,其实两人都知道,这个APP的提示音很小,根本不可能叫醒沉睡的人。聊了几天,班先生感冒了,而且这感冒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刚开始感冒时,颜小姐询问了许多,这才知道班先生不能吃西药,对西药过敏,很特殊。而也是这询问,暴露了颜小姐的所学,这一契机聊起了颜小姐的专业,也是此时,颜小姐发现对自己的所学真的无法实用。

  我过后又问他们道,他们到底要去哪儿旅行。他们却回答我说,他们要去开发新大陆,如果我讲的故事凿凿有据,那无论怎么说,他们的目的是毕竟会达到的。我们恰巧走上了库克船长所开辟的那条航道,第二天的早晨,我们直抵博泰尼-拜埃——说实在的,听说英国政府遣送到这儿来的人,并不是罪有应得的小偷,却是有功受禄的大臣,因为大自然在这海岸边上,给他们撒下了最名贵的礼物。

没过几天,颜小姐打电话询问了面试的公司,对方婉言告知‘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又继续踏上寻找工作之路的颜小姐很是挫败,班先生作为专业HR给了很多的鼓励。之后的颜小姐也去面试了另一家机构,却是因为薪资、工作时间、合同签约等各种问题没能进入,仍旧继续着宅的生活。

  我们在这儿只呆了三天;第四天,在我们启程之后,一场石破天惊的飓风陡然刮来,不到几个小时,船上的几道篷帆全都撕得粉碎,船首的斜樯也断裂倒塌,第二舱的巨大主桅拦腰中断,恰巧倒在安罗盘的船舱上,把驾驶室和一架罗盘砸得稀烂。懂得航海门径的人,心里都很有数,知道经受这次损伤,将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我们真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飓风终于平息了,醒脑的清风却跟着习习吹来。三个月的航程走过了,我们不可避免地走了很大的弯路,这时候,我们陡然发觉周围的事物,发生了异乎寻常的突变。浑身立即感到舒坦而轻松,鼻端扑来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气息;就是大海的颜色,也是有所改观,它不再是绿油油的,却是泛着一片白光。

事情的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一天晚上,颜小姐跟着战队队友打游戏,收到了班先生的消息,那之前班先生已经告诉了颜小姐,他曾经喜欢了一个人十几年,他们之间曾发生过的一些事,而这天晚上,班先生告诉颜小姐,他曾经有一个网恋对象,所以‘所以跟你在一起聊天就有阴影’,这句话让打游戏的颜小姐乱了节奏,很烦躁。游戏结束后,已经凌晨1点多了,颜小姐发了很长一段话给班先生,告诉他自己的一些想法,表明彼此只是soulmate,却意外发现说了晚安的人竟然还没睡,后来颜小姐才知道,这每一个夜晚,班先生都在等她,等她打完游戏,等她放下手机去睡觉。

  随着这变幻莫测的景色出现后,我们便望见一片陆地,而且离开我们不远,就是它的一个海湾,我们对着那海湾径自驶去,那海湾又宽阔又进深。它所环抱着的并不是一汪海水,却是味道鲜美的牛奶。我们登上了陆地——原来,这整个岛屿,是块其大无比的奶酪。要不是这特定的际遇为我们安排下这条航程,我们也许真不会有这样的新发现。我们船上有个水手,他天生对奶酪有所反感。所以一踏上陆地以后,他就迷迷糊糊了。等他稍微清醒过来,连忙要求他的同伴,快把嵌在他脚下的奶酪抠掉,同伴们仔细一看,才觉得他说的是实话;真如上面所说的,整个岛屿除去一大块奶酪,旁的什么也没有。岛上的居民,绝大多数是告着这块奶酪为生的,不管他们白天吃去多少,一到晚上,重会长出多少。我们又发现一簇簇的葡萄藤,果实既美且肥,如果往上一压,挤出来的却全是牛奶。居民们都是些漂亮的家伙,走起路来身子笔挺,有九尺高矮,三条腿,一条胳膊,当他们长大成人后,额上长出来的那个角儿,他们把它使用得好不灵巧。他们可以在牛奶海的表面上赛跑和散步,却不会沉到下面去,宛如我们在草坪上一样,很是自由随便。

想了一夜,颜小姐知道自己对这个人上心了,可是对方......并没有那种意思,于是颜小姐想要卸载APP,想要断掉联系。第二天是周末,颜小姐去了市区,下午时分,班先生发来消息,

  就在这个岛上,或者说就在这块大奶酪上,也还长着累累的谷粒,穗子的形状却跟香菇似的,里面都藏着热呼呼的面包,拿来就可以填饱肚子。我们在这块奶酪上信步走去,又发现了七条牛奶河和两条酒河。

“你简历挂在网上了吗?”

  经过了十六天的旅行,我们来到了海滨,它就是我们日前登陆所在的对岸。我们在这儿找到了一整条臭气冲天的蓝奶酪,这对酷爱奶酪成癖的家伙。倒大可饱啖一顿。然而在这奶酪上,非但没有孳生什么虱子,却反而生长着茁壮无比的果树,其中有桃树、李树,以及好几千种连我们也唤不上名称来的果树。这批大得惊人的树木,上面都筑有许多鸟窝。其中有一只是雪鸟窝,我们一眼就把它认了出来,嘿,这鸟窝之大,竟有伦敦圣保罗教堂穹顶的五倍哩!它搭得真是巧夺天工,是用好些巨大的树干编结而成的。窝里至少有——唔,请诸位等一等,因为我宁可把数字算得精确些——至少有五百个鸟蛋,而每个鸟蛋的大小,跟可以容纳二百升啤酒的圆桶一般无二。我们从这些鸟蛋中,不仅见到了雏鸟,而且也听得黄口的呱呱叫声。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始敲开这样的一个鸟蛋,不意一只乳毛未褪的雏鸟,马上从中跳了出来,喔,好大的家伙,就是把二十头大鹰并在一起,体积恐怕还赶不上它呢。我们刚把那小畜生放开,一只老雪鸟对直俯冲下来,伸出一个爪子,逮住了我们的船长,随即飞入一公里高的重霄,又用翅膀猛烈地扑击着我们的船长,最后竟将我们的船长扔入大海。

“恩,xx,xx,xx上都有”

  荷兰人游泳,统统像老鼠那样灵活;他要不了多久,重又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便一块回到了船里。不过,我们并没有从原路踅回,所以沿途又遇见了许多既新奇又特别的事情。其中有一件,就是我一枪竟打死了两头野牛,它们只有一个犄角,却长在两只眼睛中间。事后我心里懊丧得很,悔不该把它们活活打死,因为我们知道,居民把它们驯服之后,宛如我们的马匹那样,可以乘骑,可以驾车。据人家告诉我们,说它们的内,真是鲜美无比,但是,这对一班只靠牛奶和奶酪过活的人,却未免是多余的了。

“我去找找你”

  离油船的所在还有两天的路程,我们瞧见在高高的树上,颠倒挂着三个家伙。我便上前打听,问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孽,竟会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却听得人们口说,他们三人本在异乡客地旅行,后来回到家乡,就对他们的至亲好友信口雌黄,老是讲些乡亲们未曾去过的地方,讲些乡亲们闻所未闻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的惩罚完全合乎情理,因为作为一个旅行家来说,他最大的罪孽莫过于在陈述时有细微的失真。

“找得到吗?”

  我们一回到船里,就起锚扬帆,离开了这片奇怪的土地。岸边所有的树木,不管它们多高多大,全都一个样儿,向着我们弓了两下腰,随后又跟刚才那样,站得十分挺拔。

“也是哦,找不到,要不你发一份给我吧”

  我们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三天三夜,只有天晓得我们游弋到哪儿去——因为我们直到现在,手头还没有一架罗盘——我们不意进入了一个海洋,海水显得一片漆黑。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黑水品尝了一下,嘿,你们看——这原来是一汪上品美酒。我们存有戒心,免得大小海员喝得烂醉如泥。但是好景不长。几个小时后,我们发现竟被好些鲸鱼以及其他大得难以估量的水生动物,团团围得水泄不通,其中有一条是硕大无朋的,即使把全部对我们有所帮助的望远镜统统接起来,也很难看得清楚它有多么大小。不幸的是,这个巨怪我们还没来得及发现,它却早已来到了我们的跟前,它突然嘴巴一张,我们的船只,连同矗立着的桅杆和饱鼓鼓的篷帆,全都嵌进了它的牙缝,至于它的牙齿,就是我们头号战舰上的桅杆与之相比,也不过是根小小的木棒罢了。我们在它的嘴巴里耽搁了好久,它这才把口稍微张大了些,咽了一大口海水,而我们的船只你们也不难想象,只是区区的小物而已,早已跟着海水,吞到了它的胃里,谁知来到这儿,却反而感到十分安逸,犹如停泊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港口里似的。不可否认,这儿的空气、既太闷热,又很难熬。我们发现好多铁锚、索具、小船、三帆以及不可数计的巨轮,不管装不装货物,全被这个怪物吞到了腹中。我们干任何事情,手中都要执个火把。我们不见太阳,不见月亮,更不要说星星了。一般说来,我们每天有两次高出水面,有两次沉入底里。巨怪吸水,我们被带到浪头的高处,等它把水呼出去时,我们立即沉入腹底。按照比较保守的估计,平时这水怪喝水最多时,就如同日内瓦海那样,容水量怕至少可浸满三十公里大小的地方。

“好啊,邮箱给我”

  遭到禁锢后的第二天,我们的船只全都沉到它的腹底,也是我们称做退潮的时候,我竟胆大包天,不管在这黑暗的王国里,依旧跟船长和几位官员一起,作了一次小小的散步。当然,我们也必须手持火把,却发现这儿有万把人之多,他们都来自世界各国。他们正想方设法,打算跳出樊笼,重获自由。他们当中有若干人,已经在这畜生的胃里,耽了好几个年头了。我们的主席,为了商讨这项大事,正把我们召集拢来,不料我们那条该死的大鱼,忽然感到口渴,又开始张嘴喝水了,一股水流迅猛地涌了进来,要不是我们大家眼明手快,忙不迭地回到自己的船里,那就要险遭没顶大祸了。我们有个别的几位,幸而善于泅水,总算死里逃生。

“xxxxxxxxxx@163.com”

  几小时后,我们的运气来啦!等那怪物才把水呼了出去,我们便重新聚拢在一起。我这时被推选为主席,就提出自己的建议,意思是把两根最长的桅杆绑在一起,只要怪物把嘴一张,我们便把那两根桅杆往里一撑,这样一来,它就永远也无法合上嘴巴。我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拥护,百来个精壮汉子雷厉风行,照着我的建议办事。我们刚把两根桅杆扎好,派它用途的机会,却也来到了眼前。那怪物打了个哈欠,我们事不宜迟,连忙将绑拢的桅杆往里一撑,它的一端穿过舌头,抵住下颚,另一端则支着上面;这样一来,老实说一句,即使我们的桅杆是最蹩脚的劳什子,它的嘴巴也休想完全合拢。

本来以为只是个玩笑,可班先生真的给颜小姐发了邮箱,过了一两个小时,班先生催了,

  这时候,全部船只都浮游于它的胃间,我们便把各船的水手很好搭配一下,然后大家扳动桨板,把大小船只,连同全体人员,一一带到了人世间。据我们的初步估计,我们总共被囚禁了十四天光景,而目前能够重见天日,真是感到心旷神怡!我们全体人员,从那宽敞的鱼胃里得到解放后,恰好组织成为一支拥有三十五艘船只的万国舰队。至于我们的那根桅杆,我们就让它留在那巨怪的嘴里,免得其他的船只惨遭不幸,撞入这又黑又脏的龙潭虎穴,弄得永世不得超生。

“你的简历呢?”

  我们这时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想了解一下,我们目前究竟在世界的哪个部分,因为一时里我们无从确切地加以查考。最后,按一贯的观察,发觉我们已经来到了里海。所谓里海,它的四周全是陆地,根本不与其他的水道相通,这真叫我们莫名其妙,怎么会把我们撵到这儿来的?但是,一位由我带来的奶酪岛上的居民,却给了我们一个言之成理的启发。他认为,把我们禁锢在它胃里好久的那头巨怪,是通过某条地下通道,一直游到这里的。好!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应当为此而感到高兴,于是我们全力以赴,把船划到岸边。我抢步上前,第一个登上了陆地。

“你确定要看我的简历?你知道简历意味着什么,我所有的信息都暴露给你了。”

  我的双脚刚刚踩着干燥的土地,迎面却扑来了一头臣熊。哈哈哈!我不禁想道,你来得也正是时候!我用双手握住了它的每个前爪,为了对它表示衷心欢迎,我才用力握紧,它却马上惨厉地吼叫起来;但是,我自己则丝毫不受它的骚扰,始终站在那个老地方,把它牢牢地握住,直到它活活地饿死为止。自此以后,不管哪一头巨熊,见到了我无不毕恭毕敬,绝对不敢在我面前横冲直撞。

“拿来,可能看完我就拉黑你了。”

  我从里海出发,直奔彼得堡而去,到了那儿,就从一位好友的手里,收到了一份礼物,我真把它视为至宝,原来那是一条猎犬,它是那头鼎鼎大名的母狗所生,那头母狗,我曾给你们讲过一次,它就是在追踪兔子时不意产起仔来的。我才到手的猎犬,可借得很,不久就给我的一个愚蠢的猎人打死了。他本想射击一批松鸡的,却一枪打在狗的身上了。我为了对它表示怀念,便托人把它的毛皮缝成了这件马甲,每逢我来到野外打猎,这马甲总是偶然地将我带到有野兽出没的所在。当我走近射击圈时,我马甲上的钮扣,就会自动地飞将出去,落到野兽站着的地方,因为我始终是荷枪实弹的,所以没有一只野兽,能够逃出我的手掌。

最终,颜小姐还是没有把简历发给班先生,而同样好奇的两个人,一直觉得对方在同一城市的两人交换了部分真实信息,这才知道班先生的姓名,很特殊的名字,这才知道同一城市真的只是主观臆想,南北方向几乎跨越了整个中国,很远的距离了,也是这一天,两人交换了照片,班先生觉得颜小姐萌得像18岁的孩子,颜小姐觉得班先生开始有点油腻腻大叔了。这一次交换信息并没有断掉联系,反而加了微信,有了另外的联系方式。颜小姐告诉班先生,“其实我是想删掉这个软件的”

  你们瞧吧,我眼下只存三颗钮扣了,然而等我下次再要打猎,就叫人在这件马甲上,再给我缝上两排新的钮扣。今后请你们来探访我,我也少不了给你们讲些饶有兴味的故事。至于今天呢,我就到此为止,但愿你们很好休息。

有了微信的两人开始在微信上聊天,也因此,班先生删掉了那个APP,他说,“有了你的微信,那个就没意义了”。班先生说他的声音很好听,可一直在感冒,一直没机会给颜小姐发语音。那天晚上,班先生说“你快期待我感冒好,就可以唱歌了”,调皮的颜小姐回了句“不听不听”,这句话捅了马蜂窝,班先生直接表明要拉黑了,他觉得颜小姐没有聊天的兴致了,

“我活得特别随性,不喜欢做无用功,喜欢了就喜欢”

亚洲必赢,这话一出,后知后觉的颜小姐才知道班先生的心意。表明心意的班先生发了在中间城市听演唱会的邀请,也给了颜小姐考虑的时间,毕竟彼此都知道距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在想结果会是怎么样,太深不可测了...毕竟我也是要找结婚的人的时间了,但是偏偏出现了一个你,聊的很舒服,感觉很懂我,放弃你我舍不得,但是如果真的考虑到现实相处遇到的困难实在太多,如果只是网恋,只怕会耽误你的时间。”

“毕竟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想我快快成家,我倒是不着急,觉得能聊得来开始,我就给你很多时间,我看书的...做课件的...玩游戏的时间都可以给你”

这一晚,班先生给了颜小姐足够的时间去考虑,还跟颜小姐定下了游戏solo,输了便不再玩的约定。

“那你准备好当我的女朋友了么”

第二天晚上,聊正事时班先生的这句话触动了颜小姐的心,因为在他提出来这句话时,说到了未来两人的可能性,班先生说颜小姐可以准备考研,考到他的城市,生活住宿等他负责,毕业后工作的事也会帮忙找,其实班先生不知道,颜小姐并没有真的要他养她,两人的相处她更希望是平等的,无论是经济还是精神,所以如果到了他的城市,颜小姐也会尽量自食其力。班先生还说“明年五一你来L市,我给你出路费,带你去玩。”

男女朋友的身份就这么定下来了,之后的相处也大多是甜甜的狗粮,只是没人知道这狗粮的去处。甜蜜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而班先生也总是很忙,好些晚上都会收到他学生时代哥哥的邀请。双十一时班先生买了颜小姐为他选的皮带和羽绒服(班先生给选项,颜小姐作决定),还开玩笑说,用掉的是你半个月的工资。

直到班先生的感冒痊愈,颜小姐才听到了班先生的声音,比外表年轻,偶尔带一点点东北味道。那时班先生说,‘我的普通话是省级播音员水平’,颜小姐不甘示弱,主动说出普通话等级考试等级,两人是一样的。遗憾的是,最终颜小姐都没能听到班先生为她唱歌。

为什么会分开?又是一个周末,班先生坚守岗位,空闲时间给颜小姐回的消息都有些漫不经心,也婉拒了颜小姐晚上语音聊天的要求。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班先生回家后才发了一张图片,那是微信对话的截图,一个人说“我要结婚了,想请你和我的朋友们周六一起吃饭”(大意),班先生婉拒了,因为周六他要上班,紧接着,班先生说,“我今天收到了那个女孩的微信”“我觉得忘不了她,即使这么久没有联系”“分开吧我们,我现在很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对不起”。颜小姐哭了,她以为的希望最后还是变作了失望,她表现开始失常,忍不住想骂他混蛋,班先生在健身房待到了别人下班才回家,谁也不知道,他傻傻的坐在健身房里想的是谁。

“十二点我就离开,这次不让着你了。”

那个每个夜晚等着自己的人要走了,就像是跟时间赛跑,又像是无所谓,两人最后的对话其实都毫无营养。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其实你不笨,你会幸福的,还有一分钟,想说什么。”

“班先生,我喜欢你,谢谢你给过我希望”

“谢谢,我也喜欢过你”

最后的对话结束,在颜小姐的要求下,班先生删掉了她的微信,而颜小姐哭了许久,在朋友的陪伴下直到凌晨四点才睡,不过没人知道,跟朋友说了晚安的颜小姐,又翻出了两人的聊天记录,从头看完,才逼迫自己去睡。

听故事的小姐姐说班先生是个渣男,可颜小姐只是笑了笑,轻声说,“其实我很能理解他”。

    完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吹捧大王历险记,班先生和颜小姐的轶事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