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殷静中计,第十七章

时间:2019-10-05 10:47来源:儿童文学
审判长宣告原告败诉后,电视机前的殷静伸出双臂高呼生母万岁。孔若君神色黯然,他可怜辛薇。孔若君觉得自己对不起辛薇。 这天下午,孔若君去保龄球馆找骷髅保龄球,殷静自己在

  审判长宣告原告败诉后,电视机前的殷静伸出双臂高呼生母万岁。孔若君神色黯然,他可怜辛薇。孔若君觉得自己对不起辛薇。

  这天下午,孔若君去保龄球馆找骷髅保龄球,殷静自己在家上网。

  除殷静外,家人都对贾宝玉在此时此刻的深沉睡眠感到不解。

  孔若君几乎是央求殷静:“辛薇已经够倒霉的了,我把她的头复原了吧?”

  蒙面人和殷静的恋情已经升温到炽烈的程度,蒙面人强烈要求见面。而殷静清楚,她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到她的狗头,见面对殷静来说意味着失去蒙面人的爱。

  “贾宝玉从来不在咱们用餐时睡觉呀?”范晓莹边吃晚饭边说。

  “不行!咱们不是说定了吗?我的头什么时候复员,她的头就什么时候复原。”殷静没商量。

  蒙面人通过网络打字给殷静:我这个星期无论如何要见你。今天是星期一,星期日是最后期限。

  “它错吃了安眠药吧?”殷雪涛说。

  孔若君只得抓紧寻找那张软盘,可谈何容易。这些天,孔若君几乎天天往保龄球馆跑。他从网上查出本市所有保龄球馆的地址,他挨个去察看。每到一座保龄球馆,孔若君就问服务员有没有人见过骷髅保龄球。遗憾的是,孔若君和殷雪涛的努力都没有结果。

  狗头:这个星期我很忙。

  “今天小静也大白天睡觉。”孔若君说。

  孔若君上网时只要碰见新网友就问人家爱不爱打保龄球,孔若君认定那贼能偷电脑磁盘他就肯定上网。孔若君还为自己制作了了一个保龄球主页,他佯称自己酷爱打保龄球,还说自己收藏各种保龄球,愿以高价收购名贵保龄球。

  蒙面人:你没有不忙的时候。你说忙,可你随时都在网上,我看你闲得很。

  “咱家有瞌睡虫了?”范晓莹说。

  “还没人上钩吗?”殷静看着孔若君电脑屏幕上的保龄球主页问他。

  狗头:我在家上班。

  “可能是。”殷静表情不自然。

  孔若君叹了口气,说:“这叫守株待兔。”

  蒙面人:如果这个星期你不让我见到你,咱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家人已经能从殷静的狗头上看出不自然的表情了。

  殷静鼓励孔若君:“狐狸再狡猾,也都不过好猎手。”

  狗头:别呀。说实话,我很丑,怕你一见特失望。

  “有事?”殷雪涛问女儿。

  孔若君问:“谁是猎手?”

  蒙面人:你肯定漂亮。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殷静欲盖弥彰。

  殷静说:“这还用问,当然是你。”

  狗头:你怎么知道?

  大家都看殷静。

  孔若君说:“我觉得他是猎手。”

  蒙面人:我的直觉是一流的。我就靠直觉挣钱。

  殷静索性用另一桩事转移家人的视线。

  殷静说:“不过,要想在这么大一座城市里找到一张小小的电脑磁盘,确实不易。”

  狗头:你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蒙面人说明天上午必须见我,否则一刀两断。”殷静放下筷子说。

  “我对不起你。”孔若君说,“真要是找不到,我是死有余辜。”

  蒙面人:你别打岔。到底星期几见?

  “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孔若君恍然大悟。

  “你别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殷静真心的说,“如果没有你这个白客,辛薇会变成兔子头?你不知道我看见辛薇的下场有多开心。”

  狗头:怎么弄得跟最后通牒似的?这是网恋还是网上追逃?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现在蒙面人对殷静的重要性,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发疯。家里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孔若君不安地说:“我觉得你其实不必把成名看的那么重,用这样的方法报复辛薇,有点儿那个。”

  蒙面人:又打岔,星期三下午见面,就这么定了。

  范晓莹看孔若君:“若君,你懂网恋,怎么才能既不见面又不失去对方?”

  殷静说:“我这么做,没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你不知道辛薇对我的伤害程度。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而功亏一篑和距离成功十万八千里最终没有成功的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狗头:我真的很丑,你会失望的。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使劲儿打自己的头。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发狠。

  蒙面人:还会比狗头丑?

  是殷静的头致使她不能见蒙面人。孔若君在自责。

  “你给我的头复原那天,我一定督促你给辛薇复原头。你不同意都不行。”殷静说。

  狗头:平级吧。

  “若君,你别这样。”殷雪涛说,“咱们想想办法。”

  孔若君望着窗外的护栏发呆。

  蒙面人:我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儿的照片,我想象中你就是这个样子。

  孔若君说:“明天上午只有我替小静去见蒙面人。”

  “说实话,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也感谢你异变了我的头。”殷静说,“没变成狗头,我就会去上大学,不会象现在这么全心全意上网。上网太有意思了!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我网恋了。”

  电脑开机后,首先出现的基本画面叫桌布。杨倪将他窃得的孔若君磁盘中殷静的照片输入他的电脑作为桌布,每次他一开机先见到她。

  “你去?”范晓莹说,“他会以为你就是狗头,蒙了他。”

  “我早对你说过,网恋往往靠不住,你根本弄不清对方的真实年龄和性别。”孔若君提醒殷静。

  狗头:你喜欢漂亮女孩儿?

  孔若君说:“我能让他相信狗头是我妹妹。我和蒙面人在网上打过牌,我说出我的网名,他会相信的。”

  “就我这狗头,我才不要求对方的性别和年龄呢。”殷静有自知之明,“对方如果知道我长着贾宝玉的狗头,那才叫吃惊后悔呢!”

  蒙面人:光是漂亮还不行,还要有感觉。

  殷雪涛问:“你怎么跟他解释小静不来赴约?”

  “我在网上认识的人多,他的网名叫什么?我帮你参谋参谋。”孔若君说。

  狗头:要求真高,难伺候。

  孔若君说:“我就说小静确实有事,一个月内保证见你。如果你是真爱她,就宽她一个月时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变不回小静的头,我就把我的头也变成贾宝玉!”

  “他叫蒙面人。”殷静显然已经对蒙面人一往情深,她说这个网名时声音同平时不一样。

  蒙面人:星期三下午咱们见面,定了。

  孔若君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殷静的头变不回来,就意味着辛薇的头变不回来,那他孔若君就索性舍命赔君子,以狗头和辛薇永结秦晋之好。至于殷静,孔若君想,如果蒙面人真的爱狗头,他也会嫁狗随狗。

  “我知道他。”孔若君说,“是男性,可能20多岁。我和他在网上打过牌。”

  狗头:我如果不同意呢?

  “哥,这事只有拜托你了。”殷静对孔若君说。

  “这说明我的眼力还不错,没有狗眼看人低。”殷静说。自从辛薇变头后,殷静老拿自己的狗头调侃,好象还充满了自豪。

  蒙面人:那你在网上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贾宝玉总算醒了,只见他呆头呆脑地走过来朝殷静叫了一声。

  隔壁殷静的房间里传来了ICQ的敲击声。

  狗头:我有你的ICQ。

  “你是怎么了?”孔若君拍拍贾宝玉的头。

  “有网友呼你。”孔若君对殷静说。

  蒙面人:我更换ICQ和网名。就算咱们在一张桌子上打牌,你也认不出我。

  只有殷静明白贾宝玉干吗冲她叫。

  “是他!”殷静跑出孔若君的房间。

  网上有很多虚拟棋牌室,殷静和杨倪都是里边的常客。

  次日上午九点整,孔若君出现在湖滨公园北门。

  “谁?”孔若君追问。

  殷静最害怕蒙面人和她断交。网上有上亿人,但真正对路子的不多。蒙面人已经使殷静忘却了变头给她造成的痛苦。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重返地狱。

  公园门口人不多,以孔若君的网龄,他很快就判断出站在距离公园门比较的一棵树下的那个戴墨镜的小子就是蒙面人。

  “蒙面人呀!”殷静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大声告诉隔壁的孔若君。

  狗头:我争取星期三见你。

  孔若君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蒙面人?”

  孔若君笑着摇摇头,他觉得假如没有因特网,变头后的殷静必死无疑。而网恋又是最适合殷静现状的一种和异性交往的方式。网恋无疑能给殷静带来愉悦,只不过肯定是没有结果的虚拟恋情。长着贾宝玉头的殷静不可能最终和人家见面。

  殷静不得不使用缓兵之计,到时候再找理由推辞。

  杨倪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我被你骗了,我真的以为你是女的。你戏弄了我的感情,我会杀了你。”

  孔若君忽然想到了辛薇,如果辛薇也上网,她会和殷静一样,能够摆脱不能出门的寂寞。孔若君眼前一亮,他想尝试帮助辛薇上网,以缓解变头给她造成的痛苦。孔若君的潜意识里实际上是想以此获得心理上的平衡。把辛薇的头变成兔子头后,孔若君有强烈的挥之不去的负罪感。

  蒙面人:一言为定。

  杨倪认定跟前这个知道他网名的小伙子是在网上男扮女装的狗头。

  产生了这个赎罪的想法后,孔若君就坐不住了,他开始策划实施方案。

  有人按门铃。

  “你误会了,我不是狗头。我是狗头的哥哥。”孔若君说。

  找到辛薇的家如今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易如反掌的事,电视台已将辛薇的住所公之于众,关键是如何才能进去。孔若君决定试试。由于有亲历殷静变头前后其家属心态的经验,孔若君对说服辛薇的家人劝说辛薇上网有一定的把握。

  狗头:有人来我家,我去看看。咱们待会儿见。

  “接着骗?”杨倪冷笑。

  孔若君关上电脑,他到殷静的房间对她说:“我出去一会儿。”

  蒙面人:现在坏人多,看好再开门。

  孔若君说:“咱们早就在网上认识,我的网名是牛肉干。咱俩在联众锄过大地。”

  正和蒙面人在网上恋得如火如荼的殷镜头也不抬地说:“去找骷髅?”

  狗头:放心吧,能蒙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杨倪想起牌桌上确实有个网友名叫牛肉干。

  “是的。”孔若君撒谎。他清楚,如果殷静知道她是去帮助辛薇解脱变头的压力,她非用自杀威胁他不可。

  殷静离开电脑,她到门口看外边是谁。

  孔若君说:“还记得有一次我出牌太慢,你说牛肉干你怎么出牌跟大象生孩子似的。我问你大象怎么生孩子,你说大象生孩子特慢。”

  孔若君感到辛薇家门口,他看见不少记者坐在架设起来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下边聊天,还有的用手机打电话。

  门镜里是金国强。殷静掉头就走。

  “你确实是牛肉干。”杨倪说。

  辛薇家的大门紧闭。

  “小静,我听出是你,请给我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找你。”金国强隔着门说。

  “狗头是我妹妹。”孔若君说。

  孔若君判断如果自己上前敲门,摄像机肯定将他拍摄下来,弄不好他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旦让殷静看见,麻烦就大了。孔若君绕到别墅后边,他看见了一个小门。

  殷静忽发奇想,她想报复金国强,她要说服孔若君换金国强的头。殷静兴奋了,她要用数字相机给他拍一张照片。殷静手中没有金国强的照片。她开了门。

  “她为什么不来?她特难看。”杨倪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狗头长得比猪八戒的妹妹还难看,我今生今世也非她不娶了。”

  孔若君敲小门。

  “恶棍,你好?”殷静对金国强说。

  孔若君很感动,他看出蒙面人是真爱上殷静了。

  辛薇的父亲从门镜往外看,见是一个十八九岁大的男孩儿。

  金国强对殷静这么轻易地给他开门很吃惊,他事先为赚开这扇门制订了17个方案。

  “我妹妹很好看,不亚于电影明星。”孔若君说。

  “你找谁?”辛父问。

  “骂的好,我确实是恶棍,十恶不赦。”金国强看屋里有没有其他人。

  “真的?”杨倪说,“那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我是辛薇的影迷,我崇拜她。我有办法让辛薇从变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我想帮助她。”孔若君说。

  “你怎么跟贼似的?我家就我自己,你来干什么?”殷静问。

  孔若君对杨倪有好感,且不说杨倪身高180公分以上,胸前戴着清河大学的校徽,单是杨倪刚才那句猪八戒的妹妹也要娶的豪言壮语,就令孔若君为殷静高兴。

  “你是记者吧?”辛父问。

  金国强背台词:“我对不起你。当初我从电视上看到你变头的新闻,我没有勇气面对你,就……,这一段时间,我心中的负疚感越来越沉重。实话说,我也接触了大学里的一些女生,我才发现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没办法不时刻想起你。”

  “我不想编谎话。”孔若君对杨倪说,“但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真实原因。你知道,谁都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有我这么小岁数的记者吗?”孔若君说。

  殷静打断金国强:“有话直说吧,你来干什么?我没时间听你编故事,我正网恋呢。看在咱们有过一段的份上,我可以和你合一张影,留个纪念。”

  “这倒是。”杨倪深有体会。

  “你怎么帮辛薇?”辛父不敢轻易开门,怕是圈套。

  金国强听出有戏,他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来,就是想你赔罪,我要和你重归于好,今生今世永不分离。请你相信我。网恋不适合你。网恋的最后,双方肯定要见面。他见了你,会和你继续感情吗?而我是知道你这个样子和你恢复感情。你可以想想。”

  “你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最多一个月,如果我妹妹还不能见你,你就和她分手。”

  “你家有电脑吗?”孔若君问。

  殷静正在发愁星期三无法见蒙面人,金国强的话触动了他。

  “她整容了?照着影星的模样?伤口还没愈合?”杨倪猜测。

  “有。”

  “小静,你是宽宏大量的人。”金国强拉住殷静的一只手说,“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没有你,我今生今世活不好。”

  “你想歪了,我妹妹无需整容,她本身就是影星模子。”孔若君说。

  “辛薇上网吗?”

  殷静的手一接触到金国强的手,她的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匪夷所思。”杨倪说。

  “不上。”

  金国强加强攻势,他伸手捧过殷静的头,深情地吻她。尽管金国强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当他真的和狗嘴接触时,他还是忍不住要吐。金国强想起了辛薇的50万元,他挺过了不适应期。

  “没有悬念的经历没价值。好事多磨。”孔若君说。

  “她应该上网。上网不用露面就可以和别人交流,绝对能够起到缓解辛薇的寂寞感的作用。”

  殷静身体发软。

  “好,我信你的话,我等她一个月,从今天算起。”杨倪说,“能麻烦你带一张照片给她吗?”

  小门打开了,辛父显然被孔若君的主义吸引了。

  金国强清楚自己首战告捷,他要乘胜进军。金国强拉着殷静进入她的房间,他像从前那样插上门。

  “你的照片?”孔若君问。

  “我是网迷,我可以教辛薇上网,10分钟就能教会。”孔若君进屋后说。

  殷静像在梦里。

  “咱们年龄差不多吧?”杨倪问。

  辛父将孔若君引到客厅坐下,他对孔若君说:“你等会儿,我去和她商量商量。”

  “你不会再离开我吧?”殷静问金国强。

  “我18岁,高考落榜。我妹妹也是18岁,我们是再婚父母双方各自带来的孩子。”

  辛薇的母亲小声问孔若君是谁,他来干什么。辛父告诉她。辛母半信半疑地点头。

  “绝对不会。”金国强嘴里都是狗毛,但他不敢吐,怕引起殷静的反感。

  “她参加高考了吗?”

  父亲敲辛薇卧室的门,没有应答。父亲推开门,见女儿用被子蒙着头躺在床上。

  殷静放弃了给金国强换头的想法。

  “参加了。”

  父亲站在床边对女儿说:“有个小伙子,是你的影迷。他说他有办法帮你。”

  “你为什么会变头呢?”金国强小心翼翼地探视,“没有办法再变回来?”

  “落榜?”

  辛薇坐起来:“他想趁火打劫吧?”

  “不知道。”殷静说。

  “录取了。”

  “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父亲说。

  “我要退学。”金国强说。

  “她在哪所大学?”杨倪急于想知道有关狗头的一切信息。

  “这世界上还有好人吗?高姨,广告片导演,还有殷静他妈,一个比一个坏!”辛薇说。

  “为什么?”殷静问。

  “被取消了上学资格。”

  辛父不说话了。

  “像比尔。盖茨那样退学去挣大钱,挣了钱送你去国外治病。金国强说。

  “能问为什么吗?”

  “他在哪儿?”辛薇问。

  “我没病。”殷静说。

  “无可奉告。以后她见你时会告诉你。”

  “在客厅。”父亲说。

  国强了解殷静的这个特点。

  高考被录取后又被取消入学资格,原因就那么几个,好事不多。杨倪隐约感到狗头可能是他的同路人,他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你让他进来了?”辛薇吃惊。

  “我告诉你……”殷静说。

  孔若君说:“再见。她在网上等你呢。”

  “我看他是真心实意的。”

  金国强眼中露出喜悦的光。

  杨倪说:“我这就回学校上网。”

  “你看人如果能看准,你就不会从家政公司挑中高姨了。”

  殷静从孔志方在孔若君18岁生日时送给儿子一架数码相机开始说,一直到她报复辛薇给辛薇换了兔子头。

  孔若君没走出几步,杨倪叫他。

  父亲哑口无言,他担心女儿的脾气从此一落千丈和家人过不去。

  在殷静叙述的20分钟内,金国强没有打断过殷静一次,他的手一直握着殷静的手。金国强的大脑由于转速太快死机了好几次。他每次重新启动都颇费一番周折。

  孔若君站住。

  辛薇突然从床上下来,说:“我去见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姑奶奶市面见大了。”

  殷静说完了,她看着金国强。

  杨倪过来对他说:“有一句话我忘了说:大学里坏蛋多着呢,不上也没什么。”

  辛薇快步朝客厅走去,辛父跟在女儿后边一路摇头捎带擦眼泪。

  金国强沉默。金国强的声带却一刻都没有停止对自己说话。假如殷静说的白客的事属实,金国强清楚这件事对他的意义。如果他能得到<鬼斧神工>软件,他将发大财,更重要的是,他能够获得在这个世界上为所欲为的能力。

  孔若君说:“谢谢。你快走吧。你早一秒钟上网,我妹妹早一秒钟高兴。”

  孔若君见辛薇走过来,他再熟悉这颗兔头不过了,这是他的“杰作”。孔若君在心里称自己为凶手。

  “你怎么了?”殷静摇金国强的手。

  杨倪是坐出租车走的。孔若君等公共汽车。

  孔若君站起来对辛薇说:“辛薇你好,我是你的一位追星族,我喜欢你的电影。我觉得你不必为暂时的挫折烦恼,头肯定会变回去的。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都开心的阶段,不管你的形态如何。”

  金国强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孔若君进家门时,殷静已经和蒙面人在网上卿卿我我多时了。

  辛薇被孔若君与众不同的语言打动了,她说:“你接着说下去。”

  殷静说:“这是我们家的高度机密,没一个外人知道。孔若君说了,只要找到有我的照片的那张磁盘,他马上彻底删除<鬼斧神工>。”

  狗头:我哥回来了,我先去看你的照片,待会儿说感受。

  辛薇成名后,包围她的都是些表面看声名显赫实则俗不可耐的人,这些腕们除了名气和金钱外,肚子里并没有真货,他们的语言贫乏没有新意没有思想,他们说话除了发音什么也没有。孔若君的话令辛薇感到耳目一新。辛薇头一次听到“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开心的阶段”这样的话。

  “孔若君不得了,他的这项发明能改变世界。”金国强说。“<鬼斧神工>就在他的电脑里?”

  蒙面人:估计你看了很失望。你哥可把你描述成仙女。

  “科技能让我这样的头怎么开心?”没等孔若君说,辛薇先问。

  殷静说:“是的。他现在出去找骷髅保龄球了。”

  狗头:没那么辉煌。但也不会让你觉得丢人。

  “上网。”孔若君说,“辛薇小姐可能听说过一句网络名言,对不起,这句名言是:在网络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金国强对殷静说:“你不要告诉孔若君我知道白客的事了。”

  蒙面人:觉得妻子长的丢人的男人不是人。丢不丢人不在脸上。

  “你动员我上网?”辛薇说。

  “为什么?”

  狗头:我先去看你的尊容。我哥给我送来了。

  “上网后,你会忘记自己长着什么头。”孔若君说,“我可以这样说,因特网就是为长着异样头的人发明的。长着正常人头的人上网是亵渎因特网,他们应该去大街上结交朋友,而不是躲在电脑屏幕后边。”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金国强说,“我从今天开始就去找你的磁盘,我会找到的。”

  孔若君将信封交给殷静。

  辛薇说:“这么说,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殷静和那个什么居委会主任最有资格上网,我们上网才是物有所值?”

  “很难。”殷静说。

  殷静拿出照片,说:帅哥呀!“

  “你的理解很对。”孔若君说。

  金国强一边从他的包里拿出一筒饮料一边对殷静说:“我有信心。这是我带给你的你最爱喝的椰汁。”

  “还是清河大学的学生,和咱们同龄。你的眼力真不错。”孔若君说。

  “你会上网?”

  殷静喝了,她觉得一直甜到脚心。

  殷静哭了。

  “会。”

  金国强事先用注射器往饮料里下了安眠药。

  “你怎么了?”孔若君问。

  “你多长时间能教会我?”

  殷静倒头大睡,金国强将她放到床上。

  “如果我不能复原,他不会要我。”殷静抽泣。

  “10分钟。”

  尽管时间紧迫,孔若君随时有回家的可能。但金国强还是先到卫生间清理口腔,他差点拿管道疏通剂漱口。将嘴里的狗毛和狗唾液清理干净后,金国强一边擦嘴一边朝孔若君的房间走去。

  “他说你就是猪八戒的妹妹他也要你。这人不错。”孔若君安慰殷静。

  “免费教学。”

  贾宝玉见金国强要进孔若君的房间,他冲金国强大叫。

  “我如果是猪八戒的妹妹就谢天谢地了,我比猪八戒的妹妹难看多了。”殷静还哭。

  “你如果硬要给劳务费,我也不会反对。”

  金国强冲贾宝玉一边做手势一边说:“贾宝玉,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孔若君的朋友呀!”

  杨倪通过ICQ的敲桌子功能呼叫殷静。

  “你跟我来。”辛薇转身就走。

  贾宝玉依然档在门口,不给金国强进孔若君的房间发放签证。

  蒙面人:看完了吗?评头论足吧。

  孔若君跟着辛薇走进她的书房,桌子上有一台电脑。

  金国强佯装放弃了,他在转身的同时突然迈过贾宝玉强行进入孔若君的房间,进去后,金国强反锁上门。贾宝玉在外边狂吠。

  狗头:我很不安。

  辛父和辛母喜及而泣。

  金国强迅速开启孔若君的电脑,他打开“所有文件”的菜单,查找<鬼斧神工>。由于孔若君是用字母做文件名称,金国强不得不打开每一个文件查看。

  蒙面人:我很丑?

  孔若君将电话机上的线拔下来插进电脑的内置调制解调器上。

  金国强时不时站起来往窗外看,他担心孔若君回来。

  狗头:你很帅,我担心……

  “你这台电脑很不错,不上网真可惜。”孔若君一边敲键盘一边说。

  贾宝玉在门外狂吠不止。

  蒙面人:为你的学历担心?没关系,明年再考,我辅导你。我有死记硬背的绝招儿。

  “我过去没有时间。”辛薇说。

  金国强焦急地注视着电脑屏幕和窗外。在“所有文件”菜单的倒数第三个文件中,金国强看见了<鬼斧神工>。

  狗头:大学请我我都不去了。

  “现在坏事变好事,你有时间上网了。”孔若君说,“咱们去电影网站看看。”

  金国强也同时透过窗户看见了正往这座楼走的孔若君。

  蒙面人:应该有这种气魄。

  辛薇从电影网站看到了她主演的<奴性教条>,还有她的简介,还有她在国外颁奖的照片。

  金国强从孔若君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新磁盘,插入电脑,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的电脑愚昧地执行金国强的指令。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表示存储进度的蓝色方块在缓慢地增加数量。

  狗头:大学里好女孩儿特多吧?

  “很有意思。”辛薇说。

  “快!快!”金国强看到楼下的孔若君在一步步地接近单元门。

  蒙面人:最好的不在大学里。

  “你应该起个网名。”孔若君说。

  终于完成了拷贝。金国强从电脑软驱中取出磁盘,装进自己的衣兜。他看见孔若君距离单元门只有10米了。

  狗头:在哪儿?

  “叫阿里巴巴。”

  金国强关闭电脑,他打开房间门。

  蒙面人:最好的是你。被有眼无珠的大学取消了入学资格。

  “这名字好。”孔若君说。

  贾宝玉冲他扑过来。

  狗头:你的嘴很甜。

  孔若君开始教辛薇上网。辛薇不笨,很快学会了。

  “贾宝玉!你干什么?我什么也没拿!”金国强斥责贾宝玉,他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给贾宝玉看。

  蒙面人:我心更甜。

  孔若君告辞了。辛薇给他1000元钱,孔若君坚决不要。辛薇要孔若君的姓名和电话,孔若君摇头说他不想留姓名和电话。辛薇的父母送孔若君出门时连连致谢。

  贾宝玉被蒙骗了,它过去见过金国强来做客,加上金国强使用训斥的语气叫它的名字,贾宝玉在迟疑中没有扑咬金国强。

  蒙面人:希望这个月过的快一些,早些见到你。

  离开辛薇家,孔若君立刻赶到一个他还没去过的保龄球馆。在辛薇家时,看到辛薇书房墙上挂的辛薇的照片,再看看身边长着兔子头的辛薇,孔若君恨不得马上就恢复辛薇的头。他清楚,只有找到那张磁盘,殷静才会批准他复员辛薇的头。于是,孔若君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保龄球馆。

  金国强迅速打开大门,他从外边关上门后,没有下楼,而是上到三层。等孔若君进家后,金国强飞快地下楼。

  狗头:你要是真爱我,应该希望这个月过得慢一些。

  由于不是周末,这家保龄球馆的客人不多。10条球道有8条闲着。孔若君看那两条球道滚动的都是看不透的保龄球,没有透明的。孔若君已经有经验了,自己带球来的人,身边会有一个装保龄球的包。孔若君进了保龄球馆一般是先找包,再找球。

  蒙面人:我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我真的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打球?”一位小姐过来问孔若君。

  狗头:好在离真相大白不远了,让悬念再陪伴你最多一个月吧。

  “不打,我找人。”孔若君每次都这么说。

  殷静和蒙面人一直聊到傍晚,谁也没吃午饭。

  小姐站在孔若君身边。

  殷雪涛和范晓莹几乎是同时下班回到家里。

  “小姐见过有人用一个透明的骷髅保龄球吗?”孔若君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没见过。我听说本市只有两个骷髅保龄球。一个在一位保龄球教练手中,另一个在一位作家手里。”小姐说,“这几天好几个人来问骷髅保龄球了。”

  孔若君估计那都是殷雪涛的朋友。

  孔若君又去另一家保龄球馆,这个保龄球馆里打球的人比较多,孔若君一眼看出是公款消费,打球的人动作七扭八歪,沟球特多,张处长李科长满屋子叫。

  孔若君在球馆转了一会儿,没发现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又同工作人员聊了聊骷髅保龄球就回家了。

  一进家门,孔若君直奔自己的房间开电脑,他急于和辛薇在网上聊天,他估计此刻辛薇还在网上。贾宝玉趴在孔若君脚下。

  “进门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殷静从她的房间过来问孔若君,“找不着灰心了?”

  “我不会灰心。”孔若君注视着电脑屏幕说。

  “这么着急上网,有什么新发现?”殷静问。

  “你还不接着去和蒙面人聊?”孔若君说。

  “他上厕所去了。”殷静说。

  孔若君在网上看见了辛薇,他和她打招呼。

  孔若君打字:你好,聊聊吗?我叫牛肉干。

  辛薇不知道牛肉干就是刚才来教她上网的“影迷”。她正在网上兴致勃勃地转悠,谁和她打招呼她都理。

  辛薇打字:你好。聊聊吧,我叫阿里巴巴。

  注视着电脑屏幕的殷静问孔若君:“阿里巴巴?刚认识的?男的女的?”

  “能起这样的名字,估计是女的。”孔若君一边给辛薇打字一边对殷静说,“越是女性越爱起鲁的名字。”

  “你说蒙面人会不会是女的?”殷静觉得蒙面人这个名字更鲁。

  “蒙面人是男的。”孔若君特肯定地说。

  “他从厕所回来了!”殷静听到蒙面人使用ICQ叫她。

  “快去吧。”孔若君说。

  殷竞走到门口回头说:“你现在好象很想单独上网。”

  “没错。”孔若君证实。

  “网恋了?”殷静问。

  “不是,属于救死扶伤。”孔若君说。

  “绝症?白血病?你发动网友捐钱时别忘了告诉我。”殷静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花前月下去了。

  辛薇打字问牛肉干:你喜欢什么?

  孔若君回答阿里巴巴:我喜欢电影。

  阿里巴巴:你喜欢看哪个国家的电影?

  牛肉干:好的都喜欢。比较偏爱美国电影。

  阿里巴巴:美国电影里坏人太多,吓人。

  牛肉干:电影里坏人多,电影外边坏人准少。相反,电影里好人多,电影外边好人准少。

  阿里巴巴:………………

  辛薇立刻就被这位叫牛肉干的网友俘虏了,他的话太精辟了。

  孔若君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刚上网的辛薇对网络感兴趣。孔若君清楚,网上的糟粕比精华多多了。骗子,谎言和陷阱也举目皆是。

  牛肉干:你还在吗?

  阿里巴巴:在……你说话挺有意思。

  牛肉干:网上卧虎藏龙,就像假面具会,谁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面目,没准你是一个大名人呢。

  阿里巴巴:这我信。没准你是诺贝尔奖得主呢!

  辛薇已经会在网上调侃了。

  牛肉干:没准我是通缉犯。

  阿里巴巴:那才刺激。你看中国电影吗?

  牛肉干:看。最爱看<奴性教条>。

  阿里巴巴:你最喜欢的中国影星是谁?

  牛肉干:好象没什么,对了,我喜欢辛薇。

  阿里巴巴:上网太有意思了!

  牛肉干:哪儿跟哪儿啊?你刚上网?

  阿里巴巴:是。

  牛肉干:谁教你上的?

  阿里巴巴:一个好朋友,好人。

  牛肉干:他的网名是什么?

  阿里巴巴:我忘了问。

  牛肉干: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阿里巴巴:男的。你呢?

  牛肉干:我也是男的。

  阿里巴巴:认识你很高兴,我能和你交朋友吗?

  牛肉干:当然。你做什么工作?

  阿里巴巴:……。我在养兔场工作。

  牛肉干:我喜欢兔子,文静,善良。

  阿里巴巴:你做什么工作?

  牛肉干:清洁工。

  阿里巴巴:你没说实话。

  牛肉干:你也没说实话。

  阿里巴巴:您怎么看出我是女的?

  牛肉干:你看看我的ICQ号码是6位数的你就知道我的网龄有多长了。准确判断网友的性别,这点儿经验我还是有的。

  阿里巴巴:对不起,我说谎了。

  牛肉干:你喜欢什么体育活动?

  阿里巴巴:偶尔打打台球。你打吗?

  牛肉干:我喜欢打篮球,也喜欢打台球。

  阿里巴巴:打台球有什么体会?

  牛肉干:再好打的球,不认真打也可能打不进去。

  阿里巴巴:真是这么回事。喜欢旅游吗?

  牛肉干:我只喜欢两种出行方式:乘坐地球在宇宙中旅行和搭乘生命之舟经历人生。

  阿里巴巴:你很独特。不过还是应该到处看看。我喜欢出国旅行。

  牛肉干:不管你远走高飞到那儿,你都依然和我乘坐同一个地球周而复始地围绕着太阳转圈而无法越雷池一步。

  阿里巴巴:我喜欢你!

  牛肉干:不要轻信言语。孔子说,听其言,观其行。

  阿里巴巴:你是大学教授?

  牛肉干:你是在骂我。大学教授能有我十分之一水平就好了。

  阿里巴巴:你是作家?

  牛肉干:作家算个屁!

  阿里巴巴:你如果是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迟早的事。

  牛肉干:对作家的最高奖赏不是诺贝尔文学奖。

  阿里巴巴:是什么?

  牛肉干:盗版。

  阿里巴巴:你太有意思了。看过<圣经>吗?<圣经>真的是上帝写的吗?

  牛肉干:所有好作品都是上帝写的。

  阿里巴巴:我怎么今天才上网呀!我甚至庆幸自己……

  孔若君知道辛薇是想说庆幸自己变了头,他感到欣慰。

  牛肉干:我有事要下去了。咱们交换ICQ,这样就可以随时联系了。

  阿里巴巴:你不能再多呆一会儿?

  牛肉干:我一会儿就回来。再见。

  阿里巴巴:我等着你。

  孔若君舒了一口气。贾宝玉看出孔若君高兴,它使劲摇尾巴祝贺主人终于获得了好心情。

  在另一个房间,殷静正和蒙面人聊的热火朝天。

  蒙面人:你真的是女的?不会蒙我吧?

  狗头: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女性。

  蒙面人:也只有女性会给自己起“狗头”这种网名。

  狗头:你真的是男的吧?

  蒙面人:咱们每天都要这么担心对方的性别。

  狗头:主要是害怕白付出感情。

  蒙面人:我每次看时钟上的秒针,都有看时间瀑布的感觉。我害怕时间瀑布断流。

  狗头:对于一个人来说,时间瀑布断流就是死亡。

  蒙面人:这星球上有50亿座时间瀑布。

  狗头:壮观。这才是风景。

  蒙面人: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没水喝了。

  狗头:瀑布越多越没水喝,逗。

  蒙面人:今天美国股市大跌,听说比尔。盖茨的财产在一个小时内缩水15亿美元。

  狗头: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

  蒙面人:你这句话太精彩了!数字亿万富翁!

  狗头:数字亿万富翁的钱都是股市上的数字。

  蒙面人:我看你能当网络作家,试试怎么样?不用和出版社打交道,怎么写就怎么上到网上让成千上万的人看,很开心的事。

  狗头:写作太累。

  蒙面人:你能当那种名垂千古的作家,说出“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这种话的人,写作准能行。

  狗头:作家靠作品名垂千古。

  蒙面人:文学作品的寿命有3种,一,和作家同步死亡;二,先于作家死亡;三,迟于作家死亡。

  狗头:李白的作品就是迟于作家死亡?

  蒙面人:如今的作家的作品先与作家死亡的多,同步死亡的也多。

  狗头:我看你能写。你先写。

  蒙面人:我的经历比较丰富,写出来肯定叫座,但是我不能写。

  狗头:为什么?

  蒙面人:无可奉告

  狗头:有时我觉得你挺神秘。

  蒙面人:我有时也觉得你神秘,你长什么样?能传给我一张照片吗?

  狗头:我没有数字相机。

  蒙面人:扫描原始照片。

  狗头:我没有扫描仪。你能传给我照片吗?

  蒙面人:我也没有数码相机和扫描仪。

  狗头:都是无产阶级。

  蒙面人:我只有水泥和砖头。

  狗头:你开砖窑的?

  蒙面人:还真差不多。

  狗头:水泥和砖头比数码相机和扫描仪重要。没有水泥和砖头,人们的身体将堆砌在一起,没有隐私。一切都是赤裸裸的。

  蒙面人:这话怎么讲?

  狗头:没有水泥和砖头就没有楼房,只有楼房才能使地上人多的城市摞着居住。没有了楼房,人就直接摞着住了。

  蒙面人:你应该写作,不写太可惜。

  狗头:我家楼下特吵,没有写作环境。

  蒙面人:写迟于作家死亡的作品时,使不怕噪音干扰的。噪音是老天爷阻挠先于作家死亡的作品诞生的手段。

  狗头:你现在看什么书?

  蒙面人:<少年维特的烦恼>

  狗头:你不象是烧砖的呀?

  蒙面人:还有专门给烧砖的写的书?

  狗头:<少年维特的烦恼>好象是少儿不宜读物吧?

  蒙面人:你别充大。再说这书什么人都能看。想当年有道学家抨击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少儿不宜”时,歌德在1830年3月17日说:“生活本身每天出现的极丑恶的场面太多了,要是看不见,也可以听见,就连对于儿童,人们也毋须过分担心一部书或剧本对儿童的影响。日常生活比一部最有影响的书所起的作用更大。儿童的嗅觉和狗一样灵敏,什么东西都闻的出来,特别是坏东西。书本的影响不可能比实际生活的影响更坏。”

  狗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很博学呀。不过我还是觉得给中学生以下的人看的书应该纯洁些。

  蒙面人:知道最近国家教育部给全国的中学生指定了一批必读书吗?

  狗头:好象听说过。

  蒙面人:你60多岁了?

  狗头:咱俩成黄昏恋了。

  蒙面人:教育部指定中学生必读书中有鲁迅的一本<朝花夕拾>。老鲁在该书中的<狗。猫。鼠>一文中形容人类的迎娶仪式也就是如今的结婚迎亲车队为“性交广告”。这可是国家规定的中学生必读书中的内容。

  狗头:鲁迅万岁。国家万岁。

  蒙面人:读过鲁迅吗?

  狗头:不过,也就是课本里那点儿。

  蒙面人:对鲁迅感觉如何?

  狗头:能将结婚车队比喻为“性交广告”的人,绝对是伟大作家!能将有这样的文字内容的书指定给中学生必读的国家,绝对是伟大的国家。

  蒙面人:老鲁得付我广告费。

  狗头:我觉得你写作不会比鲁迅差。人应该有一技之长。你总不能让我跟一个烧砖的过一辈子吧?

  蒙面人:一技之长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助你安身立命的同时,很可能要你的命。

  狗头:我把咱俩的网恋对话记下来,就是一部精彩的小说。

  蒙面人:你写吧。你如果真想当作家,我给你一个忠告:作品先要有高度,也就是说起点要高。然后是宽度,宽度是作品的数量。但是如果太宽了,就显不出高了。

  狗头:你最低是大学毕业。

  蒙面人:你有一个误区:有知识的人都在大学里或城市里。告诉你,农村的砖窑里地头上能人多了。开国元勋尽是农民。

  狗头:你真的是农民?

  蒙面人:正宗的农业户口。

  狗头:咱俩的恋情为消除城乡差别做贡献了。

  蒙面人:我娶你相当于中国男人娶美国女人。

  狗头:照你这么说,美国和中国是城乡差别了。你这是瞎比喻,比鲁迅功夫差太远了。

  蒙面人说:刚才你还说我比鲁迅强。

  殷静和蒙面人就这么天天在网上天南海北地聊,一天不见双方都魂不守舍。

  孔若君和辛薇也在网上恋得相见恨晚。辛薇是绝处逢生。孔若君是将功补过。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殷静中计,第十七章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