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海洋深处,美食猎人

时间:2019-10-04 22:26来源:儿童文学
1776年,我赶到朴次茅斯军港,登上了一艘英国的一级战舰,偕同四百个士兵,带了一百门大炮,向北美进发。我本想把英国的见闻,在这儿给你们畅叙一番,不过转而一想,还是另找机

  1776年,我赶到朴次茅斯军港,登上了一艘英国的一级战舰,偕同四百个士兵,带了一百门大炮,向北美进发。我本想把英国的见闻,在这儿给你们畅叙一番,不过转而一想,还是另找机会的好。但是有一件事,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不妨顺便提一下。当时我很侥幸,见到了穷奢极侈的国王,他端坐在一辆豪华的马车里,一路向国会驶去。一位坐在车头上的马夫,态度十分严肃,手中的鞭子却挥得很有技巧,鞭梢扬出了“Ge-orgeRex”的字样,车头前的那块挡板,令人望而生畏,上面镌刻着很清楚的英国国徽。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在海上旅行,沿途没遇到奇怪的事情,直到离圣洛伦茨河还有三百公里的光景,船只却不知碰到了什么,来了个猝不及防的巨大震动,我们认为这显然是一块礁石。于是把测深锤抛下,尽管量了也有五百来克拉夫特那么深浅,却依旧没碰到海底。从这不测的震动事故中,使人莫名其妙而又难以弄懂的,倒是我们竟会丢失了船舶,且牙樯也会齐腰中断,所有的桅杆从头到尾开裂,有两根甚至打在甲板上,砸得粉碎。一个可怜的家伙正在主桅上收卷布篷,这时却被摔了出去,至少离船有三公里之遥,然后掉入海里。但是,正因为如此,他却运气很好,反而得救了,原来他被抛到斗空中时,凑巧抓到一只栗色鸭的尾巴,这不仅缓和了他掉入大海的速度,而且使他有机会翻到它的背上,甚至伏在它的脖子和翅膀当中,然后慢慢地泅水过来,最后让人把他拖上了甲板。要证实这次冲击的厉害,另外还有依据:当时,甲板底下所有的船员,全都两脚腾空地弹了上去,脑袋在天花板上撞个正着。我被这么一碰,脑袋立刻缩到了胃里,哎,总要将息了好几个月,它方始长到原来的模样。还有一次,我们陡然发现一条巨大的鲸鱼,它躺在水面上晒太阳,睡得正酣,大家顿时惊恐万状,陷入一片难以形容的混乱之中。这庞然大物,受到我们船只的骚扰,大为不满,就用它的尾巴这么一甩,竟把我们船尾撩望台和一部分的甲板,打得稀烂,与此同时,却又露出了两排利牙,咬住我们向来搭在舵上的那个主锚,然后拖着我们的船只,匆匆游去,嚯,它至少游了六十公里开外,那一个小时,是以六公里计算的喽!天晓得,要不是还有些运气,那根铁链及时断裂的话,我们真不知要被拖到哪儿失哩!固然,鲸鱼丢失了我们的船只,可我们也失去了那个铁锚。但是,六个月后,当我们重游欧洲时,发现离这老地方几公里外的所在,那条鲸鱼浮在海面上,已经死去了。不是我吹牛,把它的身子量一量,至少有半公里那么长。因为,这畜生如此巨大,而在我们的甲板上,只能搁上它的极小部分,我们就划着小艇向四下散开,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的脑袋割了下来,我们这时真是大喜过望,因为从它咽喉左边的那个蛀牙孔里,不仅找到了我们那个旧锚,而且发现了四十来克拉夫特长的那根铁链。关于这件事情,好算是我们这次旅途中唯一的奇遇了。

我们只仰赖捕鲸生存,有鲸鱼才能活命,没有我们就会死。

    公元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辛贝德福德港口是最繁盛的捕鲸集中地。人口量稀少但极为富足,捕鲸世家在此地有着极高的威望,而他们如此富足的原因则是因为采集鲸油然后向外贸易,形成了固定且难以撼动的资本交易链。

  但是,等一等!一件不幸的事故差一点给我忘啦!事情是这样的,那鲸鱼第一次把我们拖走时,船只忽然漏了,海水哗哗往船内直涌,即使动用全船的水泵,估计在半个小时内,也保证不了我们不沉入大海!还算福星高照,我第一个发现了这祸事的肇端。原来船上给冲破了一个大孔,直径约摸一尺来宽。我于是想方设法,要将这漏洞堵住,但回回都是枉费心机。我终于想出了全世界最合乎情理的办法,挽救了这艘华丽的船只’挽救了难以数计的船员。不管这漏洞有多大,我不用脱去裤子,只消把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往上一坐,就堵它个滴水不漏,哪怕下面变成了个更大的窟窿,我也能够应付自如。我的先生们,你们不用惊讶,让我来告诉你们,因为我的母亲也好,父亲也好,祖先都出生于荷兰,至少也出生于威斯特法里亚地方。而我当时坐在漏洞上,处境固然十分尴尬,然而要不了多久,那位巧夺天工的匠人,终于解脱了我的困境。

在鲸鱼油还是点灯的燃料的时代,他们在狩猎鲸鱼。即使全世界都在反对,他们依然在这里,沿袭着祖辈留下的传统。

  港口从白天到黑夜一直十分热闹,岸边停泊着无数船只,人来人往。不时能看到巨大的帆船从海天线之间缓缓驶来。这时一艘巨大的黑金色轮船慢慢进入眼帘,能看到高高竖起的帆布上印着一个暗红色的鲸骨图案,远远看着像沾上了黏稠的血液。

他们是最后的猎鲸族群。

  “快看!是艾尔伯塔家族的捕鲸船!”一个小伙子十分激动的嗓门儿响彻了整个港口。人们都放下手中的活计,伸着脖子看这轮船阴影盖过港口直照的黄昏日光。

在珊瑚礁大三角下面的边缘处,有一座印尼岛屿——连贝塔,而它的南岸,介于活火山和海沟之间的就是拉玛莱拉村,村里住着拉玛莱拉人。几乎和所有海边的民族一样,靠海吃海,大自然的馈赠养活着一带又一代拉玛莱拉人。

  “瑟雅少爷这次肯定又满载而归了!我已经看到了甲板上的鲸鱼尸体了!他可真厉害!”

图片 3

  “我也看到了!那甲板下肯定是一桶又一桶的鲸油!”

同样是靠海的渔猎民族,拉玛莱拉人的名声却不怎么好,因为他们向大海索取的是鲸鱼,猎鲸,是他们唯一的生存方式。

  “天啊,这次艾尔伯塔家族肯定又能大赚一笔了!”

每年的5月至8月期间,是拉玛莱拉人最适合捕鲸的季节,因为这时候,抹香鲸会到村子附近的海域捕食,海面也较为平静,适合出航。

  港口上的人们大多是普通的渔民,他们家境贫困,有些时候艰难捕一头鲸也只能得几桶少量鲸油,根本无法与这声名显赫本身就是公爵家族又是捕鲸世家的捕鲸能力相提并论。他们艳羡的看着这无处不是散发着贵气的轮船,连船上浓重的血腥味儿都闻着比花香更要沁人心脾。

所以,每到这个季节,全村的人都兴奋起来。要知道,一头抹香鲸足以喂饱2000人,这可相当于养活整个村子啊!

  轮船缓缓靠岸,几个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船员率先走了下来,与等在港口停泊处的几个异乡人交谈。不一会儿他们吆喝了一声,轮船开始响动,粗大的铁链悬索吊起了甲板上那头硕大无比的鲸鱼尸体。众人翘首以盼,看着这次猎杀的前所未有的庞大的鲸鱼。每个人眼神中都透着狂热的想要一口吞下的欲望。

图片 4

  那头鲸鱼身躯看着是那么的强大,但身体上全部都是狰狞的铁叉插入的伤痕。已经看不出原先的皮肤,血染红了整个鱼身。喷水处是一个硕大的血洞,鲸油就是通过这血淋淋的血洞里捞出来的。

海洋深处,美食猎人。今天,是男人们出海捕鲸的日子,停靠在沙滩上的一艘艘手工渔船,早已耐不住寂寞从简易的船坞里出发,在全村人的鼓舞之下,驶向大海。

  一个卖海鱼的妇人抱着怀中的孩子,两眼同众人一样直直地看着这前所未有的巨大的鲸鱼。而她身边偎着的孩子却一把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弱弱的往后退了一步,似是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到了。妇人一巴掌打向孩子的脑袋,满脸的恨铁不成钢:“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见着鲸鱼尸体怕成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成为厉害的捕鲸人?!”孩子委屈的低下了头。

所有人都在期盼着他们可以满载而归,这种感情,就好像中国北方的农民拿着镰刀穿行在田垄间的苞米地一样,麻袋里装满的是新鲜的苞米,养活的却是家里热炕头上的老婆和孩子。

  这点小插曲没能惊扰到从轮船优雅踱步而出的男人,他一身英伦贵族装,细致的剪裁妥帖的显出了他高挑而不失健壮的身材。他微微抬头,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只是嘴边僵硬的冷笑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郁。

图片 5

  “快看!是瑟雅少爷!我就知道肯定是他!只有他能猎到如此巨大的鲸鱼!”周围低低的议论声又开始响起。

图片 6

  瑟雅·艾尔伯塔收起嘴边的冷笑,无视周围的议论声,不知为何气压突然降低,他冷冷的看着对面前来迎接的总管诺克,声音沙哑,像强压着一股怒火:“华西呢?他为什么又没来?”

其实,在出海前,还有一项仪式,那就是祈祷,大家会在牧师的带领之下,祈求这次出海能够有所收获,更重要的是平安而归。整个拉玛莱拉村,天主教徒占据着绝大多数。

  诺克脸上仍旧挂着像画上去的得体笑容,话语间也透着些许迷茫:“华西少爷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公爵大人说不必管他,所以也并没有去寻他。”

图片 7

  瑟雅成功捕得巨鲸的兴奋感已荡然无存。他紧紧的攥住了拳头,有些无从着力。

每艘船通常会配备7至14名船员,每位船员的分工,在出海前就已经分配好了。职位可分为划桨手,鱼叉手还有鱼叉手的助手,每个人各司其职。

  诺克微微躬身:“瑟雅少爷,公爵大人还在等您。”

图片 8

  瑟雅松开拳头,又恢复了一身冷漠,刚才的情绪化像是没有发生过,“走吧。”

船员中最灵活的那个人,站在船头,手握锋利的鱼叉,随时准备从船上一跃而下,让鱼叉准确命中目标,当然是,这也是鱼叉手的职责。

  那头巨大的鲸鱼尸被倒着吊在铁链上,它的身体已经死透了,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但它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颜色还是那么的美丽,那是最纯净的大海的颜色。

图片 9

  在远离港口的一个沿海小镇上,一个少年风一样的飞奔在集市上,他身形削瘦又不失健康,灵活的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路边卖水果的萝妮一眼就看到了这窜的飞快的少年,忙喊道:“华西!你又去海边吗!快停下来!帮我个忙!”

当船员们发现鲸鱼时,处在团队最重要位置的鱼叉手就要发挥大作用了,能不能抓住这条鲸鱼,全看鱼叉手能不能准确的将鱼叉插入鲸鱼体内。

  那少年听到后竟能迅速的拐了个弯儿,窜回了萝妮的水果摊儿。他稳了稳身形,不乱窜的身形竟也十分挺拔,“怎么了萝妮?”他声音清澈沉稳,听着竟能让人在杂乱的集市上瞬间安静下来,一点都听不出来他刚像猴子一样的奔跑过。萝妮看着少年截然不同的画风没忍住笑出了声,笑声狂放不羁,“哈哈哈哈华西西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没什么大事啦!就是想让你顺便帮我送一篮子水果到路尔那里,他也在海边呢!嘿嘿!我也给你准备了水果哦!你们别只顾着玩水!吃点东西再玩知道吗!”

作为一名鱼叉手,与经验同等重要的是镇定,举起鱼叉,纵身跃入海中,使尽全力将鱼叉刺入鲸鱼体内,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了手,这头鲸鱼可能就是别人的战利品了。因为先到先得的规矩,同样适用于拉玛莱拉人猎鲸的过程,谁先插中第一叉,这条鲸鱼就是谁的。

  棕发少年听着萝妮的大笑,清俊的脸上也很给面子的露出了浅笑,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也更显的清透,像两颗透明的褐色玻璃。嘴角上扬,竟然还能看到两个小小酒窝。

图片 10

  萝妮手痒的戳了戳他的小酒窝,一脸流氓味儿的继续冲他笑。

但是,第一次失手,往往是鱼叉手的常态,即便是最老练的鱼叉手,也无法保证每次都会命中目标。船员必须寻找下一个目标,或者与其他船只合作,共同捕获一只鲸鱼。

  “萝妮,你再这么流氓的摸我脸,路尔就不娶你了。”少年笑眯眯的开玩笑。

图片 11

  萝妮立刻收了那流氓味儿的笑容,冲少年一脸凶恶:“说什么呢!他敢不娶我我就嫁给你!快走吧你!这会儿不着急啦!”

如果发现其他船只已经叉到一只鲸鱼时,他们可以上前予以帮助,毕竟这么大一头抹香鲸,不是一艘船就可以解决的。

  对面铺子的老板娘也靠在窗台看着萝妮毫不温柔的把水果塞给了少年,发出了善意的大笑。

他们靠近了鲸鱼,鱼叉手再次站在船头,手握锋利的鱼叉,瞄准水下的鲸鱼,纵身一跃,这次命中了!虽然不是自己率先命中的,但是协助别人捕获鲸鱼,同样可以分得一杯羹。

  这个镇子上的人们虽不富裕,但生活的却十分快乐幸福。他们虽然住在大海边沿,但从来不去捕鱼,而是都各自做着小生意,满足且没有任何忧虑。少年愉快的想着,并加快了去海边的速度。

图片 12

  华西在这个镇上上已经住了一个月,以前只偶尔来过这镇子几次,自从发现生活在这镇上的美妙之处后,华西就直接背着小包来常驻了。他喜欢镇子上的人们,也喜欢热闹温馨的集市,更喜欢干净的没有任何人工港口与轮船的海边。

图片 13

  华西这个风一样的少年狂奔到海边的时候,就看到路尔撅着屁股趴在沙滩上不知道干什么,华西晃悠悠的走过去,脚贱的踢了上去。

中了鱼叉的鲸鱼,处于逃生的本能,会用尽全身的力气游动,试图甩开拉玛莱拉人的船只。事实上,鲸鱼这么做是徒劳的,拖着几艘渔船的鲸鱼几个小时候后就会筋疲力尽,任由拉玛莱拉人摆布。

  路尔一脸栽进了沙坑,顶着一脸沙子立刻弹起来要跟华西打架。

拉玛莱拉人会给予鲸鱼最后的致命一击。鲸鱼死亡,整个捕鲸过程结束,血色染红了海水,这些猎手也该回家了。

  华西忍住笑,脸上很是正经严肃,:“别闹了,萝妮让我给你带的水果,快吃吧。”路尔两眼放光的放下了拳头,很是幸福,“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萝妮真好。谢谢你啊兄弟!还专门跑来给我送!”路尔一脸感激。

图片 14

  华西点了点头,:“没事儿,顺路而已。”

图片 15

  两个略傻气的少年蹲在沙丘上,啃着苹果,很是满足。

图片 16

  华西看着深蓝色的有些翻腾的厉害的海面,又瞅了瞅有些乌云密布的天空。咔嚓咬了口苹果,“一会儿我得下去。”

这一次他们带回了四五头鲸鱼,这让村里人很开心。

  路尔有些惊讶,“下海找的话那太危险了。很快暴风雨就要来了!”

第二天一早,村里人早早地聚集在了海滩上,是时候瓜分海滩上的战利品了。

  华西一脸淡定,“没事,我有经验。你在岸边等我,我能赶在暴风雨之前回来。”

图片 17

  路尔看着华西,好像感动的要哭了。

2000多人的拉玛莱拉村,在鲸鱼的分配上是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这也是几百年来约定俗称的规矩。

  “别这么看我,我又不是为了你。老伍德肯定希望能看到那些贝壳,不能让他留下遗憾。”华西看了看这会儿海浪的走向,觉得下水的好时机来了。

图片 18

  他十分豪放的把衣服脱下扔到路尔脸上,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

鲸鱼的鱼头归村长所有,下颚分给拥有船只马达的人,鲸鱼的后半部分(不含尾巴)则归牧师和制造船只的人所有。前船员的寡妇可以得到鲸鱼的肋骨,第一艘出击的船员可以得到鲸鱼的心脏。鲸鱼的尾巴,则是极其珍贵的部分,它被分给跳下船的鱼叉手和给予鲸鱼致命一击的人。

  海浪瞬间就没过了他的身体,但却一点也不凶狠。风有些大,但浪花却十分温柔。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整个过程结束,鲸鱼的每个部位都会被充分利用,连骨架都会被拉玛莱拉人拿去摆在村口,他们说这样子可以吓到心怀不轨的坏人。

图片 23

在商业捕鲸已经明令禁止的今天,拉玛莱拉人承受着外界的压力沿袭着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和近乎石器时代的捕鲸方式,虽然他们捕鲸是被允许的,但还是会有其他人把他们当成魔鬼,只因为他们捕杀鲸鱼。

其实,向海洋索取了几百年的拉玛莱拉人也有一套自己的捕鲸禁忌,怀孕的鲸鱼、未成年的鲸鱼和正在交配的鲸鱼都是不允许捕杀的。这也算是拉玛莱拉人对海洋的一种敬畏和保护。

在常人的眼中,拉玛莱拉人所做的事违反道德和人性。可是,拉玛莱拉人每年所捕获的鲸鱼的数目大概在20头,对他们来说,能够维持他们的生计就够了。

这是他们与大自然的交易,至少拉玛莱拉人没有制造出一个类似于某国海豚湾的血腥屠宰场。

拉玛莱拉人虽然是大海上的鲸鱼猎手,但这是他们唯一的生存方式了,有鲸鱼才能活命,没有鲸鱼,他们就会死。

图片 24

你愿意为了中产阶级的格调和政治正确

而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存吗

至少我不愿意!

在维持这个阶级体面的之外

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公众号 HOWTO探险旅游(howtotrip)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海洋深处,美食猎人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