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窗边的小姑娘,窗边的小豆豆

时间:2019-09-29 14:00来源:儿童文学
唱完以后,小豆豆向大家鞠了个躬。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那位士兵的眼里涌出了泪花,心里不禁一惊,小豆豆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呢!这时,那位比爸爸年龄梢大一点的士兵再次

  唱完以后,小豆豆向大家鞠了个躬。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那位士兵的眼里涌出了泪花,心里不禁一惊,小豆豆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呢!这时,那位比爸爸年龄梢大一点的士兵再次抚摩着小豆豆的头说:

第十二章

唱完以后,小豆豆向大家鞠了个躬。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那位士兵的眼里涌出了泪花,心里不禁一惊,小豆豆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呢!这时,那位比爸爸年龄梢大一点的士兵再次抚摩着小豆豆的头说: “谢谢!谢谢!” 尽管手在抚摩着小豆豆的头,眼里的泪水却好象仍在往外流。这时,女老师为了改变一下气氛,又大声对孩子们说道: “好吧!现在开始念作文,把它作为献给各位的礼物吧!”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念起自己的作文来了。小豆豆看了看那位士兵,他笑了,尽管鼻子和眼睛都还通红。小豆豆也笑了起来,她心里在想: “太好了!这位士兵笑了!” 士兵为什么流泪呢?这只有那位士兵自己知道。也许他出来当兵时,家里留下了一个长得象小豆豆一样可爱的孩子,也许就是因为小豆豆唱的过于认真,激起了他的同情之心和友爱之情吧!再一个原因就是,也许这支歌引起了他的伤感,仿佛是根据战场上的亲身体验,“明明知道眼看就没吃的了,却还在唱‘细细地嚼哟’这支歌”。最后一个原因,他也许了解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即这些孩子今后也会卷进战争中去。 当时那个年代,在这些读作文的孩子还根本不晓得的某一时刻,太平洋战争早已爆发了。 小豆豆把挂在脖子上的月票让自由冈车站检票口的叔叔看过以后才走出车站,她和这位叔叔已经完全熟悉了。 可是,车站外面今天却出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那就是一位年轻的大哥哥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正盘着腿坐在上面,在他面前象小山似的放着一堆类似树皮的东西。周围站了五六个看热闹的人,正在观看那位大哥哥的表演。小豆豆也动了心,想加入那几位参观者的行列中去。什么原因呢?原来那位大哥哥口里在喊: “来呀!快来看吧!快来看!” 看到小豆豆站到了跟前,大哥哥就开口了: “来呀!人是健康第一!早晨起来要想知道自己健康还是得了病,用这块树皮就能试出来!早晨把这块树皮咬一下,如果觉得苦,……那就说明您有了病;如果咬一下不觉得苦,您就尽管放心,没有病!只花两角钱,用这块树皮就能知道您有病没病!啊,那位老爷,请您试试,咬一口吧!” 一位略显瘦小的男人提心吊胆地在递过来的树皮上用门牙咬了一下。等过了一会儿,他才说: “好象,稍微……觉得有点苦……” 大哥哥一听,不禁跳起身来大声说道: “老爷,您得病了!可得注意呀!不过,并不那么严重,因为您只是‘觉得有点苦’。好,那位太太,请您也同样把这块树皮咬一下,看看苦不苦!” 那位提着买东西篮子的阿姨“咔哧”一声,用劲在一个比较宽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很高兴地说: “啊!一点都不苦。” “这就对了!太太,您很健康呀!” 接下来,那位大哥哥又用更大的嗓门喊了起来: “两角钱一块!两角钱!每天早晨用它就能知道您是否有病。便宜啦!快买吧!” 小豆豆很想试一试,希望能让自己咬一下那灰色的树皮。可是却没有勇气开口说“我也想咬一下“。于是小豆豆便改变了主意,向大哥哥问道: “放学以前,你一直在这儿吗?” 大哥哥朝小豆豆瞥了一眼,说: “啊,在,在!” 于是小豆豆哗啦哗啦地晃了晃背上的书包,便朝学校跑去。小豆豆之所以要跑,一是因为眼看就要迟到了,二是因为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办。所谓要紧的事,就是小豆豆一进教室就向大家问的这句话: “谁有钱,借给我两角?” 然而谁也没有两角钱。当时买一大盒奶油糖只用一角钱就够了,所以尽管两角钱并不算多,却没有一个人带在身上。 这时美代开口了: “我去替你向爸爸妈妈问一下,好吗?” 美代同学是校长的女儿,在这种时候就显出她的方便之处了。她家和学校礼堂紧挨着,她母亲好象也经常在家。 到了午休的时候,美代一看到小豆豆就说: “爸爸说可以借钱给你,但他问你做什么用?” 小豆豆到校长室去了。校长看见小豆豆来了,便摘下眼镜问道: “怎么啦?听说你需要两角钱?做什么用啊?” 小豆豆赶紧说: “我想买一块树皮,咬一下就能知道有病没病。” “噢?哪里有卖的呀?”校长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在车站前面!”小豆豆还是那么焦急地答道。 “是吗?既然你想要,那就去买吧!可得让老师也咬一口哟!” 校长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把两角钱放到小豆豆的掌心上。 “啊!太好啦!谢谢您。我朝妈妈要来钱就还给您。要是买书,妈妈马上就答应;可要买别的东西时,非得问过以后才给买。不过,这块健康树皮大家都需要,我想妈妈肯定会让我买的。” 于是,刚一放学,小豆豆就紧紧握着那两角钱急急忙忙地朝电车站跑去。大哥哥还象早晨一样地大声吆喝着,当小豆豆把攥在手里的两角钱递给他看时,他脸上立即绽出了笑容,口里说: “真是好孩子呀!爸爸妈妈一定会高兴的。” “还有洛克!”小豆豆立刻补充了一句。 “什么?洛克?” 大哥哥一边给小豆豆挑选树皮一边问道: “我家的狗,是条狼狗!” 大哥哥停下挑选树皮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说: “原来是狗呀!狗也会灵验的。如果苦的话,狗就会露出讨厌的样子,这么一来,就证明它也有病了……” 大哥哥把一块宽三公分、长十五公分左右的树皮拿在手里,又对小豆豆说道: “记住了吗?早晨咬一下,如果觉得苦,就是有病啦!要是什么味也没有,那就说明身体很健康!” 大哥哥把树皮用报纸包好递给小豆豆,小豆豆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朝家走去。 回到家,小豆豆自己先咬了一口,树皮在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什么苦味。 “啊!太好啦!我没有病!” 妈妈笑着说: “是啊,小豆豆本来就没病嘛!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小豆豆向妈妈做了说明。妈妈也照着小豆豆的样子,把树皮咬了一口,并且说道: “不苦呀!” “好!妈妈也没病!” 然后小豆豆又来到洛克跟前,把那块树皮伸到洛克的嘴边。洛克首先用鼻子闻了闻,接着又用舌头舔了舔。小豆豆冲洛克说: “要用嘴咬,咬呀!一咬就知道你有没有病啦!” 但洛克却根本没有咬的意思,只是抬起爪子搔了搔耳朵根。小豆豆把树皮又往洛克嘴边凑了凑,说: “来,咬一下吧?若是有病可就麻烦了!” 洛克仿佛无可奈何的样子,在树皮的边边上咬了一下,然后又用鼻子嗅了嗅气味,也没有显出什么讨厌的神态,只是张开大口打了个哈欠。 “啊——!洛克也没病!” 第二天早晨,妈妈把两角零用钱给了小豆豆。小豆豆直接来到校长室,并首先把树皮递了上去。 校长看到这块树皮时先是一楞,那神态仿佛在问:“这是什么呀?”接下来又看到了小豆豆的第二个动作,只见她格外小心地把手掌伸开,正要把掌上的两角钱递过来。这时校长才想起来了: “要咬一下,对吧?如果苦,就是有病!” 于是校长就咬了一口,然后把那块树皮翻过来掉过去地仔细研究了一遍。 “苦吗?” 小豆豆担心地打量着校长的表情问道。 “不,什么味也没有嘛!” 当校长把树皮还给小豆豆时,又对她说: “老师没病呀!谢谢!” “啊!太好了!校长老师也没有病,太好啦!” 在这一天里,小豆豆让全校同学沿着树皮的四周每人都咬了一口,没有一个人说苦,大家都没有病。巴学园的学生个个都很健康,小豆豆高兴极了。 大家都跑到校长那里你一言我一语地报告说: “我没病!” 每个学生报告完,校长都要说一声: “是吗?太好了!” 其实,校长这时肯定已经认出这种树皮来了,因为他出生在群马县大自然的怀抱里,是在一条看得见榛名山的河边长大的,校长知道: “这种树皮不论谁咬,都决不会觉得苦的。” 不过,小豆豆正为验证大家都很健康而感到高兴,校长对此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倘若有哪个孩子说了声“苦”,不知小豆豆会怎样为他担心呢!因此,校长又为能培养出这样心灵美好的孩子而感到庆幸。 没过几天,碰巧一条无家可归的狗从学校附近路过,小豆豆便把那块树皮硬往狗嘴里塞,而那条狗却咬住不肯放了。但小豆豆并不灰心,仍一个劲地叫着: “本来马上就能知道你有没有病的,怎么咬住不松口了?只要稍微咬一下就成,懂吗?知道你身体健康就行拉!” 最后小豆豆终于成功了。她围着那条狗又蹦又跳,口里嚷着: “太好了!你的身体也毫无问题!” 那条狗垂着头,样子象感恩不尽似的,转眼间跑没影了。 果然不出校长所料,那位卖树皮的大哥哥后来再也没在自由冈一带露过面。 然而,尽管那块树皮好象被海狸狠命咬过似的,已经破烂不堪了,小豆豆却仍然坚持每天早晨上学之前把它从桌子抽斗里很珍贵地取出来咬上一口,再说上一声: “我没有病!”然后才去上学。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小豆豆确实没有得过病。 巴学园今天新来了一名学生。作为一个小学生来讲,他的个头比谁都高。小豆豆心里想,与其说他是个小学生,还不如说“更象个中学生大哥哥”。身上的穿戴也和大家不一样,就象个大人似的。 早晨在校园里校长向大家介绍这位新同学时说: “这位是宫崎同学。他是在美国长大的,所以日本话讲得不大好,考虑到我们巴学园比一般学校有两个长处,一是很快就能和大家交上朋友,二是在学习上也许能更从容一些,所以从今天起他就和大家一起来了。那么,让他插到几年级才好呢?还是到五年级,和阿泰同学在一起吧?怎么样啊?” 阿泰同学在五年级,图画画的非常好,总是象个大哥哥似的。这时只听他说道: “好啊!” 校长微微笑了笑,又说: “虽然他的日本话讲的不好,可是英语却很拿手呢!你们可以向他请教英语。他对日本的生活习惯还不熟悉,在这方面大家要多多帮助他。你们也可以让他讲讲美国的生活情况,可有意思呢!好,就这样吧!” 宫崎同学向比自己小得多的同班同学行了个礼。不只是阿泰他们班,其他班的孩子也都还了礼,或者向他挥手表示欢迎。 中午休息时,看到宫崎同学朝校长家走去,大家也一个跟一个地随在后面去了。正当宫崎同学走进屋门想穿着鞋踏上铺有席子的里间时,大家连忙七嘴八舌地告诉他说: “把鞋脱掉呀!” 宫崎同学好象吓了一跳,忙把鞋脱掉,口里说了一句: “对不起!” 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语的告诉他说: “有席子要脱鞋,电车教室和图书室可以不脱。” “九品佛寺的院子里可以不脱,但到正殿要脱。” 同时,大家也明白了一件事实:即使本身是日本人,但若长期生活在国外,也会在许多方面和国内不一样。对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第二天,宫崎同学上学时带来了一本很大的英语画册。午休时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宫崎同学围了起来,都伸长了脖子争着看那本画册。看上一眼以后,大家都吃惊了。首先,大家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画册,因为大家所熟悉的画册一般彩色都是鲜红的呀,草绿的呀,或者是金黄色的,而这本画册上的彩色却是比皮肤颜色略淡一点的粉红色,就是淡蓝色也仿佛是白、灰两色混合而成的,这些颜色连蜡笔里也没有,叫人看了心里非常舒服。还有许许多多的颜色,就是二十四色的蜡笔里也没有,甚至连只有阿泰同学才有的那种四十八色的蜡笔里也同样找不出来,因此,大家都佩服极了。其次,虽说这是本画册,但还是有故事情节的,开头画的就是一个穿着小衣服的娃娃,还有一只狗正在使劲拉他身上的小衣服。而大家最佩服的是这个娃娃不象是画出来的,那粉红柔嫩的小屁股露在外面,看上去简直就跟真在跟前似的。孩子们感到吃惊的第三个原因是,这本画册又大又厚,而且纸张也好,非常光滑,这样的画书还是第一次看到。象往常一样,小豆豆在这种场合自然是不会漏掉的,她离画册最近,而且还毫不认生地紧挨在宫崎同学身边。 宫崎同学首先用英语把文章给大家读了一遍,他读的英语非常非常流畅,大家都听入了迷。接下来宫崎同学就开始和日语搏斗了。 总之,宫崎同学无论在哪方面都给巴学园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婴儿是——‘贝比’。” 按着宫崎同学的发音,大家跟着念起了英语的发音: “婴儿是‘贝——比——’!” 接着宫崎同学又念道: “美梨是‘毕奥蒂夫尔’。” “美丽是‘毕奥——蒂夫尔’!” 大家一读完,宫崎同学立即纠正自己的日语发音: “对不起!‘美梨’不对了,应该是‘美丽’,对吗?”

  “谢谢!谢谢!”

  唱完以后,小豆豆向大家鞠了个躬。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那位士兵的眼里涌出了泪花,心里不禁一惊,小豆豆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呢!这时,那位比爸爸年龄梢大一点的士兵再次抚摩着小豆豆的头说:

  尽管手在抚摩着小豆豆的头,眼里的泪水却好象仍在往外流。这时,女老师为了改变一下气氛,又大声对孩子们说道:

  “谢谢!谢谢!”

  “好吧!现在开始念作文,把它作为献给各位的礼物吧!”

  尽管手在抚摩着小豆豆的头,眼里的泪水却好象仍在往外流。这时,女老师为了改变一下气氛,又大声对孩子们说道: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念起自己的作文来了。小豆豆看了看那位士兵,他笑了,尽管鼻子和眼睛都还通红。小豆豆也笑了起来,她心里在想:

  “好吧!现在开始念作文,把它作为献给各位的礼物吧!”

  “太好了!这位士兵笑了!”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念起自己的作文来了。小豆豆看了看那位士兵,他笑了,尽管鼻子和眼睛都还通红。小豆豆也笑了起来,她心里在想:

  士兵为什么流泪呢?这只有那位士兵自己知道。也许他出来当兵时,家里留下了一个长得象小豆豆一样可爱的孩子,也许就是因为小豆豆唱的过于认真,激起了他的同情之心和友爱之情吧!再一个原因就是,也许这支歌引起了他的伤感,仿佛是根据战场上的亲身体验,“明明知道眼看就没吃的了,却还在唱‘细细地嚼哟’这支歌”。最后一个原因,他也许了解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即这些孩子今后也会卷进战争中去。

  “太好了!这位士兵笑了!”

  当时那个年代,在这些读作文的孩子还根本不晓得的某一时刻,太平洋战争早已爆发了。

  士兵为什么流泪呢?这只有那位士兵自己知道。也许他出来当兵时,家里留下了一个长得象小豆豆一样可爱的孩子,也许就是因为小豆豆唱的过于认真,激起了他的同情之心和友爱之情吧!再一个原因就是,也许这支歌引起了他的伤感,仿佛是根据战场上的亲身体验,“明明知道眼看就没吃的了,却还在唱‘细细地嚼哟’这支歌”。最后一个原因,他也许了解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即这些孩子今后也会卷进战争中去。

  小豆豆把挂在脖子上的月票让自由冈车站检票口的叔叔看过以后才走出车站,她和这位叔叔已经完全熟悉了。

  当时那个年代,在这些读作文的孩子还根本不晓得的某一时刻,太平洋战争早已爆发了。

  可是,车站外面今天却出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那就是一位年轻的大哥哥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正盘着腿坐在上面,在他面前象小山似的放着一堆类似树皮的东西。周围站了五六个看热闹的人,正在观看那位大哥哥的表演。小豆豆也动了心,想加入那几位参观者的行列中去。什么原因呢?原来那位大哥哥口里在喊:

  小豆豆把挂在脖子上的月票让自由冈车站检票口的叔叔看过以后才走出车站,她和这位叔叔已经完全熟悉了。

  “来呀!快来看吧!快来看!”

  可是,车站外面今天却出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那就是一位年轻的大哥哥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正盘着腿坐在上面,在他面前象小山似的放着一堆类似树皮的东西。周围站了五六个看热闹的人,正在观看那位大哥哥的表演。小豆豆也动了心,想加入那几位参观者的行列中去。什么原因呢?原来那位大哥哥口里在喊:

  看到小豆豆站到了跟前,大哥哥就开口了:

  “来呀!快来看吧!快来看!”

  “来呀!人是健康第一!早晨起来要想知道自己健康还是得了病,用这块树皮就能试出来!早晨把这块树皮咬一下,如果觉得苦,……那就说明您有了病;如果咬一下不觉得苦,您就尽管放心,没有病!只花两角钱,用这块树皮就能知道您有病没病!啊,那位老爷,请您试试,咬一口吧!”

  看到小豆豆站到了跟前,大哥哥就开口了:

  一位略显瘦小的男人提心吊胆地在递过来的树皮上用门牙咬了一下。等过了一会儿,他才说:

  “来呀!人是健康第一!早晨起来要想知道自己健康还是得了病,用这块树皮就能试出来!早晨把这块树皮咬一下,如果觉得苦,……那就说明您有了病;如果咬一下不觉得苦,您就尽管放心,没有病!只花两角钱,用这块树皮就能知道您有病没病!啊,那位老爷,请您试试,咬一口吧!”

  “好象,稍微……觉得有点苦……”

  一位略显瘦小的男人提心吊胆地在递过来的树皮上用门牙咬了一下。等过了一会儿,他才说:

  大哥哥一听,不禁跳起身来大声说道:

  “好象,稍微……觉得有点苦……”

  “老爷,您得病了!可得注意呀!不过,并不那么严重,因为您只是‘觉得有点苦’。好,那位太太,请您也同样把这块树皮咬一下,看看苦不苦!”

  大哥哥一听,不禁跳起身来大声说道:

  那位提着买东西篮子的阿姨“咔哧”一声,用劲在一个比较宽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很高兴地说:

  “老爷,您得病了!可得注意呀!不过,并不那么严重,因为您只是‘觉得有点苦’。好,那位太太,请您也同样把这块树皮咬一下,看看苦不苦!”

亚洲必赢,  “啊!一点都不苦。”

  那位提着买东西篮子的阿姨“咔哧”一声,用劲在一个比较宽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很高兴地说:

  “这就对了!太太,您很健康呀!”

  “啊!一点都不苦。”

  接下来,那位大哥哥又用更大的嗓门喊了起来:

  “这就对了!太太,您很健康呀!”

  “两角钱一块!两角钱!每天早晨用它就能知道您是否有病。便宜啦!快买吧!”

  接下来,那位大哥哥又用更大的嗓门喊了起来:

  小豆豆很想试一试,希望能让自己咬一下那灰色的树皮。可是却没有勇气开口说“我也想咬一下“。于是小豆豆便改变了主意,向大哥哥问道:

  “两角钱一块!两角钱!每天早晨用它就能知道您是否有病。便宜啦!快买吧!”

  “放学以前,你一直在这儿吗?”

  小豆豆很想试一试,希望能让自己咬一下那灰色的树皮。可是却没有勇气开口说“我也想咬一下“。于是小豆豆便改变了主意,向大哥哥问道:

  大哥哥朝小豆豆瞥了一眼,说:

  “放学以前,你一直在这儿吗?”

  “啊,在,在!”

  大哥哥朝小豆豆瞥了一眼,说:

  于是小豆豆哗啦哗啦地晃了晃背上的书包,便朝学校跑去。小豆豆之所以要跑,一是因为眼看就要迟到了,二是因为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办。所谓要紧的事,就是小豆豆一进教室就向大家问的这句话:

  “啊,在,在!”

  “谁有钱,借给我两角?”

  于是小豆豆哗啦哗啦地晃了晃背上的书包,便朝学校跑去。小豆豆之所以要跑,一是因为眼看就要迟到了,二是因为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办。所谓要紧的事,就是小豆豆一进教室就向大家问的这句话:

  然而谁也没有两角钱。当时买一大盒奶油糖只用一角钱就够了,所以尽管两角钱并不算多,却没有一个人带在身上。

  然而谁也没有两角钱。当时买一大盒奶油糖只用一角钱就够了,所以尽管两角钱并不算多,却没有一个人带在身上。

  这时美代开口了:

  这时美代开口了:

  “我去替你向爸爸妈妈问一下,好吗?”

  “我去替你向爸爸妈妈问一下,好吗?”

  美代同学是校长的女儿,在这种时候就显出她的方便之处了。她家和学校礼堂紧挨着,她母亲好象也经常在家。

  美代同学是校长的女儿,在这种时候就显出她的方便之处了。她家和学校礼堂紧挨着,她母亲好象也经常在家。

  到了午休的时候,美代一看到小豆豆就说:

  到了午休的时候,美代一看到小豆豆就说:

  “爸爸说可以借钱给你,但他问你做什么用?”

  “爸爸说可以借钱给你,但他问你做什么用?”

  小豆豆到校长室去了。校长看见小豆豆来了,便摘下眼镜问道:

  小豆豆到校长室去了。校长看见小豆豆来了,便摘下眼镜问道:

  “怎么啦?听说你需要两角钱?做什么用啊?”

  “怎么啦?听说你需要两角钱?做什么用啊?”

  小豆豆赶紧说:

  小豆豆赶紧说:

  “我想买一块树皮,咬一下就能知道有病没病。”

  “我想买一块树皮,咬一下就能知道有病没病。”

  “噢?哪里有卖的呀?”校长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噢?哪里有卖的呀?”校长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在车站前面!”小豆豆还是那么焦急地答道。

  “在车站前面!”小豆豆还是那么焦急地答道。

  “是吗?既然你想要,那就去买吧!可得让老师也咬一口哟!”

  “是吗?既然你想要,那就去买吧!可得让老师也咬一口哟!”

  校长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把两角钱放到小豆豆的掌心上。

  校长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把两角钱放到小豆豆的掌心上。

  “啊!太好啦!谢谢您。我朝妈妈要来钱就还给您。要是买书,妈妈马上就答应;可要买别的东西时,非得问过以后才给买。不过,这块健康树皮大家都需要,我想妈妈肯定会让我买的。”

  “啊!太好啦!谢谢您。我朝妈妈要来钱就还给您。要是买书,妈妈马上就答应;可要买别的东西时,非得问过以后才给买。不过,这块健康树皮大家都需要,我想妈妈肯定会让我买的。”

  于是,刚一放学,小豆豆就紧紧握着那两角钱急急忙忙地朝电车站跑去。大哥哥还象早晨一样地大声吆喝着,当小豆豆把攥在手里的两角钱递给他看时,他脸上立即绽出了笑容,口里说:

  于是,刚一放学,小豆豆就紧紧握着那两角钱急急忙忙地朝电车站跑去。大哥哥还象早晨一样地大声吆喝着,当小豆豆把攥在手里的两角钱递给他看时,他脸上立即绽出了笑容,口里说:

  “真是好孩子呀!爸爸妈妈一定会高兴的。”

  “真是好孩子呀!爸爸妈妈一定会高兴的。”

  “还有洛克!”小豆豆立刻补充了一句。

  “还有洛克!”小豆豆立刻补充了一句。

  “什么?洛克?”

  “什么?洛克?”

  大哥哥一边给小豆豆挑选树皮一边问道:

  大哥哥一边给小豆豆挑选树皮一边问道:

  “我家的狗,是条狼狗!”

  “我家的狗,是条狼狗!”

  大哥哥停下挑选树皮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说:

  大哥哥停下挑选树皮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说:

  “原来是狗呀!狗也会灵验的。如果苦的话,狗就会露出讨厌的样子,这么一来,就证明它也有病了……”

  “原来是狗呀!狗也会灵验的。如果苦的话,狗就会露出讨厌的样子,这么一来,就证明它也有病了……”

  大哥哥把一块宽三公分、长十五公分左右的树皮拿在手里,又对小豆豆说道:

  大哥哥把一块宽三公分、长十五公分左右的树皮拿在手里,又对小豆豆说道:

  “记住了吗?早晨咬一下,如果觉得苦,就是有病啦!要是什么味也没有,那就说明身体很健康!”

  “记住了吗?早晨咬一下,如果觉得苦,就是有病啦!要是什么味也没有,那就说明身体很健康!”

  大哥哥把树皮用报纸包好递给小豆豆,小豆豆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朝家走去。

  大哥哥把树皮用报纸包好递给小豆豆,小豆豆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朝家走去。

  回到家,小豆豆自己先咬了一口,树皮在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什么苦味。

  回到家,小豆豆自己先咬了一口,树皮在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什么苦味。

  “啊!太好啦!我没有病!”

  “啊!太好啦!我没有病!”

  妈妈笑着说:

  妈妈笑着说:

  “是啊,小豆豆本来就没病嘛!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是啊,小豆豆本来就没病嘛!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小豆豆向妈妈做了说明。妈妈也照着小豆豆的样子,把树皮咬了一口,并且说道:

  小豆豆向妈妈做了说明。妈妈也照着小豆豆的样子,把树皮咬了一口,并且说道:

  “不苦呀!”

  “不苦呀!”

  “好!妈妈也没病!”

  “好!妈妈也没病!”

  然后小豆豆又来到洛克跟前,把那块树皮伸到洛克的嘴边。洛克首先用鼻子闻了闻,接着又用舌头舔了舔。小豆豆冲洛克说:

  然后小豆豆又来到洛克跟前,把那块树皮伸到洛克的嘴边。洛克首先用鼻子闻了闻,接着又用舌头舔了舔。小豆豆冲洛克说:

  “要用嘴咬,咬呀!一咬就知道你有没有病啦!”

  “要用嘴咬,咬呀!一咬就知道你有没有病啦!”

  但洛克却根本没有咬的意思,只是抬起爪子搔了搔耳朵根。小豆豆把树皮又往洛克嘴边凑了凑,说:

  但洛克却根本没有咬的意思,只是抬起爪子搔了搔耳朵根。小豆豆把树皮又往洛克嘴边凑了凑,说:

  “来,咬一下吧?若是有病可就麻烦了!”

  “来,咬一下吧?若是有病可就麻烦了!”

  洛克仿佛无可奈何的样子,在树皮的边边上咬了一下,然后又用鼻子嗅了嗅气味,也没有显出什么讨厌的神态,只是张开大口打了个哈欠。

  洛克仿佛无可奈何的样子,在树皮的边边上咬了一下,然后又用鼻子嗅了嗅气味,也没有显出什么讨厌的神态,只是张开大口打了个哈欠。

  “啊——!洛克也没病!”

  “啊——!洛克也没病!” :

  第二天早晨,妈妈把两角零用钱给了小豆豆。小豆豆直接来到校长室,并首先把树皮递了上去。

  第二天早晨,妈妈把两角零用钱给了小豆豆。小豆豆直接来到校长室,并首先把树皮递了上去。

  校长看到这块树皮时先是一楞,那神态仿佛在问:“这是什么呀?”接下来又看到了小豆豆的第二个动作,只见她格外小心地把手掌伸开,正要把掌上的两角钱递过来。这时校长才想起来了:

  校长看到这块树皮时先是一楞,那神态仿佛在问:“这是什么呀?”接下来又看到了小豆豆的第二个动作,只见她格外小心地把手掌伸开,正要把掌上的两角钱递过来。这时校长才想起来了:

  “要咬一下,对吧?如果苦,就是有病!”

  “要咬一下,对吧?如果苦,就是有病!”

  于是校长就咬了一口,然后把那块树皮翻过来掉过去地仔细研究了一遍。

  于是校长就咬了一口,然后把那块树皮翻过来掉过去地仔细研究了一遍。

  “苦吗?”

  “苦吗?”

  小豆豆担心地打量着校长的表情问道。

  小豆豆担心地打量着校长的表情问道。

  “不,什么味也没有嘛!”

  “不,什么味也没有嘛!”

  当校长把树皮还给小豆豆时,又对她说:

  当校长把树皮还给小豆豆时,又对她说:

  “老师没病呀!谢谢!”

  “老师没病呀!谢谢!”

  “啊!太好了!校长老师也没有病,太好啦!”

  “啊!太好了!校长老师也没有病,太好啦!”

  在这一天里,小豆豆让全校同学沿着树皮的四周每人都咬了一口,没有一个人说苦,大家都没有病。巴学园的学生个个都很健康,小豆豆高兴极了。

  在这一天里,小豆豆让全校同学沿着树皮的四周每人都咬了一口,没有一个人说苦,大家都没有病。巴学园的学生个个都很健康,小豆豆高兴极了。

  大家都跑到校长那里你一言我一语地报告说:

  大家都跑到校长那里你一言我一语地报告说:

  “我没病!”

  “我没病!”

  每个学生报告完,校长都要说一声:

  每个学生报告完,校长都要说一声:

  “是吗?太好了!”

  “是吗?太好了!”

  其实,校长这时肯定已经认出这种树皮来了,因为他出生在群马县大自然的怀抱里,是在一条看得见榛名山的河边长大的,校长知道:

  其实,校长这时肯定已经认出这种树皮来了,因为他出生在群马县大自然的怀抱里,是在一条看得见榛名山的河边长大的,校长知道:

  “这种树皮不论谁咬,都决不会觉得苦的。”

  “这种树皮不论谁咬,都决不会觉得苦的。”

  不过,小豆豆正为验证大家都很健康而感到高兴,校长对此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倘若有哪个孩子说了声“苦”,不知小豆豆会怎样为他担心呢!因此,校长又为能培养出这样心灵美好的孩子而感到庆幸。

  不过,小豆豆正为验证大家都很健康而感到高兴,校长对此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倘若有哪个孩子说了声“苦”,不知小豆豆会怎样为他担心呢!因此,校长又为能培养出这样心灵美好的孩子而感到庆幸。

  没过几天,碰巧一条无家可归的狗从学校附近路过,小豆豆便把那块树皮硬往狗嘴里塞,而那条狗却咬住不肯放了。但小豆豆并不灰心,仍一个劲地叫着:

  没过几天,碰巧一条无家可归的狗从学校附近路过,小豆豆便把那块树皮硬往狗嘴里塞,而那条狗却咬住不肯放了。但小豆豆并不灰心,仍一个劲地叫着:

  “本来马上就能知道你有没有病的,怎么咬住不松口了?只要稍微咬一下就成,懂吗?知道你身体健康就行拉!”

  “本来马上就能知道你有没有病的,怎么咬住不松口了?只要稍微咬一下就成,懂吗?知道你身体健康就行拉!”

  最后小豆豆终于成功了。她围着那条狗又蹦又跳,口里嚷着:

  最后小豆豆终于成功了。她围着那条狗又蹦又跳,口里嚷着:

  “太好了!你的身体也毫无问题!”

  “太好了!你的身体也毫无问题!”

  那条狗垂着头,样子象感恩不尽似的,转眼间跑没影了。

  那条狗垂着头,样子象感恩不尽似的,转眼间跑没影了。

  果然不出校长所料,那位卖树皮的大哥哥后来再也没在自由冈一带露过面。

  果然不出校长所料,那位卖树皮的大哥哥后来再也没在自由冈一带露过面。

  然而,尽管那块树皮好象被海狸狠命咬过似的,已经破烂不堪了,小豆豆却仍然坚持每天早晨上学之前把它从桌子抽斗里很珍贵地取出来咬上一口,再说上一声:

  然而,尽管那块树皮好象被海狸狠命咬过似的,已经破烂不堪了,小豆豆却仍然坚持每天早晨上学之前把它从桌子抽斗里很珍贵地取出来咬上一口,再说上一声:

  “我没有病!”然后才去上学。

  “我没有病!”然后才去上学。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小豆豆确实没有得过病。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小豆豆确实没有得过病。

  巴学园今天新来了一名学生。作为一个小学生来讲,他的个头比谁都高。小豆豆心里想,与其说他是个小学生,还不如说“更象个中学生大哥哥”。身上的穿戴也和大家不一样,就象个大人似的。

  巴学园今天新来了一名学生。作为一个小学生来讲,他的个头比谁都高。小豆豆心里想,与其说他是个小学生,还不如说“更象个中学生大哥哥”。身上的穿戴也和大家不一样,就象个大人似的。

  早晨在校园里校长向大家介绍这位新同学时说:

  早晨在校园里校长向大家介绍这位新同学时说:

  “这位是宫崎同学。他是在美国长大的,所以日本话讲得不大好,考虑到我们巴学园比一般学校有两个长处,一是很快就能和大家交上朋友,二是在学习上也许能更从容一些,所以从今天起他就和大家一起来了。那么,让他插到几年级才好呢?还是到五年级,和阿泰同学在一起吧?怎么样啊?”

  “这位是宫崎同学。他是在美国长大的,所以日本话讲得不大好,考虑到我们巴学园比一般学校有两个长处,一是很快就能和大家交上朋友,二是在学习上也许能更从容一些,所以从今天起他就和大家一起来了。那么,让他插到几年级才好呢?还是到五年级,和阿泰同学在一起吧?怎么样啊?”

  阿泰同学在五年级,图画画的非常好,总是象个大哥哥似的。这时只听他说道:

  阿泰同学在五年级,图画画的非常好,总是象个大哥哥似的。这时只听他说道:

  “好啊!”

  “好啊!”

  校长微微笑了笑,又说:

  校长微微笑了笑,又说:

  “虽然他的日本话讲的不好,可是英语却很拿手呢!你们可以向他请教英语。他对日本的生活习惯还不熟悉,在这方面大家要多多帮助他。你们也可以让他讲讲美国的生活情况,可有意思呢!好,就这样吧!”

  “虽然他的日本话讲的不好,可是英语却很拿手呢!你们可以向他请教英语。他对日本的生活习惯还不熟悉,在这方面大家要多多帮助他。你们也可以让他讲讲美国的生活情况,可有意思呢!好,就这样吧!”

  宫崎同学向比自己小得多的同班同学行了个礼。不只是阿泰他们班,其他班的孩子也都还了礼,或者向他挥手表示欢迎。

  宫崎同学向比自己小得多的同班同学行了个礼。不只是阿泰他们班,其他班的孩子也都还了礼,或者向他挥手表示欢迎。

  中午休息时,看到宫崎同学朝校长家走去,大家也一个跟一个地随在后面去了。正当宫崎同学走进屋门想穿着鞋踏上铺有席子的里间时,大家连忙七嘴八舌地告诉他说:

  中午休息时,看到宫崎同学朝校长家走去,大家也一个跟一个地随在后面去了。正当宫崎同学走进屋门想穿着鞋踏上铺有席子的里间时,大家连忙七嘴八舌地告诉他说:

  “把鞋脱掉呀!”

  “把鞋脱掉呀!”

  宫崎同学好象吓了一跳,忙把鞋脱掉,口里说了一句:

  宫崎同学好象吓了一跳,忙把鞋脱掉,口里说了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

  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语的告诉他说:

  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语的告诉他说:

  “有席子要脱鞋,电车教室和图书室可以不脱。”

  “有席子要脱鞋,电车教室和图书室可以不脱。”

  “九品佛寺的院子里可以不脱,但到正殿要脱。”

  “九品佛寺的院子里可以不脱,但到正殿要脱。”

  同时,大家也明白了一件事实:即使本身是日本人,但若长期生活在国外,也会在许多方面和国内不一样。对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同时,大家也明白了一件事实:即使本身是日本人,但若长期生活在国外,也会在许多方面和国内不一样。对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第二天,宫崎同学上学时带来了一本很大的英语画册。午休时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宫崎同学围了起来,都伸长了脖子争着看那本画册。看上一眼以后,大家都吃惊了。首先,大家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画册,因为大家所熟悉的画册一般彩色都是鲜红的呀,草绿的呀,或者是金黄色的,而这本画册上的彩色却是比皮肤颜色略淡一点的粉红色,就是淡蓝色也仿佛是白、灰两色混合而成的,这些颜色连蜡笔里也没有,叫人看了心里非常舒服。还有许许多多的颜色,就是二十四色的蜡笔里也没有,甚至连只有阿泰同学才有的那种四十八色的蜡笔里也同样找不出来,因此,大家都佩服极了。其次,虽说这是本画册,但还是有故事情节的,开头画的就是一个穿着小衣服的娃娃,还有一只狗正在使劲拉他身上的小衣服。而大家最佩服的是这个娃娃不象是画出来的,那粉红柔嫩的小屁股露在外面,看上去简直就跟真在跟前似的。孩子们感到吃惊的第三个原因是,这本画册又大又厚,而且纸张也好,非常光滑,这样的画书还是第一次看到。象往常一样,小豆豆在这种场合自然是不会漏掉的,她离画册最近,而且还毫不认生地紧挨在宫崎同学身边。

  第二天,宫崎同学上学时带来了一本很大的英语画册。午休时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宫崎同学围了起来,都伸长了脖子争着看那本画册。看上一眼以后,大家都吃惊了。首先,大家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画册,因为大家所熟悉的画册一般彩色都是鲜红的呀,草绿的呀,或者是金黄色的,而这本画册上的彩色却是比皮肤颜色略淡一点的粉红色,就是淡蓝色也仿佛是白、灰两色混合而成的,这些颜色连蜡笔里也没有,叫人看了心里非常舒服。还有许许多多的颜色,就是二十四色的蜡笔里也没有,甚至连只有阿泰同学才有的那种四十八色的蜡笔里也同样找不出来,因此,大家都佩服极了。其次,虽说这是本画册,但还是有故事情节的,开头画的就是一个穿着小衣服的娃娃,还有一只狗正在使劲拉他身上的小衣服。而大家最佩服的是这个娃娃不象是画出来的,那粉红柔嫩的小屁股露在外面,看上去简直就跟真在跟前似的。孩子们感到吃惊的第三个原因是,这本画册又大又厚,而且纸张也好,非常光滑,这样的画书还是第一次看到。象往常一样,小豆豆在这种场合自然是不会漏掉的,她离画册最近,而且还毫不认生地紧挨在宫崎同学身边。

  宫崎同学首先用英语把文章给大家读了一遍,他读的英语非常非常流畅,大家都听入了迷。接下来宫崎同学就开始和日语搏斗了。

  宫崎同学首先用英语把文章给大家读了一遍,他读的英语非常非常流畅,大家都听入了迷。接下来宫崎同学就开始和日语搏斗了。

  总之,宫崎同学无论在哪方面都给巴学园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总之,宫崎同学无论在哪方面都给巴学园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婴儿是——‘贝比’。”

  “婴儿是——‘贝比’。”

  按着宫崎同学的发音,大家跟着念起了英语的发音:

  按着宫崎同学的发音,大家跟着念起了英语的发音:

  “婴儿是‘贝——比——’!”

  “婴儿是‘贝——比——’!”

  接着宫崎同学又念道:

  接着宫崎同学又念道:

  “美梨是‘毕奥蒂夫尔’。”

  “美丽是‘毕奥——蒂夫尔’!”

  “美丽是‘毕奥——蒂夫尔’!”

  大家一读完,宫崎同学立即纠正自己的日语发音:

  大家一读完,宫崎同学立即纠正自己的日语发音:

  “对不起!‘美梨’不对了,应该是‘美丽’,对吗?”

  “对不起!‘美梨’不对了,应该是‘美丽’,对吗?”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窗边的小姑娘,窗边的小豆豆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