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翻译连载

时间:2019-08-26 02:58来源:儿童文学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升起来又落下去。父亲有时回家,有时不回家。爱德华的耳朵浸透了汗水他并不在乎。他的毛衣几乎全开了线他也不管。他被紧抱得喘不过气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升起来又落下去。父亲有时回家,有时不回家。爱德华的耳朵浸透了汗水他并不在乎。他的毛衣几乎全开了线他也不管。他被紧抱得喘不过气来感觉仍然很好。傍晚时分,爱德华在布赖斯的操纵下,在细绳的一端跳啊跳啊舞个不停。

第十九章

  布赖斯和萨拉·鲁思有一位父亲。

  一个月过去,接着两个月过去了,然后三个月过去了。萨拉·鲁思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在第五个月时,她已拒绝进食。到了第六个月,她已经开始咳出血来。她的呼吸变得断断续续很不稳定,好像她在呼吸之间在努力想着要做什么,什么是呼吸。 “呼吸,宝贝儿。”布赖斯俯身站在她旁边说。

时光飞逝,太阳东升西落,如此不断循环往复。有时父亲回来,有时他没回来。爱德华的耳朵湿了,但他并不在意。他的毛衣几乎已经完全散架了,但这并没有困扰他。他被濒于死亡的人抱着,能安慰到她的感觉真好。晚上,在布赖斯和手里,在细线的一头,爱德华不停跳舞。

  第二天清晨,天空还是灰蒙蒙、变幻莫测的,萨拉·鲁思正从床上坐起来,咳嗽着,这时父亲回到家里来了。他揪着爱德华的一只耳朵把他提起来,并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玩意儿。”

  呼吸,爱德华在她的紧紧的怀抱中想。请,请呼吸一下吧! 布赖斯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房间。他整天坐在家里把萨拉·鲁思抱在他的膝盖上,前后摇着她,给她唱着歌。在九月的一个晴朗的早晨,萨拉·鲁思停止了呼吸。 “哦,不,”布赖斯说,“哦,宝贝儿,再小口呼吸一下吧。求你了。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三个月。莎拉·露丝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在第五个月里,她拒绝进食。在第六个月里,她开始咳血。她的呼吸变得参差不齐而微弱,就好像在两次呼吸之间,她要努力回忆该做什么,呼吸是什么。

  “它是个婴儿娃娃。”布赖斯说。

  昨天夜里爱德华就从萨拉·鲁思的怀抱中掉下来,她不再要他了。于是,爱德华脸朝下趴在地上,胳膊举在头上,听着布赖斯的哭泣声。他倾听着,这时父亲回家来了。冲着布赖斯大声喊叫。父亲哭泣时他在听着。 “你不许哭!”布赖斯叫道,“你没有权利哭。你从来没有爱过她。你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爱.”

“亲爱的,呼吸啊,”布赖斯站在她面前说。

  “我看他可不像什么婴儿娃娃。”

  “我爱过她,”那父亲说,“我爱过她。” 我也爱过她,爱德华想。我爱过她。可现在她死了。怎么会这样?他纳闷着。在这世界上没有了萨拉·鲁思他还怎么能活下去?

呼吸吧,从她的手臂的深处源泉汲取力量,爱德华想。求你了,求你了,呼吸吧。

  爱德华被揪住一只耳朵提着,感到很恐惧。他可以肯定这就是把瓷娃娃的头打得粉碎的那个男人。

  父亲和儿子之间还在大声争吵,接着一个可怕的时刻来到了,父亲坚持说萨拉·鲁思是属于他的,她是他的女儿,他的孩子,他要把她带走安葬 “她不是你的!”布赖斯尖声叫道,“你不能把她带走。她不是你的!”

布赖斯不再离开家早出晚归。他整天坐在家里,把莎拉·露丝抱在怀里,轻摇着她,唱歌给她听。在九月一个明媚的早晨,莎拉·露丝停止了呼吸。

  “詹理斯。”萨拉·鲁思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妞伸出她的手臂来。

  可是父亲身高力大,他终于占了上风。他把萨拉·鲁思用一条毯子裹起来,把她带走了。小屋里变得非常安静。爱德华可以听到布赖斯一边转着圈一边对自己轻声低语。后来,那个男孩终于把爱德华拾了起来。 “跟我来,詹理斯,”布赖斯说,“我们要走了。我们要到孟斐斯去。”

“噢,不,”布赖斯说,“噢,亲爱的,呼吸一小下,求你了。”

  “他是她的,”布赖斯说,“他是属于她的。”

昨天夜里,爱德华已经从莎拉·露丝的手里掉落到地上了,她不再需要他了。所以,脸朝下趴在地上,手举过头顶,爱德华听见布赖斯哭泣的声音。他也听见父亲回来,对着布赖斯叫嚷。他还听见父亲的哭泣。

  那父亲失手把爱德华掉到了床上,而布赖斯把那小兔子拾起来递给了萨拉·鲁思。

“不准你哭!”布赖斯吼叫起来,“你没资格哭。你从没爱过她。你不知道什么是爱。”

  “不会摔坏的,”那父亲说,“没有关系。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爱她,”父亲说,“我爱她。”

  “很有关系。”布赖斯说。

我也爱她,爱德华想。我爱她而她现在走了。怎么能这样呢?他很迷惘。他怎么承受得了在没有莎拉·露丝的世界里活下去呢?

  “你别跟我顶嘴!”父亲说。他抬起手来抽了布赖斯一个嘴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父子间的叫喊仍在继续,当父亲坚持说莎拉·露丝属于他,她是他的女孩儿,他的宝贝,他要带她去安葬时,争执尤为激烈。

  “你不要因为他而感到担心,”布赖斯对爱德华说,“他只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人。而且,他几乎从不回家来的。”

“她不是你的!”布赖斯尖叫,“你不能带走她。她不是你的。”

  幸运的是,父亲那天没有再回来。布赖斯去干活了,而萨拉·鲁思则整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把爱德华抱到她膝盖上,玩着一个装满纽扣的盒子。

但是父亲个头更大,更强壮,他赢了。他把莎拉·露丝包在一个毯子里,带走了。小屋变得非常安静,爱德华能听见布赖斯走来走去,对自己喃喃低语。最后,男孩拾起爱德华。

  “漂亮吧?”她在把纽扣在床上排成一排并把它们摆成不同的形式时对爱德华说道。

“走吧,江枸,”布赖斯说,“我们离开。我们去孟菲斯市。”

  有时,当她咳嗽得特别厉害时,她把爱德华抓得那么紧,以致他怀疑他会被分裂成两半。在她咳嗽的过程中,她还喜欢吮shǔn吸爱德华的一只或另一只耳朵。按正常情况来说,爱德华本会觉得这种侵扰和缠人的行为是很恼人的,可是对于萨拉·鲁思来说却情有可原。他愿意照顾她,他愿意保护她,他愿意为她做得更多。

第二十章

  在那一天快过去的时候,布赖斯回来了,给萨拉·鲁思带回来一盒饼干,给爱德华带回来一团麻绳。

“在你的生命中,你看到过多少次兔子跳舞?”布赖斯对爱德华说,“我可以告诉你我看到过多少次。一次。就是你。这就是你和我赚点钱的方式。上一次在孟菲斯市的时候,我看到过,人们在这儿的街角上演各种各样的表演,其他人会给钱。我看到过。”

  萨拉·鲁思双手拿着那饼干小口地试探性地咬着。

他们花了一个晚上才走到城里。布赖斯把爱德华夹在手臂下,不停地走,一直和爱德华说话。爱德华努力听,但是当稻草人的那种可怕感觉又回来了,在老太婆的菜园里,他被钉着耳朵悬挂起来的感觉,一切都不重要,即将发生的一切也不再重要的感觉。

  “你把饼干都吃了吧,宝贝儿。让我来抱着詹理斯,”布赖斯说道,“我们要给你一个惊喜。”

爱德华不仅感到空虚还感到疼痛。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痛,为莎拉·露丝痛。他想要她抱着他。他想为她跳舞。

  布赖斯把爱德华拿到房间的一个角落,他用他随身携带的折刀割下几段麻绳,并把它们系到爱德华的手臂和双脚上,然后把麻绳系到一根木棍上。

他确实跳舞了,但不是为莎拉·露丝,而是在孟菲斯市脏兮兮的街角为陌生人跳舞。布赖斯吹奏口琴,移动爱德华的细线,爱德华鞠躬,摇曳,晃动,人们驻足观看,指指点点,开怀大笑。在他们前面的地上放着莎拉·露丝的纽扣盒。盖子开着,以此来鼓励人们往里丢点零钱。

  “看,我一整天都在想着这件事,”布赖斯说,“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让你跳舞。萨拉·鲁思喜欢舞蹈。妈妈以前常常抓住她让她绕着屋子跳舞。”

“妈妈,”一个小孩说,“看那只小兔子。我想摸摸他。”他向爱德华伸出手。

  “你在吃饼干吗?”布赖斯对萨拉·鲁思大声说道。

“不行,”妈妈说,“脏。”她拉回孩子,从爱德华身边走开了。“脏死了。”她说。

  “嗯嗯。”萨拉·鲁思说。

一个戴帽子的男人停下脚步看着爱德华和布赖斯。

  “你接着吃,宝贝儿。我们要给你一个惊喜。”布赖斯站了起来,“闭上你的眼睛。”他对她要求道。他把爱德华拿到床上然后说,“好啦,现在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跳舞是一种罪过,”他说。停顿了很长时间,他又说:“一只兔子跳舞就更加是一种罪过。”

  萨拉·鲁思睁开了眼睛。

那个男人拿下帽子,盖在心上。他站着看了男孩和兔子很久。终于,他戴回帽子,走开了。

  “跳舞吧,詹理斯。”布赖斯说。布赖斯于是一只手用木棍移动着那绳子,使爱德华手舞足蹈,左摇右摆起来。在舞蹈的同时他用他的另一只手拿着口琴吹着一支轻快而活泼的曲子。

影子拉长了。太阳变成了一个橙色的灰蒙蒙的球低悬在空中。布赖斯开始哭泣。爱德华看见他的眼泪滴落在人行道上。但是男孩没有停止吹口琴,也没有让爱德华停止跳舞。

  萨拉·鲁思大笑起来。她笑到开始咳嗽起来。布赖斯于是放下爱德华,把萨拉·鲁思抱到他的膝盖上,摇着她并揉着她的背。

一个老妇人倚靠着手杖,离他们很近。她用深邃的黑色的眼睛盯着爱德华。

  “你要呼吸点新鲜空气吗?”他问她道,“让我们离开这味道难闻的屋子吧,好吗?”

佩雷格里纳?跳舞的兔子想。

  布赖斯把他的妹妹带到外面去。他把爱德华丢在床上躺着,那小兔子抬眼望着那被烟熏黑了的天花板,又想起关于有翅膀的事。如果他有翅膀的话,他想,他会远走高飞,到空气清新的地方去,而且他会带上萨拉·鲁思和他一起去。他会抱着她飞。在那样高的空中,她肯定可以一点也不咳嗽地呼吸了。

她朝他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布赖斯回到屋里来了,仍然抱着萨拉·鲁思。

看着我,他对她说。他的手臂和双腿舞动着。看着我。你的愿望实现了。我已经学会爱人了,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碎了。我的心碎了。救救我。

  “她也需要你。”他说道。

老妇人转身,步履蹒跚地离开了。

  “詹理斯。”萨拉·鲁思说。她把她的手臂张开来。

回来,把我修好,爱德华想。

  于是布赖斯抱着萨拉·鲁思,而萨拉·鲁思抱着爱德华,他们三个站到了屋外。

布赖斯哭得更厉害了,也让爱德华跳得更快了。

  布赖斯说:“我们来寻找流星。他们是有魔力的星星。”

最后,太阳落山了,街道黑下来,布赖斯停止吹口琴。

  有很长时间他们都默默无语,他们三个仰望夜空。萨拉·鲁思停止了咳嗽。爱德华以为她可能已经睡着了。

“我没事了。”他说。

  “瞧那儿。”她说。她指着一颗划过夜空的星星。

他把爱德华放在人行道上。“我不会再哭了。”布赖斯用手背擦了擦鼻子和眼睛。他拾起纽扣盒往里看看。“我们有足够的钱去吃点东西了,”他说,“走吧,江枸。”

  “许个愿吧,宝贝儿,”布赖斯说,他的声音又高又亲昵,“那是代表你的星星。你可以为你想要得到的任何东西许愿。”


  虽然那是萨拉·鲁思的星星,爱德华却也对它寄予希望。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爱德华的奇妙之旅,翻译连载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