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捣蛋鬼日记

时间:2019-12-10 03:36来源:儿童文学
3月1日 捣蛋鬼日记。 这场竞选确实使我感兴趣。 昨天,当我出门时,我听见卖报的、卖温和派报纸的叫喊声: “请看《全国联盟》报,先生们,请看社会党候选人真正的历史!” 我马

  3月1日
捣蛋鬼日记。  
  这场竞选确实使我感兴趣。
  
  昨天,当我出门时,我听见卖报的、卖温和派报纸的叫喊声:
  
  “请看《全国联盟》报,先生们,请看社会党候选人真正的历史!”
  
  我马上买了一份,看到头版的文章逐字逐句针对着前天基基诺给我看的那篇文章。它写道:
  
  “我们的对手受到了应得的惩罚,但却想从中捞取点好处。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在选举中玩弄的策略,暴露了他过于精明,也说明他脸皮非常厚……”
  
  文章接着讲了可怜的威纳齐奥先生的历史,说他完全不同意马拉利律师的观点。为了反对他侄子的观点,他决定剥夺他侄子的继承权,把可观的财产送给了城里的穷人。
  
  “正因为如此,”《全国联盟》报接着说,“我们的对手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无私的英雄,一个利他主义者。但实际上,他并不高兴,而是相当的难受,非常的恼火。他在侮辱了他的女佣人切西拉以后马上就辞退了她,因为已故的威纳齐奥·马拉利把遗产中的一万里拉给了她。”
  
  必须承认,文章中讲的都是事实。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姐夫这么精明的人,竟然会让他的对手抓到这样棘手的材料来攻击自己。他应该预料到这些,应该想到在场的人会把所有的情况说出去;他应该想到负责把钱分给穷人的代理人正是市长,而他也是一个保守党人,况且,马拉利当时还做了那么出色的表演,这我在前面已经讲过了。
  
  但是,在竞选中可以看到:撒谎对于政党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因为《全国联盟》也说了许多谎话,他们在另一篇文章中表现得十分无耻,无耻得简直使我难以忍受了。
  
  第二版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宗教的敌人》,我把它抄在下面:
  
  “据说,这一次天主教选民又要像以往那样投弃权票。我们不能理解,在当前的斗争中,为什么天主教选民们要支持一个公开反对文明社会的基本原则,以言论和行动反对教会的社会党人。”
  
  报纸接着以一大段文章把马拉利说成是无信仰的人,而我清楚地记得(我在我亲爱的日记里记录下来的),我的姐夫同我姐姐结婚时在教堂举行过宗教仪式,要不然的话,爸爸妈妈就要反对这桩婚事。
  
  怎么办呢?我自己问自己,对这些捏造和污蔑的言论,我应该做些什么呢?
  
  保守党报纸的这种谎言使我非常愤怒,我昨天就在考虑,是否要去报社澄清事实。
  
  在我看来,我有责任恢复事情的真面目。还有,这也是一次为我姐夫做件好事的机会,是我弄得他失去了从他所信赖的叔叔那里继承财产的权利。
  
  我要马上去找我的朋友基基诺·巴列斯特拉,他一直在注意着这场选举,我要听听他的意见。

  幸好,正当我从衣袋里掏出钱来的时候,店里有个小青年看见了。我刚要离开商店,他走近我说:

  3月12日
  
  今天我到基基诺·巴列斯特拉那儿去了,向他说了我的计划。
  
  他想了一想对我说:
  
  “好主意!我们一块儿去。”
  
  我们约定明天上午十一点到《全国联盟》报社去,我们将修正(基基诺认为应该这样说)那篇题为《宗教的敌人》的文章。
  
  这篇修正稿是我们一起草拟的,现在,在我睡觉前要把它重抄一遍。纸是基基诺给我的,他还告诉我写给报社的稿子应该用什么格式。
  
  这就是修正稿的全文,我把它抄在日记上:
  
  尊敬的编辑:
  
  读了贵报上一期刊登的题为《宗教的敌人》的文章,我感到有责任让你们知道,文章中说的情况是不真实的。文章说我姐夫是个无信仰者,但我可以担保,这绝对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我亲自参加过他的婚礼,婚礼是在蒙塔古佐的圣·塞巴斯蒂亚教堂里举行的。在那里,他非常虔诚他表明他和其他人一样也是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
  
  乔万尼诺·斯托帕尼
  
  这是我第一次给报纸写文章,我并不指望它会发表。
  
  今天早上起床后,我数了一遍自己的钱,一共是七百十二里拉和一百三十五分。
  
  当下楼吃饭时,我发现爸爸的脾气很大,他说我不学习只想玩,还说了一些其他的话。我就不明白,他对他那一字不差,甚至连声调也一样的套话,怎么就不感到厌烦!
  
  好吧!我耐着性子听他训话,可是心里却想着我要拿到《全国联盟》报社去的那篇修正稿。
  
  他们会怎样接待我呢?
  
  哼!不管怎样,必须澄清事实。正如基基诺·巴列斯特拉说的,将不惜一切代价澄清它。
  
  我们在约定好的时间来到了《全国联盟》报社。我为我能想出这个主意感到高兴。
  
  我们进了报社,看见两个年轻人,他们不让我们到编辑办公室去。一个年轻人对我说:
  
  “小孩,走!这里没有时间和你们闹着玩!”
  
  其实他们坐在写字台旁也没干什么事。
  
  “我们是来送修正稿的!”基基诺严肃地说。
  
  “送修正稿?什么修正稿?”
  
  这时,我说话了:
  
  “你们在《全国联盟》报上登了一篇文章,说马拉利律师不是天主教徒。我是他的内弟,我可以发誓这不是事实,因为我亲眼看见他同我姐姐结婚时跪在蒙塔古佐的圣·塞巴斯蒂亚教堂里的。”
  
  “什么,什么?你是马拉利律师的内弟?啊!你稍等一下……”
  
  这个年轻人跑到另一个房间里,出来后马上对我说:
  
  “请进!”
  
  这样,我们就进了编辑办公室。那位编辑的头光秃秃的,这是他身上惟一干净的地方。因为他穿的衣服上尽是污垢,一条黑领带上也满是油腻,并且还有显眼的蛋黄痕迹,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他故意在领带上别了一个金色的别针。
  
  不过,他倒很热情。当他看了我的修正稿后想了一下,对我说:
  
  “好极了!但在弄清事实之前,我们需要证据……需要文件……”
  
  于是我对他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也就是我在日记上描绘的情景,包括那几页幸好被我从壁炉里抢救出来的日记,因为当时我姐夫想烧掉它……
  
  “啊!他想烧掉它?是吗?”
  
  “是的!那几页日记是粘在日记本上的。嘿!如果我没及时粘上,事情就坏了,我就不能证明我刚才讲的事实了……”
  
  “好,已经够了……”
  
  《全国联盟》报的编辑说,他有必要看一看我的日记,对一下笔迹。我同他约好今天晚上带给他。他不仅将在下一期报上公布我的修正稿,而且有必要的话,还要把我日记中描绘我姐夫结婚时举行宗教仪式的那段也登出来。
  
  我姐夫读到我为他伸张正义的文章时将是多么高兴啊!那时候他将明白,这件事是我干的。我似乎已经看到他张开双臂拥抱我,同我和好,并且原谅了我的过去。清白将会战胜一切谎言。
  
  现在,我亲爱的日记,我把你合上并准备同你分别一些天。我非常高兴,因为你帮我做了一件好事,用我的朋友基基诺·巴列斯特拉的话来说,就是“用事实揭穿了所有恶意的谎言!”
  
  乔万尼诺·斯托帕尼

  这时,店里人的态度马上就变了,称起我“您”来。不过,他们还不想卖给我保险箱。他们抱歉地对我说,他们不能把这种东西卖给小孩,让我跟爸爸一起来买。

  可怜的威纳齐奥留给我的钱1000(里拉) (里拉)

  地平线上出现了乌云。

  “什么!你爸爸弄错了……马拉利律师要是看到这篇文章,他会不高兴的!”

  “贵?瞎说!你难道不知道还有几千里拉的保险箱吗?你可以买一只过时的保险箱……也许很容易找到,价钱不贵,也同样好用。”

  但是,每一笔钱都是该花的,开销都记在我的出纳本上。它是花了一个里拉买来的。下面是我今天的开支情况:

  后来,我又到了巴列斯特拉面包店里,一口气吃了三个里拉的甜点心。

  第一件必须做的事就是买一只保险箱。箱子要小,小到可以藏到衣柜底下。那儿放着我小时候的玩具。

  我走到第一家商店,对他们说我要买一个保险箱。店里的人都笑了,尽管我坚持要买,他们却说:

  “真好笑,难道从今以后买东西还要凭出生证吗……”

  在另外一家商店,人们也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我。我火了,说:

  他做了一个吃惊的动作,抓起票子仔细地对着太阳光检查着,然后问我:

  “那么,到哪儿去找呢?”

  走着瞧吧!我拿了二十张五个里拉的票子放在口袋里去买保险箱……

  “没问题,是真的。小先生,你也给我一张吧!你还没给我呢。”

  “你说什么?马拉利是看过这篇文章的!”

  “我想买一个保险箱。”我回答,“但是要一个小的……”

  “马拉利律师说是他劝他叔叔把钱留给穷人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来。

  据说,爸爸所以讲这些话是因为马拉利律师告了我的状。他说,由于我的缘故使他失去了他叔叔的一大笔遗产。

  出纳本               1

  “那当然好!”基基诺对我说,“越喊,大人们越高兴。如果你愿意的话,星期天就到科利内拉去,那儿有座大工厂,有许多工人。在那里,爸爸喜欢听到别人喊他们的党万岁。”

  从面包店出来时,我碰见了基基诺·巴列斯特拉,我把挨骂的事告诉了他,不料他讲的情况使我大吃一惊。

  但是,我得说,即使是这样的话,现在重新责备我过去的错误,这种做法对吗?况且我已经因为这些所谓的错误,进过寄读学校了。

  这时,从台阶的另一边又跑来一个叫花子,他仔细看了看票子说:

  “噢!马拉利很可能当选,因为他有人民联盟的大力支持……”

  “不但同意,甚至文章的开头一段还是马拉利自己写的……”

  施舍                15

  我把基基诺送我的那篇登在报纸上的文章拿回了家,并把文章开头一段抄在这里。我觉得这样做很好。因为从一个孩子抄的这段文章里,大家可以看到大人的报纸也会颠倒黑白的:

  “啊,有点贵。”

  我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小屋子里,大家可能都睡着了,只有我同我的钱。钱终于很安全地藏在衣柜底下了……

  今天,爸爸训了我一个小时,他什么话都说了,最后还是那句老话:你注定要把家毁了。

  “怎么办呢?”

亚洲必赢,  至于怎么花这笔钱,我想了许多。有两个想法老是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买一辆汽车,或者是开一个面包店,就像基基诺·巴列斯特拉爸爸开的那样……

  我吃了一惊,但基基诺·巴列斯特拉在选举方面比我懂得多一点。他对我说:“你觉得好奇吗?没有什么可疑惑的!你看,现在同《全国联盟》报的辩论已经开始了,你可能听到许多从未听到过的事……”

  “结果他都同意了?”

  我们的候选人具有高尚的道德,他慷慨地把他生病的、极其有钱的叔叔请到家中住,他当然是他叔叔财产的继承人……将是第一个有权继承财产的人。但是……他没有让他叔叔把大笔的财产留给自己,而是诚恳地请求他叔叔把遗产送给城里的穷人,使这些穷人在困境中得到接济。”

  收入                支出

  “不仅看过,在写文章之前,他还跟爸爸商量过是否要写。最后他们决定写,因为马拉利说过,他叔叔的遗嘱说,把遗产留给穷人是遵循他侄子的思想。所以这篇文章在歌颂他的同时,对那些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人来说,将会产生非常好的效果。”

  精彩的情景是:当我痛快地把手伸到衣袋里去掏钱时,我完全沉浸于慷慨施舍的快乐中,甚至一点没想到他们仔细看票子和向我扑来的奇异表情。

  读了这篇文章后,我被弄糊涂了,我完全了解关于可怜的威纳齐奥先生遗产的真相。我认为文章可能是基基诺爸爸写的,就对他说:

  “不错!”

  有一个装着一千里拉的保险箱让人多满意啊!……等一下,现在已经没有一千里拉了,而只有七百三十一里拉了,因为我今天随随便便地花了二百六十九里拉!

  我默默地听着训斥,等他训完,我向爸爸道了歉,就去了巴列斯特拉的面包店。在那儿,我吃了十二个各式各样的点心才解了馋。

  我当然很同意他这种正确的观点。这时,他问我:

  今天早上我刚出家门,在圣·加尔塔诺教堂的台阶上遇到了一个叫花子,他向我要钱,我马上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五个里拉的票子扔进他的帽子里。帽子是放在他盘着腿的膝盖上的。

  “他看过?”

  “什么?”

  文章全是攻击被称为利己主义和剥削阶级的政敌的,同时又在赞扬我姐夫的无私。

  说句实话,我很希望我姐夫能当上议员。

  自从有了这笔钱,我变得没主意了。我满脑子都是想法,满脑子的担心和害怕。今天晚上我又没能闭上眼睛,总是突然惊醒,因为我老是怕小偷进来把我的一千里拉偷走;也怕爸爸问我钱是从哪儿来的?闹得不好,还会失去这笔钱。

  “你跟我来吧!我有不少朋友在店里当伙计,他们都是些不错的人,卖东西很公道,不会像首饰店里以假骗人……”

  ***************

  “你想买什么?”

  “你跟我到我家去,我给你看样东西!”

  在我的出纳本上还有备注栏,但这一栏我什么也没写,因为我要写到备注栏中的只有一条:花得最不值得的就是施舍的钱。

  不管怎么样,我要把它们收藏好,放在抽屉里不保险,家里可能还有一把能打开我的抽屉的钥匙。妈妈和阿达可以很容易地搜查我的抽屉。

  “竞选的结果会怎样?”

  我当然先问他价钱,经过讨价还价,最后讲定二百五十里拉。我把衣袋里的钱都给了老板,让他下午五点把箱子送到我家来,因为那个时候爸爸不在家,妈妈和阿达也要串门去。

  我挺愿意去,但不知爸爸是否让我去那儿……到时候再看吧。

  “……我不知道。但我要一只很牢固的保险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们到了他的家。基基诺让我看了最近一期的《未来的太阳》报,上面有一篇文章,标题是“我们的候选人反对继承财产的特权”。

  刚一天亮,我又把两百张五个里拉的票子数了一遍。这两百张票子就像是两百个问题摆在我的面前。

  他们总是这样!总是不讲理,总是蛮横!

  现在我很高兴,因为我有保险箱了,再也不用害怕钱丢了!

  另外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是买保险箱。我真没想到,用自己的钱到商店买自己必须而且想要买的东西,是这样的困难!

  “三百里拉的怎么样?”

  小青年想了一下,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

  “你们以为小孩子就没钱吗?”

  “小先生,这票子不会是假的吧?”

  为了避免不公平,我也给了他五个里拉。这时,另一个在教堂门口乞讨的瘸子看见了,使劲地朝我扑来,向我要,我照样给了他五个里拉。

  保险箱               250

  他陪我走了好几家店,领我看了各式各样的保险箱。我这时才觉得,想要买一个我想要的保险箱确实很困难。这个小青年倒真热心,他仍陪着我一个店一个店地走着。要是店里有他的朋友,他就先进店里去谈,让我在店外等着。我们走到最后一个店,他同老板谈后一起走了出来,给我看了一个大小正合我心意的保险箱,只是箱子已经生锈了。

  总的来说,这个钱花得值,我不后悔。

  甜食                3

  “你要买多少钱的?”

  我真的有了一个保险箱。下午五点,我把欠的钱给了老板,一共是一百六十八里拉,另外八十二里拉我已经付过了。

  “哼,我到其他店里就买不到吗?”

  吃完后觉得胃有些难受,可能是吃得太猛,也可能是吃多了。这种点心在甜食里是最不容易消化的。

  为什么呢?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依我看,家里有个议员既光彩又有好处。我想,如果马拉利当上议员,很可能原谅我。到那时,他会非常愿意带我去参加选举大会,那里,所有的人都在欢呼,连孩子也在欢呼,而且不会有谁责备他们……

  “小孩子,快走吧,我们还有别的事情,没时间跟你开玩笑!”

  “虽然我们对尊敬的朋友马拉利律师的看法还不成熟,并且由于他谦虚的美德,肯定会反对我们这样做,但我们也绝对不能对他崇高的行为缄默不语。这件事表现了他的言行一致,他生活中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遵循他信仰的政治准则的。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捣蛋鬼日记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