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四十九章,长腿叔叔

时间:2019-11-29 15:57来源:儿童文学
9月26日 11月15日 “行,好的."这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说的话。 亲爱的长腿叔叔, 亲爱的长腿叔叔,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被教育要做一个乖一点的好孩子,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大多

  9月26日  

  11月15日  

“行,好的."这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说的话。

  亲爱的长腿叔叔,  

  亲爱的长腿叔叔,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被教育要做一个乖一点的好孩子,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大多数人也就是这样做的,即使是在青春期那一点微小的叛逆,也是带有着父母老师约束的阵痛。

  再度回大学了,而且还升了一个年级。我们今年的书房更好了──有两面向南的窗子──而且,喔!装饰得这么漂亮。  

  您还没听过我的衣服,是吗?六件洋装,全都是新的又漂亮,而且是专为我买的──不是大孩子留下来给我的。也许您无法理解这在一个孤儿的生命中,是怎样的一个转折点。是您将这些送给了我,我非常非常的感激。可以受教育是件好事,不过没有什么事比拥有6件新衣让人更快乐了。参访团的普查德小姐替我挑的,感谢上帝不是李皮太太。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太想成为真正的自己了,我们太想自己做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任何偶然的或者实然的强求都会遭到我们内心的反对。但在众多的内心反对中,我们还是依照自己的惯性思维回答道:好的。

  我们换了新的壁纸,还有别致的地毯,还有精巧的椅子──不是去年就用得很不高兴的上漆赝品,而是货真价实,很美丽的。不过我觉得我似乎不配用它;我总是神经绷紧,深怕在不该弄脏的地方沾了个污渍。  

  我猜您现在一定这样想:她是这样不知羞耻,这么愚蠢的女孩子啊!让这样一个女孩子受教育真是浪费钱!  

但是今天当母亲对我说,你以后就回来,让你那个叔叔帮你说道政府上班就行了,这样多好呀。

  而叔叔,我发现您的信在等着我──抱歉,我是指您的秘书的信。  

  不过叔叔,如果您这辈子一直都穿得很破烂,您会明白的我的感受的。当我刚上高中,我进入另一个比以前穿破衣还要更糟的阶段。  

可是听完后,我毫不犹豫地说,不行。

  能否请您告诉我任何可以理解的理由,为何我不能接受奖学金?我一点也不了解您的反对。不过,无论如何,反对在您来说是没有半点好处的,因为我已经接受了──而我也绝不改变!这似乎听起来很强硬,不过我不是有意的。  

  救济箱!  

你这个姑娘真是的!老妈有点生气地嗔怪我。说罢,自己便转身去厨房了。

  我猜想是您觉得当您计划开始教育我,您就想完成这工作,在四年结束时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您无法想像我对于要穿那可怕的救济衣服出现在学校,是多么的痛恨。就是这么巧,我注定要被安排坐在我衣服的原主人隔壁,而她会偷偷地向别人又讲又笑并对我指指点点。身穿着仇人不要的衣服,这种痛深深的啃蚀着我的灵魂。即使我今后一辈子都能穿着丝袜,我也无法抹去这个伤痕。  

其实生活中有太多来自众人这样或者那样的声音,但是我们心底的声音却在告诉自己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哪怕遍体鳞伤。

  不过,暂时由我的观点来看一下。我今后同样会归功我的教育于您,与您付出四年一样的多,不过我不会对我的债务不闻不问的。我知道您不要我还钱,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尽我的能力这样做;而赢得这个奖学金使这一切变得容易多了。我本来计划要用一辈子来还债的,不过现在我只要用往后的半辈子来偿还就可以了。  

  您虚荣的朋友  

1

  我希望您明白我的立场,而不要生气。对于零用钱我还是很乐于接受的。  

  J.阿伯特  

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学也上了快两年。

  这封不太算是封信;我本来打算要写很多的──不过我刚装好四个窗,又用牙粉拭净了我的铁桌子,又缝好画布的线,又拆封了四箱书,又送走了两大箱的衣服(这似乎不可置信,乔若莎·阿伯特拥有两大箱满满的衣服,不过她真的有!)又陆陆续续地欢迎我50位亲爱的朋友。  

  注:我知道我不该希求任何的回信,而我也被告诫过不要拿问题来打扰您,不过,叔叔,就这一次──您是很老还是只有一点老?您头上还有长一些头发还是都没半根了?从没见过您而要来想像,真是有点困难。  

每次放假回到家,老妈就说,你什么时候考个教师资格证呢,回来当个老师多好呀。

  开学日真是个欢乐的场合。  

  据说是高高的,恨女人的有钱人,不过对一个不知耻的女孩子却非常宽容,他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子?  

我无奈说,大三就可以考了。我大三就考,考完拿回来给你保存着。

  晚安,亲爱的叔叔,别因为您的孩子要为自己做点事情而生气。她将要茁壮得神气活现。  

  请告诉我。

似乎是气话。可我真的不想当小学或者中学的老师,不过考个教师资格证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最起码可以有个保底的工作。

  爱您的,  

但是母亲的说话方式毕竟也太不考虑我的感受了。

  茱蒂

2

工作不太好的一个舅舅,总是说,你们多幸福,大学毕业回来让你家亲戚给你说个工作回来,多安稳。

这句话我不敢苟同,只有默默不说话。

因为未来,在我看来还是空洞的、无形的,不可描述的。但是在他的经历看来,似乎是很平淡的、定性的、触手可及的。

我也只能笑笑说,未来在哪里都可以,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职业做下去就很好。

他说,憨子,工作可是很难找的。

3

姨婆在北京打工。

过年回来刚好遇见,她说,你以后就留在你妈妈身边,这样就可以照顾她了。

我两眼无语。

说离开,怎么好像是在躲避对于父母的赡养;说呆着,心底怎么也是不情愿的。

末了,只有一句,以后再说吧。

其实我想说,如果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到另外更好地城市生活,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留在自己的家乡,也并非不可接受。在不确定的未来面前,我们不能去听从别人的看法,因为我们自己为自己种下的瓜果,无论甜苦日后只会是我们自己来分担,没有人能够真正感同身受。

4

20几岁的人,其实内心一边是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另一边也是对未来不确定的躲避。

家长们身经百战,积累了丰硕的经验,但是那些经验也只是他们自己亲身经历的罢了。就像子承父业,安稳的主旋律是父母的思维。

在青年人与家长的生活中,并非矛盾不可调和,并非都要争个孰是孰非。怎样协调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不行。不只是对于母亲观点的否定,更是对于自己的负责,也是对于父母的负责。因为尚未找到自己要从事一生的事业,所以不敢轻言妄语。

但是,在寻找的路途中,我们会一路向阳,保持积极的心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亲爱的同龄人,请你一定要学会说,不行。亲爱的父母们,请相信我们。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第四十九章,长腿叔叔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