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捣蛋鬼日记【亚洲必赢】

时间:2019-11-29 15:41来源:儿童文学
“哦!大概你也患了同我一样的病吧?” 我不用她再恳求,又重新叫了一遍:“喵呜!” “不要害怕,夫人,不是家里下雨……这水是从我阿姨浴室里溢出来的,因为我把浴室的水龙

  “哦!大概你也患了同我一样的病吧?”

  我不用她再恳求,又重新叫了一遍:“喵呜!”

  “不要害怕,夫人,不是家里下雨……这水是从我阿姨浴室里溢出来的,因为我把浴室的水龙头打开了。”

  “这个老太婆说起话来像高音笛子一样带着鼻音,她认为我能治好她的病。不过,她是个好主顾,很有钱,对她还是要好些。”

  在他进了候诊室后,我本想经过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以免再挨一脚。可是就在这时,我听见他对斯泰尔基侯爵夫人说:“请原谅,侯爵夫人,这个小孩子缺少教养……”

  可怜的黄鹂!它看着我,唧唧啾啾甜蜜地叫着,对我说着话,这种情景使我想起了二年级语文课本上读过的课文:

  听了这些话,我自然就起了一个念头,想见见这位夫人。我推说吃完了,便离开餐桌跑到候诊室。我看到了一个样子很可笑的夫人。她肩上搭着一条漂亮的皮披肩,见到我就对我说:“喂,小家伙……你好吗?”

  正当我们笑得肚子疼时,科拉尔托医生也进来了,他也笑了起来。他再也不会寄信给爸爸了……

  这时,我想关掉水龙头,但费了好大劲也没关住。浴缸里的水满了,溢了出来,流到锃亮的地板上,但我无能为力。水像条河一样地流着,流进了玛蒂苔夫人的房间里。为了不使自己的鞋泡在水里,我连忙跑出浴室。

  今天我们吃午饭时,佣人进来对科拉尔托说:

  使我感到奇怪的是,姐夫态度的转变,是发生在我干了另一件错事之后。看起来,他对我干的后一件错事还挺欣赏。

  不,绝不能!

  这些人多有意思啊!特别是耳鼻喉专家!为了害怕丢掉顾客,要勒死家里人,甚至一个无辜的孩子!

  这时,候诊室的谈话停顿了一下,接着,我听到科拉尔托说:

  姐姐把我推到她的房间里,她看到我这个样子,起了怜悯心、用手摸着我的头说:

  “我挺好,您呢?”

  正在这时,科拉尔托医生来了,他听见我的叫声,在走廊里踢了我一脚,但被我巧妙地躲开了。他气得用颤抖的声音嘟嘟囔囔地说:“坏蛋!我禁止你上这儿来……”

  我待在房间里,一直待到彼特罗来叫我去吃饭。吃饭时我坐在科拉尔托和露伊莎中间。他们轮流看着我,好像我是一只不停运动的球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飞了。

  “嗯,是的,是的,我看一定是的!侯爵夫人,这瓶药水,早晚两次,用时稍倒一点,倒在一小盆热开水中……”

  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那么高兴了,原来侯爵夫人听我再也没有像第一次见到她时说话带鼻音,以为我的病治好了。

  她说到这儿时,我感到后脑勺上挨了一巴掌,这肯定是姐姐打的。我跑回我的房间里关上了门。在房间里,我听见两个女人还在外面大吵大闹,声音一个比一个响。在吵架声中,每每听到科拉尔托徒劳地想平息这场争吵的声音:

  我又回答:“是的,夫人。”

  “哟!我们得注意,别让他再碰上斯泰尔基侯爵夫人。否则的话,好事就要变成坏事了!”姐夫说。

  “什么?不是波斯地毯!”这时玛蒂苔夫人走进了我姐姐的房间。她像小孩子一样嚷嚷说:“这是污蔑!你敢污蔑我叔叔帕罗斯佩罗的人格?他是一个正派人,难道会送给我一块冒牌的波斯地毯?啊!这是亵渎,我的上帝!……”

  “你注意,加尼诺!如果你下次再到候诊室同病人说话,我勒死你!知道吗?我勒死你!说客气一点……你给我记住!”

  我躬着腰,轻轻地走到她的椅子背后,叫了声:“喵呜……”

  “你还不是个祸星吗?这些祸你应该回家去闯……但对我来说,倒霉二字明天上午总算要结束了,今后我家里也就太平了!”

  于是,她拥抱我,亲我,对我说:“科拉尔托医生很内行,他是一名耳鼻喉科专家。你会看到,我们俩的病会一块被治好的……”

  我正等着侯爵夫人对我的这个动作做出什么反应。不料,她以羡慕的表情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弯腰把我扶起来,又是亲我又是拥抱我,还用激动而颤抖的声音对我说:

  女孩的妈妈进屋见到我很惊讶,问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我告诉她我是从窗子上跳下来的。她是个很讲理的人,笑着说:

  我从候诊室出来,跑到姐姐那儿。一会儿,科拉尔托追来了,他气得声音直发抖:

  “啊,亲爱的!啊!亲爱的!我多么高兴啊,你让我太高兴了,我的孩子。噢……出乎意外地高兴!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再重复一遍刚才那奇妙的、使我感到安慰的声音。它就像是一种甜蜜的祝愿在我耳边响起,这是我从未想到的令人愉快的祝愿……”

捣蛋鬼日记【亚洲必赢】。  “不!”我姐姐讽刺她说,“这不是一回事,因为地毯毕竟是褪了色,而我脸上的红晕却没褪色。谢谢上帝,永远不要变成黄色……”

  科拉尔托很严厉地瞪了我一眼。为了不破坏气氛,他很快地回答:

  “你治了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觉得好转的?一天吸多少次药水?洗几次鼻子?”

  “上帝,看你说得多认真!”玛蒂苔夫人越来越让人讨厌,她大声嚷道:“我打一个比方,我丝毫不想说你在脸上涂胭脂,如果你的小弟弟不告诉我他姐姐当年的盥洗室里有胭脂的话……”

  “这是我不幸的同伴,是吗?大夫,他对我说他患了和我一样的病,是到你这儿来治疗的。”

  可是侯爵夫人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科拉尔托的佣人叫彼特罗,样子很严肃,声音很低沉,从我到科拉尔托家那天起就对我很好。

  当时,我抑制不住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脾气,用鼻音回答她:

  我不愿意再听下去了,也不想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而是到我姐姐那儿去了。我在她干活的房间里找到了她,把刚才的事情讲给她听。

  “不坐火车步行还不成?”

  我用更重的鼻音回答她:“是的,夫人!”

  今天,科拉尔托医生写了封信给爸爸,用辛辣的语气告诉爸爸我在这儿做的所有恶作剧,要求快把我带走。可是后来信没有寄出,我的姐夫甚至连脾气也不发了,他笑着对我说:

  黄鹂被咬死了。从我这方面来讲,为了使玛司盖利诺今后遇到类似的情况不再犯错误,决意惩罚这只残暴的猫。

  佣人走后,他说:

  “啊!是的……事实上他好得很快……您知道,他是一个孩子!但我希望您也能很快地好起来……”

  他的讽刺挖苦使我相当生气,眼泪不禁涌满了眼眶。

  胃口很好的科拉尔托正吃得开心,他说:

  侯爵夫人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她看见我蹲在地毯上,就说:“谁在那儿?”

  玛蒂苔夫人房间的隔壁是她的浴室。我站到浴室的椅子上,把冷水龙头打开,然后抓住拼命挣扎的玛司盖利诺,把它按到水龙头下面冲。

  “偏在这个时候来!……你告诉她,请她等一等……现在你到药剂师那儿去,让他照这张方子配药。”

  事情是这样的:

  “哪来钱坐火车?”

  她听到我讲话时带着鼻音,感到很惊讶。她看着我,发现我鼻音很重,就对我说:

  “一只猫!”我回答说。然后躬着腰,两手撑着地,一蹦一蹦地像猫那样跳起来。

  总而言之,在我看来,他的建议是我唯一能逃脱窘境的办法。

  这时,科拉尔托医生进来了。他听见我用这种声音同侯爵夫人讲话,急得脸像纸一样白。他肯定想要说我什么,但侯爵夫人没等他开口就说道:

  她反复问我:

  “是的,我是祸星!可有时候,对我来说是坏事,结果呢,却给别人带来了好处。例如那件关于马尔盖塞做灯光浴的事,贝罗西教授用我发明的大蒜治疗法赚了很多钱……”

  “大夫,斯泰尔基侯爵夫人希望同你谈谈,她说前天已经跟你约过了。”

  我姐姐对我说:“加尼诺,你保证要学好,不是吗?”

  我想马上逃走,当然这样做就不会碰到家里任何人了。但是,我能把每一页都记载着我思想的日记留给敌人而逃走吗?亲爱的日记,我能抛弃你——我多灾多难生活中惟一的慰藉吗?

  侯爵夫人接着说:“你大概也是找科拉尔托医生看病的吧?”

  侯爵夫人正背对我进来的那扇门坐着。

  桌上放着一只鸟笼子,里面关着一只黄鹂。这是玛蒂苔夫人喜爱的另一件宝贝。正如大家所说的,她对动物非常好,却容不得一个孩子。这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这次事情过去就算了,我们也不提了,这也是为了不让你爸爸生气。但你要注意,信还留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要是你再闹的话,我还要寄走,而且新账老账一起算……记住!”

  他用死气沉沉的语气讲得我直发抖。

  “是的,我再也不说谎了……对侯爵夫人也不说假话了。”我回答道。

  恶作剧是科拉尔托给一个可怜的男孩子由于命运不公而强加在头上的。命运似乎像开玩笑一样,把一个正在努力给爸爸妈妈和亲戚好印象的孩子推向了深渊。

  侯爵夫人更加亲切地拥抱我、吻我。我呢,为了使她高兴,又接连叫了好几声“喵呜”。

  “妈妈,妈妈!家里下雨了!”

  今天像往常一样,也就是吃午饭的时候,那个要治疗说话带鼻音毛病的斯泰尔基侯爵夫人又来了。这时我想,反正科拉尔托已经写信给爸爸(当时我以为他已经把信发走了),那么,我再开几次玩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我找了一个机会,跑到了候诊室里。

  罗莎是位女佣人,她陪我到楼上,敲我姐夫佣人的门。但已经晚了,因为玛蒂苔夫人正好回来,她都看到了。

  我们俩笑得前仰后合!

  “住口!”

  “你说到哪儿去了,我亲爱的教授!我甚至都形容不出我自己有多么高兴。能够看到你的治疗在他身上产生了奇迹般的效果,我真高兴极了……这个孩子没过多久就好了!”

  我坐在一张椅子上,把猫放在膝盖上,仔细地看着黄鹂的一举一动。

  起初我还回答她,到后来我被问烦了,就离开她走了,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又重新叫了一声她爱听的“喵呜”。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呢?”

  “坏蛋!明天回家。科拉尔托这时已寄信给爸爸了,信上只加了这几句话:‘今天早上,捣蛋鬼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搞了好几件恶作剧,这些恶作剧都可以写一本书了。明天上午来把他接走吧,我将亲自告诉你他的事。’”

  “哦!”女孩叫了起来,“你是谁?我知道科拉尔托夫人家来了一个男孩,但还没见过。”

  玛司盖利诺嚎叫着,在浴缸里乱蹿乱跳。结果,打碎了靠墙放的一个威尼斯花瓶。

  我为我遇到的不幸感到悲哀,没有答话。

  “唉呀,你应该告诉上面的人……快!罗莎,快陪这个小男孩到科拉尔托那儿去,告诉他浴室里的水漫出来了。”

  这时,科拉尔托进来了。他听见了我最后的那句话,咬牙切齿地说:

  “回家?回哪个家?”

  “不,就要说!正因为这些事使你们得到了许多好处,所以你才没把信寄走,没让我爸爸妈妈生气!事情总是这样的:当孩子做坏事对你们有利时,你们总是显得非常宽容。可是当我做了某件事,而且是出于好心才闯的祸,例如今天早上的事,这时你们就把一切都归罪于我,丝毫没有一点怜悯心……”

  但是,猫大概把这件事看得很严重,想狠狠地惩罚这只不幸的黄鹂,突然从我膝盖上跳起来,跳到靠近桌子的椅子上,又从椅子上跳到桌子上,把椅子都弄翻了。在我想阻止这场悲剧发生之前,猫一把抓住黄鹂,把它咬死了。

  我待在房间里等着爸爸来把我接走。因为不幸的是,昨天科拉尔托把那封告状的信给爸爸寄去了,而且还加上了我最近恶作剧的内容。

  我悄悄地、悄悄地踮着脚走进楼上自己的房间,拿起帽子,提起包,回到了楼下,准备永远离开我姐姐家。

  “不要这样……是啊……请你听我说……但你想一下……”

  他在讲这些的时候话说得很慢,语调低沉而悲伤,就像在讲一个发生在很远的地方、很神秘的故事一样。

  “这么多祸?”我哭泣着说,“我什么也没干……不幸的命运老是在作弄我,因为我生来就该倒霉……”

  正当我跨出家门的时候,露伊莎抓住了我的胳膊,说:

  “我们走!”姐姐发火了,“我们不想听别人夸大其词!加尼诺并不想贬低你叔叔的人格!”

  还有,我丝毫也不能理解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例如,把一只鸟关在笼子里面而不是顺着它的天性,放它到天空中自由飞翔。

  我感到很沮丧,结结巴巴地问他:

  俗话说,祸不单行。昨天我就遇到了一连串的灾难。如果大人们不总是夸大事情的严重性的话,他们应该把这一连串的祸事看成是一件。

  今天早上吃饭时,他们还是像昨天那样轮流看着我,吃完早饭,彼特罗把我领回房间里等爸爸。爸爸的看法肯定跟这里的人一样,以为事情糟透了。

  彼特罗说:“我要是处在你这种情况,马上就跑回佛罗伦萨去。”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啊!你是跳到平台上来的!你真是一个很快就要干风流事的男孩子!”

  “你看!”他对我说,他说话的严肃口气使我从头到脚发抖,“玛蒂苔夫人最喜爱的有五件东西,可以说,她认为这些东西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她养的黄鹂;她的黑白毛的猫,这只猫是她亲自从街上找来的,我来时它还很小;那只威尼斯花瓶,是她幼年时的女友送给她做纪念的,这位女友去年死了;绣花的丝桌布,她绣了六年,是准备送到卡布切尼教堂的祭台上去的;她房间里的地毯,是她叔叔旅行时从什么地方买来送给她的……现在,黄鹂死了;猫奄奄一息,直吐黄水;绣花的丝桌布弄脏了;威尼斯玻璃花瓶打碎了;那块真正的波斯地毯也毁了,被水泡得褪了色……”

  玛蒂苔夫人把胳膊肘撑在柜子上,双眼望着天,摆出一副悲哀的姿态,那姿态给我的印象是如此之深,以至我能像照片一样地重新把它画出来,那时,我真觉得好笑!

  “让我也自由一下吧!我已经很多时候没享受到自由了。”

  大概因为激动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只鸟一出笼子就弄脏了铺在桌子上的那块漂亮的绣花桌布。当时我想也许不太要紧,因为这点脏是很容易洗掉的。

  “反正我知道就是了。还有,例如斯泰尔基侯爵夫人那件事,是我使她相信你能治好她的鼻音病……”

  “当然!我是为了使那只在笼子里被关烦了的黄鹂享受一会儿自由。难道鸟一出笼弄脏了玛蒂台夫人的绣花桌布是我的错?猫要惩罚它,向黄鹂扑去,难道猫这么凶要吃掉黄鹂是我的错?猫吃了黄鹂,我拎着它的脖子到水龙头下面冲……难道它肚子里灌了水、打碎了威尼斯花瓶都是我的错?由于我拧不住浴室里的水龙头,水才漫到了房间里,把玛蒂苔夫人的波斯地毯弄褪了色,难道这也是我的错?还有,我经常听人家说,真正的波斯地毯是不会褪色的,如果地毯褪色就意味着它不是波斯地毯……”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说我叔叔欺骗我,送我假的波斯地毯不是侮辱我叔叔的人格是什么?难道别人说你往脸上涂胭脂也是假的?!”

  突然,水从天花板上滴了下来。小女孩叫了起来:

  我对她讲了我的历史,可以看得出她对我讲的非常感兴趣。后来,她领我进入平台旁的房间里,让我看了她的洋娃娃,并告诉我这些娃娃都是在什么场合下得到的,是谁给的。

  在经过另一个房间时,我看到窗外有个金发的女孩正在下面的平台上玩玩具。因为窗子很矮,我就从窗台跳了下去,热情地想拜访这个漂亮的女孩。

  我很有礼貌地同她说着话。后来,她对天花板上掉下来越来越多的水感到不安。这时,我就对她说:

  “加尼诺,我的加尼诺!你怎么一个人在几分钟里闯了这么多祸?”

  “谁对你说的?”

  我在玛蒂苔夫人的房间里只待了一会儿,因为我看到玛司盖利诺蜷缩在桌子上,两只让人害怕的黄眼睛盯着我,好像随时准备像咬死黄鹂那样咬死我。我害怕了,便走出房间并把门关上了。

  昨天早上,玛蒂苔夫人出门后,我跑到她的房间里,看见了那只她钟爱的黑白毛的猫。猫叫玛司盖利诺。

  门和窗都是关着的,不用担心黄鹂能逃走……我打开了鸟笼。黄鹂探了探脑袋,这边瞧瞧,那边看看,惊奇地发现笼门是开着的。于是,它终于决定走出了笼子。

  “回我的家,回到爸爸妈妈和阿达那儿去……”

  彼特罗告诉我,从昨天开始玛蒂苔夫人和露伊莎彼此再不说话了……据说,这次吵架也是我的过错。好像我姐姐两颊红润,阿姨面孔蜡黄,都是我造成的。

  “往哪儿跑?”

  “什么?你还坚持说你今天干的事是出于好意?”

  “回家去。”我回答。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捣蛋鬼日记【亚洲必赢】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