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捣蛋鬼日记

时间:2019-11-04 00:23来源:儿童文学
今天,我又遇到一件特别满意的事。看起来,我姐姐家开始对男孩子公道一些了。 昨天,我犯了一个大错误,不过我是被迫的。如果上法庭的话,我相信法官会减轻我的罪名,因为这件

  今天,我又遇到一件特别满意的事。看起来,我姐姐家开始对男孩子公道一些了。

  昨天,我犯了一个大错误,不过我是被迫的。如果上法庭的话,我相信法官会减轻我的罪名,因为这件事是马尔盖塞先生挑起来的,而他毫无道理。

  由于昨天晚上爬行李架时用力过度,我的胳膊比来时坏多了。今天,科拉尔托医生把我带到他朋友那儿去做电疗。他的朋友叫贝罗西教授,他见到我说:

  今天上午将近十点左右,那个做电疗的贝罗西教授来了,我姐夫同他关起门在办公室里说话。我怀疑他们在谈秃顶的马尔盖塞先生新的并发症,也就是谈那个被关在箱子里、被我用大蒜擦鼻子的马尔盖塞先生。于是,我就把耳朵贴在钥匙孔上听着……

  这位马尔盖塞先生是个十足的花花公子,他也到贝罗西教授这儿来做电疗。不过,他电疗的方法跟我的不同,他做的是灯光浴而我做的是按摩……

  “电疗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或许还要更长一段时间……”

  说实话,这事要不是我亲耳听到,就是把全世界的金子都送给我,我也不会相信。

捣蛋鬼日记。  看来,贝罗西教授跟他说起过我坐汽车摔断胳膊的事,所以每当我们在候诊室碰到的时候,他就对我说:

  “太好了!”我回答说。

  贝罗西教授一进办公室就大笑着,向科拉尔托说了以下的话:

  “喂,小家伙!什么时候我们再同汽车赛跑呀?”

  “你为什么喜欢胳膊慢些好呢?”教授惊讶地问。

  “你知道我碰到什么事了吗?你知道,那个到我这儿做灯光浴的马尔盖塞先生,在你那凶暴的小舅子捉弄他之后对我说,他一生中身体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好过。他认为浑身感到有力量,是因为做灯光浴时脸上被大蒜擦了的缘故……他要求我用最新的疗法继续帮他治疗。所谓最新的疗法,就是世界医学新闻中闻所未闻的灯光浴加大蒜摩擦。”

  他说这话时带有恶意嘲笑的味道,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骂他。

  “不是的,我想在罗马多住些日子。此外,我也很高兴尝试一下这里所有的器械。”

  说到这儿,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幸运的是,他们的笑声掩盖了我的笑声。

  我想,谁给了他这只脱毛乌鸦的权利来取笑我的不幸呢?难道我就不能回敬他,想个办法教训教训他?

  贝鲁西教授开始给我做电疗。他用一架非常复杂的机器给我上了电。这时,我的胳膊上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痒得我笑又笑不出来。

  随后,科拉尔托讲起了斯泰尔基侯爵夫人的事,他们又发疯似的大笑起来。

  我昨天报复了他,结果他被弄得狼狈不堪。

  我说:“这机器能让人发痒,应该让克劳多凡奥先生也做做电疗。拉警报的事过后,他变得那么严厉。”

  我想,大人们总是因为孩子们干了某件事而责备他们。要是大人们能耐心地等上一段时间,看一下事情的结果,那么不仅不应该责备孩子们,还应该赞扬他们,感谢他们。

  马尔盖塞先生做灯光浴的器械是一个不大的箱子。他坐在箱子里一把特制的椅子上,除了脑袋露在箱子上方椭圆形的洞外,整个身子都关在箱子里。箱子里有许多红色的灯泡。

  “你不觉得脸红!”科拉尔托医生说着我,可他自己也笑起来了。

  人们说在箱子里洗澡①,可是人进去后跟没进去时一样干,或者比以前烤得更干。

  姐姐露伊莎反复告诫我要好好的,不要惹事,特别是待在她家里的这些日子。她这样要求我,首先是因为玛蒂苔夫人同他们住在一起。玛蒂苔夫人是她的大姑子,也就是科拉尔托的姐姐。她孤身一人。她的东西总是理得整整齐齐的,有点过于细心。其次是因为科拉尔托医生。正如他家门口挂的牌子上写的,他是耳鼻喉科专家。他整天都要替别人看病,因此需要安静。

  ———————————

  姐姐对我说:“你可以多出去走走,让马泰洛骑士带你去。他对罗马了如指掌。”

  ①加尼诺把灯光浴想成了在箱子里洗澡。

  做灯光浴的房间离我做电疗按摩的房间很远。我看见马尔盖塞先生进到那只箱子里两次。他要在里面待上一个小时,护士才去打开箱子放他出来。

  昨天,在他那间房间里,我对他进行了猛烈的报复。

  我带着一头从姐姐厨房里拿的大蒜到了诊所。做完按摩后,我没走,而是悄悄地溜进了做灯光浴的房间。马尔盖塞先生才进去后不久。

  果真如此,他的秃脑袋露在箱子外面,样子滑稽得使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惊奇地望着我,然后又用他惯用的嘲笑语气对我说: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坐上车去逛一圈?今天可是个好天气。”

  我火了,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掏出大蒜,在他鼻子下面和嘴巴的周围用力甩着蒜汁。真可笑,我听到他的胳膊和腿在封闭的箱子里乱动,但一点也没办法;他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想喊又喊不出来,因为刺鼻的大蒜味几乎使他窒息了……

  我说:“如果可能的话,现在我要坐汽车去兜一圈了!”

  我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今天早上我才知道,一小时后护士打开箱子放马尔盖塞先生出来时,看到他满脸通红,尽是眼泪。于是护士赶忙叫来了贝罗西教授。教授一看这种情景,立刻说:

  “这是神经病发作!快给他淋浴……”

  马尔盖塞先生又被拉到水龙头下挨了一通冲。尽管他大喊大叫地抗议着,但这只能使护士们更相信贝罗西教授的诊断:他得的是可怕的过分紧张的神经病。

  后来,贝罗西教授很快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的朋友——我的姐夫科拉尔托,并恳求他别让我再去那儿做电疗按摩了。科拉尔托气得发抖,对我说:

  “你真行啊!捣蛋鬼!才过完年就干这种好事……要是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亲爱的,你就回家去吧,我已经受够了!”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捣蛋鬼日记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