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捣蛋鬼日记

时间:2019-11-02 17:39来源:儿童文学
今天我应该讲一讲在学校里为维基妮娅的事同切基诺·贝鲁乔吵架的经过。 看来,爸爸看到我改正了缺点,打算请一位家庭教师帮我准备年底的统考。行啊! 将近一个星期没写日记了。

  今天我应该讲一讲在学校里为维基妮娅的事同切基诺·贝鲁乔吵架的经过。

  看来,爸爸看到我改正了缺点,打算请一位家庭教师帮我准备年底的统考。行啊!

  将近一个星期没写日记了。

  贝鲁乔问我:“你姐姐同那个煽动家马拉利律师结婚了,是吗?”

  今天,我终于见到了基基诺·巴列斯特拉。正巧我姐姐阿达有一个朋友,也就是切西拉·波尼小姐,她家住在基基诺家附近。由于今天我姐姐要去看她的朋友,我也趁这机会同她一块去看我的朋友。

  真倒霉!锁骨错位了。胳膊上了石膏怎么能写字呢?

  “是的。”我说,“但马拉利不是像你讲的那样,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很快要当议员了。”

  我们谈了多少共同经历过的冒险啊!

  今天,医生终于为我拆了石膏,所以我才能在日记上写下我的想法、我一生中的遭遇以及那些骇人听闻的冒险经历。

  “议员?吹牛!”贝鲁乔捂着嘴笑。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为什么在寄读学校里,大家都叫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卡尔布尼奥的外号呢?

  事情发生在12月18日,这是值得我记住的一天。因为这一天遇到了奇迹,但并不意味着我末日的来临。

  我生气了。

  有人对我说在罗马史中可以找到答案。卡尔布尼奥这个名字我在书中找到了。可是卡尔布尼奥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把这个外号加到校长头上我却不明白。

捣蛋鬼日记。  那天早上在教室里,切基诺·贝鲁乔在我附近的位子上刚一坐下,我就嘲笑他是胆小鬼,害怕挨揍而坐汽车逃跑了。

  “有什么好笑的?!”我向他挥了挥拳头。

  基基诺·巴列斯特拉笑了。他从书架上取下一本《罗马史》,找了一会,找到了记述朱古尔塔战争的地方让我看。我念了这一段,并把它原原本本地抄到了我的日记上。书上说:

  他向我解释说,这几天他爷爷病了,家里人都到那不勒斯去照顾爷爷了。贝鲁乔指的家里人,大概是他的爸爸和妈妈。他还说,因为他叔叔每天都派司机开车来接他,所以他没有时间同我单独在一起,至少有一段时间是这样。

  “你不知道,当议员要花很多钱的。”他说,“你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当议员吗?我叔叔加斯贝罗是个评论家而马拉利不是,他当过市长而马拉利没有,他有许多显赫的朋友而马拉利没有,他有汽车而马拉利切基诺·贝鲁乔没有……”

  “后来,朱古尔塔百般折磨并杀死了他的堂兄,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他以金子贿赂左右的人。但是,罗马法官卡伊奥·梅米奥在广场上宣布了朱古尔塔的罪行,参议院放逐了这个不义的王子……次年,另一个执政官继续战争,这个执政官的名字叫努齐奥·卡尔布尼奥·贝斯蒂亚①……”

  他做了解释后我才消了气。接着,我们谈起了汽车。我对汽车非常感兴趣。贝鲁乔说他对汽车很了解,还会开汽车,而且不止一次地开过。他说,只要会转动方向盘,注意别翻车,就连孩子也能开。

  我说:“这跟有没有汽车有什么关系?”

  ———————————

  我确实不太相信他的话,因为把汽车交给像贝鲁乔这样的孩子,谁也不会放心的。他见我不信他的话,就要跟我打赌。

  “有关系。因为我叔叔加斯贝罗可以乘车去各地,还可以上山去讲演,而马拉利如果要去的话,只好走着去……”

  ①贝斯蒂亚:这个音在意大利语中是畜生的意思。贝斯蒂亚是执政官的姓,努齐奥·卡尔布尼奥是他的名字。叫校长卡尔布尼奥等于骂他是畜生。

  他说:“你听着,今天司机要把车停在意大利银行门口,去办一件加斯贝罗叔叔交给他办的急事,我会留在车上。你想办法在放学前离开学校,到银行大楼门口找我。等司机进银行后,你就上车来,我带你在广场上兜一圈,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是真会开车呢,还是在撒谎。怎么样?”

  “到农村去?我跟你说,我姐夫是工人和农民的领袖。即便你叔叔乘汽车到农村去,到那里也将挨一顿棍子!”

  “你明天十点左右到店里来,那时我爸爸正在开竞选会……我在店里等你。”

  “好!”

  “去!吹牛!”

  我知道正在竞选议员,因为原来的议员突然疯了。新的候选人有两个,一个是评论家,切基诺的叔叔加斯贝洛·贝鲁乔,另一个是我的姐夫马拉利律师。

  我们赌了十个新的钢笔尖和一支红蓝铅笔。

  “没什么可吹的,全是实话……”

  我想起去年十二月,就是我们开汽车闯祸的前一天,我同切基诺争论过谁有可能当议员。想不到今天他们两人真的参加竞选了。

  按计划,在放学前半小时。我开始捂着肚子。“肌肉”老师看后说:

  “去!”

  基基诺·巴列斯特拉认为,马拉利可能会当选。他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马拉利的。基基诺的爸爸不仅是个面包商,而且也是他们党内的一个领袖。基基诺听他爸爸说,这次社会党无论如何也要把议员席位夺回来,并说已经胜券在握。

  “大家不许动!加尼诺,你为什么像条蛇一样地扭来扭去?什么事?大家不许说话!”

  “请你不要再这样!”我警告他道。

  说到这儿,他拿出一份《未来的太阳》小报,报上登着同《全国联盟》报辩论的文章,《全国联盟》报是支持切基诺的叔叔竞选的。

  我回答说:“我身体不舒服,坚持不下去了。”

  “去!去!”

  基基诺让我看了上面的文章,对我说:

  “好吧,那就回家去……放学时间也快到了。”

  “放学时,我让你‘去’!”

  “爸爸现在没有时间参加所有的会,他总是在写文章……不过明天我们可以放心,他不会到店里来。你一定来啊!”

  我按照同贝鲁乔约好的那样,跑到意大利银行门口等着他。

  他不做声了。正如大家都知道的,加尼诺·斯托帕尼可不是好惹的。

  一会儿,贝鲁乔坐着汽车来了。司机下车走进银行后,贝鲁乔向我打了一个手势,我便上了车坐在他旁边。

  放学时,我在学校门口把他追上了,我对他说:

  “现在我要让你看看我会不会开车!”他说,“你准备按喇叭……”

  “现在我该跟你算账了!”

  接着,他躬着身子又说:“看到了吧,要让车开起来,只要旋转这个……”

  但他加快了步子,一出校门就钻进了他叔叔的汽车里。汽车鸣着喇叭,拐了一个弯就跑了。同学们都羡慕地望着开走了的汽车……

  他转动着方向盘。

  没关系,明天我再教训他。

  汽车的发动机响了,车很快就跑了起来。

  这时,我觉得非常好玩。在车行驶时,我不断地按喇叭,好笑的是,我看见人们都东躲西闪,恐惧地看着我们。

  但是,忽然我明白了:贝鲁乔根本不会开车,既不会减速也不会停车。

  他对我说:“快鸣喇叭,鸣喇叭!”好像喇叭能影响发动机似的。

  我们出了城,汽车像一只被踢出去的皮球,以飞快的速度朝农村开去,速度快得我都不敢喘气了。

  这时,我看到贝鲁乔的手突然放开了方向盘,他倒在椅子上,脸色惨白。

  我的上帝,当时的情景太吓人了!

  就是现在回想起来,我感到头发根都要竖起来了。

  幸好路很宽也很直。我看到我们周围的房子、大树都在快速地往后退,像是在做梦一样。这种情景我至今仍记得很清楚,我可以在这里画上那一刹那的情景。

  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我们的车像箭似的从一头牛旁经过时,一个农民大叫了一声,声音大得差不多盖过了汽车的马达声,他嚷道:

  “你们要摔断脖子的!……”

  诅咒很快就灵验了!虽然我的脖子没摔断,却摔断了别的骨头。我回想当时的情景:大地突然竖了起来,像一个巨大的白色魔鬼迎面扑来……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事后别人告诉我,汽车在路的一个拐弯处撞上了一间房子。

  当时的冲击力猛到这种地步,以致我和贝鲁乔都飞出了三十米远。在这场不幸中,我幸运地落在了一片丛林里,这片丛林像弹簧一样减轻了我摔下去的力量,我才没有被摔死,要不然早就没命了。

  据说,翻车半小时后,贝鲁乔叔叔的司机发现我们把车开走了,就找了辆出租车赶来。他把我们俩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贝鲁乔的右腿上了石膏,我的左手上了石膏。

  我不能动弹,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回了家。

  当然这场车祸是十分危险的,爸爸、妈妈和阿达对此表示非常遗憾,但同时也松了口气。他们向来我家的人谈起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车速时,不断重复着下面的话:

  “这真是一场同死亡的赛跑,就像巴黎的赛车一样!”

  除了上面所说的外,我感到满意的是,我赢了撒谎者贝鲁乔十个新的钢笔尖和一支红蓝铅笔。假如他不想因骂我姐夫而挨顿揍的话,等我病好后,他必须给我。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捣蛋鬼日记

关键词: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