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 > 儿童文学 > 正文

主要人物表,捣蛋鬼日记

时间:2019-11-02 17:25来源:儿童文学
我真是生来就倒霉!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我们终于盼到了这热闹的星期二…… 加尼诺 本书主人公,因为十分淘气、调皮,被学校和家人称为“捣蛋鬼” 在家里,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

  我真是生来就倒霉!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我们终于盼到了这热闹的星期二……

  加尼诺 本书主人公,因为十分淘气、调皮,被学校和家人称为“捣蛋鬼”

  在家里,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全家人都说,由于我的过错,把一门亲事弄吹了。这门亲事慢慢发展下去的话本来是挺不错的。像卡皮塔尼这样一年有着二万里拉收入的丈夫,就是打着灯笼也不容易找。阿达将受到惩罚。一辈子像贝蒂娜姑妈一样做老姑娘,以及诸如此类没完没了的话。

  卡泰利娜给我穿上了新西装,系上卡洛·内利送我的鲜红的丝领带。卡洛·内利就是照片上写着“老来俏”的那个,我不知道他今天会说些什么。

  斯托帕尼先生 加尼诺的爸爸

  我不明白,从姐姐的日记上抄一段话究竟犯了什么大错!

  姐姐们对我进行了一番训话,长得就像守斋时听的祷告那样。内容无非是要好好的,不要干坏事,对客人们要表现出有教养以及类似的话。所有的男孩子都懂得要耐着性子听她们说上一小时,并且要表现出对长者的顺从,其实,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斯托帕尼太太 加尼诺的妈妈

  哼!我对你起誓,我的日记:从今以后,不管好坏,一切都由我自己来写,因为姐姐的这些混账话弄得我很扫兴。

  自然,我总是回答“是”。于是,我得到许可,走出我的房间,到下面客厅里转转。

  贝蒂娜 加尼诺的姑妈,一个人居住在乡下

  ***************

  一切都准备好了,舞会马上就要开始。多漂亮啊!客厅里灯火辉煌,镜子里反映的灯光更耀眼!到处摆满了盛开的鲜花,到处飘散着诱人的芳香。

  阿达 加尼诺的姐姐,加尼诺担心他这位姐姐会像贝蒂娜姑妈一样永远嫁不出去

  昨晚的事情过后,今天早上家里似乎要出什么大事。十二点都过了好久了,家里还没有吃饭的动静。我实在饿得不行了,轻轻地走进餐厅,从食品柜里拿了三个小面包、一大嘟噜葡萄和一把无花果,便夹着鱼竿到河边去安静地吃起来。吃完后,我就开始钓鱼。我只想钓几条小鱼,突然,我觉得鱼竿被什么拉了一下,也许是我身体太向前倾了,扑通一声,我掉进了河里!说起来难以让人相信,在我掉进河里的一刹那,我根本没来得及想其他的事情,只是想到:这下子爸爸、妈妈、姐姐们将因为他们身边没有我而高兴了!他们将再也不会说是我毁了家了!他们也再不用叫我“捣蛋鬼”了!这个外号使我相当生气!

  但是,最好闻的是摆在餐桌上的奶油巧克力和香草奶油,堆得高高的各式糕点和面包,以及在盘子里不断散发出香味的红、黄色冰淇淋。餐桌上还铺着非常漂亮的绣花台布。悦目的银器和水晶灯也都在闪光。

  露伊莎 加尼诺的姐姐,嫁给医生科拉尔托

  我在水中往下沉,往下沉,当我觉得被两只有力的胳膊提起来时,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姐姐们打扮得漂亮极了。她们袒胸露臂,穿着白色的衣裙,两颊红红的,眼睛里闪着幸福的光。她们挨个地把客厅、餐厅都检查了一遍,看看东西是不是都放好了,准备迎接客人。

  维基妮娅 加尼诺的姐姐,嫁给律师马拉利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九月的新鲜空气,感觉立刻好多了。

  我到楼上房间里马上写下了这些舞会前的情况。现在,我的头脑很清醒……因为等一会儿,我的日记,我就不能担保是否还能在你的上面写下我的印象。

  卡泰利娜 加尼诺家的女佣人

  我问把我救起来的撑船人,是否把我心爱的钓鱼竿也捞起来了。

  时间很晚了,但在睡觉前我首先要讲一下舞会的情况。

  斯塔尼斯拉奥 加尼诺所在的寄读学校校长,对学生坑蒙拐骗

  当切基把浑身湿漉漉的我抱回家时,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我告诉她,我好多了,但是我的话像是耳边风,妈妈的眼泪好像流不完似的。我多么高兴我掉到河里,多么高兴我经历了淹死的危险!要不,我也不会得到这么多的问候,听不到这么多的好话。

  当我从楼上回到客厅时,小姐们已经来了。有些是我认识的,例如像玛内莉、法比娅妮、比切·罗西、卡尔莉妮以及其他人。来宾中还有一个叫梅罗贝·桑蒂妮的干瘦女人,她跳起舞来的动作让人恶心,为此,维基妮娅姐姐还给她起过外号。

  特鲁苔夫人 寄读学校校长的老婆,作恶多端

  露伊莎姐姐马上把我抱上床,阿达姐姐给我端来了一碗滚热的汤,家里人都围在我身边,连佣人们也是这样,一直到吃饭时才离去。临下楼前,她们用被子把我捂得那么紧,以致我都要闷死了。她们让我别调皮,好好地躺着别乱动。

  小姐们到得很多,但男士却很少,只到了露伊莎的未婚夫科拉尔托和乐队的人。乐手们都叉着手坐在那儿,等着让他们演奏的信号。钟上的指针指到了九点,于是,乐队开始演奏起波尔卡舞曲,但是小姐们仍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互相交谈着。

  基基诺 加尼诺在寄读学校的同学、好朋友

  但是,对于我这样年龄的孩子来说,这能办得到吗?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干什么呢?我从床上起来,从衣柜里取出了那件小方格衣服穿上。为了不让人听见,我轻轻地、轻轻地走下楼梯,藏到了客厅窗子的帷帘后面。要是我被他们发现,又将挨多少骂啊!……不知怎的,我在帷帘后竟睡着了。大概是因为困,或者因为太累了,我在帷帘后睡了一大觉。当我再睁开眼时,从帷帘的缝隙中,看见露伊莎和科拉尔托医生正肩挨着肩地坐在沙发上低声说着话;维基妮娅在客厅的另一个角上心不在焉地弹着钢琴;阿达不在,她肯定睡觉去了,因为

  接着,乐队又奏起了马祖卡舞曲,两三个小姐决定先自己跳起来,但没有什么意思,因为这种舞需要男舞伴带着跳。

  她知道卡皮塔尼不会再来了。

  这时已经九点半了。

  “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科拉尔托说,“巴尔迪医生开始变老了,他答应让我做他的助手。亲爱的,你一定等急了吧?”

  我的可怜的姐姐们,老是睁着眼睛望着钟的指针,并不时地转身看着门口。她们凄惨的神情让人怪同情的。

  “哼!等你?不!”露伊莎说,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妈妈也很着急。我却趁这时一份接着一份地吞下了四份冰淇淋,而且谁也没有发现。

  科拉尔托继续说:“我还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在我们宣布订婚之前,我想先取得一个稳定的职业……”

  其实,我心里也是非常后悔的。

  “是的,还没订婚就宣布,傻瓜才这样做呢!”

  终于在十点钟还差几分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姐姐说到这儿,突然站了起来,坐得离科拉尔托远远的。这时,正好马拉利进来了。

  小姐们觉得这铃声比钢琴的乐声还动听。所有的人都舒了一口气,转身朝门口望去,等着她们久盼的男舞伴。我的姐姐们都跑向门口,去迎接男舞伴的到来……

  大家都非常关心地问起了可怜的加尼诺现在好一点了没有。这时,妈妈冲进了客厅,脸色苍白,让人害怕。她大声说,我从床上逃走了,她到处找我,都没有找到。这时,为了使妈妈别再着急,我能做点什么呢?我叫了一声,便从帷帘后面走了出来。

  但是,进来的不是男舞伴们,而是卡泰利娜,她把一个信封递给了阿达。露伊莎和维基妮娅围着阿达问:“是谁不能来?”

  当时,大家都吓了一跳!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既不是信,也不是请帖,而是她们熟悉的一张照片,是一张锁在露伊莎桌子抽屉里很久的照片。

  妈妈一边哭一边埋怨着:“加尼诺,加尼诺!你吓死我了……”

  露伊莎的脸红了起来,但她马上就对照片产生了疑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的?”

  “什么!这么长时间你都在帷帘后面?”露伊莎红着脸问我。

  过了一会儿,门铃又响了……小姐们又重新朝门口望去,期待着她们久等的舞伴。但是像刚才一样,卡泰利娜又递上了一封使姐姐们心里发慌的信。信中夹着另一张前天我送出去的照片。

  “是的,你们总是教训我,要我说真话,那么,你为什么不对你的朋友说你们要订婚了?”我转向她和医生问道。

  ***************

  我姐姐抓住我的一只胳膊,要把我拖出客厅。

  五分钟后,门铃又响了,又是一张照片。

  “放开我!放开我!”我喊着,“我自己走。为什么你一听见门铃响就站了起来?科拉尔托……”没等我把话说完,露伊莎就堵住了我的嘴,把我拖了出去。

  姐姐们的脸涨得通红。这时,我使劲地让自己别去想这些不愉快的事,因为事情是由我造成的。我低着头拼命吃夹肉面包,来掩饰自己的不安。我非常懊悔自己所干的事,恨不得钻到什么地方去,只要不看见姐姐们就行。

  “我真想揍你一顿,”她哭了起来,“科拉尔托也绝不会原谅你的。”可怜的姐姐伤心地哭着,她像丢了一件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最后乌戈·法比尼和埃乌杰尼奥·廷蒂来了,他们显得很高兴。我可知道他们为什么高兴!我记得姐姐在法比尼的照片后面写着“多么可爱的小伙子!”,在廷蒂的照片后面写着“漂亮,世界上少有的,漂亮极了!”

  我对她说:“姐姐,你别

  但是,舞会上连同跳舞时蠢得像狗熊一样的科拉尔托,一共也只有三个男舞伴。三个人怎么能满足二十多位小姐跳舞呢?

  科拉尔托哭了。要是知道科拉尔托吓成那个样子,我走出帷帘时就什么也不说了。”

  乐队奏起了四步舞曲,但是跳这种舞必须有男舞伴才行。这样,舞会就显得更加冷冷清清,大家都很扫兴。

  这时,妈妈来了。她把我抱回床上,吩咐卡泰利娜在我睡着前不要离开。

  只有怀着恶意的人,这时才会因为舞会的失败而幸灾乐祸,而我的姐姐们却可怜得几乎要哭了。

  我亲爱的日记本,如果我不先写上一天所有的事,我怎么睡得着呢?卡泰利娜也困得不行了,不时地打着呵欠,脑袋都要歪到脖子上了。

  不过,饮料倒很好喝。尽管我为破坏了舞会而心事重重,仅仅喝了三四种饮料,但我要说,最好喝的是马莱纳,利贝斯也不错。

  再见,日记本,今晚再见了。

  正当我在客厅里逛来逛去的时候,我听见露伊莎小声对科拉尔托说:“我的上帝,要是知道是谁捣的鬼,我可饶不了他!……这个玩笑开得太荒唐了,明天肯定要传得满城风雨,谁能受得了啊!唉,要是我知道谁捣的鬼就好了……”

  这时,科拉尔托走到我面前,眼睛盯着我,对我姐姐说:“可能加尼诺能告诉我们是谁捣的鬼,不是吗?加尼诺?”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回答着,但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什么意思?是谁把露伊莎房间里的照片拿出去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噢,可能是小猫毛利诺干的……”

  “什么?是猫干的?”姐姐怒视着我。

  “是的。上星期我拿了两三张照片让它叼着玩,可能是它把照片叼到外面,丢到马路上了……”

  “好哇,原来是你干的!”露伊莎吼着,她的脸红得像烧红的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露伊莎凶得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我害怕极了,急忙在衣袋里塞满了杏仁饼,躲回了我的房间里。

  当客人走时,我已经脱衣服睡觉了。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主要人物表,捣蛋鬼日记

关键词: 亚洲必赢